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作品集

金晶作品集在线阅读

金晶,言情小说作家,具体资料不详。

推荐作家

金晶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9本
  • 与剽悍小姐同居

    这男人有点小心眼,管这管那,连有多爱他都管;这女人有点傻大姐,忘东忘西,连他爱她都能忘!夏航轩,五官俊美,无比腹黑又心机深沉的名律师,向来冷静自持的他,生平第一次把自己灌醉,即不幸地,被一位叫单新妮的女人给狠狠地揍了一顿。这女人,虽然长得清秀,食量却大得惊人。她能一手劈开桌子,一脚踢飞男人,而且她一点都不可爱,也完全不淑女,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她都不该是他的菜。可该死的是,这女人也根本不把他当男人看,在他面前,总是打扮得清凉可人,勾勒出她姣好身材就算了,可这么养眼的打扮,不只养了他的眼,还把他的下半身给挑得蠢蠢欲动。他以为情商不高的她,这辈子应该都猜不出他对她的别有居心,没想到,她竟然会一改傻大姐样,直接挑明地问他是不是要追她?夏航轩知道,身为男人,特别是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他是小气了点,也霸道了点,甚至还有点蛮不讲理,可既然他都能拐她上床了,那把她拐回家当老婆,独占她一辈子,应该不是件太难的事………
  • 官人,请滚开

    他是匹狂野的狼,只愿专情地爱着属于他的娘子;她是头温顺的羊,只奢望服侍一生伴着她的官人。花兮兮,温柔儒雅,害羞可人,此生无大志,只求嫁个斯文的读书人,怎知在代嫁途中,竟被相貌粗犷,放浪不拘的鲁男子上官轩给劫婚了。这男人长年身居山中,哪里懂得世间迎娶的礼俗,霸道蛮强的他,见了小娘子,即心动得将她给扛回家。上官轩这个邪恶的男人,初次见面就对着她,做些只有夫妻才能做的亲昵情事,还说想一辈子留她在身边,惹得她双颊绯红、心跳加速。不料在洞房花烛夜时,情欲旺盛的他却一反常态的温存体贴,一整夜的生涩温柔,也教她的心沦陷了。怎知,一场阴错阳差的有心安排,让她被迫抛下上官轩,只是,狂妄的他哪里肯放她走,这一生,她只能由他宠着护着,他倒要看是谁敢上门抢他的女人!…
  • 我的妹妹嫁不得

    上床前,女人傻得问男人爱不爱时,男人肯定说爱;上床后,女人问男人爱不爱时,男人只想再来一次。关彻,人称夜店一匹狼,有闲钱却没闲情,工作忙碌的他,天天累得像条狗似的,哪有时间跟女人谈恋爱,所以,他只能很委屈的跟女人谈起一夜情。谁知,他家对面那位长得生涩又没女人味的丫头,不过就撞见他那放浪的情欲罢了,竟敢就此咬定,关彻是个十足没大脑的兽男。没错,他是玩女人,还玩得很有格调,毕竟凭着自己那过人的腰力,勇猛的体力,女人只怕上不了他的床,哪还会在意爱不爱。只是,他关彻是不是上辈子欠这位大小姐很多?凭什么他这位女人堆里的浪子要为她洗手做羹汤?凭什么她要喊他是哥哥,他就只能傻眼的接受?而更教他不爽的是,从没动心过的他,竟然被这没胸没腰又没风情的徐诗雅给勾引了,不只半夜爬上小丫头的床,还嫌睡一夜不过瘾,所以他的下半身决定,这辈子只上她的床!…
  • 养个小老婆

    懦弱的男孩,冷漠的性情,抛弃所爱;男人的霸道,不容许反抗,强势索爱!金世成,豪门富二代,多金俊逸,聪明冷静,还是个难得不败家、不风流、不玩女人的全勤总裁。可这总裁还是个怪咖,对倒贴的女人,他不屑一顾,直到陈沫沫出现时,一向冷感的他竟跌破众人的眼镜,成了发情男,她逃他追,她躲他找,只因为,她该是他的女人。只是曾经傻得想爱他的陈沫沫,不只对他的追求冷漠以对,还敢质疑他下半身不行,更教他不满的是,八年前的她,生的明明就是他的儿子,八年后,儿子却是左一句“叔叔”,右一句“叔叔”。为此,很久不曾精虫上身的金世成,索性二话不说,直接将这不该惹怒他的女人给扑上床,他决定要她好好体验,床上的他,到底是行还是不行!…
  • 只想给你当老公

