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沧生作品集

书海沧生作品集在线阅读

河南人,网络作家。已出版《十年一品温如言》,已出版作品《昭奚旧草》,未完结作品《面具》、《此四非彼四》,正在连载作品《同学录》。生于八九年夏秋之交,一路按着平凡的路线可喜可贺地成长为平凡人,平淡无闻到如今。大学专业法学,二十余年间遇到的法律无法解决的人和事却如未过筛子的稻米一样多。做得最多的动作是不停地忘记又记起。最厌烦的是陷入到复杂的思考之中,喜欢一边洗澡一边编故事。我不过读了几本书,大约沧海一粟,用这个笔名就是为了提醒自己学无止境。我总想着,有一天我终会成为一个比现在要温和正直善良的人,可是,更希望,你们长大后能成为这样的女孩儿:招人喜爱,活泼灵气,举止有度。我说我期许你们长大,这是最真的真话。 ——写给以后的我和随我一起长大的你们。

代表作品十年一品温如言》 《昭奚旧草

推荐作家

书海沧生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5本
  • 网王-面具

    这是一段童话,可是,童话的世界没有王子,即便有了,爱上的也是巫婆。这些男孩女孩,可恶得透顶,却在我的世界中,由我期许纵容,对爱,吟咏专一。 可,三生三世,姻缘石上,铭刻的,终究,只有两个人呐。 姻缘石外,多出来的那些孩子,又该怎么办?戴着面具,你我为爱,还能走多远...... 而这男孩女孩,假意或真心,热慕的,究竟是一张张华丽的面具,还是被现实不断捉弄挤压的灵魂呵...... 我想我会慢慢讲给你们听——一个叫做面具的童话。满眼望不尽的白,在她眼中翻卷,什么都不甚明晰。只有灰蓝的天释放的如鹅毛一般的雪不断地提醒着她,这里应该很冷。是的,她没法真实地触到或感觉到这个世界,但是,不知为何,一向喜爱雪的她此时却十分抵触这场雪。一望无际的灰白,令人感到满眼的绝望。 遥远的与天相连的地方,有一个亮点,她无意识地向着亮点走去,一步一步,却没有脚印。当她走近的时候,却发现那是一个瘦小纤弱的孩子,蜷缩着坐在雪地。他的脸埋在膝盖里,奶茶色的头发被雪氤氲得泛出温柔的光泽。白色的毛衣下的锁骨与雪花接触,却无法暖出雪水。赤裸的脚,白皙而透明,因寒冷而浮现出青色的血管,不知为何,她竟觉得他的血液凝固了。他…死了吗? 她伸出手,身体渐渐向前倾,试图抱住这个孩子僵硬的身躯,给他一些温暖,可她的身体却穿透它纤细的身子,空空的,什么都没有触到。她,与他咫尺天涯。无法预警地,眼泪奔涌而出。 在梦中呵,她依旧那么没有用,什么都改变不了。铺天盖地的雪,一瞬间埋葬了她的泪水。…
  • 此四非彼四

    清穿——此四非彼四,她和褒姒同音不同名,因此人是幽王为求一笑烽火戏诸侯的红颜祸水妖妃,她却是从五岁开始追夫一辈子也未博老公说一个爱字的黄脸婆皇后。 差别咋就这么大泥! 其实,简单滴说,这个故事讲的就是百折不挠的小强女猪终于扑倒一代冷面帝王的血泪史。 故事的教训,是说,1,女追男,其实隔了一座喜马拉雅山;2,穿越女必将被数字军团奴役,欺压还窝囊地无还手之力。 女猪心中最常对数字军团说的一句话就是——丫的!等咱当了皇后,再找你们这帮兔崽子算账!!! 化学老师常告诉我们,冰水混合物的温度是零度,此四和彼四的关系正是如此,进可攻退可守。午宴时,一家大大小小,谈笑晏晏,宝儿坐在父亲身旁,私密的话也不好向兄长问出口,只得等到宴毕,才把大哥二哥拉到一旁。 “大哥二哥,我央你们的事可有眉目了?”女娃眉眼充满兴奋,双颊粉嫩,看得两个少年一时恍神。 “宝儿,你可苦了我了!”富昌满腹的埋怨终于向小妹妹倒出“每次轮值到承乾宫当差,我都是死命地盯着看,佟娘娘一直以为我眼神不大好。” “可看到了?”宝儿抓住富昌的袖子。…
  • 昭奚旧草

