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人作品集

龙人作品集在线阅读

龙人。本名蔡雷平,著名“玄幻武侠”作家。于1983年开始武侠小说创作至今,共著有作品20余部。龙人作品凭借天马行空的艺术构思、富有鲜明民族特色的语言表述,以玄幻武侠的形式,全景式地对上自洪荒下到魏晋的中国的历史进行了奇幻的演绎。同时,他的作品还融合了当下最为流行的各种文学元素,被读者奉为是 “二十一世纪的武侠新经典”。

代表作品封神天子

推荐作家

龙人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20本
  • 正邪天下

    世上有没有静止的风?没有!风,注定是一种漂泊着的美丽.正如有一种日他注定会如晨辰一般灿烂光辉!凄艳的血光搅起满天晚霞时,是一刹惊魂,一时心跳,一种凄厉的美,一场残酷的梦!在生生死死之际无怨无悔的是英雄——英雄却并不总是要泪满衣襟.因为还有风花雪月;因为还有诗琴传音;因为还有屹立于英雄后面的歌者,痴者不流泪只流血的英雄是不是更让人心旌摇荡?世上有没有静止的风?…
  • 洪荒天子

    盘古涅磐,圣主未现,诸神为争权夺利,驱使神力扰乱世界,导致洪荒分裂,从而引出神魔五帝重现,咒封苍穹—切,史称——“万神劫”。在这以森林、沼泽、荒漠、戈壁、异潭、幽谷形成的洪荒中毒虫遍地,异兽出没,危机无处不在,这便是始前的死亡之地。然而人类以天生生存的本能存于天地间,而他们之中的强者以神自居,用智慧与力量瓜分洪荒,分别统治着这片充满危机的土地,从而形成了洪荒万国。而就在这血腥与杀劫之间,一位在蛇腹中、沼泽内、神剑下、陷阱里生存下来的少年,就在这野蛮与文明、毁灭与建设的洪流中崛起,而他得到了苍天的眷恋,种种机缘使他潜在的智慧与能量不断地提升,终铸就其不死之身,超越了凡尘的一切,游历于洪荒万国之间。而在这力量决定一切的洪荒之中,使他经过了无数次的生死之劫后,终悟透人世间的恩爱情仇,也明白在这只求力量,而无规则的洪荒守则——智慧与力量统治一切!然而,这位被视为另类的华夏帝祖——“黄帝轩辕”终以天赐的九五之命、不死之身,破开一切,创下了神州的千秋万业…
  • 无双七绝

    春秋吴越争霸,贤臣文种忠而被诛,绝世奇冤,终酿成千年后武林惊世之争。范蠢设下一局"国破山河在",以悼亡友,却为武林留下了千古奇谜。宁勿缺一介文弱,却以满腹经纶,赢得绝世武学与奇物血蝉,几番山穷水尽,几番柳暗花明,终洞悉惊天阴谋,在功尽人废之时,凭其天赋奇禀,临阵悟出至高武学,力挽狂澜。此书在手,自可笑看风起云涌,风花雪月,在宁静中天马行空,逍遥苍穹。…
  • 武圣门

    大别山西部,地属神农架支脉交接处,有一处叫“鬼见愁”的地方。此峰因奇峰绝壑,怪石嶙峋,连恶鬼都望山愁叹,所以得名“鬼见愁”。“鬼见愁”的主峰摩天岭,万仞绝壁,顶天立地。更蔚为奇观的是摩天岭的崖石成殷殷血红之色,在阳光的照射下放出万丈红光。山上寸草不生,宛如一把染血之剑埋插云霄,所以被视为神峰。既然连鬼见了都发愁,何况是人?因此人们在惊叹造物主鬼斧神工之余,很少有人涉足此处,别说是人,就是飞鸟也会绕道而行的。但这并不表示摩天岭从没有人光顾过。…
  • 魔鹰记

    血,从照天明的指缝中缓缓地流下,滑过他那瘦长的手指,凝聚于指尖,最后再轻轻地滴落在地上。不,应该是说滴在照天明心中最放脆弱的那根弦上,激起的,却是一种难以解说悲愤的哀调,响在照天明的心上。血,不是照天明身上的血!照天明至今仍未曾流过血。他只是在流泪,很难想象,照天明居然也会流泪。但,这已是不争的事实,照天明的泪与他手指尖上轻轻滴落的血,似乎很默契,似乎是同一个频率。只是,那血滴在地上,而照天明的泪却是滴在另一个人的脸上。…
  • 乱世猎人

    北魏末年,奸邪淫乱朝纲,战乱纷争,民不聊生,群英奋起,酿就乱世……一位自幼与兽为伍的少年,凭其武功与智慧突起江湖,却被乱世的激流,一次次推向生死的边缘,而使他深明乱世的真谛——狩猎与被猎。他虽无志于天下,无奈之下,他发挥自己狐般的智慧,鹰的眸利,豹的敏捷,周旋于天下各大势力之间。在一次偶获佛道奇珍“圣舍利”后,凭其机缘运数,突破武学与智慧的极限,终成乱世之中真正的猎人,而使整个武林以至天下的局势运于掌中……然而乱世有佳人,才能出英雄。一卷在手,自可笑看风起云涌,风花雪月。在宁静中天马行空,逍遥苍穹。…
  • 圣魔天子

