莓果作品集

莓果作品集在线阅读

昵称:草莓、莓果子、果汁 职业:律师 性格:理智与冲动并存,感性与豪爽兼有,多数时较啰嗦。爱宅,爱篮球,爱看书,看美剧,爱一切美好的事物 座右铭:爱笑的女孩子,运气不会太差 最喜欢的作者:张恨水,林语堂、席慕容、泰戈尔、仓央嘉措、亦舒 最喜欢的一部作品:《简爱》 莓果的代表作:胶卷儿,别跑 执子之手,将子悠走 八卦女,咱俩没完

代表作品墨墨温情不得语

推荐作家

莓果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6本
  • 胶卷儿,别跑

    《胶卷儿别跑(全本+胶卷儿别跑番外)》他是她的青梅竹马 隔着毫无音讯的六年,隔着伤痛和各种阻碍 他是她的欢喜冤家 经过那么多的弯弯道道,才看到一直站在身后的他 曾经以为再不能承担的重量,如今终于知道,爱与被爱都可以酝酿出芬芳。 难弃青梅竹马,难离欢喜冤家 当青梅失色,可还寻得到当初的竹马? 那么多的弯弯绕绕之后,回头却发现身后有个他 - 初一,倘若时光可以回流,我只愿,我爱的那个人一直是你 我一直以为你不是我等待的那个人 追逐着着自以为是的爱情,原来,不过如此 我后悔了,如果可以,能不能请你继续爱我?柯尼卡第一次遇到杨初一,是在福宁集团的顶楼会议室。 她第一次作为泉林集团的代表处理一项重要的合作案,对方都是J省龙头企业的负责人,虽不是刻意的西装革履,但是那股子从容淡定,一看便知,自己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她进来后,这些人连头都没抬,依然继续看着手里的文件。几年商场打滚下来,柯尼卡只是稍稍扫了一眼,便不卑不亢道:“我是泉林这次合作案的负责人,柯尼卡。” 那几个人大概早来了,听到声音抬起头对她微微点了点,便继续讨论手里的文件。…
  • 请吻我以葬时光

    请吻我以葬时光番外,请吻我,以葬时光,26岁的柯尼卡偶然与高干子弟杨初一结识,她并不知道,他便是六年前她宿醉时与她发生关系的男人,杨初一却一眼认出她。她下意识的对他感到亲切,脆弱时、酒醉后会对他表现出亲昵。 这样的态度,让杨初一产生误以为她在与他玩欲擒故纵、欲拒还迎的把戏。好奇心下,他刻意接近她,竟发现她的母亲是植物人,且病情一直恶化。 其实,柯尼卡有她梦中的白马王子,温润如玉,翩翩风度,安子恩便是这样一个男人。他们青梅竹马,他懂她,懂如何让她开心,也懂如何让她伤心。他们的父辈曾是政敌,而柯尼卡的父亲最终锒铛入狱。安子恩放弃了他们的爱情,与一直爱慕他的庄莹共赴英国,一去六年。 杨初一看到了柯尼卡冷漠下的脆弱和无助,他帮助她联系专家医生,而庄莹,正是负责这桩病例的主治医师。 安子恩是与庄莹一同回国的,一回来便在家族的安排下,担任市政府秘书长的职位。并与柯尼卡再次相遇。 柯尼卡母亲的病危,让两对男女第一次正式面对到一起。杨初一终于知道,从头至尾,他只是一个替身,一个在她脆弱时寻求温暖的对象。她给他做的饭菜是安子恩的口味,她会悄悄的看他,一切都是因为他跟安子恩的相似。 此时安家需要联姻度过危机,安子恩无奈于家中的变故,却又舍不得柯尼卡。他问柯尼卡,他现在已经订婚了,她还愿不愿与他在一起。 杨初一为此动怒,却只能以他的方式守护着这个女人,隐忍而坚定,她最需要的时候,他永远都在。 柯尼卡选择与安子恩分开,她也拒绝了杨初一,慢慢撕扯过去这段感情时,杨初一的感情也慢慢渗透进她的心。 柯尼卡渐渐觉察出杨初一的反常,而杨家也在此时表示,不能接受一个曾经沦为贪污犯的女儿做杨家长媳,杨家的长辈开始给杨初一张罗一个门当户对的婚姻。 柯尼卡终于得知,杨初一急性胃溃疡因为情况恶化,已经癌化,需要立即手术。杨初一患有胃癌的消息很快被杨家得知。 杨家不再反对他们之间的事,只要求杨初一不要延误手术的时机。一直对感情浑浑噩噩的柯尼卡,终于在生死抉择之极,正视自己的感情。无论生死,她要陪杨初一一起走下去。和男人不同,女人总是比较倾向于灵肉合一,胶卷儿和初一的第一次相遇,在我们现在看来,颇洋溢着几分暧昧的凄婉,但胶卷儿自己呢,我不认为她那么乐于回忆这种经历,毕竟是一场绝望的荒唐,个中的辛酸滋味,不会是看上去那么美。现在很多文里已经习惯由一夜情发展成两情相悦,但真实的情况怎么可能这样顺理成章呢,何况,胶卷儿是在那样糟糕的情况下遇到初一。她努力的努力的把身子向前倾,想要看清楚他的样子,车却在这时颤了一下,她条件反射般的紧紧环住少年的腰,待车行稳,她却瞬间面红耳赤,庆幸着这副样子没被他看去。 梦中的场景像是在不停的变幻,转眼,她看见自己穿着衬衫短裙,脚踩着帆布鞋,一脸灿烂光华。…
  • 嗨我的猫咪

