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行作品集

希行作品集在线阅读

作家,性别女,出生地黑龙江乌苏里江。《名门医女》《药结同心》《重生之药香》《回到古代当兽医》《古代地主婆》《有女不凡》 《娇娘医经》《诛砂》《君九龄》希行,本名裴云。起点中文网签约作者,生于燕赵之地,平凡上班族,双鱼座小主妇,以笔编织五彩灿烂的故事,为平淡生活增添几分趣味;偏好乡土气息,爱读书,爱旅游,用有限的时间和金钱,过出无限的生活情趣。生平最大的理想,不求能写出神来之作,但求看过故事的女子们都能心情愉悦便足矣。

代表作品诛砂》 《名门医女》 《顾十八娘》 《君九龄

推荐作家

希行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1本
  • 有女不凡

    她,现实版的灰姑娘,传媒眼里的小戴安娜,的确,除了还没有真正的戴上王冠,就连死亡方式也跟戴安娜一样。 她睁开眼,发现身处陌生时空,而身体变成孩童,随着一步一走出去,这个世界对她来说似是而非。 这里应该是隋朝初期,可是杨坚不是皇帝,而她亲手带大的孩子竟然改了名字,叫做李渊。 她要的只不过是平凡生存,为什么一再遭遇阴谋背叛,投我以桃,报之以李,人若欺我,誓死必诛,看一个女子如何扭转命运,将历史推向大唐盛世。一走进店内,却见袁天罡面色呆滞,双目痴痴的看着门外,聂小川乍见他这样子,倒有些奇怪,忙循着他眼光望去。 只见大门外站了四名彩衣美女,年纪不过十几岁,另有两个俏丫头站在一辆华美的马车前,正搀着一位女子出来。 看到这位女子,聂小川也是眼睛一亮。 此女身姿婀娜,行动风流,乌发高挽,只带着一支玉簪,穿着一领薄薄的白罗襦,搭在侍女身上的白白玉手,微微翘着水葱般的纤指,落地后轻轻摆摆黄色的长裙,遮住一双暗色绣鞋,慢慢向店内走来。 “三绝美人,苏香影!”袁天罡神魂出窍一般,喃喃自语,人已经不由自主的迎上去。 聂小川忙伸手拽住他,顺便一脚将他踢到墙角边,看着那走过来的美人,竟然没由来的一阵心惊。进了柳裘地书房,天气已经暖和许多了,窗户展开着,可以看到院子里形态优美的柿子树。四人分别席地而坐,四五个侍女鱼贯而入,在他们中间地一张大方几布满酒菜,一时间气氛亲 柳裘亲自给他们斟酒,聂小川忙起身谢过,杨坚开口询问那日发生何事,聂小川犹豫一下,毫不隐瞒的说出来,而袁天罡也将自己从乱尸堆中逃生的事讲出来。当然没有提听到郑译那些人谈话的事。 杨坚与柳裘显然已经得知这一切。听了并没有什么惊讶,只是面色微沉。静默不语。…
  • 古代地主婆