    (昭奚旧草共上昭奚旧草下两部)第一部(即昭奚旧草上部):昭奚旧草之穷鬼路 大昭上百华国太子遭国舅郑祁残害,被拿着一纸婚书的未婚妻奚山君所救,乔装易容,落入穷山恶水。公子扶苏本性温柔沉默,却命运坎坷,求安不得,求全不得,历经人生三大劫难,父害封棺,弟杀身丧,妻淬子亡,危机四伏中终于磨砺出天子之志。求得三公辅佐,平定八王之乱,公子终回大昭。可是,一切的磨难本非天定,竟是人为。最后一次灾难的降临改变了扶苏的后半生。 主角:扶苏、奚山 配角:成觉, 三娘 ,翠元, 云琅, 青城 ,忍冬。从不知相思,安知相思死。 《十年一品温如言》后书海沧生首部古言华章巨献。 旖旎绮丽的古风画卷,倾尽山河的旷世绝恋。 奚山望岁三百年,公子扶苏胡不归。前世今生一双人,生死轮回未央情。 “我得宠溺他一生一世,做个他,像他待我那一辈子。惟愿他,此生便是那个前世懵懂的我,被钟爱,被安排。”黄炎宏土,华国上百,诸侯分封,集为国昭。史载杂项三百余万册,册中八万万人,万万人中各自寥寥,只手翻过五十年,不过春花落下的一臾。 那书中有座海棠园,园子里有个长不大的孩子,园子外有个暖不热的公子。 那书中有池太液水,一池之内是绵延的殿和绝望的公主,一池之外是不散的雾和向道的相爷。 那书中还有座青山,青山上有雪,青山下有个姑娘。姑娘喜欢看人,她盼着那其中有她的哥哥,背着她,带她回家,带她出嫁。 待到嫁给这世上最好的儿郎,便有人等她长大,有人带她去看海底的白珠、悬崖上的红花,欢喜她欢喜到打仗吃酒读书抚琴都忍不住带在身边,山高水长地过一辈子。他有些快意地大笑着,玉白的脸望着那山上的远方。他此生带着记忆而来,可记忆却只有三百年前的第一世。入地狱的第一时,有些人直直喊苦,做人好苦,捧着那碗汤便往下灌。经过喉咙,滚烫灼人,初见与最后一面全消;经过肝肠,曲曲绕绕,爱人之情事缘由,抱恨之半生业障全消;落了肺腑,晃晃荡荡,你忘了她,寸光沉入江山。 他凝望那碗冒着热气的汤,捧起来又放下,谁也不知谁的一生怎样活,可是分明都不是游侠,半生洒脱。他问那引导的黑衣使者还有多久才能见到想见之人,黑衣使者问他,汝可待?他问他能不能等。 能啊,能等。他想他得熬下去,他挺能熬的,他熬了三百年。从她走的那一日,已经宣判他容留。等着她,确凿罪名。…
  • 同学录

    每个人都有一本同学录。那里有你的挚友,也有你的君子之交。有些被你排在前页,有些被你放在后端。你自鸣得意,又羞涩窃喜,以为谁也看不出,那个人,已这样妥帖地藏在这一本伪装里。每次一页页滑过,无论从前还是从后翻起,总有意触到他的字迹。因为他不在最前方,不在最后面,而在你心里。我们天各一方的时候,没有谁会想到这个结局。可是大家或者沉默,或者忽略,用结束一顿快餐一杯咖啡的时间,消化了这个事实。然后用一辈子努力让它显得没什么大不了。瞧,我们都笑笑就过去了。这也许是成熟。我这样告诉自己,审视自己的时候宽容自己,只是因为难以启齿。我无法说,在这样大的天地,我再也找不到一个人,告诉她,我亲爱的同学啊,我曾经多么喜欢你,多么的爱你。你不要再次刻意用爱情或者亲情、友谊清晰划分,因为在我的心里,你曾经就是这个世界爱过我的全部证据。 多年之前,我是你的同学。 多年之后,我是你的同学。 我轰轰烈烈地制造自以为是的传奇,觉得太阳都在崇拜我,是因为你那么动人的样子,就这样让我的年少晕眩起来。阮宁心下有些无奈。那个世界的那些家子,哪有谁去市面买贺卡的,都是雅兴来了,设计完了去定制,为的便是一个“独”字。要在这熙攘人世独一无二。 便好比电子邮件比白开水还要习惯的今日,只有他们还继续用毛笔规规矩矩写字了。写便写了,面子上温润板正,内里却是谨慎,教人猜也猜不出到底是哪家的风格。 阮宁挠挠头,却不好说些什么,只收起放到了抽屉。…
  • 十年一品温如言

