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青云作品集

陈青云作品集在线阅读

陈青云(1928年-1999年),原名陈昆隆,台湾武侠小说家。他爱写邪魔歪道、恐怖血腥、阴森怪气题材类作品,想象丰富,一生创作了一百多部小说。代表作品有《残人传》、《铁笛震武林》、《残肢令》及《鬼堡》。

代表作品鬼堡》 《残肢令》 《铁笛震武林》 《残人传

推荐作家

陈青云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54本
  • 丧魂掌

    朱怀宇真的做梦也想不到,这个慈祥的和尚,竟会是一个杀人的魔王。天帝帮帮主,就是二十年前轰动江湖的‘人间阎王’的爱人李小霞,后来被‘丧魂掌’淫奸之后,便不敢再见‘人间阎王’,跟‘丧魂掌’私奔。…
  • 丑剑客

    这部《丑剑客》引来极大的争议,有人说是抄袭金庸的《射雕》。 月黑!风高!夜黯!星沉!整个的大地,象是已慑服在夜的淫威下,万籁俱寂,四野无声。时正三更,突地一声尖锐刺耳的厉啸,撕裂了夜的沉寂,破空而起,摇曳悠长,这声音不禁使人联想到死亡、凶杀、鲜血、鬼魂……。紧接着,使人头皮发炸,毛骨惊然的惨嚎声,此起彼落。疯狂而恐怖的乐章,开始奏鸣。喝叱声,喊杀声,搏击声,惨嗥声………
  • 石剑春秋

    客栈的房里,“一朵花”和衣躺在床上,董卓英是趴在床前的桌子上。两个人在天亮前硬敲开店门投的店,只剩一个房间,只好将就。  董卓英首先醒来,望着床上春睡的海棠,心里不由一阵怦怦然。  心动归心动,他不会兴起邪念,另一个帮助他克制的原因是她是个不正经的女人,跟男人睡过觉,他看不起她。…
  • 英雄长剑女儿情

    对方这等作法的唯一用意,似在考验自己畏不畏难?对于柳还珠,究有几分相思?肯不肯为了这点讯息,便不辞数千里,来个远赴“岷山”?…
  • 劫火鸳鸯

    《劫火鸳鸯》与《残人传》情节雷同之处颇多。武同春放大了声音道:“芳驾可以现身了。”  “黑纱女”的声音道:“你不先处理他父子的事么?‘天地会’的高手随时会到。”…
  • 十剑表雄风

    几天后,赵亦秋与石岳已经来到昆明。  此刻天色已近黄昏,他们在昆明下马,喂饱肚子,便在旅店休息,准备第二天便探访那冒名的阴阳剑客的行踪。  回到房里,赵亦秋就始终无法闭上眼睛,他脑海里又泛起了很多往事,这些往事都是他无法去忘怀的………
  • 病书生

    等她一到入口处,看来人竟是穷叫花子和一位病书生,不禁安心了大半,觉得她的佣人,已足够应付了。没想到那位看不直眼的病书生,竟能掌断大树,惊得脱口叫好,她心暗忖:“这少年目前病成这个样了,都有这般惊世功夫,要不生病,那还了得。”于是也就身随口出飞落当场。…
  • 寒星冷月仇

    笑声荡气回肠,使人不自禁的油然而生非非之想。吴如瑛,像一朵已开的芍药,楚玲则是一朵高洁淡雅的空谷幽兰,此刻,在陈霖的心目中,已黯然失色了,因为他面对的是一朵怒放的牡丹!  惊世绝俗的美,再加上少妇特有的风韵,令人目断魂销。绝色少妇笑罢之后,充满诱惑的双眸,朝陈霖面上一扫,樱唇半启道:“你要知道我的名字?”…
  • 异乡客

     四人循声望去,只见八个身穿孔雀彩衣的少女,抬着一张孔雀开屏般的锦缎敞椅,敞椅上坐着一个雍容华贵,美艳不可方物,令人心神迷醉的中年美妇人,飘然而来。  汤自立目光一接触到那中年美妇人,立时暗吸口气,将目光偏开,悄声对封于阳和辛正言说道:“两位前辈!请小心,这女人邪得很,她就是那自称百鸟之凰的凤凰谷主。”…
  • 血剑狂人

    她知道梦秋是黛妹的心上人,但是她自己也暗暗的爱上了他,不过这种爱,藏在她心灵的深处,她不能夺黛妹所爱之人,但她却觉得只要见上梦秋一面,也就心满意足了………
  • 血谷幽魂