    黑暗中,他点燃了一支烟。烟雾缭绕,烟火明灭可见,就像他此时的心绪。对面桌上的收音机传来一个女人冷漠的歌声,略带沙哑的嗓音从上个世纪生产的扬声器中播出,遥远而又显得不真实,恍如隔世。收音机是他和影从一个古董店购得的,价值八百美金。虽然所付出的价值不能与收音机所拥有的价值划上等号,但是影喜欢,他便买了下来。此时,收音机中传来的女人的吟唱让他又想起了影。影说,听到这个女人冷漠的声音从上个世纪生产的扬声器中播出,仿佛就像闻到他的心所散发出来的味道。…
  • 轩辕-绝

    神山。古木参天,避日遮阳。剑峰烟云,飘渺空灵。悠悠姬水,如玉相绕,为剑峰的苍奇平添一些妩媚旖旎。此时,正值盛夏,又是每年一度的“有侨族”与“有虢族”祭拜姬水河神之日。河水悠悠,十数丈宽的河面,水光粼粼,碧波荡漾,倒也是风光如画。翰如光着脚丫,只穿着一条短裤立于木筏上,不时地以脚掌划动一下水面,让冰凉的河水溅起无数水花,其神情显得十分惬意,偶尔还扭头对绑于木柱之上的美女瞟上几眼,评头论足地投以几声异样的笑声,华雷和禾田献媚似的跟着附和。…
  • 目破心经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涌蓝关马不前、”秦岭横卧神州,延绵八百余里,沟壑纵横,群山巍巍。仿佛一道天然屏障在神州中部隆起。时值阳春三月,细雨绵绵,万物滋润,百废待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到处呈现一派枯木争春的景象。在秦岭的南坡才有这样春的生机;而在北坡却又是另一番景致,寒风狂吹;一片萧条。因为秦岭是中原的南北分水岭。秦岭的中部有座山叫“乳峰山”,山基与秦岭的主峰连在一起,然后成拱形向上收缩,远看像一个少女坚挺的双乳。…
  • 独战天涯

    枯水镇中名气最大的是谁?枯水镇人最害怕的人是谁?都是韩小铮,十五岁的韩小铮。韩小铮像野草一样成长着,他那老得像他奶奶的妈妈根本就管不住他。他爹在他七岁那年的一个夜晚喝了二三斤老白干后,瞪着红红的眼对他娘说他要闯关东,要在那儿挣大把大把的钱。当夜,他便去了,一去便再无音讯——也许真的发了,也许死了,谁知道?对韩小铮来说,他的爹模糊得像一个简单的符号。所以这事对他并没有多少影响,何况,他的小伙伴也不敢象嘲笑别的没有爹的孩子一样嘲笑他。他是韩小铮,连大人都头疼的韩小锌!…
  • 无赖天子

    长安城。万人空巷,秋风肃杀,阴云层层。冷气氤氲中,偶有流浪野狗低吠奔窜,却被铁蹄惊得瑟瑟发抖。十万都城军驻于王渠之外,却无法阻挡刘正的脚步。九月初九,正值重阳,也是刘正第七次血洗皇城之日。距上次刘正大破长乐宫,诛杀祸乱宫廷颠覆刘室江山的皇太后王政君之时只不过五十天。…
  • 玄功邪佛

    江南,暮春,细雨绵绵。春雨贵如油,正是农人耕耘播种的好季节。一条泥泞的山间小路上,有三个耕种而归的农人。斗笠、蓑衣、锄具,三个农人便如此装束地匆匆行走着。也许是早已习惯了这泥泞之路了,他们竟能在这样又粘又滑的路上走得极快,却丝毫不见身形踉跄不稳。春雨虽细,却也极密,不知不觉中,雨水已飘湿农人前额的发丝,乱发垂了下来,他们竟不管不顾,只是把斗笠又压低了一点。就在他们将要拐过一个山弯时,他们身后的山林中响起马蹄声。…
  • 灭秦记

    月色是如此的凄美,透过华窗,照在秦始皇孤傲而伟岸的身躯上。他坚毅而充满阳刚之气的脸上,已刻满了岁月留下的痕迹。当他落寞的目光投向龙床之前悬挂的大秦版图时,他的心里仿佛又回到了那硝烟弥漫、横戈跃马的岁月,脸上涌上了一抹如婴儿般娇艳的红晕,缓缓地将自己的目光锁定在那个名为“淮阴”的小城上。“淮阴,淮阴……”秦始皇喃喃自语道,浑身陡然发出不寒而栗的颤动,一种莫大的恐惧漫卷了他的整个心灵。在他残暴而霸烈的一生当中,这种现象实在是少见之极。…
  • 铸剑江湖

