东方英作品集

东方英作品集在线阅读

东方英,本名卢让泉,1919年生,湖南人。中央军校17期运输科毕业。陆军上校。1962年退役即开始武侠小说创作。代表作《烈日飞霜》。东方英武侠小说作品在线阅读。

代表作品烈日飞霜

推荐作家

东方英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7本
  • 河汉三箫

    他的父亲,是名震天下,武林共仰的“双圣”之一,也是“庐山三老”之首的白发仙翁沈一之。他自己,身列中原三杰,威名之盛,如日中天,是年轻一代的偶像人物。他有一身奇绝超凡的身手,加上儒雅温文的外貌,和一颗仁侠的心,被武林中美称为“玉面书生”。现在,他的家世和他自己的成就,都无法帮助他脱出这场灾祸。…
  • 武林潮

    初夏,这一天的傍晚斜阳的余辉,在天上照映出五色彩霞,也照亮了沿着信阳官道放辔徐行的一老一少,父子二人脸上的笑容。父亲,年约六十开外,长得方面大耳,相貌堂堂,伟岸的身躯,骑在一匹千中难见其一的高头大马之上,更见精神抖擞,威猛不凡。儿子,看去年纪只有十七八岁,骑在一匹雪白骏驹之上,剑眉斜飞,腰干挺直,仪态轩昂,白晰的面孔上。隐隐透出一股英俊挺拔之气,令人不敢小视。…
  • 飞越关山

    时值严冬,大地一片银霜,冷风刺骨,天色灰黯,路旁柳枝光秃秃的,景象是一片肃杀。在通往南昌一条官道之上,因下着漫天大雪,行人早已绝迹,只有偶而一两声狼嗥狗叫,点缀着这荒野的风景。在这无边寂寞寒冷的冬天,突有一条灰色人影,自附近武当山中,闪电奔驰而来。刹那间,那条灰影已来到官道旁一座土地庙旁,连连急咳。…
  • 冷面煞星

    尸积如山!血流成渠!死状之惨,手法之狠,令听的人都会汗毛竖立,简直是自有“武林”来罕见的连续性大屠杀!“孟浩天”!没有人知道他!也没有人认识他!更没有人看过他!“孟浩天”!从来没有在武林出现过!但是——在这短短的一十五天中——…
  • 野雄成龙

    阴霾重重,浓雾弥漫了劳山,一片混沌。少倾,一轮旭日冉冉东升,当阳光冲破阴霾,隐约现出峭直光滑的山巅,那座“孤魂峰”也就赫然矗立眼前。孤魂峰宛如神工斧鏊,削成东西两峰,峭壁万刃中间着三十余丈宽的幽壑,其下云雾沉沉,深不见底!东峰的腰部,凹入一块数亩大的平坦石坪,靠壁依建了一排三间茅屋,石坪前面是断崖幽壑,左右两侧各有条羊肠小径,回旋而下。…
  • 福神小霹雳

    春,无言溜去了。夏,悄悄的来临。在江南,这个时候已经是繁花似锦,万紫千红,争奇斗艳。在北国也已和煦送暖,麦浪摇风了。整个大地活泼泼的,充满了生机。但在武林则孕育着无边肃杀。暴风雨即将要展开序幕。“得,得!”啼声不疾不徐,由远而近,带起了一片雾样的烟尘。近了,已走入视线之内。嘿!好漂亮!人如玉树马如龙。…
  • 紫泉争雄

    三百年前,正邪两道奇人各书毕生绝学于“紫泉古台”,后世之人,为争夺这两本秘籍,互目成仇。顿时,武林大乱,一片腥风血雨。各武林高手,倾尽己之所能,寻觅秘籍存放之地“紫泉古台”,然,贪心之人终要为此负出代价,进得“紫泉古台”之人,无一生还。这其中有何蹊跷?……神书终赠有缘人,江湖小侠傲面君子白旭云天资聪慧,侠行江湖,虽然为邪道妖人重重阻挠,历尽磨难,但终于有幸进入真伪“紫泉古台”,获得两大秘籍,使武林正义得以悍卫。欲知详事密情,请看本书《紫泉争雄》。…
  • 霹雳金蝉

    狂风怒吼,暴雨倾盆。红柳庄奇人相会,白少侠义簿云天,引出了江湖上怪事一殷:远坐山庄庄主乾坤大侠全家遇留,竟时逾三载鲜为人知。为了了结悬案,剪除逆贼,白少侠一诺千金,苦学神功;众英雄侠肝虎胆,伸张正义。既育武林双逸、节杖先主的高风亮节,恩肋传人,又有“三星追月”、“四海游神”的放荡不羁,各有所图。霎时间铁臂苍龙、七巧玉女、武林四绝、雪山四怪,彩凤瑶凰、血手恶煞等等数十位各具奇功弁能的男女侠士先后登场。育的遇文王讲礼义,有的逢桀纣动干戈;育的不惜冰清玉洁女儿身,深入地狱自入瓷;有的不顾雍容华贵夫人体,犹盼春闺梦里人。鹰愁涧腊藏邪魔窟,五凤帮明聚俏干金:阴阳剑大战断魂拐,天罡指力克阎王贴。只说无头疑案即将真象大白,谁知武林洁劫已经迫于眉睫。好一双情深意切的爱侣合而即分,几十年道义之交的朋友连连发难;高手任人摆布,奇人性命攸关。谁是元凶?谁做旗主?各个帮会门派作为怎样?众务铁血男儿结局如何?一时扑逆迷离,真假莫辨,险象环主,悬念迭起,令人一开此卷,便会牵肠挂肚,不…
  • 独霸江湖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古剑秋在师父面前,以此同样的心愿,恭敬地说道:“是,徒儿此志不修,就此下山去了!”就这样,他怀着推备牺牲个人一切,为天下武林争取生机的宏愿,背负一口古剑,别了相随十七年,情胜父子的师父,沿着下山的羊肠小道,一路飞驰,投向群魔之中的江湖……时值莺飞草长,绿遍了江南的时候。一个剑届星目,猿臂蜂腰,年约二十左右,身着黑色劲装的少年侠客来到了街头,面前正是城中最大的酒楼承天楼。…
  • 霸海心香

