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四姐作品集

尤四姐作品集在线阅读

现居上海,晋江原创网络签约写手。代表作品:《锁金瓯》《临渊》《浮图塔》《禁庭》已出版:《临渊》《禁庭》《红尘四合》《锁金瓯》《宫略》。驼铃铛铛,在大漠上回荡。骆驼一摇三晃走过嘉峪关,终点是一座金碧辉煌的都城,叫长安。刽子手,说起来挺吓人的行当,其实也为混口饭吃。温家嫡女温定宜年幼时,父亲犯事,一夜之间,繁华崩塌,锦衣玉食的日子仿佛梦一场。全家死的死、流放的流放,只剩下她一个,被奶妈子救了出来。

代表作品金银错》 《禁庭》 《锁金瓯》 《寂寞宫花红》 《宫略

推荐作家

尤四姐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6本
  • 世家

    世家番外,银子是佟佳氏正根正枝,佟家统管内务府八十五年,有几代君王,就有几任内大总管。佟佳氏子孙不兴旺,到了银子这辈四个闺女。老大殁了,银子行二,大总管的职务就落在了她肩上。行走紫禁城,银子游刃有余。能干的姑娘讨人喜欢,二十岁了没着落,不要紧的。上头发话了,王公贵族,随意挑选。她显然存疑,那些闲书不是白看的,便斜着眼睛打量他,“你那火镰挂得真长,怎么不小心点儿?今天是咱们大婚,你不知道?”   他很羞愧,忽然意识到她可能是误会了,举着两手说:“不是,我指甲修得很短……不是你想的那样……”   脸脸蹲在窗口舔爪子,间或听见新房传来低吟,还有容实吃痛的哀嚎。它不耐烦地转了个圈,摇摇尾巴跳上桃树的枝桠,带了点忧伤的情绪仰望枝叶间那一弯新月——没完没了,今晚又是个不眠之夜。 …
  • 为夫之道

    为夫之道番外,为夫之道结局授业恩师,不是应该端着架子一本正经的么? 可是夫子哟,你突然如此荡漾,到底为的是哪般……这就是一部木讷徒弟被腹黑师傅吃干抹净的血泪史。 *前半部甜,后半部小虐,结尾HE。 *本文1V1,不穿越、不重生、不失忆、不小白、不万能。相信水到渠成的爱情,讲述一个婉媚哀艳的故事。 引用+Ponyo+关于文中三角恋的一段诠释—— 弥生和二王相爱 或者不相爱,慕容琤就在那里,拈酸吃醋。 弥生和二王相亲 或者不相亲,慕容琤还在那里,百般阻挠。 来慕容琤怀里 或者让慕容琤住进你心里,默然相爱,寂静欢喜……推开卬否的院门进去,莫名有种萧条的感觉。她唏嘘起来,沿着青石板到廊下,嘴里只含糊应着,“他那长子过继到我房里了,以后当他亲生的就好。”走到帷幔前停住脚道,“我进后身屋,阿娘在外间等我。”   沛夫人知道她不愿意叫人看见,左不过是往日留下的一些东西。嘴里再强硬,第一个占了身子的人,实在是想忘也难忘的。   回身在圈椅里坐下,思量着她说的二王长子过继的事,不由嗟叹起来。别人肠子里爬出来的,能和自己贴心才怪。这二王害人不浅,倘或能给她个一儿半女倒也罢了,如今这样,还不如将皇位让给九王的好。   正琢磨着,门前的光影被人遮住了。还没等她开口,慕容琤叫了声大人,对她俯首长揖下来。…
  • 潜鳞

