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红作品集

独孤红作品集在线阅读

独孤红,男,港台十大武侠小说作家之一。1939年生于河南开封,原名李炳坤,1960年以一部《紫凤钗》成名。独孤红偏爱撰写以明清宫廷为背景的武侠小说,从事写作至今近30年,作品近60部。1981年辍笔,2002年出版《关山月》。代表作:《紫凤钗》、《丹心录》、《满江红》、《玉翎雕》、《孤骑》。

代表作品关山月》 《孤骑》 《玉翎雕》 《丹心录》 《满江红》 《紫凤钗

推荐作家

独孤红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48本
  • 大风沙

    贾姑娘没往后院去,把玉贝勒带进了前厅,偌大一座待客大厅只他们两个人,贾姑娘急不可待的就说:“纪翠昨天夜里出去过了。”…
  • 雪魄梅魂

    一声朗笑,人影闪动,对面洞口之中洒脱异常地走出了“金鞭银驹”费啸天,身后跟着穿黄衣的古翰跟穿银衫的夏侯飞、古翰跟夏侯飞两人,各捧着费啸天的鞭剑。…
  • 剑客

    仲孙奇看了他一眼道:“我也知道这件事不容易,因为我玉瑶姐根本不能把她跟你的这段私情说出来,可是你跟几个皇子都有来往,应该想得出个办法来。”…
  • 玉钗香

    老董谢了一声,飞步去了,转眼工夫他陪着荣师爷匆匆忙忙地从一条小胡同里走了过来,荣师爷脸上及衣裳上都是土,好生狼狈,近前竟冲凌燕飞打了个扦,白着脸道:“凌少爷,您千万开恩,奴才跟本就不知道他们是匪类……”…
  • 十二郎

    就在这时候,一阵轻捷步履声传了过来,隐隐还夹着话声:“怪了,明明听见有人叫喊,怎么出去就没瞧见半个人影,难不成有他娘的鬼。”…
  • 血令

    阴佩君忍不住笑了,道:“少主不必再说什么了,东方姑娘告诉过我了,只要大和尚能安然圆寂,他定然会了却此一心愿后再走,只是我不知道少主答应了没有?”…
  • 檀香车

    南宫黛心中念转,那灰衣老妇人已经到了洞口,她站在洞口凝神听了听,旋即,她自言自语地喃喃开了口:“这孩子办个事就是这么让人操心着急,买药一去这么久,人都快没气了,他还不回来,真急死人,真急死人!”…
  • 菩萨蛮

    山洞里,靠断崖这一边的小洞里窜出了李剑寒,身子不再摇晃,不再踉跄,步履是那么稳,那么轻身子挺直的就像这座白头峰,再大的风雪也吹不动它。…
  • 豪杰血

    为《满江红》后传之一。老渔人竟能对那慑人目光视若无睹,咧嘴笑道:“您客人好;说,小老儿在这儿等过往的客商,等了好久了,现成的买卖,小老儿怎肯轻易放过!”…
  • 玉翎雕

    尽管“百花山”成了“禁地”,可是离“百花山”里许的“百花村”不在此限,任何人都可以到这儿来,任何人都可以站在这儿望“百花山”,可是谁想往里再迈一步,就吃官司去。…
  • 玉龙美豪客

    边蒙身后,是“穷家帮”白黑黄蓝紫五位旗主,五个近五十岁、胖瘦高矮不等的花子,一个个精神矍铄,眼神十足,一见可知俱是内外双修的一流好手。…
  • 断肠红

    瘦小黑衣蒙面人忙道:“有劳南宫大侠动问,我,是本教”十王‘之六。“南宫逸双眉微扬,道。”看来是我失敬,你是奉命救人?“瘦小黑衣蒙面人诡笑说道:“我有多大道行?对别人,或可以勉力为之,对南宫大侠,我没有天胆,我不敢。”…
  • 紫凤钗

    傅小天急横了心,杀红了眼,传令动用飞雨流星神鬼愁以毒攻毒,然后怒挥铜剑,疾腾半空,飞扑布达拉宫数丈高的围墙,如怒龙下降,如天马行空,神威大展;三个手持火器的喇嘛丧胆亡魂,未来得及发射,已被他震天指虚空连点,三颗头颅登时粉碎。…
  • 帝疆风云

