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卡作品集

尼卡作品集在线阅读

2010年2月初,成为红袖添香文学网站注册用户,开始写作,至今已完成作品四部。长居山东青岛。 偶尔不靠谱,多数时间循规蹈矩。 爱足球,爱旅行,爱读书,爱美食,爱小动物,爱一切美好的感情和事物。 喜欢文字,觉得文字能给心灵带来慰藉。 在网络上写文,每天都在结识新的朋友,每天都在认识新的自己…… 这是一种幸福。

代表作品云胡不喜》 《心锁》 《一斛珠》 《河自漫漫景自端

推荐作家

尼卡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8本
  • 云胡不喜

    她是出身北平、长于沪上的名门闺秀, 他是留洋归来、意气风发的将门之后, 注定的相逢,缠绕起彼此跌宕起伏的命运。 在谎言、诡计、欺骗和试探中,时日流淌。 当缠绵抵不过真实,当浪漫冲不破利益,当岁月换不来真心…… 他们如何共同抵挡汹汹恶浪? 从边塞烽火,到遍地狼烟, 他们是绝地重生还是湮没情长? 一世相守,是梦、是幻、是最终难偿?家国天下,本不是她的抱负。 梅艳春站在廊上的窗前往外看:雾薄了许多,隐约能看见后院里的车道上,有两辆黑色轿车停下来。押后的军用吉普车上跳下来灰色制服的卫兵,立即开始分散警戒。梅艳春看到这阵势,心想这不知是什么人来了?慈济前不久因为拒绝提供五百个床位的支援,而和军方起了摩擦。因此医院上下对穿制服的人总是格外的警觉…又过了一会儿,第二辆轿车上才下来一位身材中等、敦实厚重的军人,深灰色的制服,说明他的军阶高度。他倒是没有再耽搁时间,踏着利落的脚步,往住院大楼里去了。 …
  • 凝爱成珠2蜕变

    网络原名《一斛珠》。 即使记忆抹不去,如果真的割舍了过去,就不要再追问她的消息。 最容易令心沦陷的,或许只是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温柔。 而你费心隐藏的美丽,在春风轻拂中无所遁形。 虐情大神尼卡继《凝爱成珠1归来》后蓄势待发,谱写爱情续章,倾情奉献 《凝爱成珠2》蜕变篇世界很大,也很小。 她能想到,即便是几乎将自己埋进了沙尘里,远在纽约、甚至数十年不遇的地震海啸中,仍能跟这个人不期而相遇? 她想不到。他应该也想不到。 他不想看到她,难道她就想看到他? 还有没有比对着一个他更让她不愿意的事情? “董亚宁,正如同你不能离开这个地方,我也有我不得不回来的理由。是什么理由,你不会不知道。我再狠再坏,我也有爸爸妈妈哥哥疼的。” 董亚宁看着屹湘冷静下来。她的声音甚至不带一丝颤。可见说的全是实话。…
  • 必剩客的春天

    海归女律师唐恩窈和好友庹西溪均已进入“必剩客”行列。同龄人都已经进入婚姻殿堂、相夫教子,这两个聪明漂亮的女子仍在寻找着合心意的对象。 无数次的验证着那句话:在相亲的路上,没有最差,只有更差…尽管如此,她们仍然在一场接一场的相亲里奔波。 空闲的时间,不是在相亲,就是在去相亲的路上。 阴差阳错之间,在这个春天她们分别遭遇了各式各样优质的“桃花”: 风度翩翩的“富二代”,斯文儒雅的“离婚男”,心宽体胖的美食家,古灵精怪的名侦探,门当户对的小军医,忽然间“良心发现”的“窝边草”同事,还有难以忘情的旧情人…… 然而“富二代”的接近心机重重,“离婚男”的经历复杂纠结,“美食家”虽好但有心栽花花却不发,“名侦探”的无心插柳却可能绿柳成荫,还有帅气而可爱的小军医总来插科打诨…… 她们究竟是随着心意等待真爱,还是迫于压力向世俗低头? 必剩客们在经历了一番悲喜剧之后,会在这个春天里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
  • 凝爱成珠1:归来