    经典种田养成文,秋日的暖阳缓缓升起来后,围绕在十方村上空的晨雾渐渐散去,曹三郎家院子里那棵几乎掉光叶子的柿子树上依旧挂着几个红彤彤的柿子,此时柿子树下站着一个瘦小的小女孩,正仰着头看着柿子流口水,她一手握着一柄笨菜刀,一手拿着一只葫芦,身上穿的薄棉衣打了很多补丁,袖子很短,露在外边手腕黑漆漆。   “大花!又偷懒!皮痒了不是?等你老子回来揍你!”屋内传出卢氏的一阵呵骂,震飞了柿子树上一只喜鹊。   林赛玉虽然已经对这个狗血名字听习惯了,但冷不丁的还是被大嗓门吓了一跳,恋恋不舍的看了眼柿子,抹抹口水开始切葫芦。林赛玉抑制住满心激动,忙不迭的点头道:“糟蹋不了!糟蹋不了!”再顾不上跟他们说话,颤悠悠的抚摸面前这筐莲藕,确切的说,这就是一筐金子,不止一筐,很快就能变成两筐甚至更多,她似乎已经看到土地房屋在眼前不断增多,连绵成片。   曹三郎以及卢氏都围了过来,看着这个对他们来说十分陌生的物件,不解其用,金蛋从马车上跳下来,一面说着:“姐,这是糖棍吗?”一面抓起就往嘴里放,林赛玉此时把这筐莲藕看的比性命还宝贵,一把夺了过来,说道:“不能吃!”   金蛋还从没见过自己姐姐这样凶的表情,吓得没敢哭,怯怯的往卢氏身旁挪了挪。刘氏已经气得面色铁青,心里更是又惊又怕,为什么二郎不给自己写信?为什么二郎写信瞒着自己?当然她不会认为儿子是娶了媳妇忘了娘,而是很自然的想到,二郎,二郎该不是不好了?   一手拿着信,哆嗦着撕开,已经是气喘不平后退几步,幸亏英儿机敏早拿了椅子过来,才坐下来,一面低头看信,林赛玉没心情打发那个送信的小厮,招英儿过来一面让她送出去,一面低声道请村里的土大夫来,英儿立刻撒脚跑了。   刘小虎在信上说的自然是这一段发生的事,表达了自己救治水稻的兴奋之情,末了还有对林赛玉的挂念,以及自己启程回家,并说了再过几日就给刘氏写信,谎称生病,过年一定回家和她们团圆等等,只看的刘氏浑身哆嗦,她就算是个没出过门的妇人,也知道京城没有让赶考的举子们救治水稻的惯例,更明白最后的那些话意味着什么。   “媳妇,媳妇,你…”刘氏看完信,蹭的站起来,那手指着林赛玉半句话没说出来,就身子一软跌倒在林赛玉怀里。…
  • 回到古代当兽医

    兽医秋叶红穿越了寄居于大富之家 旁观繁华醉人的生活 等待自己的真命天子腊月十五,绍兴府最好的地段,安置的是富家的祖宅,夜色降下来时,这一处层层叠叠绵延不尽的房屋像是披上了一层帐子。   富家的正门白日里都极少开,今日天不好,连两边的角门都关了,大大的灯笼已经点亮,隐隐可听见里面谈笑声。   “说了又该打你们的嘴!信不信的也该去传一声,大老爷不在,几位管家大爷又不是没在,让人家傻等!”伴着一个啐声,角门咯吱一声开了,走出一个须发尽白的老汉,穿着打扮干净整齐。   他站在门首,眯着眼往外看,果然见在正门口的大石狮子下缩着一个身影。秋叶红便笑了,道:“怎么会不疼?脚上扎根刺还疼呢,何况动刀子,自然要灌些麻药,牛又不是关公爷,痛了可不会忍。”   那胡小哥便哦了声,眨了两下大眼,又问道:“如果麻药药效过去了,手术还没做完,可怎么办?” “一般这个情况不会出现,配麻药都是按照牛的体重病情以及手术时间长短来做的,不过,如果万一出现这种情况,那就临时用针灸麻醉来做救急。”秋叶红说道,一面看了这小哥两眼,倒是个考虑够周全的孩子,麻药药效竟然也想得到。   “哦,针灸,”胡小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么下针后,为什么有的牛会站不起来?”   站不起来?秋叶红皱眉一思索,旋即道:“如果在脊柱附近下针,那一定是伤了脊髓!”说这话有些惊喜的看向那小哥,“你用的竟然是注射麻醉?这个时候已经有人会这个?”   说完这话,她有些楞了,而这个胡小哥显然也片刻失神。…
  • 娇娘医经