    被男人疼时,女人总傻傻的想,他应该是爱她的;被女人爱时,男人总骄傲的想,她应该只爱他吧。乔依依,不只美丽,还是个直来直往,乾脆爽快的女人,她上山找朔风,不过是为了工作,可这男人竟厚颜无耻的问她,要不要跟他做爱?要不是为了保住饭碗,她早赏他一巴掌,要他有多远滚多远去了。虽然她是死皮赖脸,在他家白吃白住,但好歹她是为了工作啊。谁知,这男人死性不改,每天见她,不是毛手毛脚,就是又搂又抱,完全无视她的反抗不说,最後还很霸道的要她当他女朋友,看着眼前帅气俊挺的朔风,乔依依竟傻了似的对他说好,只是这男人压根就不是吃素的,趁着月黑风高,有色心有色胆的他,竟将她压上床,直接把她生吞活剥,奈何,大男人的他体力过剩,小女人的她被折磨得又哭又求,整整一夜,这男人竟还说不够……朔风第一次看乔依,只觉得这女人是他见过,最不可爱,又爱逞强的女人,而且还不只是普通的恰北北。可偏偏,他口味独特,这麽多女人,他就正好中意凶巴巴的她,一心想把她拐在身边疼着,谁知,这女人竟敢提分手!…
  • 吝啬爷的风流债

    他对她,小心的疼,小心的宠,恨不得更爱;她对他,淡淡的想,轻轻的望,舍不得遗忘。温如玉,清透美丽,权贵之后的中堂大人之女,她不贪富贵,不求权势,却被父亲送入皇宫,成了宠妃,可夜夜侍寝的她却还清白如处子,而保她初夜的人,竟是那早该教她忘了的他。可怎么办,她想忘,他却偏偏不肯放手,为了得到她的人,他擅闯皇宫,枉顾她的推拒,硬是拉她上床,她求饶他情火更炽,她啜泣他情欲更盛,只能无助地承受他如火般的蛮强,他说,她是他的女人,除非他不要,否则她哪里都别想逃。姜倾生,俊美如妖,能文能武,为了掩人耳目,佯装是家道中落的商家之子,谁知家世显赫的他,一向视女人如无物,却对温如玉这柔弱的女人倾心,他姜倾生若是不爱,她大可走人;可他都爱了,这女人这一生,除了成为他的,就算是天皇老子,也别想带走他要的女人!…
  • 相公,别羞我

    她睁着眼对着他说:「但愿君心似我心。」他笑着将她抱住,回道:「定不负相思意!」她与他,青梅竹马,父母之命不得违抗;他与她,两小无猜,媒妁之言正合他意。奈何李倩从小见他就躲,可惜,躲得了一时,却躲不了他使手段讨来的一包蒙汗药。等不及洞房春宵,墨言强行将她带上床,不顾她的反抗,对她,他的慾火犹如乾柴烈火,欲罢不能地要了再要,当修长的手指在她身上爱抚,贪求的唇,蛮横的撩高慾火时,他身上的人儿,像是要燃烧般的细喘娇吟,想要他给得更多。看着他的倩儿生涩的扭动身子,欲拒还迎的望着他时,墨言压抑了一夜的慾望,决心一点一滴的折腾他的小女人。一夜贪欢,尽管他的倩儿打算来个抵死不认,可吃上瘾的他哪肯,於是,躲了多年的李倩,还是只能乖乖上了他的花轿,成了他的妻子,夜夜任他占有,在他身下承欢。只是他还来不及等她爱上自己,爱她如狂的他,却忘了她,还一脸淡漠的问她:「你是谁?」…
  • 秘书借用中

    你是我眼中的明月,有你,黑夜里我只为你放荡;你是我心中的曙光,有你,爱情里我只为你献上。何月,雷霆集团老板最得力的贴身秘书,传说她眼睛长在月亮上,所以心性清高的她,从没拿正眼看过老板以外的男人。谁知,矜持的何秘书生平一次夜店买醉,竟然青涩的交出了初夜,一觉醒来後还发现,一夜情的对象竟是她曾经告白过的男人淩锋。本来十年前是她被狠狠拒绝,十年後换这嚣张男栽在她手里,可淩锋这男人的风流帐实在太多,早忘了十年前的她……淩锋,多金又帅气,人称夜店的情场浪子,换女人如换衣服,穿跟脱一样快,女人花尽心思,只想爬上他的床。好险他玩女人向来是风流不下流,对於滚床单的床伴,可是千挑万选,谁知选了又选,偏偏挑中何月这冰山女王,对他不屑冷淡也就算了,竟然在滚了一夜後,板脸问他有没有病?该死的女人,他淩锋夜店可不是玩假的,敢小瞧他是吗?没关系,他正好是她老板的好友,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决定借个秘书用用,让这女人床上说要他,床下说爱他!…
  • 老公大人很无赖