    青梅竹马的昔日恋人;偶然邂逅的温润君子; 七年的分离,七年的等待。 爱要多用力,才会不朽。对亚宁来说,湘湘是童年记忆里最甜美的糖果,是少年心情里飘飘的白裙和初次心动,是后来漫长的岁月中、纸醉金迷花天酒地然而手表上永远显示的那个伦敦时间。 对湘湘来说,亚宁是突然间闯入她安宁的童年的黑小子,是搅乱她豆蔻年华的莽撞少年,是深陷迷雾中带领她前行的温暖的手,是相隔万里时总不期而至的幸福,是宁可背负背信弃义恶名、也要勇敢承担起来的爱和责任。 七年的分离,不过时间长河里微渺的一滴水。 七年的等待,让彼此的爱恨更加分明。 当往事浮现,当恩怨明晰,当爱欲重燃,他们是否能坦然面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最深重的爱恋?…
  • 你是我左上角的心跳

    生活在现代的男女,还有没有机会“先婚后爱”? 景自端和佟铁河,就是这样一对夫妻。 他们青梅竹马,但从未耳鬓厮磨;他们相识相知,但并未两情相悦。 命运将他们的手牵到了一起。 她为了家族名誉,他权衡前程利害。 一对婚戒,套牢了他们,也稳固了两个家族。 她自有她梦中的清俊少年;他也有他的心底明月。 她和他,顽固又顽强,抵抗着记忆,抵抗着诱/惑,抵抗着彼此——关爱,抑或伤害…… 在长久的、寂静的岁月里,他们还是慢慢的长进了彼此的生命;当他们想要剥离,才发现那是怎样的一种痛…楼下落地钟发出清脆的声音,自端下意识的合上书,数着,钟敲了十二下 她揉了揉额角,从沙发上站起来原本拥着的靠垫和毛毯拖在地上,她没管光着一双脚,走到窗边从窗帘的缝隙中看着静静的庭院,屋前的水杉默默的立着 夜色深沉静的让人心里有些发慌 不知道站了有多久,听到外面有车子的响动自端撩开窗帘一角,看到警卫开了大门车子进门以后便熄了火车上下来两个人影影绰绰的,看不太清楚自端放下窗帘,随手拿起一条披肩,很快的出了房门,悄悄的下楼去 二楼走廊的灯忽然亮了自端紧走两步下来,看到婆婆正从房里出来,忙叫道:“妈妈”…
  • 河自漫漫景自端

    河自漫漫景自端结局,河自漫漫景自端番外,实体书名《你是我左上角的心跳》她为了家族名誉,他权衡前程利害 一对婚戒,套牢了他们,也稳固了两个家族 她自有她梦中的清俊少年;他也有他的心底明月…… 她和他,顽固又顽强,抵抗着记忆,抵抗着诱/惑,抵抗着彼此——关爱,抑或伤害 在长久的、寂静的岁月里,他们还是慢慢的长进了彼此的生命;当他们想要剥离,才发现那是怎样的一种痛…杨丹和家同结婚也不过一年她比家同大上好几岁,又因为工作的关系,很被家同母亲挑剔家庭聚会,杨丹常托词工作忙不参加她们俩是同岁,杨丹还比她大几个月,见面一直叫她自端,显得亲热些,但是也很少交集,虽有这层亲戚关系,并没有深入的交往自端觉得,大约是两人性格并不很合,又可能是生活的圈子太不一样,而且自端是太好清静,是连逛街都不爱逛的女人但杨丹不是,自端听小姨婆婆说过,杨丹最爱购物,尤其爱奢侈品,衣柜里单Hermes的包包就十几个……小姨婆婆说起来,总是很看不上的样子她自己也爱奢侈品,但是看不上Hermes的浮华自端想,小姨婆婆说的话,大概得打点儿折扣吧——很多婆婆,说起儿媳妇的是非来都格外起劲 自端出神的想着,直到听见杨丹叫她自端放下手里的杯子,将身子往病床边靠了靠,轻声问道:“你醒了?” 杨丹望着她,脸上没什么表情 自端也望着她,“我来看看你” 杨丹转开眼睛,对弟弟说:“靛,你出去一下”杨靛拿了件外套出去了杨丹却很久都没有开口自端也默默的 顺着眼角,滑下一滴泪,一会儿,又一滴……自端将床头的纸巾盒拿过来,杨丹胡乱的抓过来,双手捂住脸 “他说……孩子不是他的”…
  • 心锁

