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倾作品集

北倾作品集在线阅读

晋江文学城作者,著有《混成大神反被调戏》《男人,你德行》《TMD,李亚》《医手遮天》(未完结)《一线大腕》《一禽定音》《红尘滚滚滚》《网游之你擒我愿》《竹马镶青梅》《何处暖阳不倾城》《谁说我,不爱你》《徐徐诱之》《我和你差之微毫的世界》等。《何处暖阳不倾城》是连载于于晋江文学城的一本言情小说,作者是北倾。我愿落身帝爵户,与你两小无猜共白头。 如果他还是一个人,如果他还回来,我一定会和他在一起。不为了成全我自己,只为了不错过他。 此生得苏晓晨,我一生之幸,不求来生,只今生对你缠绵入骨。秦太太,以后还请继续多多关照,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推荐作家

北倾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4本
  • 摇欢

    摇欢是条出生在山沟沟里的龙, 即没有身怀宝藏也没有富可敌国。 她住的这个山洞是她用尾巴砸出来的, 山洞里的清泉是她用爪子刨的, 就连隔壁住着的邻居四海帝君,也是捡来的…瑶池仙子为替上古龙神挡下天劫,神形俱散。上古龙神踏遍三界才寻回她游荡的魂魄塑成龙骨从小养成,可惜重生后的瑶池仙子是一条爱摇尾巴爱捉弄妖精远近闻名的“恶龙”,平日的爱好不是惹是生非就是给龙神添堵,直到她终于踏入尘世,寻回前世。文风幽默轻松,文笔精练,每一处承启转折都如慢火细炖。 土地公公离开后,摇欢蹲在瘴树林边,望着树林那一片朦胧得完全看不清尽头的树林,又把自己的龙爪子咬得嘎嘣响。 她这是去呢……还是不去呢…… 去的话也许就会碰到土地说的那只比她还凶的凶兽,可不去的话,她只能待在这里。而帝君的神识铺天盖地,迟早会知道她还没走远。 想到这,摇欢就有些气愤!镇妖剑乃上古时期的神剑,虽因失了剑灵与普通神剑并无太大区别,可这镇妖剑却是制服弦一神君的一大法器。 当年摇欢持剑,剑上附着绝杀的法咒,重伤弦一。后以身抵抗天雷,被天雷渡得魂飞魄散。 他当日在昆仑山上,看得一清二楚。 是寻川,怒不可遏,弑神于昆仑山巅。…
  • 一线大腕

    程安安对于娱乐圈的定义是她爱玩不玩。 秦墨对与娱乐圈的定义是程安安要或不要。 秦墨是君王,那她就是红颜祸水的狐狸精。 让他夜夜春宵,沉迷不已。 他掌控着这个圈子里的名利沉浮,一夜被潜一夜成名。 一睡六年,她也已然被他奉为一线大腕,无人可与其匹敌。 翻手云覆手雨,精明如他也为祸水倾城倾国。 飞机在天空飞行多时,终于滑落到机场跑道上着陆。一片嘈杂噪音中,程安安摘下眼罩,打开随身放在包里的精巧粉盒,镜面上映出她略施粉黛的精致面容。   长途飞行的疲累丝毫没有在她的脸上显露出半分,人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说得就是她现在的状态。   对镜子里的容颜做了最后一番审视,程安安合起粉盒,微微翘起唇角准备载誉而归。   “安安,准备好了么?”他说得直白,程安安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苏先生,大晚上说话也要留点心,也不怕闪了舌头。”   陈欣却是坏笑一声,眼底都是明了的光。   程安安也懒得跟她解释什么,本就是这样的关系,她何必去越描越黑。   谁会相信秦墨跟程安安隐婚了?   秦墨这样睥睨天下如王者般唯吾独尊的人即使娶了妻,也不会愿意隐婚的吧。   苏谦城站了一会,就闲闷得慌,干脆去勾搭那些窥伺他已久的女人。   陈欣被他那么干脆的抛弃,气得差点没拿脚踹他。   程安安却一直都是笑意盈盈的样子,看不出到底是如何想的。   只是间或的,才把眼神投向远处,人影交错,也不知道她在看向什么地方。…
  • 竹马镶青梅