    本文为【高干文】看官们请自携避雷针。 这是一只腹黑猫还有一只可爱乖乖鱼的故事。 - 唐筱米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变成一只金鱼,周围没有水,她几乎窒息的躺在地上 瑞阳猫邪邪一笑,猫胡须跟着一颤一颤,伸出粉舌舔舔鼻子,迈着优雅的“猫步”朝筱米鱼走来。 瑞阳猫似乎不打算就这么吃了筱米鱼,伸出肉呼呼,粉嫩的爪子挠挠筱米鱼,将筱米鱼翻了个身,肉掌一下一下拍打在筱米鱼身上。 筱米鱼内牛满面:不带这样儿的,你这只死猫,不带这么玩人的,不,是不带这样玩鱼的。 凭什么只能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她唐筱米要做鱼吃猫的第一人,哦,不,是第一鱼!杨初一收到唐筱米短信的时候,正眯着双丹凤眼,面无表情的跟杨初二、杨初三研究最近各自身边的美女排行,顺便琢磨着晚上去哪儿快活。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信息铃声响起的时候,众人都愣了下,是惊悚的解放军军歌。 杨初一瞪着手机楞是没回过神,林伟波取笑道:“初一,你手机铃声都是解放军军歌了,准备从政啊?”一帮人跟在后面,笑得那个欠扁。…
  • 执子之手将子悠走

    执子之手,将子悠走,【初见】 她是名不经传的实习小记者,他是放弃子承父业转而白手起家的高干子弟 她美丽干净,虽青涩,却格外引人注目 他深沉冷漠,只留给她一个削瘦修长的背影 他将她送出国,丢下一句话,“常悠悠,你最好别再回来了,否则,后果你晓得的。” 【再遇】 她是学成归来的优秀外景主持和新闻记者,他是诸多新闻媒体都想拿到独家采访权的对象 他将她堵在长廊里,“常悠悠,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啊……你躲着旁人罢了,何必也要躲着我?” 【两年】 他从未向她表明心迹,却死心塌地守在她的身后整整两年 她需要他的时候,他永远都在 她的生活里处处布满了他留下的烙印 她以为,这就是爱了 她以为,那个人就是他了 到头来,不过是庄生晓梦迷蝴蝶,他保留三分,她却已沉沦至谷底 【他,她】 他是何子衿,她是常悠悠 一段灿如烟火,却也低如尘埃的感情 爱恨兜兜转转,幸而,终是岁月静好,执手相爱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 悠悠:“我们能分手嘛?” 子衿:“不能。” 悠悠:“……为什么?” 子衿:“就像你去餐厅点菜,吃了一口,菜又没问题,人家肯让你退货么?” 悠悠:“可是,我们不合适……” 子衿:“就像你去餐厅点菜,吃了一口,发现你想吃沙拉酱,却错点了鱼子酱,人家让你换么?难道要再买一份?凑合凑合吃吧。” 悠悠:“……噢。”若是赶时间,这么点小事会耽误很多时间。从前在新闻部实习的时候,这个道理,前辈就已经教过她,可是她从来没有放在心上。如今看徐思捷的动作,显然是熟练至极,她不禁有些汗颜。 车子开的既快又稳,已经化好妆的徐思捷开始端着一个小本子细看。常悠悠细心的扫了一眼那个小本子,密密麻麻的一些手写字,字写的很是大气,整整齐齐,毫不显乱。 徐思捷翻了一页,下一页贴的是两张彩照,两张拍的都不是很清楚,分别是一张侧影还有一张背影。…
  • 八卦女,咱俩没完

