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葭作品集

云葭作品集在线阅读

写故事的人。有一间花房,平时养花晒太阳,闲时卖弄文字。 江南女子,大隐于世,三千弱水中微不足道的一瓢。爱将梦编织在纸上,直至泛黄。揽尽朝云暮雨,执恋幽径烟霞,愿心中所思化为高山流水,等待知音之人的聆听。出版作品:《苏染染追夫记》《帘卷西风》《醉流年》《下一个天亮》《谁在记忆里流连》《最美古诗词》。另有若干短篇,散见各大杂志。

代表作品相思焚城》 《苏染染追夫记

推荐作家

云葭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0本
  • 日边红杏倚云栽

    号外!号外!秦将军失信于人,二公子再次爽约。看相府千金如何追夫除X!鸡飞狗跳、心惊肉跳、小眼儿乱跳……就不信你看了不笑! 说小白女不可爱,快乐其实很简单,漂亮也绝不是女孩儿唯一的资本。面对生活,我们都是苏染染,相信自己,乐观、充满希望地去面对,你就可以走好自己的路,把握好自己的人生。 奶奶直骂苏南是不孝子,我心里舒服急了,有种大仇得报之后的快感。苏南大概是怕奶奶在娘面前道他的不是,走到回廊的时候就开溜了。 娘和那些姨娘们还是一年前的老样子,见了面三句话离不开让我嫁人,我就是想不明白了,我苏染虽不像叶倾天那样美得倾天,但好歹也是当年的京城第一美人初阳公主的女儿,好歹还挂着蜀山第一美女的名号,我就不相信我这辈子嫁不出去。看她们的着急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丑得没人要呢。 随随便便寒暄了几句,我找了个借口开溜了,一路直奔梁添的房间。苏逸从小就是个勤奋好学的好孩子,他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书,有事没事总喜欢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舞文弄墨,比那些足不出户的闺阁淑女更“闺阁”。我很怀疑我和他在投胎的时候把性别搞错了,他更适合当女的。 这段时间苏府发生了很多事,先是梁添被退婚,之后这位被退婚的梁大小姐很酷地离家出走了。当然,如果爹爹肯相信我的话,她就不是出走,而是被绑架。紧接着就是我即将要嫁人的事。不管好事还是坏事全挤在一起了,苏府热热闹闹一直没消停过。苏逸却像个局外人一样,从不关心这些。回到家这么些日子我只见过他一次,还是远远地看了一眼。 当时我和苏南在花园的湖边溜达,苏南指着湖对面回廊里走过的苏逸对我说:“那是老九,怎么样,一年不见他帅多了吧。不是只有女人才能十八变的,男的也可以。” 整个相府最难见到的人今天破天荒主动跑到我房间里来了,我忽然有种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的感觉。…
  • 宙然发生的爱恋

    作者有话要说:《苏染染追夫记》原名《日边红杏倚云栽》,即将上市,欢迎大家奔走相告,某云在此谢过了~~~出版公告 唐韵之的恋爱史用三个字总结就是血·泪·史 中学时初恋对象就被自己不雅的形象给吓跑过 大学时好不容易谈了场恋爱,男朋友却劈腿和她的死党在一起 当然这还不算什么…… 最狗血的是,传说中的指腹为婚也被她给碰上 唐韵之心想,这回总该没问题了吧?可谁知她还是再一次被甩了…敲门声砰砰砰响个没完,大有里面的人不开门她就永远不会停下来的意思。 唐韵之对此抱以听而不闻的态度,翻了个身,顺便用毯子捂住脑袋,继续养精蓄锐。她实在是太累了,昨天一下飞机就没好好休息过,再加上见了叶宙这个魔王,她还不得睡个三天三夜才能恢复元气啊。 “唐韵之,你娘的,快给我开门!”孙轻扬的声音破门而入。 唐韵之不回答,往毯子里缩了缩,假装自己不在家。 “我知道你在里面,给你五秒钟的时间,再不来开门我就拆你房子!”黑色的轿车消失在夜幕中。唐韵之一直呆呆地站在窗前,空调里吹出的冷风让她哆嗦了一下,她回神,搓了搓手臂,赶紧从壁橱里拉了一条棉被出来。 也不知是被叶宙搅和了还是冻着了,刚才还慢慢的睡意顿时烟消云散。她身上粘糊糊的,一股汗味,在洗澡和不洗澡只见徘徊了很久,她最终还是乖乖地拿了睡衣去浴室。…
  • 谁在记忆里流连