    “滇池”,昆明波涛南红雄,金碧晃漾银河通,平吞万里象马关,直下千仞蛟龙宫,天外幽峦分点缀,云阁海树人空蒙,乘槎破浪非吾事,已斩渔竿作钓翁。…
  • 剑胆琴心

    李燕月一坐下,两个少女一个倒了一杯茶,一个端起了一盘点心,双矮娇躯,分左右坐在李燕月身侧,扶得好近,几乎都偎倚在李燕月身上,两张娇靥上,堆着令人心跳的媚笑也都近在眼前:“贵客请喝茶,请用点心。”…
  • 龙争虎斗

    赵霸天虽然嚷着要走,可是马六姐还在东跨院里,她一见金刚来到,忙迎了上来:“您可来了,赵霸天派人来过,让这些戏班子跟那些个名厨,连夜搬回旅馆去。”…
  • 铁血柔情泪

    连夜,花三郎去见他该见的人,总算不负所托,详详细细地交代了他应该交代的,然后交出一张草图,包括那座小亭,地下密室,以及密室里藏物的明细表。…
  • 武林春秋

    哈总管走到书房门口往里一看,为之一怔,旋即讶然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儿,这间书房有好几年没用了,前天少爷从外头回来的时候,我开开门看过,里头乱七八糟,灰尘老厚,怎么今儿个——”…
  • 河山血泪情

    “你就是我喜欢的那种……我为你深陷,我为你不能自拔,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甚至愿意为你生,为你死,而你却……”…
  • 血滴神刀

    天越来越黑,饭时也渐渐过了,饭馆儿里的吃客,一个个酒足饭饱地走了,三间店面那么大的地儿,就剩下了三四个人,除了赵振翊,还有三个客人。…
  • 孤骑

    艾姑娘立即接口说道:“绝不是在平地上,平地上若是有什么动静,咱们看得见,燕豪一路所经,可有什么隐密处所?”…
  • 关山月

    关山月说了话:“那是一定的,没听人说么?人亏天不亏,天道有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 情剑恩仇

    铁英笑笑说道:“还说呢,老五都是跟着你学的,有你这么一个靠山,根本就不在乎我了,逼着我下床以前就非把药喝了不可,不然就不准我出来跟兄弟见个面,没奈何,我只好捏着鼻子灌了。”…
  • 恩怨情天

    那些为数甚多,几乎遍布山区的嗟峨怪石,色呈灰白,月光下树海中,益发地令人觉得扎眼触目,根根俱像狰狞可怖的赤裸僵尸一般,令人望而生悸。…
  • 名剑明珠

    他没有惊动福康安,他知道,这时候不可能上八阿哥府去,尽管福康安起得来,可是八阿哥未必起这么早,再说也没这么早上人家那儿做客的。…
  • 大明英烈传

    话声传来处,是一处房屋的墙角后,他靠近那处墙角,凌风便从暗隅里迎了出来,凌风仍是当日在“宛平”那身打扮,跟在凌风身后的还有两个英气勃勃的年轻小伙子,打扮跟凌风差不多,只是个头儿都比凌风壮。…
  • 雍乾飞龙传

     左边那个哼哼两声道:“你别怪我嚷,咱们这儿可是个要道,过了‘团城’可就到‘紫禁城’下了,北边是‘北海’,南边是‘南海’,只有咱们这儿这么一座桥,要放进个人去,到那时候,哼哼,我要瞧瞧去!”…
  • 龙虎英雄

    “听见老爷子跟人说话,还当是您回来了呢!后来到天快亮还没熄灯,也听不见话声了,进来一看,地上有血,老爷子趴在地上,已经气绝了。”…
  • 侠种

    不知睡了多久,李慕凡突然自睡梦中惊醒,睁眼一看,窗子上仍是漆黑一片,天还没亮。再凝神一听,远近好多步履声,虽然很杂乱,但是都很轻捷,他挺身坐了起来。…
  • 报恩剑

    齐北辰道:“姑娘,邢老说得不错,到时候咱们到‘白衣堡’去少不了一场搏杀,可是在没掠倒咱们之前,他们绝不敢动老夫人的遗体,因为他们也惜自己的命。”…
  • 丹心录

    为《满江红》后传之一。康熙自从在江南见了洁志老和尚后,回到京里就常惦念着老和尚,于是便差内官前去江南把洁志老和尚接到了京里来,举行了“千叟宴”。…
  • 满江红