    男人暗恋时,从早到晚,总逃不开怎麽把人扛上床;女人暗恋时,左思右盼,总恨不得能够多陪他一分。单哲典,保全公司老板,五官冷峻,身材挺拔,所以他的桃花一直都不断。可惜,他这人不搞男欢女爱,不爱逢场作戏,因为在很多年前,当单哲典撞见童子璿时,这位师长眼中「不务正业」的学生老大,竟然动心了。所以,这麽多年後,单哲典丢下老板的头衔不要,直接在童子璿面前当起贴身保镖时,一向冷酷的他,竟然多了股温柔味不说,还乾脆来场告白,无赖地要童家三小姐童子璿,接受他很嚣张的感情!童子璿,美丽清新,善良可人,自小被财大业大的童家,霸气地像温室小花般养着,谁知她一向的乖巧,在单哲典出现後,完全被打破了。因为从小到大,不曾教童家人烦恼过的童子璿,不但爱上那男人,还学坏的瞒着家人,偷偷地跟他结婚。童子璿明白,虽然被拐上了床,虽然拐她的男人很无赖,可她知道这麽耍着无赖的单哲典,不过是为了爱她。…
  • 放手,我不嫁

    初恋时,她的青涩,他的霸道,爱情很美;失恋时,她的落寞,他的冷漠,情最伤人。黑箬横年轻时很放浪不羁,最常做的事是换女朋友,除了他本身出众的外貌,他还有黑氏家族的权势当后盾。因此比衔着金汤匙还尊贵的他,悟出一个道理,世上的女人,除非他不要,否则没有黑箬横要不到的女人。而他换了这么多女人后,童子琳这位天之骄女,他非要到不可。他自认,全世界没人比他更懂童子琳,也以为除了他,她的眼里不该有其他男人的存在。毕竟,青梅竹马的他们,不只门当户对,还是人人口中的俊男美女,所以他一再纵容她,由着她耍着小姐脾气,让她踩在他黑箬横头上撒野,反正这辈子除了她,他的老婆不会有第二人选。可惜,这么霸道的追求,在童子琳敷衍的交往下被迫终止。谁知,他才决心放手不再纠缠,这女人竟然委屈地说,他欺负她,她却不知道,自己对她的放肆,从来都不是欺负………
  • 宠妻过了头

    追男人这种活,不靠天时地利人合,强上就成了;拐女人这工作,只要有钱有人有闲,霸着就对了。梅默静心想,她有钱有身材,脸蛋还是一等一的出色,可惜,她的男人缘很不济,直到楚夏思这男人出现。为了倒追他,大女人的梅默静说谎不打草稿,明明是公司大老板,非要装成公司打杂小助理,明明心里嚣张的想将楚夏思扑倒,却很「俗辣」的装矜持。人家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他跟她住隔壁,她随手一捉,楚夏思逃都逃不了,更何况她还偷窥他。梅默静自认不是偷窥狂,但偷窥自己看上眼的男人,盯着他结实精瘦的身材,她也是情不自禁啊。可惜,偷窥后她发现,阳刚味十足的楚夏思,竟是个GAY,这一恼,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人扑倒强吻,反正又不用负责。谁知,楚夏思这男人竟然在她占完便宜,打算闪人时,语重心长的告诉她,其实他喜欢的是女人。…
  • 洞房里的妒娘