    呆萌树袋熊属性的小青梅,面瘫腹黑属性的小竹马。 苏晓晨一直以为自己是单恋,可直到被人拐进沟里了, 才知道自己始终是被算计的那一个。 我们始终在一起,从我们相遇开始。 秦昭阳,你是我时光也盗不走的爱人。 有话说: 1.本文是青梅竹马,所以有些慢热,但绝对不缺JQ。 2.本文颇清水,肉有,但绝壁不会是大肉。 3.全程无虐,温馨治愈系,间或卖萌打滚。 4.人物设定年龄相差一岁。番外: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一年之后,秦昭阳终于取得无理取闹的岳父的首肯,把结婚证领了,把婚礼也可办了,相比一年半前的订婚来说,这场婚礼就真的只是家族内部的婚礼,宴请的人只有亲朋好友,排场也不大,温馨又甜蜜。 当天正好是苏晓晨第一本漫画上市,程安安给儿媳妇的第一份大礼就是晒了苏晓晨的漫画书,以及温馨的结婚照,可想而知火爆程度之烈。 苏晓晨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走捷径成了热销漫画家,身价高涨。…
  • 混成大神反被调戏

    “樊小小,你躲什么?”   “我没躲啊,我躲什么。”   崔南熙闻言顿时笑了起来,“来,不怕。你还可以反扑。”   大神,你可以再坏一点吗?可以吗?   樊小小泪奔。   这就是命定,他们在对的时间遇见了对的人。   然后,携手一生。 “遇见我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我会和你在一起?”   “没有。”他回答。   “那你为什么会想和我在一起?”   说“因为是你啊”这样的话太假,崔南熙想了想老实回答,“好像就是因为突然看见了你。”   好像就是因为突然看见了你。   小小的呼吸一窒。   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看见你出现在了我的世界里,所以就想抓紧你。   没有退缩,只有前进。   因为看见了你,只看见你走进了我的世界。   其实,崔南熙,你是个再自私不过的人。   是啊,不自私怎么会想把你占为己有?   大雪漫天,纷纷扬扬。   她转身,路灯的光扑在了窗口,把那三个字照成了温暖的橙黄色。   “晚安。樊小小。”   “晚安。崔南熙。”…
  • 竹马宜扑宜调戏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凌晨三点,空荡的客厅里,秦昭阳孤身一人坐在沙发里,紧抿着双唇眼也不眨的盯着正实时播报的新闻频道,双眉紧蹙。 他一直握在手心里的手机因为长时间的使用而在发烫,他却似毫无所觉,停顿片刻便又开始反复的拨打那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那机械冰冷的女声从未让秦昭阳觉得如此绝望。我愿落身帝爵户,与你两小无猜共白头。 如果他还是一个人,如果他还回来,我一定会和他在一起。不为了成全我自己,只为了不错过他。 此生得苏晓晨,我一生之幸,不求来生,只今生对你缠绵入骨。秦太太,以后还请继续多多关照,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呆萌树袋熊属性的小青梅,面瘫腹黑属性的小竹马。 苏晓晨一直以为自己是单恋,可直到被人拐进沟里了, 才知道自己始终是被算计的那一个。 我们始终在一起,从我们相遇开始。 秦昭阳到了美国之后真的就没再联系过她,不过好在高三足够她忙得脚不沾地,对这些都一无所查,偶尔想起来的时候也只是突然脑子空下来的时候。 苏晓晨过生日那天,翻出了那晚他提前送给她的白瓷杯,一拉开窗帘,对面依然还是黑漆漆的一片。…
  • 一禽定音