    也许正如人们所说的那样,双生子天生有着心灵感应。倾心离开后。没有人再跟我提过关于她的任何事情。从那时起我陷入了记忆的死角,每晚重复做着同一个梦,梦里有着跟回忆中不一样的人和事。我一直以为,是我的记忆出了错。 直到遇见时宇锋。那个总是在我梦中出现的人,我才发现原来一切并非臆想。循着往日的痕迹,抽丝剥茧,我渐渐发现了倾心的秘密,还有那段被遗忘在角落的旧时光?一起来翻阅《谁在记忆里流连》吧!谁能料到一句简单的话,哪怕只是一个字的误差,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比如说有一次我们上课上到一半,某男生腾的站起来说:“老师你能不能把拉链拉上。” 年轻的女老师脸颊绯红,飞速转身。教室里一片哗然。 几秒钟后女老师回头,不顾形象地大吼:“靠,你耍我啊!” 该男生嘴角抽搐,异常委屈:“我,我说错了。我是想说,老师你能不能把窗帘拉上。太阳太大我看不清黑板。” 全班绝倒。 而彼时我也没有想过,倾心无意识说错的一句话,竟然会一语成谶。文诉意和孪生姐姐文倾心出海游玩,二人不慎落入大海,文倾心为救妹妹溺水身亡,临死前让妹妹替自己好好活下去。文诉意自幼和姐姐感情好,无法面对姐姐的死忙,因此她本着要替姐姐活下去的心愿,醒来以后错把自己当成了姐姐文倾心,并且遗忘了原来的自己。有些记忆永远无法磨灭,而有些错误一旦错了,就只能将错就错,再也无法更正。一切尽在云葭编著的《谁在记忆里流连》。这个故事,源自我很久以前的一个梦。 我曾无数次在同一个梦中看见一个完全不同的自己。那以后我时常想,会不会在每个人的意识里都存在着一个不一样的自我呢?于是,这段在流连中淡忘却无法磨灭的记忆终被梦境所成就。 第一次尝试写这种带有悬念色彩的故事,从构思到完稿再到整稿修稿,花了整整一年时间。而在这一年时间里,我带着这台跟随我三年的笔记本漂泊了很多地方。完稿那天,我在香格里拉。 暮春已接近尾声,我的家乡江南早已花开遍野,芬芳满园,香格里拉却依然很冷很冷。…
  • 恰似飞鸿踏雪泥