    《血谷幽魂》的故事框架其实很老套:两个人相爱 结果却是亲人或是亲近之人。“你错了,下手炸洞的是洪一敏,不是她,她是个不幸的女子,她有善良的本性,但个性太柔弱,所以成了狼爪下的羔羊!”…
  • 复仇者

    《复仇者》又叫《血情》,为快手续集。1972出版的,四维出版社初版。老神树下,隆起了一堆新土,墓碑上刻的是“故侠女上官文凤之坟”,一行小字是“师兄田宏武泣立”。…
  • 残肢令

    《残肢令》讲述的是一个青少年为了给自己的养育恩师报仇,而历经磨难。这是一把古怪的兵刃,长仅尺半,尖端作宝剑形,一边是峰利的刃口,另一边却呈锯齿形,怪刃的刃身正中,赫然刻着“残肢令”三个字。…
  • 天涯侠客

    只见“盟主夫人施王娘”,与两名幼童,双手朝后反绑,被四名白发老妪押解入场,那四老妪,赫然正是“幽灵地宫”的四长老。  一行人到“赤面金刚”身旁立定。…
  • 刀剑金鹰

    他的心中一阵激动,紧紧地搂抱住司马白,喃喃道:“小弟,大哥对不起你……”在以往的两年中,千面侠一直是个严厉的大哥,他虽是爱这唯一的弟弟,从来都没有表露在面上,只是严肃地督促司马读书、练功而已,哪里有像这样亲热地搂抱过司马白呢?所以司马白被哥哥搂入怀中,他起初显得有点疏而手足无措,随即由于兄弟感情的表露,他也紧紧地抱住千面侠,一…
  • 亡命天涯

    罗飞就像一杆标枪般,笔挺地站在曲君武的左侧。勾千魂则悠闲地坐在曲君武的左侧;这二人都是曲君武眼前大红大紫的人物。  没有人敢预料,将来曲堡主这个宝座,将会由谁来承继。  本来石盖雄是最大机会承继曲堡主地位的人,但他实在太年轻,而且现在更成为公子堡的叛徒。…
  • 鹤形十二

    这白猿洞前有一株古松,松下有一块巨石,状似巨猿,此洞因石而得名,其实此山洞并不太大,也仅有五六丈深。  二人进入洞中,隐隐闻到一种兽油的臭味,原来洞内放置了十余个大木桶,粗约一围,高约二尺半。…
  • 挥剑问情

    落拓生平热血抛尽,闯遍武林风云挥剑留下英名。仁义可钦侠士胸襟,管遍人世艰辛,挥剑不负知音。挥剑问情,如果问是有情,也愿以身相许以身相殉。挥剑问情,如果问是无情,又怕回首别是一种伤心。…
  • 三皇圣君

    裴剑的命运确实苛刻,纵然放眼武林难寻敌手,但弑父欺母罪名落实,为了武士道义不忍苟活,投潭而终,却又等于负了同样可怜的崔妹,死……使他解脱,可却使他人苦等一生。我觉得裴剑死的不该,亡者已故,悲剧已然发生,不可挽回,但他要做的应该是珍惜眼前,不让悲剧再次发生,死是他的逃避,守剑人给我的印象很好,但免不了孤独一生………命运使然,陈老当真无情!…
  • 鬼堡

    鬼堡! 在武林人的心目中,它无异是死亡之神的宫殿。 血骷髅——是“鬼堡”之主的标志。 主人公韩尚志,得知血劫后,又得知生母“赛嫦娥王翠英”血仇不报而下嫁天齐教主后,又于奔走官道之时为天齐首席堂主“彩蝶李芸香”所擒…
  • 玉剑香车千里花

    武继光一见来人竟是金蜈宫四大护法之一的三苗之神,暗暗一惊之下,迅速把仅余的二颗解毒丹纳入口中,凝神敛气调息,以便应付即将展开的恶战。  罗浮子和昊天不吊等人,见来人语气蛮横托大,竟有把在场之人一网打尽之意,顿时大怒,昊天不吊跨步上前,冷笑道:“阁下是那条道上的朋友,竟敢目中无人?”  三苗之神狰狞地笑道:“老夫知道你们这几人…
  • 阴阳浪子

    沐莹、少华与武先生出了紫禁城,向东郊跑去。刚到北京城边,就听到后边有人马追上来,三人赶紧拐进胡同。三人到了城根下,正要上城,城根有一队骑兵跑过去,三人机警,又躲入胡同口里,等那队骑兵过去,才出了胡同口,飞身上墙。巡城的戍卒看见,急跑来,等他们跑到跟前,沐莹等已经下城,如飞而去。…
  • 仙女与杀手