    心锁结局,心锁番外,她以一匹悍马横冲直撞之势撞上他的车,又似一条泥鳅左冲右突次次摆脱他的追踪。 赔钱!没商量!想逃?也看哥们儿答不答应! 强悍凶狠霸道女撞撞上傲娇明骚建筑男。 她有精湛厨艺也有铜墙铁壁,他擅修补之术更懂维护之道。 最终究竟是谁技高一筹? 是她先征服了他的胃进驻了他的心,还是他先解开了她的锁,明白了她的意? 她是泥淖深处拼命挣扎的草芥,他是金汤玉匙暖房温香的芝兰。 一场意外,让他们成为这世上最亲密的……“敌人”!尚是初秋,原本不需盖这么厚的被子。可是今年,她总莫名其妙觉得冷起来。这也许跟气候无关。 耳朵贴在表盘上,滴滴答答的。秒针跑的很急,渐渐的她的心跳跟着跳的也急起来,于是她就好像是在跑步,出了一身的汗…但她一动不动,就那么保持着蜷缩的姿势。在被底。闷热,但她觉得安全。像子宫里的胎儿。 熬到她终于可以起床,也不过三点半。…
  • 一斛珠

    一斛珠结局,一斛珠番外,对郗屹湘来说,过去几年的生活像是一场浑浑噩噩的逃离。 逃离记忆,逃离亲人,逃离情感。 斗转星移,事易时迁,她攒足勇气,回来面对曾经逃离的一切。 青梅竹马的昔日恋人,依旧恨她入骨;偶然邂逅的温润君子,则步步紧追… 一场又一场的遭遇,让她身心交悴、疲惫不堪。 是向前,还是回头? 当浮华褪去、恩怨呈现,他们确然明白的只是—— 如果生命能够再来一次,我依然会选择爱你。二月底的纽约,叶崇磬在这寒冷的晚上在这条古董街上走进一家又一家的店铺。 “…这么短时间内你让我去哪儿找那个见鬼的玩意儿?”叶崇磬站在灯柱下,呼出的白气像两朵云。电话那头的人在笑。 叶崇磬抽了下颈上柔软的开司米围巾,说:“…我哪儿一年八成时间耗在这儿了?你真当我是拿着铁杆儿庄稼擎着鸟笼子没事儿就逛琉璃厂解闷儿的八旗纨绔啊?”她还记得那时候自己只身去了伦敦念书,见到铁河自飒他们的时候跟见了亲哥亲姐一样的踏实,跟他们一处喝酒,醉了,铁河也只管拎着她回去往沙发上一丢了事儿…怎么关心人?大约是不会的。又或者,是人不对。看着他们这样,真觉得踏实。 她跟着他们俩下楼来,意外的看到客厅里,壁炉前的摇椅上,叶崇磬坐在里面,看到他们一起下来,微笑一下——面上是一个男人微醺时的笑,沉沉的若醇厚的美酒般漾起来…Allen坐在他的膝上,看样子也已经睡着了。他们的脚下,趴在温暖的炉火前的,是四只大狗。过一会儿,大概是因为太热了,有两只换了个位置,找凉快些的地方趴下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