    这是他们的故事,一种爱,两个轻转流年,谁是谁非,不过,掩嘴一笑。十年含烟,梦醒时,揉揉眼睛,少年此间,哪个曾经温如言。 题记:这个故事关乎撒娇,关乎宠溺,关乎排骨,关乎爱,关乎人性,也关乎救赎。多年以后,冬日火炉前,孙子们的小脑袋围成一团,要听老奶奶讲故事。 温衡笑眯眯,那就讲个十年的故事好了,先说好,宝宝们,这只是个故事。 第一年,她从江南小镇的乌鸦变成了金光闪闪的凤凰,撞到一男一女接吻,此男长得甚是可口,心喜。 第二年,他生了怪病,她趁乱,鸠占鹊巢,赖在他家。 第三年,他的奸夫从维也纳飞回,她,鸡飞蛋打,灰溜溜逃窜。 第四年,她奉父命,当了别人家的童养媳,他几乎忘了她。 第五年,准未婚夫瞧不上她,跟别的女人跑了,他幸灾乐祸。 第六年,没印象。 第七年,一对奸夫淫夫,继续没印象! 第八年,她出国留学,他为了别的男人跟家中彻底决裂。 第九年,他被逼无奈,和她结婚生子。 第十年,孩子出生,他干了囧事,一家三口,被驱逐出境。 言希泪,颤巍巍地指,媳妇儿,你撒谎,故事明明是酱紫的。 第一年,她做排骨很好吃呀很好吃。 第二年,生病,没有印象。 第三年,他出国度假,她被赶出温家。 第四年,她失踪整整一年,他生她的气,不去找就是不去找。 第五年,他躲在墙角,跟踪了她整整一年。 第六年,她一生中最在意的那个男人出现。 第七年,没印象。 第八年,他出了车祸,她出了国。 第九年,他追到法国,她背着他在雪地里走了一个冬季。 第十年,情敌一号出生,回国。 媳妇儿,这才是完整真实的故事。宝宝们,知道了吗? 这是他们的故事,一种爱,两个轻转流年,吹散的,只有孙儿手中的小风车。 谁是谁非,不过,呵呵一笑,十年含烟,梦醒时,揉揉眼睛,少年此间,哪个曾经温如言。 温衡,温氏长女,如玉一般温润的女子。温言辛陆皆为军政世家(后陆氏转而从商),然外人眼中的钟鸣鼎食亦未尝就一帆风顺。温家危机四伏之时,言家出手相救,为报答言家恩情,温衡刚刚出生即被家人送到乌水小镇,化名云衡,随养父母生活十五年。而言家私生小女被送入温家,顶替温衡成为温家小姐,名唤思尔,与“哥哥”思莞感情极好。 十五岁时,温衡被接回温家。随思莞进入大院时,初见言希,此后便是一生的纠缠。 然而温衡的归来,刺痛了不止一个人的心。温家将思尔送出大院,令温母和思莞无法接受,因而冷淡温衡。阿衡这个江南水乡养出来的温润柔顺的女孩,就这样开始了在机关大院里小心翼翼的生活。 后来,认识了辛达夷,和思莞言希一起长大的哥们儿,并和言希愈发熟悉。再后来,思尔回到温家。 在言希的请求下,阿衡住进了言家,开始了和言希同在一个屋檐下的生活。彼此熟悉,彼此依赖,直到彼此情根深种而不自知。 然而二零零零年的春节,阿衡收到了一封快递。这封快递,揭开了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也将阿衡和言希的温暖的生活彻底粉碎。 守望,坚持,深情,决绝,无悔。 这是阿衡和言希想要告诉我们的一切。 十年光阴流转,百转千回之后言希终于牵起了阿衡的手,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的岁月静好。 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温言不羡仙。云衡想过见到至亲的一千种场景,不外是鼻酸,流泪,百感交集,如同原来家中母亲爱看的黄梅戏文一般,掏人肺腑,感人至深的;也兴许是尴尬,不习惯,彼此都是小心翼翼的,因着时间的距离而产生暂时无法消弭的生疏。   每一种都想过,但都没有眼前的场景来得真实,而这种真实之所以称作真实,是因为它否决了所有的假设。   “思莞,你是怎么回事?”老人锐利的眸子从温衡身上缓缓扫过,定格在满身水渍宛若落汤鸡一般的少年身上。…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