    恰似飞鸿踏雪泥小说出书版,相思焚城。宁若自小父母双亡,为躲避婚约而立下誓约——一年为期,身无分文游历江湖。期间,易容改貌偶遇翩翩公子简宁枫,心生爱慕却被伤透了心。幸得温润如玉的天下第一公子沈昱照顾,并一同经历了三个美人悬疑故事——花神祭,雪不渡,不死鸟。 三卷故事,每一个都动人心魄,暗藏杀机与秘密,也深埋着最虐最泣血揪心的过往… 美人倾国倾城,相思焚心焚骨。宁若与沈昱经历重重险象,次次错过又重逢,深谙彼此心意,不料十年前的青冥宫噩梦来袭,漫天遍野的青蝶缠绕在澹台家,混乱的梦境里,父母死去的真相,宁若辨不清的真假,她与他在明白彼此后是否能走到最后? 宁若正要回头问姐姐,姐姐一晃就消失了。再往四周看,荷花池、凉亭、婢女,全都不见了,顷刻间天地一片黑暗。 “姐姐?”她大叫一声,惊醒过来。 月光下帐子轻轻飘着,凄清苍凉。原来是做梦! 宁若擦去额上的汗珠。离开家这么久,她果然想姐姐了,几次三番在梦里看见她,她甚至开始觉得姐姐的画其实也挺好看。 她支撑着身子,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这么一动,背上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又开始痛了,隐隐还有点痒。大夫说痒是因为伤口在结痂,叮嘱她千万不能去抓。 葛天行给她的丹药有止血凝血的功效,好在那天她及服用了,昨天大夫看了之后说她恢复得很好。三年前,在太子沐寒的引荐下,他前去惊鸿山庄拜访庄主澹台明宇,澹台明宇热情地带他们参观了烟雨楼。 烟雨楼屹立在孤影山最高的悬崖边,四周云雾缭绕,比传闻中的还要美丽。时值四月,人间芳菲早已落尽,孤影山的桃花始却刚刚盛开。灼灼其华,暗笑春风。 然而烟雨楼之行,刻在他脑海中的并不只是绵延数里的桃花林,还有在林中笑得比桃花还灿烂的少女。 那以后,他开始天天画桃花。不是因为喜欢桃花,而是醉心于桃花林中的那一幕。…
  • 曾是惊鸿照影来

    那泛黄的纸张中透出的是我对你的记忆,时间终究掩不去岁月的痕迹。恍如烟花绚丽之后的落寞,风中也盈满苦涩。茫茫人海中匆匆留下的一瞥,沾染了太多你的气息……在那个纷扰的乱世,沈挽素就是一朵纤尘不染的奇葩,绽放在红尘边缘。她经历了母亲的早逝,父亲的漠然,妹妹的背叛,恋人的抛弃,甚至与死神擦肩而过,之后她终于长大,然而她却再也回不到那个纯真的年代了。 我们随着人流慢慢上岸。码头熙熙攘攘全是人,一眼望去只有黑压压的人头在涌动。回来前我给家里发过电报,人群中自然有不少是来接我们的。 果然我稍一张望就看见了爸爸和他的司机沈忠。十年没见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爸爸,他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就是苍老了很多,鬓间零星长出了些许白发。一大群人围绕在他旁边,其中大部分是女人。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甚至沾点亲带点故的肯定全都来了,她们才不会错过这个讨好爸爸和外公的绝佳机会。 “是大小姐!我看到大小姐了!”沈忠的目光一对上我就激动地叫了出来。我笑了,但没有回答他。和旁边的坟墓相比,妈妈的坟上没有任何杂草,连我刚才坐过的地方也是干干净净的,像是经常有人打扫,还有那些花……这一切当然不可能是爸爸做的。 “谢谢你为妈妈所做的一切,”我喃喃地说,“林伯伯,我常常想,要是妈妈当初嫁的人不是爸爸而是你,那该多好。只要妈妈能幸福,哪怕我不能来到这个世界上,我……” “傻孩子,有些事你是不会明白的。”他打断了我,“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我不回去,那里也不是我的家。”我态度很坚决。…
  • 帘卷西风

