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影作品集

虹影作品集在线阅读

虹影,享誉世界文坛的著名英籍华人女作家、诗人。中国新女性文学的代表之一。1962年生于重庆。曾在北京师范大学鲁迅文学院、上海复旦大学读书。 1981年开始写诗,1988年开始发表小说。1991年移居英国。代表作有长篇《孔雀的叫喊》、《阿难》、《饥饿的女儿》、《K》、《女子有行》、诗集《鱼教会鱼歌唱》等。曾旅居海外,现居北京。

推荐作家

虹影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6本
  • 鹤止步

    曾有人问我为何近年对中国笔记体小说感兴趣。若读者读了这集子,就自然明白我的用心。我走了一圆圈,少女时爱读中国古典小说,开始写诗时,大量阅读西方的小说,诗歌,一头扎进里面;等到自己动手写小说,我发现中国古典小说的好处,便走到以前喜欢的那诗词和小说里,重读《老残游记》、重读《红楼梦》,尤其是重读笔记小说,像冯梦龙的《情史》,那么短短的一个个故事,讲得像一首首诗。…
  • 那些绝代佳人

    本书收录了虹影的四部小说《K――英国情人》、 《大师,听小女子说》、《近年余虹研究》、 《绿袖子》,这几部小说涉及到几个人物原型:萧红、张爱玲、苏青、李香兰、林微音、廖鸿英。除了小说本身,本书还将根据小说中的原型人物展开解读,一个小说,后面放一个原型的故事,比较现实中的人物和小说中人物的差异,将原著细嚼慢咽,写出新意,重点写出人物们的性格和情感。…
  • 饥饿的女儿

    她,出生在饥荒年代的重庆,排行老六,在母亲的恶骂、父亲的叹息和兄姊的白眼中孤独长大。终于,十八岁那年,所有的秘密在时代的暗潮裹挟中一一揭开……我想起自己十八岁时对那种生活的厌倦和绝望,它给我留下了很难愈合的伤口,我在承受这些天生的苦难的同时,我的另一双眼睛一直默默地看着这一切。我曾经不止一次对自己说,记下,记下这一切,让人们看着蓝天下的生活快乐而坚强。…
  • 火狐虹影

    话说虹影流寓英伦小岛后,隐居乡村,更觉得写作是好伴侣。经常有只红狐,携家带小来造访她的花园,有这样的读者是一大幸,所以虹影有一天鼓足勇气请它读读,并且不吝指正。红狐眼睛飞快地扫描她的文字,一边表情凝重地点头,好像已经捏算出她简简单单的命运,她的过去,她的将来:她的小说,每一部分构造一个不同的人生境界,段落分明,但也前后交揉,互为影响,每一部小说诞生,像是完成一段生命里程,在小说,虹影寻到了自己。你可以说,没有这些小说,就没有虹影这个人——这个人就只是一个躯体,她的灵魂就是她的主人公的复合。换言之她每写一个新的人物,自己也经过一次重生。…
  • 上海魔术师

    本书是著名作家-虹影的首部暖爱小说,讲述了流浪的犹太人“所罗门王”和他收养的中国孩子“加里王子”,遭遇到古灵精怪的杂技女孩兰胡儿和她的杂耍班子;在1945-1948年的上海大世界,时局诡谲,西洋魔术与杂耍班为时局所趋,同场谋生,各怀心事;奇幻的魔术,惊险的杂技,困惑的兄妹之谜,两个少年的成长被朦胧、奇妙、神秘的情愫照亮;默契的配合演绎出精湛的绝技,一次次从死亡中挣脱,他们终于明白,此生无法分离的故事。…
  • 绿袖子

