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庸作品集

高庸作品集在线阅读

高庸,男,台湾武侠作者,1932年生于四川,其父乃四川省长,1949年前往台湾。1960年开始创作武侠小说,现居夏威夷安度晚年。高庸受还珠楼主和金庸的影响极大,这种情况,他的创作不能摆脱二人的影子。1976年高庸退出江湖,转而创作电视连续剧,成为一名响当当的编剧。

代表作品天龙卷

推荐作家

高庸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5本
  • 锈剑瘦马

    唐百州将马儿藏在竹林中,自己大步赶到庄口,只见那一个土混混早已逃进庄子里,所以,庄口吊桥,也已经收起来。  不用猜,这分明便是李长寿的庄园了,唐百州又想起飞龙禅师临死前的神情,心中杀机已起,探手拔出“玄铁剑”,也不再等候李长寿出庄见面,竟然提一口气,踏着桥下的倒刺倒须仰天尖钉遥趋庄下。…
  • 纸刀

    苗飞虎亲自率领着三十六寨高手,一齐都追入雨过去了。  杨凡无奈,只得也跟了进去。  大伙儿拥进市道,果见前面隐隐有火光闪动,而且有纷乱的脚步声响。  欧一鹏奋勇当先,迫了半里路光景,那火光和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分明就在前面不远了,只因甫道曲折,无法一眼望到尽头。…
  • 绝命谷

      梅三丰不禁沉思起来,稍停之后,打定主意,飞身登上神鸦崖,穿碧云峰,绕过昨夜来路而去。  数日后的一天傍晚,梅三丰来到“伏虎寺”,直入禅堂,面叩“果慧”掸师,密谈终宵,次日梅三丰再进乱山,重过群峰,回到神鸦崖下,取出司徒雷给他的那个小包,内中一枚巨大的指环,他戴到中指上面,另外一张羊皮,上面画着曲曲折折的道路和一处处的山峰,图上起始…
  • 残剑孤星

    蓝荣山被那冰冷玉指一扣,浑身力道尽失,骇然回过头来,那万毒教主田秀贞仍然端坐在椅上,含笑盈盈相望,好似未曾移动过。他连忙低头,只见自己右腕脉门上,显现起一圈乌黑指印,再一运气,内腑一滞,真气已无法提聚。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众目睽睽之下,他堂堂一派掌门之尊,被人暗下毒手,连怎么被制的,也有些莫名奇妙蓝荣山回头望望身后华山弟子,没有一…
  • 天龙卷

    梅姑娘去时快快,回来的时候却好像变了一个人,步履轻盈,脸上还挂着欣喜的笑容。彩蝶般飞进敞厅,大眼睛左顾右盼,急急问道:“咦!姆妈呢?姆妈到哪儿去了?”  罗福应道:“夫人回后毛去了,稍等即出来。小姐请江少侠略坐,老奴告退。”…
  • 风铃剑

    康浩惊然一震,急忙起身,含泪拱手:“小侄幼失怙恃,襁褓中蒙恩师收养,携隐九峰山,二十年来亲调衣食,抚养成人,师徒何异父子,恩师沉冤不白,小倒片刻难安……”  骆伯伧摆摆手,示意他坐下,感慨地道:“你心急师仇,内心的感受,我不难体味,但事关令师一生清白,在隐衷未明之前,报仇雪恨晨-蹴可成,咱们必须以舍生赴难的心情,冷静地去发掘内情,切不可操之…
  • 香罗带

      又有人道:“他本来准备与沈雪娥并骨偕亡,幸亏郭大侠使他改变了主意。”  “唉!情之一字,误人太深了。”  “所以郭大侠看得透,宁愿浪迹讧湖,不肯被情所困……”  感叹议论声中,一线微光,又爬上了襄阳城头。  黑夜逝去,又是白昼。  几人能勘透宇宙的奥秘?  几人又能摆脱情爱的困扰?  难!难!难!太难了………
  • 玉连环

    《玉连环》中,卧龙庄被毁,北宫被灭,继而遭袭,西堡事变,一个个惨变皆起,一个个悬念叠加。环环相扣,神神秘秘,让人欲罢不能,跟着桑琼进入事件。到了快揭开谜底时突然急转而下,吊足读者胃口。不过高大侠把主角桑琼塑造成一个大智大勇的人,在开头似乎过了一点。桑琼在开头虽然惨遭家毁人亡,个性难免有些多疑。但是他的聪明和自负导致他疑心重…
  • 铁莲花

    铁羽也疾泻当场说道:“我说过的话,一定做到……”毫不怠慢地,扬指凌空连点,只见白玉莲娇躯一声幽幽长叹。一阵震颤,像泄了气的皮球似地。…
  • 侠义行

      黄衣剑手们欢声雷动,纷纷摘下剑,向悬崖下抛去。  近百柄长剑抛落崖下,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声,仿佛一首悦耳动听的音乐。  就在这愉快的乐声中,群雄拱手称贺,殷殷道别,迎着灿烂的朝阳,踏上归途——…
  • 血影人

    秦玉不知有他,坦然伸过左手,左宾一把接住,假作一阵捏摸,暗地低头,向他掌心中仔细一看,果见秦玉手掌上掌纹模糊,显然的确曾剥过表皮,锻炼过血影功。  左宾此时,心里紧张,已达顶点,自知一个处置不当,害虎不成,必被所伤,他一颗心差一些要从口腔里蹦了出来,暗地里深深吸了一口气,真力贯注指间,藉势一把,早扣住了秦玉的“曲池”要穴。…
  • 感天录

      罗伟是谁?  他为什么成名时那么年轻?死得又那么匆骤而突然?  武林中人,为什么对他怀念不忘?祭奠的时候,又为什么要那样诡密?  这些……是一连串难解的谜——…
  • 圣心劫

     夜幕缓缓从山脚下漫延过来,罗羽分握着两位爱妻,内心一阵感慨,不觉自然仰吐了一口气。  但,这并非忧郁之气,却是强压在内心的渴盼之情,一朝得偿,中心舒畅,他看看左,又看看右,心里默然忖道:“人生半百,都在忧患中度过,从现在起,应该多多补偿感情上的亏欠了。”…
  • 血嫁

    醉丐的手虚垂下来,咽哽着道:“血海深仇是报了,却赔上自己清白的身子和性命,这值得吗?”  谁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大家只觉得这一刹那,脑海中已经空了,唯一还能感受到的,只是那纵横满脸,拭不尽的热泪…
  • 胭脂宝刀

    《胭脂宝刀》与《侠客行》、《短刀行》一个主题:武侠江湖里的屌丝一夜醒来,发现自己被人掉包成了高帅富,坐拥无限声名和财富,这个冒牌货要如何处理自己的命运?高庸确实比另两位作家庸俗,别的不说,你把人家原主儿的老婆NTR就太过份了嘛…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