    《仙女与杀手》主角古凌风,女主角文素心,‘一滴血’毛人龙是关外武盟少盟主。一个跟千人共枕万客同床的姑娘,竟然会是这种角色,的确令人连做梦都不会估到,醉虾在江湖打滚了一辈子,他可是听都没听说过,简直就不像是事实。…
  • 醉书生

    小河边。野风拂柳杨花闹。醉书生踏着悠闲但略带浮跄的步子穿行在柳林中,充分表现了他那“但愿长醉不愿醒”的人生哲学。醉里念南无,壶中见弥陀。…
  • 铁笛震武林

    大雪,朔风,一个少年举着仅剩两指尚在淌血的右掌,荒不择路地在峡谷中奔跑。少林、峨嵋等五大门派在追截地,天毒门、幽冥教等黑道邪教在追杀…
  • 剑影侠魂

    中原武林又复为血雨腥风所笼罩,回到了十二年前熙攘纷争的局面,情势犹如历史上的春秋战国时代。  这期间,许多残酷血腥的故事便应运而生,但也有可歌可泣的侠义故事涌现在这逆流当中。魔势猖狂,如果没有那些侠义之士,视生命如草芥,一心维护侠义之道,作中流砥柱,武林天下,岂非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 飞刀神剑

    小龙光了火,他判断可能是宵小之徒乘虚侵入,因为外面的大门是上了锁的。他站到布帘边,左手捏着带鞘剑右手极快地一捞,扯落布帘。  套间里一目了然,床桌橱台,床上被褥凌乱,像有人睡过,后面没窗,人到哪里去了。…
  • 霸剑集

    僵在木板床上的死尸,竟然是“黑煞”范阳,方珏头皮发炸,全身都麻木了,这不像是事实,“黑煞”不是活生生的在外面么?可是死者分明是“黑煞”范阳,与人堡时见面交淡的一般无二,找不出半点差异的地方,是孪生兄弟么?也不可能,手足不会互残,那怎么解释呢?太不可思议了…
  • 江湖三杀手

    赵世雄觉得整个人在刹那之间,全身直冒冷汗。  他只看见秦起英的腿,就像从天而降的巨石,重重击在自己鼻梁之上,他觉得这是毕生最痛苦的和最酸楚的时刻。  赵世雄狂吼,身子突然缩成一团。  秦起英一翻身,金刀已砍在他的颈项之上。…
  • 金剑曲

    冷一凡上前抬手准备叩门,心念一转,又把手放了下来眼睛奏向门缝,这一看,使他的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发了麻。  他不相信这会是事实,然而事实却明明白白摆在眼前,他的眼睛发了赤,脑子阵阵响成一片。…
  • 一剑三鹰

    有研究者说《一剑三鹰》是别人的伪作。这是一座古刹!是座处于偏僻荒山中的废墟古刹。但在武林人眼中,是如此的充满神秘,阴森与恐怖。原来每当寅夜的时候,这古刹中,总是传出一缕缕歌声,声音是那么怪诞。说它美妙,韵律倒是悦耳异常,说它阴森、凄凉,声音确实如同鬼魅啾啾哀鸣,夜果长蹄,野狼怪嗥………
  • 毒手佛心

    拿起朋有看的一本小说《毒手佛心》看了起来,我用了三天时间看这本书。我看的很仔细很投入。每当我人生最失落的时候我都会看这本书,看了之后他会给人一种向往和精神的支持,感觉如些的难忘。我支持你陈先生,在我孤独的时候是你的作品伴随着我度过…
  • 浪子神鹰

    石家堡——天下第一堡。这“天下第一堡”并非朝廷敕封,因为石家自列祖以来没有出过封候拜相的人物。也不是武林同道所公封,因为石家堡并没有到武林天下同尊的地步,而是适得其反。那这称号是怎么来的呢?是自封的,可以说是“霸业”的代名词。堡主石中龙在四十年前创下了这一片武林空前的霸业,不但自豪为天下第一堡,而且还大言不惭的自称为“武林千岁”。话说回头,“天下第一堡”也自有其称雄的条件,任何成功都必须付出其代价。今天,三月十二,是个好日子。…
  • 残人传

    一代剑仙朱鸣嵩之子朱昶身负血海深仇——父母和全家俱被害惨死,自己又险些命丧悬崖,身残容毁,竟奇迹般获救,并得大理国国师“空空子”杨健的真传,以超人的内力研习了武学至宝《玉匣金经》成为独步天下…
  • 血帖亡魂记