    潜鳞结局,潜鳞出书版番外,南海之外有潮城,城中绰约多鲛人。 一场意外使我痛失一鳞, 守城龙君赠我龙鳞, 从此眉间心上,念念不忘。南海之外有潮城,城中绰约多鲛人。未成年鲛人夷波在一次意外中失去一鳞,南海大神道九川援手相帮,结果被盯上、被纠缠,直至被迫坠入情网的悲惨全过程。 本文节奏明快,语言爆笑,乃作者突破以往风格的转型之作,值得一看。大将军却很自豪,“看看,到我们雕题国来是不会过苦日子的,只要你们听话,以后顿顿有肉吃,天天有绫罗穿,比在潮城强多了。现在你们要进鲛宫备选,如果大王看得上,会留下培养感情;如果看不上,你们还有一次自由选择伴侣的机会……看我!”他略有些腼腆地拍了拍自己的胸甲,拍得梆梆作响,“年轻、气猛、有责任心,位高权重又富甲一方……”   话未说完,因为宫中有鱼官出来传话被迫中止,不过接下去的内容也能猜到,无非标榜自己是托付终身的不二人选。雕题和潮城鲛人不一样,他们没有忠贞的习惯,一个男鲛配几个女鲛是很寻常的事,但这样公然撬墙脚,大将军的胆子果然不小。男人嘛,总有两面性,对姑娘再温柔体贴,对于男鲛,手上命案可不只一两宗,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双面鲛。   鱼官光打手势不说话,身后出来一排虾兵蟹将,指引他们往殿中去。夷波混在人堆里前行,一面紧张,一面左右偷偷观望。海里不能燃火,可是大殿两侧供着几十个大盆,里面不知装了什么,绿幽幽磷火一样,照得殿里一砖一柱都是绿的。这里不像议事的地方,倒像阎王殿,夷波紧张地缩着脖子,远远看见宝座之下站着个人,背对他们而立,穿黑袍,领袖有金线回文缘边,贵重不失威仪。琅玕冠下长发蜿然,乌鸦鸦一直垂到袍子下方,似乎又把肃穆的感觉冲淡了。这雕题王的道行一定很高,居然不是鱼尾,是一双人腿!就是不知道正脸是什么样,别一转过来,斗鸡眼加地包天,那就太浪费这秀色可餐的背影了。   …
  • 寂寞宫花红

    寂寞宫花红番外,锦书谁寄 可怜如花似玉女,生于末世帝王家。 国破家亡烽烟起,飘零沦落梦天涯。 她在天时,他为地。 他做上时,她居下。 永远的差别,轮回着贵贱与高低。 重重的阻隔,割不断爱慕与相思。 她,小荷才露尖尖角…… 犹如寒梅,迎霜傲雪,韧如蒲草。 他,乘长风破万里浪…… 犹如青松,泰山压顶,坚如磐石。 上卷 金枝与草芥 可叹、可惜过眼繁华 前半世从云端跌落泥里……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身份改! 本是金枝和玉叶,沦为臣虏受折磨。 人间冷暖,世态炎凉——这种感受岂是“尴尬”就能说清。 千般滋味,万种品尝,惟有苦涩倒不尽。 小楼东风,故国月明。空剩愁恨来相伴。 下卷 仇人与爱人 可怜、可爱百炼成金 后半世凤凰泣血直飞九重天上…… 凤阁龙楼依然在,只是主人改! 本是瑶池一仙珠,嘀落凡尘为瓦砾。 冷暖自知,真情难觅——天地无尽何处是家? 情深几许,缠绵悱恻,惟有相思不能言。 情愁国恨,转眼成烟,空剩春水向东流!承德九年的十二月二十二,天色晦暗,云幕低垂,西北风一阵紧似一阵,吹得掖庭角檐上的哨瓦呜呜咽咽的响。雪下得愈加大,琉璃瓦上积了极厚一层,只有单檐歇山顶飞扬的角上,偶尔露出斑驳的明黄。   离掌灯还有很长一断时间,几个宫女趁着有后蹬儿抬了炕桌子上炕,另搬了两条板凳,晾上了新提糨的鞋底儿,大家围坐着等宫门下钥。屋子里拢了火盆子也冷,于是探了手去烘,突然“啪”的一声爆了炭,火星子蹿出来四下溅落,木兮在身上一通胡撸,嘴里道,“燎了衣裳可了不得,才领的袍子,烫出洞来又叫姑姑说。”   体和殿的布菜太监贵喜拿火钳子捅了捅炭堆,笑道,“可不,袍子可比皮肉值钱,回头到储秀宫上夜,要是让小主看见你失仪,等回了下处,一顿簟把子逃不掉。”…
  • 幸毋相忘

    战火纷飞,幸毋相忘小说,他刀口舔血,机关算尽 三年归来仍是晨光暮色中坚毅不拔的翩翩佳公子 他道,“对旁人狠辣又如何!我只这一颗心,只为你一人,不过倾尽我所有,唯死方休罢了。” 她低头浅笑,“既如此,得意也罢失意也罢,春君便陪你宦海沉浮,今生不离不弃。”毋望颤了颤,生生忍住脸红。心下恼道,这斯文败类,当着一屋子的人同她咬耳朵,岂不叫人误会她与他有什么!忙看向章程,他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面上看不出喜怒来。 裴臻微一笑,也不管那几人脸色千变万化,潇洒转身,拉了章程,叫小厮将刘宏扶上了轿,撑起他那把油纸伞,翩翩然往得风楼去了。…
  • 锁金瓯