    三格格德佳抬手一指,那水葱般的玉指直逼郭璞面前,高挑着黛眉,圆瞪了美目,嗔声说道:“你,回来了也不知道来看看我,来了一见面就气我,这要是你的来意,你最好现在就走!”…
  • 侠骨颂

    是故,这多年瓦刺酋长迭换了好几个,到了这位脱哈酋长之时,瓦刺更是兵强马壮.称得上雄兵数万,战将千员。眼前,这一大片帐篷,仅仅是瓦剌的主力.其他的兵力散布在大漠周围,占地目里,雄据一方。…
  • 帝疆惊龙

    萨巴实在不曾把他放在心上。正在全力应付哈、韩二人的猛攻,哪知“唰,,地一声,小蝙蝠是以退为进,一式“孔雀开屏”袖内钢折扇乍出,竟把萨巴的左腋下宽大黄袍划裂了半尺长的口子。…
  • 江湖路

    “是的。”冷遇春道:“顾名思义,那谷的形状像葫芦,但这‘葫芦谷’两端均有出入口,且两端的谷地一模一样,尤其中间那细小的一段特长,长度总在百丈以上……”…
  • 血花·血花

    可真是冤家路狭!那主仆五人本在地上盘膝坐着,卓慕秋一闯进树林,红衣人儿也为之一怔,旋即霍地站了起来,冰冷说道:“你到这儿来干什么,出去!”…
  • 铁血冰心

    闵三姑听得白眉双扬,方要答话,慕容岚已然说道:“贤弟既如此认真,愚兄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这么说来,贤弟便是为了此事在此等侯愚兄的了?”…
  • 响马

    九夫人轻轻道:“今儿晚上你给我的太多了,我的感受深而强烈,那一回虽然是……可是跟今夜没办法比,今夜你对我是发自内心的怜爱,我觉得出,我知足了,现在就是让我死我都愿意!”…
  • 刀神

    傅天翔口齿启动,欲言又止,白面长髻黑衣老者却冷然道:“事到如今大大世家也不愿再瞒谁了,当年蒙面乔装围攻楚陵霄的就是我大大世家,我们不愿让你逐一找上门,所以主动联袂前来找你,就是为这件事,你明白了吗?”…
  • 男子汉

    在那“万福阁”里,有一个黑袍老者,两腿裹着布,胁下一双拐杖,正在灯下练习走路,一步一步的,走得很慢,看上去相当艰难。…
  • 飘香名剑断肠花

    池映红冰雪聪明,她立即接了口:“要是飞霜姐有别的原冈,我不敢置评,可是飞霜姐要是为脸上的伤痕,我认为那是多余。”…
  • 剑花红

    无巧不巧地,就在那条淡蓝人影方要隐人山峰后的刹那间,突闻人群中传出一声轻“咦!”紧接着一个急促且极低微的话声说道:“雪妹,我疑心那条鬼鬼祟祟的淡蓝人影,可能就是那畜牲,你且在此稍等,我去看看!”…
  • 圣心魔影

    锦衣老者道:“金玉容跟敝岛主有仇,敝岛主所以远来‘南海’,也皆因金玉容一人,但敝岛主报仇雪恨不敢专私,特将金玉容首级奉上,一为取信诸位,二为请诸位把它带回中原……”…
  • 血洒黄沙红

    车里的她,早就看见了,前面不远处有条河,金大龙就面对着河站在河边,还好有这条河,要不然还挡不住金大龙,那要追到什么时候去?找到找不到也成问题。…
  • 江湖奇士

    两人一前一后往那片浓雾走,身周是片荒郊旷野,野草都快高过了膝,而且地面凹凸不平,很不好走,可是辛佩诗却如履平坦康庄,娇躯不晃不动,脚下也一点不迟缓。…
  • 菩提劫

    夏梦卿喝道:“民儿,郝舵主跟爹数十年知交,难道爹不比你痛心难受,为大业是没有不流血,没有不牺牲的,当年布达拉前如何?坐下,听我说话!”…
  • 江湖人

    李玉琪一抬胳膊架住了他的手,道:“老神仙还没看你先看,这叫什么礼,走吧,先让我到你那儿洗洗去,像我这样怎么能上山?”拉着黑衣壮汉进了山口。…
  • 宦海江湖

    李玉麟以为乃妹近在咫尺,激动之余,忍不住就要叫,只觉老郡主扯了他一下,他立即明白,心头一震,硬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