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边淳一作品集

渡边淳一作品集在线阅读

渡边淳一(Junichi Watanabe),日本小说家,被誉为日本情爱大师,作品引进中国后畅销不衰,2010年曾荣登第五届中国作家富豪榜子榜单“外国作家富豪榜”第14位,引发广泛关注 。出生于日本北海道,毕业于札幌医科大学,随后任母校骨科讲师。当了10年的骨科医生后,他转而从事专业文学创作,著有50余部长篇小说及多部散文、随笔集,目前已出版了130多部作品。2014年4月30日在东京的自家住宅因前列腺癌去世,享年80岁。

代表作品异恋》 《如此之爱》 《红花》 《不分手的理由》 《男人这东西

推荐作家

渡边淳一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1本
  • 男女有别

    《男女有别》分为三个部分“男女有别”“用恋爱恢复活力”“老而告之”。在书中,渡边淳一倡议“活到老,爱到老”,对恋爱那些事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比如什么样的男人不受欢迎,什么样的女人才是结婚理想型,追求爱情,要勇于“当备胎”,为获真爱,要敢于“广撒网”等等,颠覆了两性传统认知,可以说是独树一帜的爱情教学课程。有句谚语说“沉默是金,雄辩是银”。 原先认为这确确实实是落后的日本人的思想,但是仔细查阅,却找不到出处。 于是就进一步地查阅,发现有若干种说法,有的说是从英国思想家托马斯·卡莱尔那里翻译过来的,有的说出自《旧约全书》中的所罗门的话“只要沉默,傻瓜也会显得聪明”…… 然而在日本,这句话的真实意思表达是:“喋喋不休地讲话是轻浮的,还不如安安详详地保持沉默,这样才像个男人。”这主要是针对男人的谚语。 当然,这句谚语现在不太常用。与其说不常用,莫如说没有被广泛接受和认可。…
  • 泡沫

    渡边淳一继《失乐园》之后再一部描写男女婚外情的都市题材小说。不再是单纯的偷情故事,演绎一段迟来的爱情。35岁的服装设计师抄子有丈夫并且有一个4岁的孩子,在新春的服装发布会上认识了作家安芸,虽然2个人都有家庭但是还是坠入爱河了…… 阳光灿烂的一天,染红雪面得落日,覆盖大地的积雪,不久就要像破灭的屏幕一般看不见来。他们两人留给各自家庭的爱憎、怀念与愤怒,都将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逐渐消退、淡漠。而现在依偎在冬馆中的安艺与抄子,总有一天也要从这块土地上消失掉。回首走过的路,一切都犹如泡沫般虚幻无常。然而,望着雪面上那最后一抹余晖,安艺告慰自己,正因为人生虚幻无常如同泡沫,此时此刻才应该尽情燃烧......这套客房是由三个房间组成的。现在用来吃晚饭的这间和寝室都是面向大海的。在套房门口的一侧还有一间设了暖脚炉的小房间。 吃过饭,安艺和抄子就移到这间小房间里来。这是一间只有六张榻榻米的房间,小巧精致。因为不朝向海,有更浓重的封闭感。充满阳光的一天,染红雪面的落日,覆盖大地的厚厚的白雪,终于都如同泡沫般消失了。随着自然的时间推移,二人在各自家庭中留下的爱憎、留恋与愤怒,也都将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无痕。最后,现在在这冬馆里相互依偎在一起的安艺和抄子,也终有一天会从地球上消失。 但是现在,安艺看着射向雪面的那最后一抹残阳,他对自己说,正因为人生的一切都如同泡沫般薄弱而无常,才要尽情燃烧现在这一刻。…
  • 无影灯