    程娇娘的痴傻儿病好了 但她总觉得自己是又不是程娇娘 她的脑子里多了一些奇怪的记忆   作为被程家遗弃的女儿   她还是要回程家   不过,她是来找回记忆的   可不是来受白眼欺负的梆子敲了三下时,灵堂前的人更少了。两个丫头往火盆里扔了一把烧料,打了哈欠。 “姐姐,我们也去眯一会儿吧。”其中一个说道。 “这不好,咱们也走了,就没人给少夫人守灵了。”另一个带着几分迟疑说道。 先前那一个丫头撇了撇嘴。 “谁让少夫人早亡,生的姐儿这么小,能哭两声就不错了,更别提孝子孝女伺候了。”她说道,一面再次拉那个丫头,“走啦走啦,一会儿就回来了,连大公子他们都不管,咱们怕什么。” 那丫头便也起身了,二人说着话走出去了。 “所以说什么好都不如自己身子好,早早死了,挣了什么也是给别人的” 夜风吹进来,林立的丧棒纸扎垂花刷刷响,雪白的灵堂里更加的空寂。老夫人拄着拐站立在院门外,看着鸡飞狗跳的灵堂,在她身后是一群神情战战强作镇定的妇人们。 这个时候也就别说什么男女回避了,再回避,连给老夫人撑场面的都没了。 “亲家母,你敢出来了?”亲家大舅爷喊道,“来的好,咱们这就去见官!” “亲家侄子,你误会了!”老夫人一顿拐杖沉声说道。 “误会?”亲家大嫂站出来了,用方才一番哭闹而沙哑的声音冷笑,“老夫人,人都死了,这误会不误会的,不是你说了算?谁知道你是为了要给我们姑爷纳妾还是换个新夫人啊?” 老夫人的脸色变了变,她就知道这事瞒不住。 儿媳之所以会躺在棺材里,是因为在她屋子里摔了一跤,摔一跤是因为二人起了争执,儿媳负气转身疾走,负气转身疾走是因为自己与她说给儿子纳妾的事。 这有什么错?儿子是家中长子,成亲这么多年,至今一个儿子没生出来,女儿倒是一个接一个,难得这不是家里女人不行,她这个当娘的难道不能为了家里的香火再给儿子纳个妾吗? 这香火大事天经地义!…
  • 药结同心

    失业的中药师沈刘梅 意外遇难醒来置身古代 成了落魄罪官家小姐 在这另一段人生里 她能否实现自己的愿望 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沈刘梅走出中医院的大门,被炎热的日头一照,发热的头脑反而冷静了下来,一时有点不知道往哪里去。 “刘梅,出去啊?”有同事路过,客气的打招呼。 沈刘梅随口应了声,目光落在马路对面,中医院的效益自然比不得其他医院,客流少,因此对面的药房也不是很多。 门面最大的一间药房刚刚装修过,还有工人在进行最后的修饰。顿时又羞又隐隐有些恼意,他隔几天不写信来,又如何,才没有盼着呢,只是这恼意到底是不知道是恼他,还是因为发觉自己多少有点恼他而更加恼自己… 那石婆子并不知道自己一句好心的提醒让着姑娘如此纠结,说完就颤巍巍的扫着走了。刘梅宝在原地站了一时,一跺脚不进屋子转身向药库而去。 药库那边已经站了好些人,见她过来,纷纷看过来。 “姑娘好些药都发霉了。”一个管库的管事带着几分焦躁说道。刘梅宝点点头,面上难掩几分焦虑,这次的事,只是开始,目的并不是要证明什么,而是挑起一个头绪,在众人心里埋下一个疑惑,只待日后呼风唤雨,将这怀疑的种子破土成苗。 “去给我查,是谁在背后捣鬼!”冯掌柜转身对几个管事低声说道。…
  • 重生之药香

    弃妇顾十八娘自尽于那对新人面前 了无生意的她却在十年前醒来 亲人还在,尚未寄人篱下 命运正走到转折点 携着烈烈的仇恨重生的她 能不能将命运改写。曹氏怀着顾十八娘时,正赶上顾父赶考,为了筹集路费,家里变卖了很多东西,伙食自然也下降了,导致顾十八娘不仅早产而且体弱,几乎就没了命,顾父和曹氏求医无数,还听从神婆的话认了一个乞丐当干娘。 十八娘这个名字就来自干娘之口,当时乞丐干娘正将半块黑饼子分成十八块,聊以安慰五脏庙,就顺口给她起了十八当名字。 因为对十八娘身子弱愧疚,父母很是宠溺,家里虽然清贫,但也养的她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也正是如此,作为穷人的孩子,十八娘不仅没有早当家的能力,反而性子文弱不谙世事。 “娘,我来。”顾十八娘按住曹氏的手,坚定的说道。前世里,顾海冲动而又敏感,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嘲讽,被先生责罚,才破罐子破摔放弃了学业,也放弃了自己的人生。 她的哥哥,其实是个资质很好的人,顾十八娘眼圈有些发红,只不过他年纪太少被突来的生活艰难打乱了方寸,这一次,她要尽自己所能的为他分担。 顾海看她说的这样郑重,忍不住笑了,忙摆着手道:“妹妹,这是什么道理!”说着他微微的抬了抬下颌,“子曰知耻近乎勇,先生斥我不足,我才能自省自勉,奋发图强,哪里能羞而不读书?”…
  • 诛砂

