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微|海恬作品集

叶微|海恬作品集在线阅读

叶微,现用笔名海恬。80末,金牛女,言不压众,强烈鄙视甜点。无聊的时候在人群中发呆,热闹的时候在狼群中抽风。

推荐作家

叶微|海恬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4本
  • 白夜歌

    周世骞微微一笑,“你是在向我讨承诺?” “我怎么敢。”低下头去,又丢去一颗鹅卵石。 “不敢?”他颇有兴致的又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扭回来,迫使她不得不正视他的眼睛,阳光透过溪水折射,倒映在彼此的眼睛里,好像灌入了无数星星,闪烁着明亮耀眼的星光,明凤移不开目光,只能定睛看他,“你不要,我偏偏就要给你。”一九二九年夏,香城。 香城的夏总是有点闷热的,即使已是夏末,风依旧带着黏黏的触感,香城是为南三省中最为发达的城市,地属南方并拥有独立港口,应有尽有,这座如同上海般的不夜城向来都是人们的梦想之都,世外桃源。 香城火车站前面黄包车来来往往,大汉脸上汗水淋漓却也顾不上擦,咸涩的汗水流进眼睛里,痛得几乎睁不开眼也得咬牙撑着继续拉车,连颤都不敢颤一下。纵使香城是这么一座富贵的城市,可终究还是有着下层的人物,他们每天为了生计出卖劳动力,只求三餐温饱,这样的生活对于某些从乡下蜂拥而来的人来说,却也是一种幸福。 随着嗡嗡的车鸣声火车到站,下车的人左拥右挤的拉着车门上的栏杆抱着行李跳下车,霎时间火车站里人潮涌涌,忽然几名壮汉挤进来,硬生生的从人潮中劈开了一条道,一名穿着青色短衫黑缎长裤的年轻女孩站在最前面,笑眯眯地等待。 这么霸道的状况甚是少见,原本还往外狂奔的人潮就缓慢了下来,本着小市民的心理争先恐后地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需要这么大的排场。 笑痕逐渐在他唇边加深,却并不若周涄元那般让人心安,反倒让明凤看的心里一阵发慌头皮发麻,总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 他对着她伸出食指,慵懒的勾了勾,“我需要的诚意就是……你过来,亲我一下。” 果然,明凤的背心都在疯狂地冒冷汗,好像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背脊上爬行,手蓦然握得死紧,眼都不眨的看着周世骞,周世骞只是微笑地看着她,一脸“看你就是不敢”的样子,她心底里那栋火山一触即发,心一横就上前,单手按住他的手臂俯下身—— 几分惊讶之色从他眼中一闪而过,下一刻却又弯起唇来。…
  • 一掬明月

    忽然,她轻轻地笑了起来,眼神忽然前所未有的坚定,她跑得匆忙,发丝凌乱,唇边却好像绽开了一朵美丽的花儿,嫣红嫣红的,在日光之下灿烂得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你的话,现在还算数么?” 他依旧淡淡地,背后的阳光在他身上圈出了一个圈,明媚地在他身上跳跃着,他的眉眼舒展着,平静无澜。 “算。”英国东面的一个安静的城市里就连酒吧也是静静的,因为临近海边,夏天的夜晚还是有风,凉凉的,带着点刺骨的寒意掺杂在里面,呼呼地吹着,扬起小片尘埃。   思甜小跑着出了酒吧把外面立着的小牌子收了进来,抬头看看时间,竟然已经是十点了。圣诞节当天思甜起得比平常还要早,捻手捻脚地出了门,外面的地上都是雪,踩在绵软的雪地上,思甜心情忽然特别的开朗轻松,步行来到市中心内昨天看过的那家店,在门前打了个电话里面就有人出来开门了。   照理来说圣诞节当天英国所有的店铺都不会开门的,可是因为这家店是一对华裔夫妇开的,圣诞节对中国人来说并不是真的什么特别的大节日,于是昨天思甜偷偷跑回来跟他们说的时候他们也同意了让她今天来拿昨天看中的那对袖扣。   “真的很不好意思,昨天也有一位先生预定了这对袖扣……”老太太很是为难地看着思甜,“我们昨天也以为袖扣货存还有两对所以就答应了下来,可是回去才发现只剩下这一对了,对不起,是我们疏忽了。”   “那……”怎么办? “那位先生约定了过来的时间也快到了,也是个中国人,要不等他来了你跟他谈谈?”…
  • 世上独一无二的你