    初次相遇,她的清雅娇媚,教他蠢蠢欲动;再次相遇,他的霸道横蛮,教她无处可逃。南雾云,俊朗挺拔,腰缠万贯,性子却比石头还硬,这辈子没哄过女人的他,却对当他是叫化子的女人动心,为了讨她手里那碗汤圆,年复一年的等在原地。谁知,这一年的冬夜,他等来的却是一两银子买她初夜,南雾云目光一沉,既然她是他打算八人花轿娶进门的女人,那提前洞房春宵的一夜,她的床上只能是他这个男人!柳闺语,柳家二小姐,自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传闻,她长得其貌不扬;又传闻,她心肠歹毒,用尽方法想将姊夫抢来当夫君,最後却成了街坊笑柄。只是,眼前这个仗着自己有钱有势的男人,凭什麽在占有她清白後,才问她许人了没有?她不想嫁,他不只强娶,还霸气地将她宠上了天。 床上,他贪婪地索求无度;床下,他纵容地将她捧在手心,这个强势的男人,她明明不想交心的,却还是爱上了………
  • 养妻为欢

    男人追求女人时,下半身的心思,只有拐她上床;女人倒追男人时,整颗心只想着,怎麽让他爱她。十年前,宁馨儿被带进芮家,成为芮家继承人,芮晔的童养媳,她不懂什麽是童养媳,可是她却喜欢芮晔,所以,当她偷偷的把自己的初吻给他时,她想她长大一定要嫁给他。宁馨儿虽然不是正牌千金,可豪门的权势能养人,宁馨儿的大小姐脾气不算大,可性子多少也被养娇了,她想嫁芮晔,可他却不想娶她,因为她是他的妹妹。可谁来告诉她,天底下有哪个哥哥会抱着妹妹又亲又吻,又有哪个哥哥会半夜拉妹妹滚上床?芮晔,温雅俊秀,因为多金年少,女人总爱对他投怀送抱,可惜他不风流,也不沾惹女色,唯独对家里那个小管家婆没辙,明明心里在乎得要命,却总是冷漠的拒绝她的追求,可当她淡淡地笑问他是谁时,望着失忆的宁馨儿,对他冷淡又疏远的无视时,芮晔知道,这一次他不能再放手,因为错过了这一次,他怕他爱了这麽多年的人儿,就要拱手让人了。…
  • 押总裁上床

    女人上了男人,傻傻分不清地,总以为就是一辈子;男人上了女人,上半身的思考,只知道是逢场作戏。人家都说桃花债欠不得,宋翔终於明白这个道理了,身为总裁的他,一时玩兴大起,一声令下,用他的手腕为梁青青过关斩将。本来,他还很看好梁青青能够主动攀上他这朵桃花,可这女人不只头脑不好使,连情商都有点低能,大总裁亲自勾引,她却是左一句不能陪笑、右一句不能陪睡,硬生生将宋翔的精虫全杀死在裤裆里。谁知他恼得来不及发火,梁青青又突然藉酒壮胆,生涩的强押总裁大人上床。可惜,几场床单滚下来,她爱上他,他却另结新欢,女人还一个比一个美艳漂亮。当她鼓起勇气问总裁大人,她和他还有以後吗?那一句冷漠的「没有」教她决心放手,可为什麽当她挽着总裁大人的好友出现时,他却失控了,还不讲理地,将她押到他的住处,对她又啃又咬的吃了整夜,更从此变成打不死的蟑螂,死缠烂打……她才明白,总裁大人很洁癖,除了她,他谁都碰不了!…
  • 休妻,门都没有

    求婚前,男人总爱在床上搞出人命,就怕女人反悔;求婚後,男人总爱在床上装傻,就怕女人翻旧帐。童子瑜,高贵优雅童家长女,她是童氏继承人,於是白慕轩卑鄙地逼迫童家,让她成了自己的未婚妻,订婚夜更直接强要了她的初夜。十年相识,五年婚约,她与他的相处模式永远没有变过,他强势主宰,她乖乖听话,谁知乖乖女第一次顶嘴,竟然是对他说,她要解除婚约!白慕轩,体格棒,长相养眼,虽然性格强硬得让人不敢接近,不过身为公司的执行长,权倾半边天,女人爱他的人更爱他的钱。尽管他不去声色场所,不爱逢场作戏,身边还有未婚妻,那又如何?有钱的男人哪个不花天酒地,可惜,白慕轩偏偏哪个女人都不要,就要童子瑜这女人夜夜帮他暖床!只是这个被他娇宠惯养的女人,对他总是一副不冷不热,从来不会贪心,不会要求,恼得他浑身不对劲。感情这东西,他付出多少,就要回收多少,既然联姻是他逼的,人是他强要的,那他再对她霸道一次又如何?想跟他解除婚约?她这辈子想都别想!…
  • 小气秘书