    日本小说家渡边淳一的一部长篇。渡边淳一最新长篇小说国内独家中文版故事发生在日本东京一家私立医院,著名医学院的年轻讲师直江庸介是一位成就突出的外科医生,不知为何突然辞去大学里的工作,到一家私立医院就职。冷峻的外表和高超的技术很快使他赢得了医院中许多女性的垂青。女护士志村伦子更是对他一往情深,然而,随着伦子与直江交往的加深,许多迷惑与疑问也相继而生……小说禀承渡边淳一一贯创作风格,对人物性格的精细把握和卓越叙事才能,使得无影灯情节曲折,充满悬念。19世纪70年代,我曾想研究日本文学之中的北海道文学,甚而想将其与中国东北文学进行比较,名为北纬40度圈的文学。年轻气盛,作品才读了三两部就欣然命笔:站在中国的东北,举目东望,凭着你的远大目光,沿着四十多度的北纬望将过去,汪洋大海之中有一个群山起伏的岛屿,那就是日本的北海道…居住在北海道的和田谨吾、小笠原克、高野斗志美等文艺评论家殷殷勉励,当时任北海道文学馆事务局长的木原直彦先生热情地寄来数卷大著《北海道文学史》,高桥揆一郎、原田康子、三浦绫子、小桧山博等作家惠赐作品,文艺春秋出版社编辑委员金子胜昭先生赠与该社印行的23卷《渡边淳一作品集》,大有万事俱备、只待一鸣之势。然而,人生突变,我却把全部资料束之床下,自费东渡了。本也暗自庆幸,飞机落地,即从东京穿津轻,便下札幌向旭川,身临其境地研究一番北海道文学。孰料,事与愿违,身不由己地滞留大都会,荏苒光阴。不过,我一直留意着收集资料,这仿佛成为一种业余兴趣,而心底更似负着一笔人情债。渡边的恋爱小说有意继承谷崎润一郎和川端康成的唯美,但每每也是以医学范畴的身体为基点,如《红》的主人公冬子摘除了子宫,《夜的妄想》的主人公东子不能生育。《无影灯》的主人公直江庸介年轻有为,为什么突然辞去大学病院的讲师,放弃腾达之路,甘愿在私人病院当外科医生呢?这个疑团直到全书的最后,才从直江留下的遗书彻底解开,带有扑朔迷离的推理氛围,扣人心弦。护士、院长的女儿、夫人和情人、堕胎的歌手等众多女性在直江周围打旋,使他得以沉浸在性爱的旋涡里,暂时忘记在劫难逃的现实,让一个个在刹那间燃尽最后的生存。可以说,《无影灯》已经呈现了渡边恋爱小说的特征和倾向。他在随笔《由医生到作家》中说过:“我因为是医生,能够看见许多人没有什么虚饰的生态和死相,也知道人对于生全都是利己主义者,死一下子就是无。不论什么样的人或业绩,都因死而风化无疑。”这种虚无感是其医学小说的底流,正是这一底流的喷涌,形成了日后灿烂夺目的恋爱小说。作为医生,虚无与慈悲在直江身上共存。他投湖自杀,那湖是北海道的支笏湖,一旦沉下去尸体永远不会浮上来。对死的处理表现了渡边美学,追求户体的完美就因为看多了医学把尸体解剖得支离破碎。…
  • 复乐园

    小说描写了在来栖建立的老年公寓里,八个关于老年人的爱情故事。以与女性接触来保持年轻心态的堀内大藏,死在按摩女怀里却露出幸福微笑;周旋于三个女人之间的立木重雄,与三人都闹翻后,迅速找到了第四个女友……每个故事虽然情节有所不同,但一个个故事折射出来的主题,却有相同性与永恒性。小说把人们的注意力拉到老年人的感情生活上,他们的晚年生活以及情感生活更需要子女的理解和关注。因为他们今天的生活也许就是我们的明天。复乐园来栖贵文创建的EtAiors老年公寓为舞台,上演八个不同的感情故事:以与女性接触来保持年轻心态的堀内大藏,死在按摩女怀里却露出幸福微笑;周旋于三个女人之间的立木重雄,与三人都闹翻后,迅速找到了第四个女友;冈本杏子爱上了比自己年轻很多的男理疗师,目的却只是希望男人能拥抱一下自己;把性当成美容秘方的雪枝,和几个男人都有关系,但为了彼此没有约束,每次都象征性地收一千日元…… 也许是被她的气势或者个性压倒的同时,又被其支离破碎的逻辑搞得晕头转向的缘故吧。而且,每次到最后她都要提起杏子女士,逼迫自己接受她的提议。又不是她自己的事,却这么热心,她这是喜欢多管闲事呢,还是就为了看热闹呢? …
  • 如此之爱