    寄人篱下的她代替表姐出阁,身为新郎官的他却遭旧爱当众抢亲。 她心有不甘,留下一纸休书,跟着师兄逃之夭夭。 身世扑朔迷离,一个意外让她的身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她成为高高在上的名门千金,却再次陷入与他的纠葛之中。 他们相互喜欢,却又相互算计,引发了一连串的局中局,计中计。 传说中的天籁七音重现,神秘的江湖恩怨上演。 真相渐渐浮出水面,本该不存在的人物突然出现,打乱了一切。 究竟是什么秘密,让她为情而伤……周令西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替宋羽翩高兴。她想,要是对方不是樊一风就好了;要是樊一风不是真的好男风就好了……可这些以“要是”为前提的事情全是她的假设,真相如何,只有那个樊一风自己知道。 都说无风不起浪,要是真没这回事,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说! 毕竟这门亲事的主角是宋羽翩,她本人没意见,旁人再多说也是枉然。看刚才宋二夫人母女的反应,这门亲事已然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她们母女以后不会再受大夫人的白眼。这次武林大会的目的是选出新一任的武林盟主,说是武林大会,其实并不像以往的英雄会那样一大群人大打出手。不过就是几个有资格的候选人稍微比试一番,点到为止。 在这些人中,蜀山杜掌门不仅武艺高强,而且德高望重,成为盟主的呼声最高。 周令西对这些江湖上的事不怎么感兴趣,她只是想见识一下这些传说中武功很厉害的人物究竟厉害到什么程度,是不是比她的师父还要厉害。在她心里,从来都只是把师父排在第一位的,其次才是谢寒和庞旭。 几番比试下来,周令西大开眼界,果然是一山还有一山高。蜀山、青城、巫山等门派的掌门都深藏不漏,尤其是蜀山的杜掌门,武功显然不在他师父轩辕神剑之下,才一眨眼功夫就一一打败了其他几位掌门。 最令她感到意外的是,樊一风居然也在武林盟主候选人之列。…
  • 醉流年

    醉了流年,未晞是为宣离而死的,每一世,她在忘川边看着他与不同的女子相爱、相离,他遥望着她,却再也记不得那张脸。直到千年后,他们各自有了新的记忆,新的身份…万丈深渊旁,她答应会舍弃;碧波寒潭前,他决定要遗忘。当他在战火风飞的城墙下叫出她的名字,她再也忍不住,泪流满面。当你离去,流年慢慢倒退,沧桑渐渐沉醉。你却不知,思念正如羽毛轻轻落入我的掌心…醉意宫中热闹非凡,但此“热闹”却不是因为寿宴本身的缘故,而是因大殿之中的两个女子。 霜灵由两个小仙娥搀扶着,如扶风的弱柳,面色苍白,形容憔悴。然而她瞪着雪桥的双眼中却充满怒意:“原来你是蓬莱的飞烟灵主,是‘她’的下属,难怪你会无故挑衅!哼,不过你这么做又有何用,碧瑾仙姝始终是输给我娘了,三千年前她就输了!” 清杳回头,只见一绝色青衣女子踏烟霞而来,青丝如瀑,眉黛如烟,面带三分微笑,却又不似在笑。她的轮廓仿佛隐藏在深深的云雾之中,美丽神秘,看着很不真实。随着她走近大殿,芳草清香也隐隐飘来。 “瑶姬?”承元殿下的脸色在见到瑶姬的刹那仿佛被蒙上了一层烟雨,他痴痴盯着瑶姬,久久都未曾回神。 在场所有仙人也都吃了一惊,对大家来说瑶姬的出现绝对是个意外。自从三千年前她在阳泉帝君和青女的喜宴上拂袖而去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即便是七百年前明绍将军和谨逸天孙联手扫平魔界叛乱,天帝亲自设宴邀请,她也没有前去赴约,就像凭空消失了千年之久。 瑶姬走到承元殿下身边,保持着那三分不变的笑容:“殿下,清杳在去蓬莱之前,曾是我巫山境内的仙子。现在我要带她回巫山,殿下不介意吧?”…
  • 苏染染追夫记