    《绿袖子》是一个在特殊时刻特殊人物之间发生的“爱情加不革命”的出格故事。 抗战末期,日本人在长春办的“满映”制片厂厂长想改戏路,拍一个从《诗经》中取得灵感的电影《绿衣》,提拔做替身的中日混血演员玉子做主角。日本厂长与乐队中一个中俄混血的少年圆号手争吵起来,玉子不识时务地站在少年一边。两人尽管有年龄差异,却产生了爱情。苏军占领长春,玉子被指为汉奸,少年为玉子辩护时被指为俄奸,一放逐一关押。东北战火延烧多年,玉子与少年在废墟和围城之间冒死寻找。 中国文学中还没有出现过如此女长男少的畸恋的惨情故事,也没有出现过对“民族边缘人”的倾情关怀。 此书开创了一个新的文本,作者的创作过程、调查研究过程、出版过程皆浓缩于其中,是一本深深抓住人心的动态之书。…
  • 好儿女花

    母亲过世,她返回重庆家乡,在奔丧的三天,逐步揭开了家族阴暗的历史。在《饥饿的女儿》中,她曾在十八岁生日当天知晓了自己的私生女身世,之后她浪迹四方,于国际文坛声名鹊起。婚姻遭变,这些都一一夹叙在她奔丧的线索里,母亲的生平,兄弟姐妹扭结不清的人性表现,以及那谜一般的不堪回首的过去,将生存混乱沉重的大幕一点点拉开。母亲的小名“小桃红”,俗称指甲花,也称好儿女花,是最易生长、生命力强,但也最卑微的花。母亲的生前际遇如同此花。虹影以槭冷静及贴合生存的笔触,将内心的伤痛一点点晾晒出来,在中国现代小说中很少有如此深刻触及内心问题的作品。…
  • 我这温柔的厨娘

    收入《我这温柔的厨娘》的美食文章,大多是西比尔姑娘出生前后写的,那段时间为了小生命,专心致志于吃,回忆自然跟吃相关。童年时,我第一次和妈妈一起做酱辣椒,辣得泪水横流。但就那番辣,让我尝到难受之后的快感,后来发现所有真正意义上的快感都来自于阻碍。西比尔姑娘近日到重庆给外婆上坟,晚上参加我与朋友们的聚会,我给她一桌菜中唯一没放辣椒的藕片吃,结果她咀嚼了一下,便放声大哭。原来做这个菜用了炒完尖椒鸡丁的锅,锅洗了后仍带几分辣。真是,不等到教她可切辣椒粒的年纪,她的美食记忆,便已从辣开始,渐渐认识这个庞大的世界。…
  • 上海王

    父母双亡的乡下大脚丫头小月桂,一直跟着舅父舅母生活。因为舅父舅母的苛待,强烈想要挣脱在乡下的日子。她千方百计把自己卖给了来乡下选丫头的上海一品楼掌柜新黛玉。因大脚而被嫌弃的小月桂,却被上海黑帮老大常力雄一眼看中,从此卷进了大上海的恩怨情仇中……二十年过去,当小月桂成为了真正的上海王之后,却发现自己的生活陷入了无奈的怪圈。…
  • 英国情人(K)

    讲述了弗吉尼亚·伍尔芙的侄子裘利安·贝尔继承了他们家族的自由主义和放荡不羁,在爱情上极度自由,不考虑一般意义上道德和婚姻关系的束缚。他对二战前欧洲的沉闷感到失望,决定到中国来参加革命。于是,他写好遗书,接受了青岛大学的聘请来到了中国。然而,还没等他开始革命的准备,他已经被系主任的夫人闵所吸引。两个人之间萌生出了一种强烈的爱情,但是闵始终不愿意和裘利安·贝尔发生关系。正在裘利安感到失望的时候,闵忽然邀请他去北京。到了北京之后,闵完全展现出了她的另一面:一个修习房中术的、妖媚的,带有浓郁而古老的东方美的女性。在闵身上,新文化和中国的古老传统交叠在一起,一个新文化的女性保守自持,一个古老传统的东方女性大胆开放。这种几乎是双重性格的存在更加深刻地诱惑着裘利安,小说充满了官能的美感。…
  • 上海之死