    因为世上只有一个独一无二的你,所以你是最珍贵的。 叶之情遇见岑纪川的时候,因他的琴声一见钟情,经过一番纠缠两人有情人终成眷属,而一直喜欢她的雷铮不惜动用了家族关系与之情有了婚约。而叶之情在无意中发现离异的母亲与雷铮的父亲有感情纠葛,叶母为了不让之情爆出秘密于是把叶之情送出了国外,也让叶之情跟岑纪川彻底断了联络。 五年后,叶之情重返S市,与之重逢,情感愈加深厚,恰逢其时,雷铮暗中收购岑氏股份,叶之情为了不让母亲与雷氏联手对付岑氏自动回到了母亲身边,并且以母亲与雷易南的秘密威胁母亲不让母亲插手雷铮与岑纪川暗中的争斗。岑纪川的父亲突然脑溢血死亡,之情为了重回岑纪川身边以死相逼,从此与叶家决裂。恶意收购风波最终还是岑纪川技高一筹,风波平息,雷铮也一掩从前的霸道张狂,重新出现在叶之情身边。经过调查,岑纪川发现自己父亲的死叶母脱不了干系,内心无法接受事实只好迫使叶之情离开自己身边,独自神伤…泳池两边的灯打落在水面上,波光粼粼,湿润清凉的温度在这一片天地之下扩散了开来,细白的小腿在水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晃动着,扰乱一池平镜。水声哗啦啦地,柔软而细腻,像是要荡到人心里似地,悠悠然。 雷铮林朗好像约好了一样,一人一边地坐在岑安然跟之情两边。雷铮单脚没在水里,一脚曲起在岸上,右手随意的搭在上面,左后撑在后头,懒洋洋地,却有着一股意料之外的慵懒。他看着之情的侧脸,轻勾薄唇。 “雷铮,我问你个问题。”岑安然突然打破沉静。日子平淡如水的过去了,因为马上就要到国庆七天的假期,学校的课程排的满满的,连星期六日都要补课,简直要把这群可怜的学生榨干。到九月三十号放学的时候,连续上了好多天课的学生终于解放了,个别学习刻苦的同学背着沉重硕大的书包脚步蹒跚地走出校门,那个样子看得之情笑得喘不过气来。 之情还是跟雷铮一起走去车站,车站旁边有一颗很粗壮的大树,每次之情在那棵大树下等车的时候都会看见不少高年级的师兄师姐在附近热情拥吻,她命令自己别往那不纯洁的方向看,可是眼睛就是不听使唤抛弃正途,有意无意的看去。 就当她正在努力研究为什么他们能吻那么久而不换气的时候,肩膀就被雷铮拍了一下,她晃了晃神抬头看他。…
  • 许我一个地老天荒

    曾经, 她以为自己经过了那一场爱情之后就再也不会遇见爱情, 可是那时候的她并不知道, 原来人的一生不仅仅只会遇见一次爱情。 她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跟他一起走到地老天荒, 但是她希望他们可以。晚上十点钟正是酒吧最热闹的时刻,城西名为“九月”的酒吧里更是热闹沸腾,现场的乐队小小休息,悠扬的小提琴曲就从音质良好的音响中传出,缠绵悱恻的音律在酒吧里徘徊,旋律仿佛有了形体一样轻轻地撞上墙壁,然后又被弹了开去。      靠窗的一桌围着坐了几个年轻的女孩,地上横七竖八的摆了好几个酒瓶,显然已经喝了不少,此刻女孩们的心情似乎不错,她们拿着一个酒瓶在桌子中间转,酒瓶瓶口指到了谁都会引起在座女孩们的低喊,然后拍着手问“要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选择了真心话的女孩都会被逼供,女孩子们凑到一起大约问的也就不外乎是那几件事,大家开心了就放过她了,如果选择的是大冒险则是会被派到酒吧的某某桌,做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蠢事。   他们之间仿佛存在着一种很特别的情感,说不清道不明,或许是相交的密友,他们之间并不暧昧,就好像已经认识了很多年的好朋友一样,很多时候默契非凡。      九点过后香城酒店的海鲜房稀稀落落地坐着几桌,偌大的厅堂里除了悠扬的意大利曲子以老式唱机播放着的乐声以外,安静得舒心。大堂经理十分客气的引着两人来到靠窗的位置,香城酒店海鲜房里做的海鲜可是香城里数一数二的好,许多中上层人士也都是因此慕名而来。      唐心看着上至经理下至侍应生都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就知道,这景晟少爷肯定是这里的常客。香城酒店历史悠远悠长,早在民国时候就已经有了,虽然经过了翻新,可浓重的历史的味道一点也没有褪去,反倒更加浓郁,也因为有了历史价值,香城酒店被评为香城市中最顶级的五星酒店。      坐下之后经理马上就送上了餐牌,热心的介绍着:“景先生,今天的鱿鱼跟东星斑刚刚中午才空运过来,特新鲜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