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雁作品集

雪雁作品集在线阅读

雪雁,本名薛东正,1941年生,山东人。父祖为山东大地主。于1949年到台,落籍于澎湖、南投等,后定居于台东。毕业于台北师范大学化学系,1985年任台东农工校长。毕生心力贡献于教育工作,并以此为最大的兴趣与职志。1963年发表处女作《血海腾龙》,1981年封笔。笔名来由:前一字“雪”采其与本姓“薛”字谐音,后一字“雁”喻当时渡海来台、短暂逗留之意,有北返之想。

代表作品血海腾龙

推荐作家

雪雁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8本
  • 争霸武林

    峨嵋后山佛光岩下,雄峙着一座气像宏伟的“大悲寺”。寺内大雄宝殿香烟缭绕,气象肃穆,此时正鸦雀无声地分两列着许多峨嵋派两代同门,右边一排是男女僧尼,神态凄怆。左边一排却全是俗家弟子,个个面罩寒霜。很显然的,峨嵋派正遭遇着重大变故。正中佛像前,排列着五张法座,而座上却空无一人。武林中近二十年来,崛起了无数分支别派,自明末七隐第一位天倪大隐执掌了三十年武林盟主信符以后,就归隐名山,不再过问武林之事,武林盟主一席由昆仑派掌门继任。因各派纷纷崛起,不守约束,于是——…
  • 龙剑青萍

    山,直入云霄凌树,巍然矗立;雪,盖遍了树梢山顶,放眼四望,只能看见一座座银色的山头而已。天寒地冻,鸟兽绝迹。此处的世界虽然洁白幽美,但却是沉寂静默的,没有飞鸟,没有走兽,自然也没有扰嚷的声音。这里,就是天山。但是,天山却不是没有人迹,而人居然还是住在最高的天山顶峰之上。一老一少,对面而立,距离大约三尺左右。老的白眉银髯,面如重枣,双目闪烁间,射出丝丝冷森的光芒,并没有一般老年人的安祥与慈霭。…
  • 生死剑

    艳日当空高照,金风满山遍野,但却并无凉意。的确,这风大干燥了。雁荡山,青葱茂密的树木,已抖尽了满身绿衣,几片黄叶,挂在枯枝上,临风抖怯,片片飞落,破烂苍凉,犹如一个油尽灯枯的老乞丐,大自然又在变幻了,秋,是多么的肃煞啊!山下,飞云江清澈的碧水,尚在潺潺的沉着,白涛拍击着石岸,似在为满山凄凉的景色哭泣;又似在为人间的不平而叹息。山野是静的,但却并非没有生命存在,不是吗?山腰上,不是正有两条人影在缓缓的移动着了吗?…
  • 血掌圣心

    鸣蝉绝声于凉风之前,枯树抖于西风之中,原野之上,葱茂翠绿的夏景已不复见,田园之内,熟麦翻起的金浪也消失于无踪,这已是凉秋的时候了。此时,夜幕已覆盖了大地,弓月追弹流星!北斗颠倒悬挂,它们,正受群星拱托之下,缓缓地在太空上移动着。夜色如画,金风似水,然而……陪伴它的除了泰山连绵不断的群峰外,似乎只有永恒的‘寂静’了。…
  • 铃马雄风

    东岳泰山深处。三月暮春,万物萌生。绿草如茵,残花溢香。人迹罕至的山谷中,四个淫邪汉子在追赶一个翠衣少女,那少女急急跑进乱石谷中,将身形隐在那里。蓦地,一声夜枭似的长笑。这笑声怪桀、淫邪而残酷。一块巨石之上跃出一满面横肉,细眉暴眼,年约三十的汉子。他淫邪的目光紧盯着脚下十丈以外的一堆乱石中,朗声道:“楚姑娘,不用躲了,嘿嘿,此时只有我神山贼巫癞子,嘿嘿,侍侯大爷一个,总比等他们都来轻松,快出来!”说着他一步步在乱石堆中搜索。…
  • 玄门剑侠传