    1941年秋冬,中国孤独的坚持抗战已四年,欧洲战事到了最紧急关头,上海孤岛却如世外桃源。导演谭呐决定演出浪漫爱情剧《狐步上海》,请客居香港的名演员于堇回沪演出,于堇同意了,却有她自己的几重目的,她住进国际饭店,与盟国,日军,汪伪,以及其他方面的谍报人员展开了一轮争分夺秒的情报战。当于堇终于取得关键情报——日军舣空母舰集群的偷袭目标,她却面临一生最困扰的难题,她的忠诚究意在保何方?她做了断然的决定,并且以的炮声响起时,死神没有放过本书中出现的所有人物,但是历史却转过了决定性的弯口。…
  • 女子有行

    那些真正见到了魔王面孔的孩子,没有回来,即使回来,也无语。 《女子有行》是虹影的第二部长篇小说,是写未来的三部曲。描写一个中国女子,在未来时间里,在上海、纽约、布拉格的奇特经历。“我”无辜卷入与自己无关的斗争旋涡,被当做领袖、佛母、政敌。其实“我”真正认真扮演的,也一直为之受罪的,是同一个角色:情人。未来对个人,对一切想保留感情余地的个人,给予最后的摧毁打击,不管她逃遁到世界哪个角落。…
  • 孔雀的叫喊

    基因工程科学家柳璀收到丈夫送到北京的一件礼物,觉得奇怪。母亲力劝她去一次三峡。她到大坝总部,发现任要职的丈夫有外遇,一气之下去了峡区的良县。柳璀在贫民窟找到母亲的老同事陈阿姨和其儿子月明。本地居民抗议干部挪用迁移费而静坐请愿。良县干部有意扩大事态,柳璀与月明都被逮捕。丈夫把她从拘留所接出来,她支持丈夫与贪官斗争。她夜访陈阿姨,才明白当年父亲作为专员派到良县,父亲把妓女红莲,与玉通禅师,作为奸宿抓奸,最后判决死刑。枪决时,陈阿姨生下儿子月明,母亲生下柳璀。陈阿姨相信,是妓女红莲转世为她的儿子月明。大宴港台融资团后,柳璀与丈夫发生争吵,丈夫揭开了底:文革时,是柳璀母亲的揭发,才导致父亲惨死。她万分迷惑:三峡风景秀美脱俗,人们却折腾出那么多仇恨。半夜她离开丈夫,冲进淹没一切的雨水世界之中。…
  • 阿难:我的印度之行

    在2001年初,一位北京女作家,某天突然接到香港传媒界著名女大亨的请求,要她写一本“网络行走文学”,同时寻找八十年代初她们曾经狂热喜爱的一名歌手。她在旅途中,发现追寻的并不是一有名气的歌手,而是一个神秘的逃犯。而且几方面的人物都急如星火地加入追捕。故事发生在当今的北京,南方的海岛和风光绮丽的印度。以死救赎灵魂的神秘令人迷茫:太晚的悔罪,结果追捕者和被追捕者都落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中。…
  • 小小姑娘

    57篇精巧动人的散文,收纳了虹影童年与少女时期的诸多难忘旧忆。《小小姑娘》既是虹影对已过世的母亲的追思与致意,也是为人母后的虹影对昔日童年成长的一次温柔回视。冰冷而饥饿的时代里,那些旧日的人和事,今日都成为了生命或苦或甜的珍藏。书中虹影女儿绘制的天真而奇异的画作,更与其母神秘生动的文字相映成趣。…
  • 神秘女子

    一个女人在—— 不用说,她在跳舞。那个地方女人天生是舞者:用手指,用腰肢,用眼睛。二十七八年前,她开始跳舞时,并不在长江边上。现在不想跳了,却想到那个地方去。她像被偷走魂魄,眼神发呆,盯着江水的湍急处看。这是一个薄雾的早晨,周围旅客都消失了,世界都消失了,只有她若隐若现的身影,脖子上围着一根长长的白绒线围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