    锁金瓯番外,2014年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小说作品,作者为尤四姐。原名为《为夫之道》。慕容琤道:“你选婿怎么那么多要求?胖的不要,老的不要,那你到底要什么样的?” 她很认真地考虑了下,“要看合不合眼缘,太年轻的处世不老到,为人轻浮又不好。” 他敛尽了笑意,哦了声,“要入你的法眼果然不易,那么我呢?我这样的可行?” 弥生倏地一颤,心头砰砰直跳,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便搓着手讪笑,“夫子别拿学生打趣,夫子是人中龙凤,学生可不敢肖想。” 慕容琤挑了挑眉,“我只问你瞧得上我这样的人吗,又没有别的意思,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他一手支着下颌,状似无意地冲她飞了个眼色,“莫非你当真对我有想法?” 她垂着两手立在那里,呆若木鸡。怎么回事?是她哪里说错了吗?她明确表示不敢肖想的,是不是夫子不小心听岔了?真是天大的误会!她一迭声道:“不是不是…学生对夫子只有敬仰,绝无其他不纯良的念头。夫子是天上的太阳,学生直视都怕晃眼,哪里敢有其他!学生一片赤诚,苍天可鉴哪!” 御极之路,步步杀机。他是设局之人,图谋的是万里河山,却机关算尽,爱上了棋子。 “咱们之间隔着十八重天呢,看来注定只有师徒的缘分。”弥生一下子顿住了,她怎么说她伤心是因为夫子呢?自己的师尊,现在又是小郎,莫说怨怪他,就是连提都不该提起他。可是静下来想,她遭遇的挫折越多,越是不争气的念着他。他却要她等,要她忍耐。她觉得自己要疯了,这样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能不能想个办法逃出邺宫?”她抓着佛生的袖子说,“我不想做这个皇后了,不想再在他们之间周旋了。阿姊帮帮我,我要离开这里。”…
  • 宫略

    寂寞宫花红2,寂寞宫花红II·宫略结局,宫略番外,寂寞宫花红第二部,老话说得好,人受挤兑本事高,尚仪局的素以姑姑就是最好的例子。调理过人,伺候过承恩公的丧事,除了有点脸盲,别的她无所不能。 大内混日子,吃点亏没什么。吃亏是福,咬咬牙就过去了。 掰着指头数日子,就盼时候到了放出去配女婿 。可万岁爷说了,用着顺手,再使两年…宫里没有平白留人的道理,宫妃们都斜着眼睛瞧她。一头水深,一头火热,这日子真是——没法说!宫里混日子,吃亏是福,咬咬牙就过去了,唯一的念想就是盼着放出去配女婿 。可万岁爷说用着顺手,再使两年,于是姑姑的生活变成了一场闹剧。 后宫如井,深不见底。九五之尊身不由己,草根女主人微言轻。看女主怎样杀出重围,与冷面皇帝顺利会师。本文轻松幽默,情节紧凑。用京味描写印象中的北京城,诙谐妙趣的对话,寥寥几笔,把大内的宫女太监描述得栩栩如生。恩佑半瓶醋是众所周知的,随性的人,拿不出手段来,对人对鸟都一样。皇帝低头抚抚海东青宽阔的背脊,“他败下阵来,可朕听说你在行?”   素以缩了缩脖子,“奴才不敢说会熬,以前跟阿玛学着点皮毛。”朝外看看暮色,再瞅瞅皇帝的打扮,“万岁爷是要出去放鹰?”   皇帝嗯了声,“这两天把它憋坏了,先让它活动活动筋骨。”边说边迈出了行在,没回头,直接扔了句话,“你跟朕来。”…
  • 浮图塔出书版

    隆化年间,权倾朝野的掌印太监肖铎与福王策划宫变,助其登上帝位。本应殉葬的才人步音楼因皇帝看中,被肖铎所救,后被安置在肖府,两人朝夕相处,渐生情愫,但碍于身份,只得将感情深藏。 肖铎下江南督办与外邦的绸缎交易,音楼随其南下探亲,期间两人相爱无法自拔,终于表露心迹,但是前路重重阻碍,肖铎的真实身份、南苑王的威胁、宫中皇帝的打压,一个闪失便会引来杀身之祸。 …
  • 渡亡经