    秦二爷难得出去风流一回,却遭了大霉。 一不小心把大院隔壁家苏老爷子的宝贝孙女给睡了! 结果二爷就被老爷子一脚踹进军营练腿骨去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秦二爷叼着烟:妞,那晚把爷翻来覆去睡了一遍,心情如何? 苏清音一脸嫌弃:太短不够硬鸟够烂! 秦二爷瞬间脸色扭曲:再给爷说一遍! 苏清音皱眉:毯子太短床不够硬窗外的鸟太烂! 秦二爷的面色越发的扭曲了。 见状,苏清音翘腿:为啥到现在还有一种嫖了个鸭的感觉? 秦二爷抓狂:我哪里长得像鸭子了? 苏清音莞尔一笑:你嘴太硬。 秦二爷默默迎风流泪:艾玛,好想去SHI啊!宋星辰看见苏清澈的第一眼,就恍惚有种感觉:这个男人太危险 而宋星辰的第六感一向比她的大姨妈还要准。 所以当宋星辰这个长袖善舞的淘宝店长对上腹黑记仇的苏清澈 除了咬牙切齿,就是恨之入骨 惹我?没关系…… 于是,宋星辰很是顺手的把自己打包寄了过去。 送你一手星辰,赠你一世清澈光辉。也许谁都知道你的好,可真正留下来的却只有我,只有我敢在你的身边,那么勇敢坚决的停驻,那么不顾一切飞蛾扑火的要截取你的真心。 想到这,她抬起头,对着镜头就是盈盈一笑。 她本欲和他比肩,只是如今看来,根本不需要。他自愿担起责任,护她周全,让她此生无忧。 秦霜搂着她的手微微一紧,对着镜头,笑得嚣张跋扈。“这就是我放在心尖上疼着,让我念念不忘,心甘情愿踏入围城的女人。” 周围一片寂静,他低头注视着她的双眼,低沉而轻缓:“我们马上就要举办婚礼了。” 有你相伴,此生已无憾。 人生得意须尽欢。 小怪兽,我们来日方长。…
  • 男人,你德行

    哪个没心没肺的人,没有为谁掏心掏肺的曾经?这个世界上对她徐紫鸢来说,最重要的人莫过于她的母亲和儿子。十六岁那年她被徐家接回了Z城,然后遭遇了她顺风顺水的人生里最坎坷的事—为那个名叫顾易安的男人掏心掏肺。什么都不怕的她渐渐开始害怕了,转身走人成了骄傲的她唯一的方式。但当她在他的世界消失之后才发现,这一切只是另个故事的开始,为了几年后,他们更好的相遇。她拥抱着一个被她放在心底珍藏的记忆在异国的医院生下了莫迁四年后,她重新踏上这片土地,重新遇见了那个男人单身未娶?亏你丫的好意思和她说这种话,她徐紫鸢是饥渴到了要随便嫁给他的地步了吗???顾易安,你当她还是四年前那个眼里只有他的徐紫鸢么?天下那么多好男人,她又不是眼瞎!还有,早知有今日,当初何必如此?所以说,男人!你德行!这是一个有四岁宝贝参与的故事,宝贝叫莫迁,莫迁莫迁,莫不迁离。当爱情,兵临城下“近日,Alvin公司的王牌Editor(编辑)紫鸢与其公司解约的传闻已被证实。据内部人士透露,由于紫鸢因事强势要回国处理导致与Alvin的矛盾升级。事发之后,Alvin公司开出更诱人的条件欲挽留这个编辑界最新锐的王牌编辑,但被紫鸢以私事为由一口拒绝。据悉,紫鸢回国发展之心明确,各大公司已闻风而动纷纷表示愿意开始与Alvin公司相同的价格为这个大牌编辑打造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并愿意进一步协商”   巨大的电子屏幕上光亮一闪,画面转向美国Alvin公司的门口,徐紫鸢正抱着一堆文件夹出来。   只见她漠然地抬眼看了眼闻风而至的记者,唇角微挑起个职业性的笑容。身后的保安已经走上前来,帮她隔开纷纷围堵上前的急记者。   她低声道谢,缓缓迈下台阶。动作优雅间又不失成熟女性的妩媚。…
  • 红尘滚滚滚