    风起。风起尘未扬,却已拂弄得红叶翻飞。游冰有些陶醉地吸了一大口开始变得清凉的空气、他已被这无边无际的热浪折腾了大半天。已是深秋,怎地如此闷热?游冰回过头来,愉快地道:“我记起来了,翻过前边那道山梁,便是施家庄了。”他的脸上汗渍斑斓,有些滑稽。等他话说完,才发觉他的主人莫入愁并没有听他说话。莫入愁那双忧郁的眸子已投向遥远的地万。…
  • 奇门风云录

    浩劫之后的江湖,风云再起,如意宝珠出世,祸起萧墙始于三大奇门之遁门。于是奇门遁甲不奇,毒门万毒不毒,刀门铸刃无锋。祸起奇门,顿破江湖微妙的均衡。数年后,一位如“海”般深邃的少年崛起江湖,以杀手的身份横空出世,在血雨腥风之中,破开重重迷雾,以有情的心作无情的杀戮,终在爱情,友情,亲情的“互网”中刺穿仇恨的外衣。雾散云消,真相横阵之际,却给了他一个无法接受的现实。情于仇,爱与恨,亲于敌本无界限,红尘嚣乱,一剑荡起风卷云舒,奇门之祸酿就江湖浪翻涛涌,奇情跌出,精彩纷呈,一卷《奇门风云录》写尽江湖恩怨情仇 。…
  • 龙腾记

    南宋末年,奸臣当道,草原战皇“成吉思汗”大军压境,窥视神州大地,以致大宋江山烽火四起。而此时中原一位空前绝后的奇人却留下救世之学,飘然而去……一位天定救世的少年却生于淫邪之地,虽身聚灵气,无奈仍被乱世的纷争卷入江湖,他虽正邪不分,善恶随性,然而万事天定,数次在生死边缘挣扎过的他,终于深明生存的真谛——强者存世!他虽无争雄之心,但福缘天定,终得天赐机缘,突破了武学之中虽高境界“有情”与“无情”之界,成为能主宰武林浮沉之帝。由于他一一乱世之雄、武林之帝的出现,成功阻止了一代战皇“成吉思汗”大军的南下……然而,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他虽能力阻浮沉,可是否能拯救神州大地?请看乱世英雄系列之《龙腾记》!…
  • 玄武天下

    半弦月孤独地悬于夜空,光线微弱,无依无靠,犹如带有丝丝寒气的银钩。萧瑟寒风挟裹着咸湿的海水气息,挟裹着海浪声,一次次地席卷着冥海岛,岛上刚燃起的几堆篝火在海风中明灭不定。明明灭灭的火光映照出一张张疲倦而苍白的脸,卜城千余名未除甲胄的兵卒围坐于篝火四周,他们的战甲上浸染着暗红色的血渍,身侧的兵刃因火光而呈现凄艳的光芒。千余兵士皆肃然无语,亦忘记了饥饿与寒意,每个人的脑海中,似乎仍不时闪过惊心动魄的一幕幕。…
  • 灭绝江湖

    洛阳的这个冬天,似乎格外的冷。已子夜时,所有的店铺都关门了,只有几盏昏黄的灯笼在街头巷尾孤独地挑着,照着夜归的人。其实,又何尝有几个夜归的人?整个洛阳城似乎已被冻结起来了,连远处的打更声也已是硬梆梆的,似乎只要伸手在空中一抓,便可以抓住那打更的声音。一只野狗疯了似的从狭窄的巷子里箭一般地穿射而过!没有人看到这只受惊了的狗,就像没有人看见有一个正缓缓地向“风云庄”走去的人影一样。…
  • 玄兵破魔

    四月,临安府,草长莺飞的日子。这几天临安府内字画店的掌柜都是喜笑颜开,他们没办法不笑,因为这几天字画店的画特别好卖,而且好卖的全部是平时最难卖的。比如《送子观音图》之类的画。笑得如此开心的不单单是字画店的掌柜,沿着北门大街青石板路笔直伸展出去,就有一座建筑宏伟的府第,依山而建,现在宅第的大堂上高坐的老婆婆笑意更浓,她静静坐着,看着朱漆大门门外。门外一排长凳,几位仆人端坐其上。不时有人低眉顺眼走进来,从怀中掏出一张《送子观音图》交与仆人,便有人从一个木箱抓些碎银给他。…
  • 封神天子

    昆仑山,万千群山之首,气势磅礴,巍峨雄伟,峰峦起伏,重岩迭翠,秀丽清雅,仿佛笼罩在一层神秘而深幽的灵气之中,处处透出一股莫测的生机,给人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震撼。玉虚宫“妙玄洞天”,地处昆仑山绝顶之上,漫天云雾长年环绕于此,飘渺之中隐现实象,仿佛悬空在云雾之间,一切都显得虚幻而又真实。此时,在洞府前的茵茵草地上,薄雾缭绕的古松下,二只仙鹤在悠悠琴萧合鸣声中展翅起舞,两名束髻童子神情肃穆,一扶萧而立,一抱琴而坐。古松下一块奇石旁,一位须发皆白身着道袍的老者正与一貌似中年的青衫文士据石对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