    甘棠尽量从记忆中捕捉这女尼的影子,但想来想去,始终想不起来在何处见过。  妙龄女尼首先开了口,但声调是栗人的:“施主好残忍的手段!”  甘棠闻言一惊,神思恢复,惑然道:“小师父你说什么?”  “我说你手段够狠!”  “这……从何说起?”  “问你自己!”…
  • 剑傲霜寒

    这骤然的人语声,立使二人大吃一惊,凝神循声看去,就见在靠近墙的神案上,盘膝坐着一位老僧,慈眉善目,但却有些憔悴。  云霄看那老僧有些面熟,一时却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柳春已然朗声问道:“啊!是个老和尚呀!你怎么坐在这庙里,难道不怕死吗?”…
  • 女血神

    《女血神》有许多人考证不是陈青云的作品,而且此本书的评价也不是很好。夏江幽幽一叹道:“就趁我在内伤甚重的时候杀了我吧”!背后又传来冷冷的声音:“你想死,我偏不叫你死”!夏江微微一怔!随即又叹了一口气,道:“为什么”?“因为我要你慢慢地死”!…
  • 青衣修罗

    《青衣修罗》又名《血榜》。话声未落,风声疯然,一乘辍满金珠的彩轿,由四名青衣少女抬着,如飞而至,直趋三名把关的老者身前,轿前,是一个风韵依稀的紫衣妇人。…
  • 天涯浪子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这是大诗人杜甫咏怀一代名女王昭君的感人诗句,这里借用了他的后一句独留青冢向黄昏。现在是黄昏,也有青冢,青冢正对着凄艳的落日,显得无比的孤凄。四周草色枯黄,唯独这孤冢一片青绿。有墓碑,碑上刻的是“爱妻路小青之墓”。墓前,孤立着一个英挺俊逸的年轻剑士,他脚前有纸灰和三炷残香,香未尽,还冒着轻烟…
  • 怪侠古二少爷

    日落西山,夕阳把乱葬岗旁边的杂木林子染成一种很古怪的颜色,枯枝败叶在土黄中泛着死灰。市上柴薪虽贵,但一般贫苦人家纵使灶下没柴火举炊,也不敢到此地来捡枝拾叶,怕的是碰上邪祟,胆子再大的牧童在大人的不断告诫下也远远避开此地,所以平时罕见人踪。这传言中经常出怪事的“鬼林”即使是大白天也显得阴森可怖。现在是黄昏,鬼林里却有人,两个年轻人。两个年轻人一样的英姿飒爽,衣着也十分讲究,如果是道上的人,一眼便能认出两个都是不同凡响的人物。一个是“武林公子”门士英,另一个是“金剑”庄亦扬,年轻一代中的佼佼人龙,是年轻女子倾倒争逐的对象。…
  • 七巧神刀

    《七巧神刀》不仅刻画了的贪婪狡诈势利等市井小人物形象 ;也有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当然也肯定有正义的卫道者...从小说中这些百态人物,从也反映出扭曲的社会风气。这也起到了武侠小说另一作用---唤醒大家维护正义,除恶行侠的 “侠义”之心。…
  • 雪剑冰心

    雪剑。当代第一奇兵,“顽铁大师”南宫宇冶铸,费时三十六年又七个月零三天,剑长三尺六寸,切金断玉,无坚不摧,唯剑性奇寒,取材自极地玄冰窟之万年铁母。发炉之日,适逢“地三妖”及“石城八怪”赶到谋夺,遂成为开剑之牺牲。剑成,人与器俱失其踪。以上这一则简略的记载,是见于“剑圣”公孙无望的遗札中,曾引起武林的骚动,于今犹未止息。六月天…
  • 幽灵门

    王文青见邵惠雯出现,脸色大变,切齿喝道:“想不到我要找你,你自己倒送上门来!……”话犹未落,他已欺身向邵惠雯走过去。  邵惠雯冷冷一笑,正待答话,倏地——  一声暴喝:“小子,我们与你拚了!”…
  • 阴阳界·生死河

    她要为爱牺牲  牺牲她的一切,甚至于她的生命,只要她认为,这些全是为了她所爱的人而敞,她就感到一切心安了。  她志了身后追杀她的敌人。  更忘了前面就将到了她的死期之地。…
  • 冷面客