    失忆的莲灯被王阿菩刨挖出墓坑的时候十三岁,十五岁那年得知自己的身世,去长安,遇见了据说一百八十岁的国师。国师是个矫情的美人,美人背后有一副不为人知的面孔。 本文从敦煌写到长安,歌尽盛世与沧桑,值得一看。“魑魅做得太久,也会孤单。我需要一个纤尘不染的人,与我作伴。”濒死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一百个人,有一百种说法。弥渡下葬的时候没有棺材,只有一张破草席。沙子绵软,无孔不入。她静静躺在那里,听见汹涌的流沙声从四面八方涌来,涌进她的耳朵里,落在她的脸上。然而灵魂和躯壳分离,耳边沙声震天的时候,神识却漂浮在高处。可能是停于一株沙棘的顶端吧,俯视一个衣衫褴褛的道士,用一片竹篾刨挖她身上覆盖的沙土。 …
  • 透骨

    良宴有不凡的出身, 曾经活得太过肆意张狂, 南钦的出现是他醉生梦死里唯一的救赎。 可是即便同床共枕, 即使面对面时嘴唇相距不过两公分, 心的距离依然那么远…初春惨淡的日光透过二楼的方格彩绘玻璃照进来,斜斜打在土耳其地毯上。客厅里很静,只有座钟运转发出滴答的声响。公馆外的街道上不时传来脚踏车的铃声,“铃……铃……”的一长串,划将过去,像湖泊里抛进石子,震起微微的涟漪。一个年轻的嗓音带着苏白可怜兮兮地哼唱,“栀子花白兰花,先生小姐买一朵……”渐走渐远,余音袅袅,最后剩下苍白的轮廓,没有实质的内容。旋转楼梯上走下来个人,高跟鞋踏着胡桃木地板,不急不慢地莲步轻移,边走边往下探看。…
  • 临渊

    经典巨献,网络原名《渡亡经》。 国师临渊,寿同金石,不老不死。 在世人眼中,他是神明一般的存在,凛然不可轻犯。 在莲灯眼中,他娇气、不讲理、臭美、怕疼,还晕血……但是因为长得好看,以上缺点也都可以忽略不计了。驼铃铛铛,在大漠上回荡。骆驼一摇三晃走过嘉峪关,终点是一座金碧辉煌的都城,叫长安。 长安城中有艳丽的美人、热情洋溢的诗歌,还有一位传说中神仙一般的人物——大历国师,临渊。 国师自大历建国起就在任,曾有叛军攻城,太祖受困,是国师登城楼,以一人之力击退三万大军。江山安稳后,国师便隐居太上神宫,终年避不见客。 莲灯想象中的国师,应该是一位须发皆白、道骨仙风的老人家。等到了神宫,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阖宫上下严禁讨论国师的年纪——若不是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何至于如此心虚? 但事情的发展从她撞破国师洗澡后便急转直下…… ——以后你须事事以本座为先,不问对错都要站在本座这边。本座让你往东,你不能往西,本座让你站着死,你不能坐着死。有生之年你都要对本座唯命是从,还有一点最要紧,心里不能有别人。 ——你以为看了你的后背,本座能多长块肉吗?天下怎会有这样厚颜无耻之人! ——你说什么?你敢说本座上了岁数? ——你喜欢本座是不是?你对本座动心了是不是?…
  • 金银错

    她特许他在没人的时候可以喊她的名字,她的闺名叫婉婉,自从有了封号,这个乳名几乎不再使用了。她带了些轻轻的哀怨,皱着眉头对他抱怨:“将来我死了,恐怕也不会有人知道我究竟叫什么了。”婉婉是大邺三朝唯一的公主,通音律,善丹青,深得皇帝喜爱。良时是一方藩王,有野心,城府深,爱着公主殿下。当爱情与权力迎头相撞,谁为谁退步?谁又向谁屈服?作者以细腻的笔触,不紧不慢描绘末代皇权下挣扎的灵魂,情浓时如坠蜜罐,苦厄时摧人心肝。 今年有过一回倒春寒,三月中旬一夜夹雪的北风,吹白了紫禁城的明黄琉璃瓦。大家的语气里都带了些惆怅,忧心今年的花期要迟了,没想到月末收梢的那几天一个回马枪,大大地暖和起来。自己心里正计较,隔着南窗户看见皇后领人进来了,她掖裙站起身,悄悄退到了太后座旁。门上传来太监击节,穿着丹凤襖裙的皇后像只硕大的蝴蝶,引领众妃嫔栖在了慈宁宫宝座前的地毯上。 …
  • 浮图塔