    寒风冷例,拂面如刀,白雪如银,漫漫千里。秋,给大地带来的遍地黄叶枯草,而今,已全被这冬季的白雪收拾而去。镇山关,就座落在这个白色的世界里,因为刚好在高耸人云的摩天岭下,而成了来往客旅的驻脚重地,这里,有近千户的人家,在关外,也算得上是一个大镇集了。大雪,虽然已经停了,但是,灰蒙低沉的天空,飘浮紧密的彤云,却显示出随时都有再飘雪的可能,久走关外的客旅都有经验,虽然归心似箭,却也不敢贸然踏上征途,这倒给客栈带来了生意。向山客栈是这里最大的一座客栈,由于屋外寒风砭骨,此时虽非进食时间,店内依然挤满了浅酌闲聊的商旅。…
  • 星宿门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黄沙足念古,白骨乱蓬嵩。这是王昌玲的塞下曲,是感慨古长城之战,并描写塞外风光。这里虽然也是塞外,但却不是临洮,而是安东的长白山。这里既没有黄色的尘,也没有古代英雄们留下的古迹,但却发生了一件比白骨乱蓬嵩更悲惨的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十二月,十二月的长白山是属于北国的洪荒世界。…
  • 飞花醉月

    夜,静悄悄;山,幽森森。山上的夜,融-着静和幽,夜中的山,结合着粗犷和恐怖。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荒废的古刹,颓倒、凄凉,两排的神像,瞪着、瞧着,披着满身的尘土。地面上,丛丛的蔓草,远远的一直延伸到大门外,灰蒙蒙、白惨惨的梁柱,依稀透露出往日的光彩。油灯一盏,闪闪烁烁,空气是出奇的静,呼吸压榨似的静,殴中一张檀木神桌,却血淋淋排着两列狰狞骇人的头颅。…
  • 火凤凰

    远望万峦千谷重叠绵延,无垠无际,峰峦染黛,高接霄汉,近处重峦叠翠,尽在眼底,万层登峰石阶,被去拦腰遮断,犹如登天天梯,立身峰顶,直似脱身红尘,人在天宫神境。晨曦薄雾中,古刹静伏峰顶.粉墙铜瓦.金光陷现,恰似在朴帛雄伟的石峰顶上覆上一顶金冠,飞檐走壁,尽栋雕梁,建无处不是匠心独运,遥想古人搬木运材,登数万层石阶上此陡壁之时,不难令人想到他们怀有何等虔诚,多少毅力,始能克服万难将此驰名四海佛门圣殿建于此高插云表的峰顶上。…
  • 金鹰

    荒野沙土一望无际,碧空万里无云,白日散发着刺目的炽烈光芒,低低的悬在空中,就像是这片无垠的荒凉子原上点了一把熊熊的烈火。赤毒毒的火焰烘烤着沙土,赤石以及那稀薄得足以令任何生物窒息的空气,这里虽然也是万物生存大地的一部份,但是。此时此刻却是任谁也不敢置身其中的火海。背向着这片火海。他走进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绿杨集。这里有绿草,有树荫,有栉比林立的华屋楼舍,有摩肩接踵的来往人群,在关外,这是他所见到的最大最繁华的镇集。…
  • 双煞令

    急如下坡车般的秋阳又西沉了。它虽然在遥远的天际留下一抹似火的晚霞,红霞却烤不掉瑟瑟西风挟带着的那股透心的凉意,寒霜早已盖尽四野的生气,彩霞伴着荒凉的大地。打从什么时候起,这片富庶的沃野竟然变得这么肃煞萧条了。斜迎着天边的红霞,湘阴镇北郊的商家大院的那两扇红漆大门,显得更红更亮,也更沉寂。湘阴是个富庶大镇,镇内富贾巨户比比皆是。但是,像商家这种宅院盈亩的巨富,在湘阴却是绝无仅有的一家。同样的,像商家这种从来不与镇内百姓来往的人家,湘阴也只有这么一户。…
  • 潜龙飞凤

    沐浴在刚抹过黄山高接云端的仲夏辉中的锁龙桥。就那么静悄悄的横卧在宽有三四十丈的三叉河上。清澈得发蓝的河水,徐徐的流过桥下,流过两岸密排的垂柳脚下,缓慢、温驯的俨如一条驯服的青龙。青砖桥座。石板桥面,看起来,镇龙桥建造得并不精细、华美,但触目却有一种粗旷、坚实能耐狂风暴雨的牢固感觉。锁龙桥建成迄今,不过仅仅十年左右,但在这不算长的十年中,河东那片广大而无人耕种的肥沃土地,却给桥西小小的三叉村中不到三百户人家带来了无尽的财富,对这个小小的村落,锁龙桥实可算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 风虎云龙