    《冷面客》又名《冷面修罗》。“孤星寂,孤剑寒,谁悲失路?人海茫茫!霜天角频催,雪地钟已残。零雁声声,破晓寒!”一缕凄凉的歌韵,颤抖在拂晓的朔风里。天寒地冻,一条黄土路,像冻僵了的巨蟒,死寂地躺着。路边的草叶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霜。在这种时辰境地之中,更增加了歌声的悲凉,真的仿佛是霜天闻晓角,雪地听丧钟。这作歌的,不用说,是个人海伤心人…
  • 武当争雄记

    夜——静静地拥吻着万物,它黑暗的手掌,抚摸着大地,同样也抚摸着山明水秀的西子湖。此时,银辉满地,万籁俱寂,天色将近午夜,沿着湖畔,有一条碎石铺成的小径,经过了鞋履的践踏,发出清晰的“沙沙”响声,在这沉静的月夜里,声音听来显得分外的刺耳、凄凉与孤独。月光由密密麻麻的柳隙间泻漏出来,虽然已是如此的软弱无力,但朦胧中,依稀可以看见,此刻…
  • 金蛇梭

    萧魔看罢罗帕上代笔留字,不禁满腹疑思,因下面并没有留名,她上面所说:“我本对君等怀疑,目前已烟消冰释。……”以这句话的意思。有点迹象,乃是杨珠萍所留,但下面那句:“……今强敌环伺,望君警惕。”这一句却有些不像杨珠萍所留,若不是已经生变化枝节,那么他们去了那里。…
  • 彩虹剑影

    生死敌对,气氛却很平和,双方仿佛是在闲聊,但彼此心里有数,东方白是全神戒备着的,从刚才剑穿板壁这一手看来,眼前这女人相当不简单,但他不能主动对她动剑,因为那不合于他的原则。  “东方白!”公主小玲笑了笑,笑态很美,很撩人,但仍然使人有一种冷刺感,就像一朵艳丽的鲜花里藏了根刺:“如果说,体现在突然失去了功力,你会怎样想?”…
  • 鬼脸劫

    查无影道:“这么精彩的飞刀,怎么不送一柄给老夫?”  话声甫落,一柄飞刀已射向他的面门,他抬头一夹,便将刀夹在二指之间,一抖,“叮”的那柄飞刀竟齐柄断去。  盛百刀的脸沉了下来。  查无影傲然接道:“这些废铜烂铁,少来卖弄。”  盛百刀冷笑,方待再出手,却被宇文啸云拦住。…
  • 金石盟

    燕子山,位于湖南衡山正东偏北,状如飞燕,头尾分明,左右双峦凸出,分向两旁延伸,有类双翼,故得此名。四周围,良田千顷,绿野平峙,阡陌相连,男耕女织,倒也显得一片清平景象。这一带,居民多是农家,民性保守,自食其力,十里外,山峦环绕,无形中,似与外界断绝,绿女红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童子们牛背横笛,茅屋里袅袅烟腾,淡于名利的人,都认为这是一片世外桃源,人间…
  • 乾坤令

    野豹子狞笑一声正要扑上,水宝雪亮的猎刀已闪电般刺向他的腰背,好一头野豹,扭身避过水宝的利刃,半旋滑开,从另一角度抓向东方白,动作之俐落敏捷令人咋舌,十指钢钩绝不输于真正野豹的利爪。“啊!”东方白故意惊叫了一声,身形打了个踉跄。野豹子一抓落空,原姿不变,再度抓出。东方白连闪带退,每一抓都在险极中避过。“桐柏大少,你欺人太甚!”水…
  • 快手

    丁香闪动看明亮的阵子,沉声道:“田统领,疤面人与你相交一场,他死了,得把他好好安葬,乘夜深人静,我们把他带到城外去掩埋!”…
  • 黑儒传

    无星,无月,伸手不见五指。天与地浑然一体,一切的一切,全淹没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只有在电芒闪耀的刹那,给大地带来瞬间的光明,雷声轰隆隆,似要把大地撕裂。就在金蛇划空的当口,照见了荒丘蔓草,断碣残碑。也照出了一幕恐怖的景象!残肢断体,散布了十丈方圆,数十条人影,憎、道、尼、俗俱全,在翻拣着那些狼藉的尸体。其中有七八人围着一具血肉…
  • 青山剑客多情女

    《青山剑客多情女》主角冷一凡,又名《追魂快手》,是《金剑曲》的续集,但它们之间的衔接不连贯。《金剑曲》中关于地灵门的故事并没有讲完,在《青山剑客多情女》开头却直接跳到了下一段故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