    隆化年间,权倾朝野的掌印太监肖铎与福王策划宫变,助其登上帝位。本应殉葬的才人步音楼因皇帝看中,被肖铎所救,后被安置在肖府,两人朝夕相处,渐生情愫,但碍于身份,只得将感情深藏。 肖铎下江南督办与外邦的绸缎交易,音楼随其南下探亲,期间两人相爱无法自拔,终于表露心迹,但是前路重重阻碍,肖铎的真实身份、南苑王的威胁、宫中皇帝的打压,一个闪失便会引来杀身之祸。 音楼为大局牺牲自己,决意入宫,不明就里的肖铎对她产生误会,原本相爱的人隐忍相思,苦不自胜。人世间有百媚千红,唯独你是我情之所钟。没有温暖的心,却有世上*动人的眼睛。你是恶鬼,也是佛陀。他,是权倾朝野的掌印督主,忍辱负重,绝代风华。她,是本应殉葬的柔弱才人,茕茕孑立,形单影只。波波折折,只为*惊心动魄相遇!这世上美不过灯火阑珊处,佳人戴盔帽,着胄甲,落拓不羁,与他并肩而立。 没有温暖的心,却有世上最动人的眼睛。他是恶鬼,也是佛陀。…
  • 红尘四合

    他和她,一个在九重天上,一个在尘埃里。 最尴尬的年华,遇见最好的他。 《浮图塔》《锁金瓯》后,晋江当红作家尤四姐再掀京味儿古言浪潮,收录独家番外。刽子手,说起来挺吓人的行当,其实也为混口饭吃。 温家嫡女温定宜年幼时,父亲犯事,一夜之间,繁华崩塌,锦衣玉食的日子仿佛梦一场。全家死的死、流放的流放,只剩下她一个,被奶妈子救了出来。 为了谋生,定宜扮成小子,拜在顺天府最有名的刽子手乌长庚门下做学徒。寒来暑往的,长到了十七岁。 这天出门没看黄历,一不留神把七王爷给得罪了。对方是天潢贵胄,看她和看只蝼蚁没什么区别,眼看着定宜就要被人拉下去当瓜切了,命悬一线之际,踱过来一个人,随口几句话,救了她一条小命。 他穿着石青绣团龙的公服,轮廓颀秀,侧脸如玉,那份俯瞰众生的尊荣叫她终身难忘。 很久很久以后,有一次定宜问起他对自己的第一印象。他挑起一道眉,说:“小个儿,娘娘腔,站在大太阳底下歪个头、眯个眼儿,像个二愣子。” 定宜:“……”裹脚也翻黄历,瞧准了日子,雷打不动。   定宜迷迷噔噔叫奶妈子从热被窝里扒拉出来,那会儿不过五六岁,才开蒙。揉着俩眼,趿拉着鞋,站在院儿里的青石砧前。…
  • 半城繁华

    半城繁华是由尤四姐写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说(已完结)。讲述主角大婚在即,新郎却意外身亡。母亲怜惜,她被悄然送去长安避难,却不想邂逅一段混乱悲凉的感情。他的手指几乎掐进她肉里去,“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我真恨,为什么要再见到你!为什么要生出这段孽缘来……你放过我吧,我已经精疲力尽了。” 她的头发簌簌往下滴水,脸色苍白,眼圈泛红。凑近他,凄恻的笑。“我从来没有禁锢你,你也不需要我的救赎。一直纠缠着不放的人是你,舅舅。”阳光照进低垂的绡纱,前一晚剪下的棠棣已经盛放,白花黄蕊遍布枝头,屋里转腾出淡淡的清香。…
  • 禁庭

    一部让无数读者挑灯夜读的古言经典;一个抽丝剥茧层层揭晓的动人谜底。 宫廷是接连不断的阴谋诡计的中心。即便爱一个人,也是用智,而不是用心。 越是情深,越要不动声色。建安城中有美人,纤白明媚无人及。 是年,天下三分,钺国独大。绥国郭太后力排众议,接回流落民间的女儿,晋封长公主,遣十员大将并金吾百人随行,远赴大钺和亲。 从探子发回的密函上看,钺国皇帝的性情简直称得上莫测。登基三年不立后,也没有宠幸过哪个妃嫔;冷漠、寡言、厌恶别人的触碰,还有着近乎病态的偏执:他生活的地方一切要按原样摆放,半分也不许动。 嫁给这样一个人,秾华是抱着视死如归的念头的。 禁庭内相见,他毫无感情地瞥了她一眼。 大婚当夜,他探过手把她挨着自己的胳膊拨开。拨完了,手指在被面上反复擦了两下。桐月中,今年的春分来得比往年都晚。闰二月的缘故,原本清明时节天还微凉,如今却已经换上春衫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