    日边红杏倚云栽,那个“冰山脸”说什么?“我是不会娶你的,还望苏小姐早早断了念想。”她堂堂相府千金、公主的宝贝、皇上的外甥女、蜀山新一代女侠竟然被这个说话冻死人的木头连逃两次婚?完了,完了,淑女也疯狂了。 为报逃婚大仇,她只得踏上漫漫追夫路。好不容易易容来到洛阳,哪成想还是躲不过蜀山里外的熟人们:逃跑的夫君秦浪、冤家路窄的楼喧、蜀山女神、臭嘴巴的苏南……什么什么,竟然还有销声匿迹几十年的X教余孽逝水红颜?我的苍天哪,真是要人命啊!就在京城陷入一片惶恐之时,皇帝舅舅却还来乱点一下鸳鸯谱,更让人咂舌的是她自已在三年前竟然还有一次私定终身的情缘?这可真是乱了套了…… 号外!号外!秦将军失信于人,二公子再次爽约。看相府千金如何追夫除X!鸡飞狗跳、心惊肉跳、小眼儿乱跳……就不信你看了不笑! 说小白女不可爱,快乐其实很简单,漂亮也绝不是女孩儿唯一的资本。面对生活,我们都是苏染染,相信自己,乐观、充满希望地去面对,你就可以走好自己的路,把握好自己的人生。 苏南没有骗我,老太太正在花园里逗着八哥玩呢,看她精神抖擞红光满面的,哪像快要死的人啊,估计再活个十几二十年都有没问题。 我在心里把四师兄六师兄七师兄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连四师兄迷恋的那个惊鸿美人都没能幸免。苏南很幸运和我同祖同宗,要是别人敢这么把我从大街上抓回来,我非挖了他的祖坟不可。 奶奶一看见我和苏南,赶紧把手里的鸟笼扔给了丫鬟,她说:“我的小祖宗,你可算是回来了。”传说中的光阴似箭原来是真的存在的,我总算知道了。这些日子为了想办法破坏这门亲事,我瞎折腾来折腾去,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呢,娘居然跑来跟我说:“染染啊,明天你就是别人家的人啦……”后面那些话我压根就没听进去,光是那句“别人家的人”就足以让我癫狂。 时间怎么可以过得这么快!我面如死灰,随便找了个借口把在我房里不停地唠叨的娘给“请”了出去。因为我对成亲这件事很不上心,近日来相府再怎么喜气洋洋再怎么闹腾我也不当回事,权当自己是局外人一个。哪知道我不上心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马上要被卖了,我还蒙在鼓里,好像明天要出嫁的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总之怎么也不是我苏染就是了。 想想就觉得可怕,我脑子一抽,急急忙忙收拾细软去了。雪柳刚进来,见我这翻箱倒柜的阵势,给吓傻了。…
  • 相思焚城

    古风才情女作家【云葭】淡墨勾勒美人爱恨红颜如画,相思焚城。 她为爱叛家,她因爱下嫁,她以爱毁生灼灼桃花,漫山遍野,上天入地,只寻一个他! 三位绝色傲骨女子,三卷伤痕累累故事。 书尽最刺骨揪心的相思情意,最泣血悲伤的美人长歌若爱,就要倾尽一切去爱。宁若自小父母双亡,为躲避婚约而立下誓约——一年为期,身无分文游历江湖。期间,易容改貌偶遇翩翩公子简宁枫,心生爱慕却被伤透了心。幸得温润如玉的天下第一公子沈昱照顾,并一同经历了三个美人悬疑故事——花神祭,雪不渡,不死鸟。——前有华胥引为调,后有相思心焚城。花火+飞魔幻力推古言 三卷故事,每一个都动人心魄,暗藏杀机与秘密,也深埋着最虐最泣血揪心的过往… 美人倾国倾城,相思焚心焚骨。宁若与沈昱经历重重险象,次次错过又重逢,深谙彼此心意,不料十年前的青冥宫噩梦来袭,漫天遍野的青蝶缠绕在澹台家,混乱的梦境里,父母死去的真相,宁若辨不清的真假,她与他在明白彼此后是否能走到最后?到聆夕园的第一天早上,宁若看见丫鬟们忙里忙外,把西厢房收拾得妥妥当当,似乎又有客人要来了。她不禁纳闷,简宁枫和沈昱关系这么好,以他这样的身份尚且住东厢房,究竟谁还有这么大的面子,值得沈昱如此费心? 过了不久沈昱的随从书墨来找宁若,让她去采办一些姑娘家常用的物品。她好奇问了句:“要住进东厢房的是位姑娘?” “你没听说?”书墨皱了皱眉,“简公子的远房表妹要来京城探亲,正好那位姑娘和我们公子也认识,大夫人就提议让她暂时这在园子里住下,好有个照应。” 书墨又补充一句:“对了,简公子这位表妹的芳名,相信宁姑娘一定听说过,就是芳华谷的水绿水小姐。” 漫无边际的火海,浓烟弥漫,带血的杜鹃花开得妖娆灿烂。她倒在一堆尸体中,血腥味腐臭刺鼻,她却不敢动一下。年幼的她心里明白,为了保命,她只能当自己已经死了。…
  • 致亲爱的你