    除夕夜,风野觉得这无尽烦恼会永无尽期吗?今年还会在妻子与衿子之间摇摆不定,在烦恼中苟延残喘吗?钟声在夜风中回荡,使风野的烦恼沉渣泛起。…
  • 野蒿园

    在站台上穿梭着的人们,没有人会知道,这个年仅二十四岁、体态娇小、显得郁郁寡欢,的年轻女入,正在为一个小时后将要和下车的,男子偷救而浑身燥热……傍晚,有泽迪子从紫野的家里赶到新干线的京都车站时,时间是七点十分。虽说快过了四月中旬,白昼日渐延长,但一过七点,毕竟天色昏暗,车站前已开始闪烁着霓虹灯那光怪陆离的灯光。迪子沿左边笔直地穿过站台,在检票口抬头望着列车的时刻表。…
  • 失乐园

    别墅管理人于前一天接到电话,被告知暖炉的劈柴没有了,要他明天下午一点送来,次日,当管理人于下午一点半去别墅时,无人应答,便进了房间,发现了死亡现场,报了案。管理人说记得凛子一再叮嘱他这个时间来,说明他们事先计算好了僵硬得最难分开的时间,叫管理人来的。…
  • 男人这东西

    作者从自身的感性经验出发,以医学和心理学作为理论基础,详尽剖析了男性从少年期到壮年期的生理与心理发展历程,他们在社会角色与情感生活中所呈现的与生俱来的优势与弱点,以及因此而导致的两性在价值观、情爱观上的歧异和冲突,旨在帮助男性更正确地认识自己、女性更深入地了解男人。…
  • 异恋

    从现在开始算正好二十五年前的春天,我与片濑夫妇相遇。那是一个虽晴朗但是吹着强风、带着冷意的一天。盛开的樱花被风吹得打颤,纷纷谢落下来,把布满草皮的庭院染上浅桃红。有时会突然吹起一阵风,这时,女人们便一面惊呼,一面用手去扯住裙角。草坪上的长桌铺着烫得扁平的桌内,系着蝴蝶结的侍从们,必须一直小心注意着不让花瓣掉落到菜看里。在打扮华丽的人群中,只有我穿着中仔裤和一件起毛的深蓝色毛衣。在那样的场合很不协调。片濑信太郎对我说“承蒙光临,请好好享用”,我就依他的话把菜看夹进盘里,开始品尝起来。但全是些我见也没见过的菜色,有点食不知昧,分不清是好吃还是不好吃。…
  • 不分手的理由

    丈夫与妻子同时拥有自己的婚外恋人,在情感与家庭的挣扎中,他们经受了爱情的甜蜜,更经受了内心的自责,当他们决心抛弃一切,重新回到家庭时,他们感到他们将再也无法走进对方的心灵。在喧闹的大街拐弯之后,刹那间四周变得寂静无声,黑暗中一排路灯伫立在街头。放眼望去,只有一盏红绿灯在寒空中绽放着鲜红色的光芒。速见修平往前欠身,嘱咐计程车司机行驶至红绿灯时左转。这一带是世田谷的新兴社区,近年来开始兴建,大量的超级市场和公寓,修平目前住的房子也是三年前才盖好的。…
  • 红花

    二十八岁的冬子,因子宫肌瘤手术失去了子宫,背负“没有子宫便不是女人”的思想包袱,成了一个性冷淡的女人。如何愈合丧失子宫所造成的身体和心灵的双重创伤,成了冬子人生中无法逾越的难关。与此同时,旧情人贵志的再度亲密,英俊小伙船津的炽烈追求以及同性恋者中山夫人的纠缠不休,也让冬子无所适从。一次不幸的遭遇让冬子更加自惭自弃, 但她的身体却奇迹般地恢复了感觉……渡边淳一以细腻幽婉的笔法,描写女性不可思议的生命活力,与人体奇妙的自愈能力。《红花》是作者献给女性的赞美诗,女性的生命在其中萌芽、诞生、成熟。…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