    八卦女咱俩没完,你相信命运吗?你相信你的生命里会有这样一个既定之人吗 这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故事里的每个人对于爱都有自己的诠释 他们懵懵懂懂,兜兜转转,又寻寻觅觅 只愿回首细数来时路时,她与他依然能握紧爱的温度 【温浮生】 他坚信,爱一个人,不是守候,而是千方百计的去争取 他不相信命运,若世上真有命中注定,他愿意与她一同参与彼此的未来 他抓住的东西,永远都不会放手。生活亏欠她的,让他来弥补 他虽是温家的男人,却也要做她的丈夫,也只是她的丈夫 仅此而已 【苏七七】◆她相信命运,她认为,如影随形的特殊能力是命运对她的诅咒 没有明天,没有未来,亦没有自己 她生命里只剩下了守候:守候妈妈留下给她的记忆,守候她唯一的哥哥 遇上他,是命运的安排,亦或是另一场不可避免的伤痛 她认定,爱一个人,从此便要心无旁骛 她想要的,便是要千方百计的留在他身边。不一定要得到,却一定得守着。分不清到底是庆幸,还是旁的情绪,苏七七下意识的转着手里的原子笔。他们有过一面之缘,那薄如蝉翼的回忆,用力回想的时候,便开始疑心究竟是不是只是一场梦。 也是,她今天戴着眼镜,穿着这身地摊上淘来的职业套装,素面朝天,和那天她在TANGUO俱乐部的打扮,截然不同。…
  • 墨墨温情不得语

    不论如何,我又找到了你。不管是原先的你,还是这个全新的你,也不管你叫什么名字,长的什么模样,对我而言,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你。他们心系对方的时候,彼此都还不知道这是一场相爱 他想,等她再长大一些 她想,等他再安定一些 彼时尚不知,世事无常,且行且珍惜 默默的关注一个人,默默的期盼一份也许永远也不会降临的感情,不想让对方知道,也不想对世人公布 也许仅仅是不想,也许却因不能 当眼中之人不再,心中之人能否犹存?◎本文为【重生文】,是《八卦女,咱俩没完!》系列篇 ◎此文是我严格意义上的第一篇文,原名《墨墨温情》(《暗恋》),虽粗糙,却是我最初来红袖心底想要讲述出来的故事。里面的每一个人物,在我身边都有原型。 现全部推翻,重新写过。写给自己,也给每一个暗恋过,或者被暗恋过的朋友。 也许还有朋友记得它的青涩,也许你正在重新认识我…… 请匀给我一点点的时间,容我慢慢的讲述这个故事。韩君墨与文清对视一眼,韩君墨说,“家属不在,我们是她的朋友。” 女医生皱皱眉,道:“病人应该终止妊娠不久,没有调理好,加上疲劳过度……” “终止妊娠?”文清脱口而出,下意识的看着韩君墨,他的唇往下沉,看样子,与她一样,毫不知情。 “联系家属吧。”医生想想,又说,“病人现在的情况,不适合饮酒过度,像今天这样的情况,最好不好再发生。”…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