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歌作品集

凤歌作品集在线阅读

原名向麒钢,1977年8月23日出生于重庆奉节,武侠作家,杂志编辑,今古传奇暨黄易武侠文学一等奖得主。 2001年毕业于四川大学行政管理专业。2003年加盟《今古传奇·武侠版》,历任编辑部副主任、副主编、执行主编等职,2007年正式成为《今古传奇·武侠版》主编。在大陆新锐武侠小说作者中,凤歌被称为“后金庸时代挑大梁者”。其文辉煌大气,尤擅长结构设置,高潮推进。其武侠作品风格效仿金庸之厚重,又有推陈出新之处。 代表作有《铁血天骄》、《昆仑》、《沧海》、《灵飞经》、《震旦》等。

推荐作家

凤歌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8本
  • X

    悦耳的风铃声伴着温柔的风,轻轻地掠过子华的耳畔,子华晃了晃脑袋,翻了个身,触到一个温软的东西,一丝馨香钻进鼻孔,他费力地看去,进入眼眸的是一张甜美的脸。子华迷迷糊糊,想到了什么“阿琪,小混蛋!!”他抱起枕头,狠狠地拍打阿琪的头。“哥哥,你干什么啊?”阿琪揉了揉惺忪双眼,支起身子,神情有几分慵懒,“为什么跑到我床上来?”“人家害怕嘛。”阿琪撒娇:“你不知道昨晚雷声多大?”“雷声再大也不行。”“为什么不行?以前我们都是一起睡的。”“但是你现在十六岁了……”子华苦口婆心,准备借题发挥。…
  • 震旦2·星之子

    普通少年方非,在道者少女朱雀燕眉的点化下,以度者的身份进入了震旦!可是刚坐上冲霄车,就遭遇了魔徒“风巨灵”的袭击,从此与燕眉失散。方非失落在山都森林,却意外获得能言果、星拂、尺木这几样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物品,结识了善良淳朴的简真一家人。又在各种机缘巧合下,误打误撞地通过了“八非学宫”的入学考试。至此,方非隐约觉得背后一直有神秘人在推波助澜,但是他来不及细想,想找到燕眉的强烈愿望,让他鼓足勇气,下定决心,要成为最好的道者………
  • 铁血天骄

    大巴山脉,西接秦岭,东连巫峡,雄奇险峻,天下知名。山中道路又陡又狭,深沟巨壑,随处可见;其惊险之处,真个飞鸟难度,猿猱驻足。以李太白之旷达,行经此地,也不禁长叹:“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时维九月,正是深秋季节,满山红枫似火,黄叶如蝶,一片斑斓景象。崇山峻岭之中,但见一条鸟道,上依绝壁,下临深谷,若有若无,蜿蜒向南。一阵山风呼啸而过,掀起崖上枯藤,露出三个斑驳的暗红大字:“神仙渡”。其时空山寂寂,鸟息虫偃,泉流无声。遥遥传来人语,落在这空山之中,显得分外清楚。语声渐响,只见得一老一少,沿着蜿蜒鸟道,迤逦而来。…
  • 震旦3·龙之鳞

    这是一个关乎少年与梦想的故事;是一段关乎“震旦世界的传奇”;裸虫与道者、隐书与四灵……奇妙的冒险之旅已经展开!古风×奇幻×青春,新武侠宗师凤歌蓄势三年,打造热血青春幻想小说!继《昆仑》《沧海》之后,凤歌全新东方幻想大长篇恢弘巨献!青春奇幻第一刊《九州志》火热连载,江南携手凤歌,开启梦幻之章!百万读者翘首以待!…
  • 震旦1·仙之隐

    震旦是印度人对古代中国的称呼,它一次出现在佛经,来自菩提达摩的师父般若多罗,般若多罗没有来过中国,所以震旦也是印度人的一个幻想国。它讲述了一个现代都市里的木讷少年遭遇“震旦”世界的故事。普通现代都市少年方非,在父母因车祸离世之后,投奔素未谋面的伯祖母。伯祖母的神秘古 宅,仿佛与这个现代都市格格不入,隐藏着无数秘密。古画中的龙破纸而出、破旧的老单车、老槐树下的神秘洞窟、突如其来的古装少女燕眉,以及为方非引来无穷厄运的“隐书”——这究竟是一个梦?还是他从不曾了解过的新世界?一切尚不明朗,“魔徒”却已追杀而至………
  • 昆仑

    《昆仑》以宋末元初为历史背景,通过主人公梁萧的传奇经历,给读者展开了一幅气势磅礴的江湖画卷。江湖,情仇,家国,浩浩荡荡百万字,出场人物数百,通篇神采飞扬,是一部直追金庸实力的巨作。情节起伏跌宕,波澜壮阔。其中《天机卷》中的天机宫之变、《破城卷》中的襄阳之战等读来均是荡气回肠,堪与光明顶之战等经典段落比肩。神完气足,容量极大——天文地理、机关数术、排兵布阵,直叫人拍案叫绝。…
  • 沧海

    三百年前,“西昆仑”梁萧携妻花晓霜远走大洋;二百年前,梁思禽只身返回中土,败群雄,夺元柄,复汉室,一华夏;也曾轰轰烈烈;但其后的“抑儒术,限皇权”却遭惨败,败走西域的梁思禽抱恨而死,临终前留下了西城八部和八幅祖师画像,“八图合一,天下无敌”的遗训,成为西城最大的秘密和动乱的根源。八图合一之后,到底会出现什么,财宝、武功、学问、神兵、二百年后,惊天的秘密徐徐揭开,绝代宗师、天才少年、六大劫奴、八部高手,各种人物,将要开始了一次谜团重重、壮丽惊险的远征。从《昆仑》发端,凤歌已构建了一个宏大的框架,名为“山海经系列”——“山”是《昆仑》,“海”是《沧海》。《沧海》是凤歌磨砺多年的又一鸿篇巨著。…
  • 曼育王朝

    命运的紫流星划过星空,在《创世录》银灰色的忒蝾封皮上留下冰冷的曲线。我凝视着上面美妙而流畅的线条,曼育的文字,描述神的史诗!西方的龙,正拉着冰的战车,在明净的夜空无奈地疾驰,幽凰月拖着炫目的长发在中天徒劳地移动,这对被凯比特拆散的恋人,日复一日重复着同样的追逐。永远忍受着离别的痛苦。圣耶沙的躯体蜷在我的身旁,沉重地起伏,雪白的睫毛上挂着月亮般忧伤的泪珠。无法可想的重负,使他的呼吸格外软弱,仿佛篝火的余烬,艰难地闪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