    说起愿望,可能没人信。 但谢柔惠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说一声不。 从她十二岁那年的夏天开始 如果那时候说一声不 姐姐就不会被水冲走 她不会被家人厌弃 不会舍下自己的孩子 不会被父亲嫁给镇北王为继室 也不会被继孙羞辱 也不会有今日被一条白绫缢死死不瞑目.“二小姐,大小姐是为你好。”她说道,“你好好的,大小姐也才能放心。要不然大小姐会觉得没带好你。心里难过。” 那日老夫人当众维护二小姐,反而指责二小姐犯错是大小姐的缘故,真是让人心里有些很委屈呢。 大小姐虽然嘴上不说。但躲起来偷偷的抹泪她们都察觉了。撤去了欢迎的仪仗,散去喧哗的人群,东平郡王一行人进入驿馆内歇息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 室内灯火通明,照着描山水围屏金光闪闪,两边是造型优美的镂空熏炉,室内的摆设奢华而富丽,但却偏偏让人觉得高雅脱俗。 “田肥美,民殷富,此所谓天府。”一个文士环视室内感叹说道,“一个小小的彭水驿馆,竟然能布置的如此奢华,堪比王府世家啊。”…
  • 穿越去做地主婆

    出身农村的林赛玉费尽家财读书,农学院毕业后加入了失业大军,灰溜溜的滚回山沟做起了啃老族,振奋精神承包了半山果园,眼看要创业成功,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穿越了,穿就穿吧就当为社会解决了一个难题,可是,为什么她穿过来还是一个农家女?而且还被卖身为奴,老天爷是不是不允许她有光明的前途?三年过去了,林赛玉渐渐认清了现实,现在是北宋神宗,熙宁七年的秋末,十方村是一个小山村,有二十几户人家,总共十几亩薄田,主要种些麦豆。   林赛玉下地做农活研究过这些粮食,品种劣质,她的心凉了很多,作为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她去哪里得到良种?至于说最基础的条件,土地,自己家只有三分薄田,做庄园主?做梦去吧!谁让她出身低微偏又是个女儿,运气好有人家能看上她力气大能做活娶了,运气不好就被卖为奴,一想到这些,林赛玉就觉得浑身冰凉,但并没有寻死的心思了,看着曹三郎与卢氏,觉得将来真嫁给一个村人也不错,凭着她的能力,日子一定会好过。   为了塑造好能嫁人的好形象,林赛玉决定将自己打造成一个吃苦耐劳的好村妇。林赛玉看着青儿眼中又惊又羡的神采,又连连催着自己给这位蓉哥问好,那话里话外好像自己这顿打挨的真是值得了,不由苦笑一下,现实如此,像她们这样身份的人悲喜全由这些主子们操纵,心里越发打定主意快些脱离奴籍,回乡下种地的好。   青儿见李二爷要坐下的样子,忙抢着用自己的手帕子在上抹了抹,一面笑道:“二爷刚吃了酒就出来,仔细吹了风头疼。”…
  • 君九龄