    失足千古恨!回首百年身!他,年纪不大,二十几岁但深沉得像是一位百岁老僧。他,没有潘安子都之貌,但山岳般的五官上,凝结着钢铁般的坚毅,太阳般的热烈,春风般的和熙,严冬般的冷峭,天使般的仁慈,鳄鱼般的残酷。那是一张高高悬挂在夏夜空中的脸谱,四周虽然照耀着成千成万,精芒四射的明星,叫人看去,总觉得他是那样的深邃,迷离,飘忽和不可捉摸。…
  • 断剑寒犀

    暮秋天气,关洛道上已是雪意满天,浓霜匝地,朔风如刀,扑面生寒。初更时分,静寂荒凉的大路上,忽然蹄声急骤,驰来一匹乌黑骏马,扬鼠翻蹄,箭疾西奔。一轮冷月,斜挂在寒林的枯枝上,月色迷蒙中,只见马上那人身躯魁梧,体魄伟岸,浓眉环眼,虬腮虎口,神态至为威猛。蹄声电急中,他伏身马鞍,紧扣丝缰,玄缎披风在肩后,鼓拍飞舞,猎猎作声,在寒雾中,电掣风驰般地向前疾冲。…
  • 变色金龙

    天上飘着一阵阵的鹅毛雪,地上已是一片白皑皑。几株老梅树,枝桠上压满了积雪,但那堆满积雪的枝桠上却长出了点点红色的花朵。红白相映,煞是好看,美到了极点。正好,梅树旁边还有一家酒店,酒座上正有三个人冒着寒风,敞着窗户,一股子雅兴的对着雪景在举杯浅酌。整个的酒家,就只那一桌子客人,而那三个客人也极不调和:一个五十开外将近六十岁的老儒生;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加上一个三十多岁的威猛大汉,居然坐在一起赏起雪景来,这倒是雪景之外又一人景。…
  • 玄天一指

    当今武林,所最令人津津乐道的,不是三年一次的论剑大会。也不是那个南派的兴起或灭亡。更不是那帮那派换了新帮主或新掌门。而是武林双飞贼——“我来也”与“飞燕子李小小”的事迹。贼能以“飞”名,一方面固能挟技自雄,另一方面,也必然具有过人的智计。武林双飞贼,便是这般艺高瞻大,惊世骇俗,当然均能当得“飞”名。我来也,一向神出鬼没,来去无踪,单看这“我来也”三字,又是何等的有气势,他的“光临”,真如狂风骤雨般的迅疾飘忽,不啻从天而降,专与豪门富户为难,对于贫苦人家,却不时予以救济。…
  • 辣情霸色

    人生的际遇一如无根的浮萍,一生中随处漂泊。虚泼光阴,到头来一事无成。失意、寂寞和无声的叹息,随着无情的岁月消逝无踪!一如是汪洋中的一叶孤舟,浩瀚的大海,有时风平浪静,有时波涛汹涌,当你身处逆境进,成与败,幸与不幸,全凭你是否有着坚强的意志和毅力、有志者,从此攀登上金银岛,过着神仙般的生活;反之,身沉海底,天人永隔!生不逢辰,命途多桀,家门不幸,祸延上身。而仇人时刻没有放松对你的追杀,这时,你所面对的将是步步危机。…
  • 竹剑凝辉

    湖边的垂柳,浴着初春的微风,轻拂水波,挑起一圈一圈的涟漪,岳阳楼上,淡淡的映着一抹朝阳。和煦的阳光,同时也照落在一个十三岁大小的小姑娘身上。她穿着一件浅绿色的湖绉短棉袄,藏青软缎的夹裤底下,露出一双红绫描金绣花鞋,苹果似的脸蛋后面,拖着二条油光水滑的小辫子——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怔怔的注视着水中一串戏水游鱼,脸上时不时的现出不耐烦的神色,而且还跺着那双尚未加工的小金莲,似是在生谁的闷气,旁边走来一个五十左右的长袍老叟,拍拍她的肩头,笑道:“王大小姐,又在生方哥哥的气了,是不是?”小姑娘噘嘴甩头道:“少管闲事!”那老叟“呵!呵!”一乐,径自和其他的朋友应酬去了。…
  • 魔幻新传

    残霞满天,绚烂夺目,这情景,正好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两句诗词来形容。黄天朗疾步在这条处于云贵交界的山路上,由于一路上走得太急,加上天气燠热,故此,他一额是汗,背上的底衫也湿了一大片。望一眼那前面耸立着的鸡爪山,双眼被那落在山头上的夕阳眩耀得眯成一条缝,举袖抹一下额上淌流下来的汗水,衔步丝毫不慢,反而更加快了。…
  • 烈日飞霜

    北剑程中和率领南北群雄扫灭“七煞神君”后,实至名归,成了江湖上首屈一指头号人物。他自迁居梵净山以来,风移水转,这偏僻的梵净山——梵净山庄——严然成了天下武林 重心。平日排难解纷,一言九鼎,无论黑白两道,各大门派,对他莫不尊崇倍至,礼敬有加。于是,请他帮忙的人更多了,他本人乐于出头理事,在各方请命之下,使他马不停蹄, 东奔西走,一年之小,真难有几天消闲地留在家。…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