    至亲爱的你,我记得每一个细节。 我知道他长得很帅,我知道他穿衣服很考究,我还知道他很喜欢戴Patek Philippe的手表,却唯独忘记了他是谁。 我猜,当年在佛罗伦萨的陆先生一定有颗异常柔软的心,他知道我从未置身其中,所以也从未提及。 我眼睁睁看着对他的喜欢,一日日的聚沙成塔,一日日的千江汇海,波澜壮阔的,像是要写成诗似的。 “你以前认识我吗?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不认识。” 他没有骗我,但是他也没有告诉我—— 根本没有什么前世,我们的相遇不过是发生在被我忽略的今生。 不期而遇,由遇而爱,一爱一生。大约青春年少时,都经历过廖馨馨这样疯狂的阶段。幸而那时年纪小,情感丰沛如初生牛犊,经得起折腾。陆西城四年一遇廖馨馨,却从头至尾缄默不言,真可谓演技派男神,感情收放自如无人能及。廖馨馨得遇陆西城,年少执着也在潜移默化间放下,没有煽情却轻易戳中内心柔软的地方。 有些爱,只能止于唇齿,掩于岁月,等命运眷顾,留时间解答。 谁知道,对面走来的陌生人,会不会就是你要等的人? ★华语才情女作家云葭温暖执笔,年度超纯粹治愈的纸上恋爱童话。 ★作者潜心半年精心淬炼之作,写文八年有余,迄今为止ZUI满意的作品。 ★巴戎寺,佛语禅钟,焚香跪拜祭。我有信仰与爱,这一生心事能否等到一人来解? ★藤萍、安宁、七微、吴小雾、寂月皎皎、明月珰、梦三生、安思源、花清晨等多位国内一线作家联袂推荐。 ★收录两则番外&后记,随书附赠云葭唯美私享明信片。 《情锁?十六周年修订典藏版》《红妆盛宴?十年纪念典藏版》《君子一诺?十年纪念典藏版》《风起青萍?纪念典藏版》《他和星辰与共》一个能考上一流学府的爆发型学霸,一个可以放弃一流学府的疯子,青春岁月呼啸而过,那个曾经是你人生目标的人,往往都是擦身而过而已。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仿佛一切早已注定。我的慷慨像海一样浩渺,我的爱情也像海一样深沉。我给你的越多,我自己也越是富有,因为这两者都是没有穷尽的……————云葭。我一个人恣意策马,却在风中隐约看到了两个人的影子。那是我和宋南川,是在英格兰蓝天碧草的背景下、在回忆里打马路过的我和宋南川的幻影。我最喜欢看宋南川穿骑马装,那样的他英气朗朗,如吹不散的浓雾,浓雾后面的世界装着未知的迷,是最吸引我的、一道永远解不开的谜。他策马在前,我拼命地想要追上他,可他总是快我一步,我只能偷偷地懊恼。宋南川教会我骑马之后,我天天像是泡在蜜罐里一样幸福。我向童虞茜他们炫耀:我和宋南川共乘过一骑,也算是有过肢体接触了。我还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证,只要我努努力,再过不久,我一定可以挽着宋南川的胳膊放肆地秀恩爱。彼时的我正满心沉醉在即将到来的幸福之中,丝毫没有意识到,我和宋南川的故事离结局仅有一步之遥。很显然,这是个BadEnding(不好的结局)。…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