    崖巅残剧何忍睹夜空像一块撒满银点的蓝缎子!海波起伏着,闪泛起点点的银光!这般良夜海景,在某些人看来,心旷神怡,大有飘飘出尘之慨!但,在某些遭遇悲惨命运的人看来,却又是何等的不同呀?看哪!那巍峨的劳山,耸立在海边,沉默的踞伏在黑暗之中,仅仅当劲风拂过之时,才会发出一两声叹息来!是的,林木有知,亦当为身陷绝境者慨叹呢!蓦地,一声深沉的呻吟声,自海边响起,接着的又是一声深沉的长叹!…
  • 邪剑魔星

    夕阳红艳艳的光辉,像面稠密的银丝细网覆罩在火树岭满岭深秋的红叶上,风吹树摇,叶浪翻动,在四周一望无垠的枯黄色的大草原衬托之下,火树岭确像是一道燃着熊熊烈火的火岭。这座雄伟、壮丽,占地盈余的巨大宅地,就这么孤立无邻地耸立在这座状似草原上火墙般的孤岭上,绿瓦粉墙,在红叶、夕阳的映衬下,使人觉得醒目得的乎有些刺眼。岭下的草原是静悄悄的,但却有全身劲装的大汉骑着马,绕岭巡视着。…
  • 紫彩玉萧

    夜风拂面,斗转星移,天色已经快到四更时分。这是一个没有月色的夜晚,天上有几颗流星,发射着微弱的光辉,瞅着一座怪石林立,积雪皑皑,一片银白的绝峰顶端。十数棵苍松古柏,兀立在石林之中,树枝在风中摇幌着,抖落了身上积雪,理出了青翠的本色。面对着一块人立的巨石之前,俯首默默站着一个修眉朗目,但悲愤交集的年轻人。宋晓峰,他在这里已经足足站了一个更次了。就这样,像一块化石一样一动也不动,要不是山风扬起了他的衣衫,又谁能看得出这是一个人。…
  • 翠梅谷

    雾,笼罩了整个泰山,漫天漫野,满壑满谷……往日嶙峋峭拔,绵延无艮的巍峨山势,完全陷入云烟迷蒙的浓雾中,仅雄伟挺秀,高达万仞的观日峰,隐约现出一段郁绿颠顶。就在漫山云雾翻腾中,蓦然一缕箫音,直透云山。箫声,哀惋凄楚,低沉悲凉,令人听来不禁心酸泪落!箫声,起自观日峰下,云雾弥漫中,现出一座四面峭壁拱围的小谷。小谷中,苍松翠竹,虬藤怪石,如银的瑞雪将小谷点缀成一个银白世界。这应该是一,座人迹罕至的绝谷,但那缕凄凉悲郁的箫声,却是起自谷中。一道清澈小溪,蜿蜒伸去,溪水碧绿,冷若寒冰,但却终年不冻。小溪两侧植满绿梅,俱是虬枝如铁的罕世奇种,云雾缭绕其间,正直梅花盛放,满谷弥漫着清幽淡雅的梅香。…
  • 血海腾龙

    残阳一抹,金霞万道,将天边几片洁白,映成了夺目的艳红,凉风褶褶,使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这确是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红叶谷此时已经红叶满山,落叶遍地,红、红红,树上地下都是一片火红,远看起来恰似一片无边野火,正在熊熊燃烧着整个山野。天边雁群阵阵,不知它们要飞往何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正是此时此地的最好写照,美、美美,这真是一幅迷人的画面。但是,如果我们再向深处想想,这美景的背后又隐藏着多少的凄凉,多少的哀怨呢?…
  • 佛功魔影

    凛冽,肃煞的金风终于驱走了白日艳阳的燠热,但那片片赤红迟落的枫叶,却仍然稀疏,零落的在枯枝上抖颤着,它们,曾这样坚辛的撑过了多少个难渡的秋日,它们也曾眼看着同伴们凄凉落默的从身边凋落,坚持到现在,不是为了与自己的同伴争强、斗胜,而是在向秋之神表示,在失败前,它们要坚持到最后一刻。中秋的皓月出的本来就晚,在这“五台山”下的小村庄上,欲见秋月,却要更晚些;蓝色的天幕上早已布满了多如沙罗的繁星,似都在等待迟迟末翻过“五台山”头的明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