    太康三年冬,阳城北留镇宁家来了一个上门认亲的女孩子; 被拒婚之后,女孩子决定吊死在宁氏家门前以明志; 当死了的女孩子再次睁开眼; 很多人的命运就此翻天覆地。三小姐方锦绣没有在自己房里,而是和二小姐方玉绣一起学写各种票号单据。 这就是方家小姐们的日常,不是做女红或者琴棋书画,而是学习票号的各种生意。 小丫头们在窗下叽叽咯咯的议论以后不许大家进花园的事,君小姐在花园里把少爷骂了事自然传进了方锦绣的耳内。 方锦绣将手里的本子扔在桌子上,赶着下床,方玉绣忙拉住她。方锦绣却不知道她们说的赵州秀才什么的是什么意思,以为是说家里的买卖生意,只急着要自己问题的答复。 “祖母。”她急道,“你听到我说了吗?你让我们去别院吧,我可不想再跟她碰面,这家虽然大,没有她不能去的,她现在缠着小弟,以作弄小弟为乐,逗弄小弟说什么要给他治病,她要是真喂小弟吃药,你们拦还是不拦?”“算什么?算狗屎。”宁云燕冷声说道,“要不了命,就是恶心。” 有几个姐妹用手帕掩口鼻表达好恶心。 “你们想啊,她留在阳城,成了方家的大少奶奶,等那瘫子死了,她在方家就可以耀武扬威。”宁云燕说道,说到这里冷笑,“她肯定会这么做,到时候她就天天对人说跟咱们宁家的事,说不定还会做出一副自己和十哥哥两情相悦,却被棒打鸳鸯的姿态,总之,君蓁蓁这不要脸的女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事情不对,母亲和祖母对那女人很是厌恶,根本就不会听她的话和事,更不会在意到听到了消息还要来自己这里印证。 “承宇,是有件事。”方大太太得到方老太太眼神的同意才开口说道,带着几分难以启齿,“她说能治好你。” 方承宇顿时愕然,虽然很惊讶,但还是很快就理顺了这句话的意思以及它的前因后果。 “我知道她说过这话,但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说服你们的?”少年人没有夸张的情绪反应,而是更平静的问道。 看着小小年纪就能如此控制自己情绪,并且能直指问题关键,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难掩骄傲,但想到这个令人骄傲的孩子却只有两年的寿命,悲愤便如潮水般将她们淹没。…
  • 顾十八娘

    顾十八娘(套装共3册上中下)小小仕女,父亲早亡,母亲受辱悬梁,兄长入狱病逝。她三从四德,尊夫敬婆母,以为这辈子终于不再是孤苦无依。不想丈夫功成名就,休妻另娶。求告无门,决绝的她,在丈夫和他的新婚妻子面前走向了黄泉。本已是生无可能,却不想睁眼后,竟然岁月倒转,苍天不弃,母兄犹在,一切有了重新选择的机会。 命运究竟可不可改?顾十八娘并不知晓,但她有了这个机会,就要拼尽全力去试一试。 重生的顾十八娘,尖锐的顾十八娘,固执的顾十八娘,张扬的顾十八娘,恶毒的顾十八娘,嘲讽怒骂,算计不悔,她变了…… 前世她寻求骨肉至亲的保护,今生她来保护家人。其实她也知道,这痛快的一刀除了搭上自己的性命,注定别无所获,他沈安林为了休妻,早已经铺好了路,自己这一死不会给他抹上污迹,反而给他传奇的人生增加一个亮点而已。   可是,她不想活着了,在看到休书的那一刻,孤苦无依的她被切断了最后一丝命脉,她哭她闹她跪下哀求,到最后徒劳一场,甚至连个因由也没有得到,那个男人,被她视为天地的男人,留给她的只有冰冷决然的背影。   她顾十八娘到底做错了什么?七年前是他们求她嫁进来,七年后,他们又把她赶了出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 名门医女

    穿越小说名门医女全集内容简介:齐悦一脚跌进了陌生时空梳着妇人头,不见丈夫面独居别院,冷锅冷灶冷眼开什么玩笑,既然我是这家中的大妇,自然我说了算好吃好喝好住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再跟我斗,斗开膛剖肚,吓死你们。大庆宝元三年初夏,永安府,锣鼓喧天,爆竹声声。   定西候府所在的整条街上都披红挂绿,街上被人群挤得水泄不通,就连树上墙头都站满了人。   “这么排场的娶亲场面,咱们永安府可是好久都没见过了。”   人群里头发花白的老人们眯着昏黄的眼看着眼前的娶亲队伍。   十六人的鼓乐吹奏班子,二十人的高头大马,三十人的迎亲护从,拥簇着一顶六人抬的花轿,一路上两边的随从不时撒下彩屑绢花,如同天女散花纷纷扬扬,引得大姑娘小媳妇孩童们争抢。   定西候府的绢花,料子式样可不是一般人家能得的。…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