    结婚前,女人总想着,怎麽教男人开口说爱;结婚後,男人总想着,怎麽哄女人主动求欢。梅默安,堂堂大公司的总裁,个性挑剔又龟毛就算了,吃东西挑三捡四,嫌东嫌西也就算了,可这位有钱有势,英俊潇潇,女人缘不断的大老板,凭什麽对她这位公司小员工,动手动脚的,就算她跟他是青梅竹马那又如何?她又不是他的女朋友,凭什麽他说亲就亲,说抱就抱,还过分的假公济私,直接将她偷渡进总裁办公室,自此,棠芯芯成了总裁秘书。谁知道,这男人天天上她家就算了,竟然还敢进她的房,睡她的床,最後还将她给睡成了女朋友!棠芯芯被折腾得瘫在床上想,难不成她上辈子给这男人戴绿帽,不然这男人怎麽像讨债似的,压上床就不放过她?梅默安不懂,他以前虽然放浪,可交往後他可是很安分,眼里心里就棠芯芯这个傻女人,而她却在他开口说爱她後,扬言要跟他分手!梅默安自认想巴上他的女人一堆,可他又很不爽的承认,偏偏他就只想巴着棠芯芯这女人过一辈子!…
  • 跟他再睡一次

    他以为自己不爱她,可人家不嫁时,却爱上了;她以为自己不嫁他,却一个不留神,被娶走了。二十四岁那年,莫岑哲收养了夏佳仁,成了她口中的大叔;二十八岁那年,什么样的女人没玩过的他,却发现,对这个小自己十岁的丫头,他不只喜欢上了,而且还是男人想霸占女人的那种喜欢。谁知,他却在发现夏佳仁爱上自己时,狠心地丢下她走了。三年后,当她避而不见,想要跟他一刀两断时,一向最不爱女人纠缠的他,不但开始追她,还索性霸道地跟她同居。因为他很清楚,这一回,他不只要吃了她,他还娶定她了!夏佳仁还不想嫁人,尽管她被莫岑哲给包养了,谁教这个比她大十岁,应该比她稳重、比她成熟的男人,每次醋坛子打翻时,总是想方设法地拉她上床,无不发狠地把她折腾得爬不起床,不肯罢休………
  • 被窝里的流氓

    追女人不难,难的是追不上,却又不肯罢休的死缠;甩男人不难,难的是甩不掉,却又不能转头的闪人。赫连冀,又帅又多金,虽然毒舌了点,不过人家他可是痴情男,这麽多年来,只把一个妹,却怎麽把都把不上。还好,赫连美男下半身的兽性开窍了,既然把不上,那就死缠好了,为此,他连哄带骗地将苏菲阳给拐回家,人前装酷耍帅,人後却是十足色胚一枚,总想着怎麽扒光苏菲阳後卷进被窝。只是这情商过低的女人,夜夜都被他给生吞活剥,被窝里滚了一圈又一圈,全身上下他该摸该啃的,全都没放过,为什麽她还傻得以为,他这洁癖男还有余力爬上其他女人的床?苏菲阳,天真的以为赫连冀这男人,是位正直的居家好男人,谁知,身为兽医的他,压根是个包藏色心的发情流氓,强吻她後,才说喜欢她;硬拉她上床强占後,才说要交往。那她是不是该在没出人命前,好好想一想,该怎麽让这又自负又高傲,追她还讲究格调的色胚坏男人,开口求她当赫连太太?…
  • 妒夫的掠夺

    他的女人要宠,可偶尔的霸道,她不乖都难;她的男人要哄,可不时的撒娇,他不爱都难。佟熙洛,佟家三少爷,要风是雨的他,只有他想要的,从来没有得不到的,更不用说是区区女人。不管是看上佟家雄厚家世,还是他俊美长相,只要他随手一勾,哪个女人不乖乖扑上来?偏偏,孤僻的他哪个女人都不要,就只看上木芷晴这个看似天真,情商又不高的女人。为了得到她,他腹黑的耍了手段,硬是把她抢来当未婚妻,不但床上诱她玩尽花样,还成了众人眼中的妒夫,到处乱吃飞醋。可尽管他无法无天的宠她,木芷晴这没心没肺的女人,却冷淡的说,她其实不爱他。想走?可以,他不强留,但起码也得把她的债还完再走!谁知,三年前,这女人走得义无反顾,三年後,她竟然敢再出现,还有,以前那乖巧听话,唯他是命的女人哪里去了?此时在他眼前,这麽不乖、这麽不听话的女人到底是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