    宋星辰看见苏清澈的第一眼,就恍惚有种感觉:这个男人太危险 而宋星辰的第六感一向比她的大姨妈还要准。 所以当宋星辰这个长袖善舞的淘宝店长对上腹黑记仇的苏清澈 除了咬牙切齿,就是恨之入骨 惹我?没关系…… 于是,宋星辰很是顺手的把自己打包寄了过去。 送你一手星辰,赠你一世清澈光辉。其实这一天对于宋星辰来说,过得很糟糕。   她开了车先去了快递公司发货,回来的路上堵了车,她扫了眼手表随手开了广播。堵车堵得她心烦意乱,想着等会要赴的相亲,眉头顿时皱起。   宋星辰一家都是教师,爸爸宋国良,妈妈李清雅,都是A大的大学教授。而宋星辰刚毕业的时候也留校当了老师,不过一年便辞职回家开淘宝店去了。   前面的车流终于缓缓挪动起来,她松了口气,接着跟上。   等赶到咖啡厅的时候她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了,还一秒不差正正好。她轻舒了一口气,随手把头发往耳后一勾推开门走了进去。   宋星辰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靠窗坐着的那个男人,他正垂眸看着窗外,一双眸子沉静如水又讳莫如深。大概是职业特殊的原因,即使他一身的暖色调,但看着还是有一股肃杀森冷的气质。   大概就是他了吧。…
  • 谁说我,不爱你

    电台轻微的电流声里,是听了五年的熟悉声音。 清润,雅致,无论是单词还是句子。 由他说出来便是婉转低沉,如入了心魔,销魂蚀骨。 随安然这辈子做的最靠谱的事, 大概就是因为一个声音喜欢上一个人, 再然后爱上了他的全部。 #谁说我,不爱你#温景梵养了一只猫,随安然也很喜欢。但他的猫也如他一样清冷,不太爱搭理她。她便问近在咫尺的他:它最喜欢什么?温景梵想了想,修长的手指落在她的额头,缓缓往下沿着她的脸颊落在她的下巴上,手指轻轻地勾了勾她的下巴,轻柔抚摸了下,见她石化,这才轻声解释:它喜欢这样。猫:…… #谁说我,不爱你#她隐忍了很多年,借着微薄的酒意,壮着胆子问温景梵:“你认识我吗?”温景梵一愣,稳稳地扶住她,眉头微皱:“喝醉了?”随安然没说话,抿着唇看着他,固执地要一个答案。僵持良久,他抬手覆在她的眼上,遮挡了她的目光,轻声说道:“认识。”那声音,低醇入耳,清透低沉,一如初遇。随安然拧开水龙头掬了一把水扑在脸上,冰凉的水让她混沌的脑袋立刻清醒了几分。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身靠在洗手池边一点点地擦干脸上的水珠。   她刚休了一个短假,回来就顶替上来值夜班,今天已经是第二天夜班了。她困倦地打了一个哈欠,转身透过镜面看自己熬得通红的眼睛。   “熬夜才是女人的天敌……”她念叨了这么一句,抬腕看了眼时间,已经过了12点,大概不会有什么紧急情况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她翻了翻这个季度的数据表格,正打算合眼休息下,桌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随经理,有重要客户入住。”   随安然看了眼时间,低声吩咐道:“嗯,我现在就过来。”   她拿起手机,边走边说:“是哪位客人?”   前台有一瞬间的沉默,然后飞快地回答:“是老板的弟弟,温景梵。”   她刚要走进电梯,闻言,就是一顿,高跟鞋的鞋跟一脚踩进了电梯和地面的空隙处,卡在了里面。…
  • 徐徐诱之

    想做你的牙齿,我难受的时候,有你疼。 我起先是你的病人,后来成为你的学生, 最后,做了你的太太。 我的最初和最终,都将有你,贯穿始终。 高冷腹黑牙医VS蠢萌牙科实习生 徐徐诱之徐润清问念想:怎么现在才想起来做矫正?念想回答:以前给我治疗智齿的医生建议过,但是我怕疼。徐润清扬起唇角笑,心底暗想:说得好像现在就不怕疼了一样。念想又补充:但我现在已经不记得那位医生了。徐润清的笑容一僵,倏然转头看她。 徐徐诱之 智齿消炎后可以拔牙了,徐润清边写病例边很自然地问道:是可以拔了,在月经期吗?念想一愣,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见他还在等自己的回答,点点头。徐润清见状,沉吟道:不用不好意思,经期不能拔牙,这个是例行询问。说完发现面前的小姑娘……脸色更红了。天色有些阴沉,云层压得极低,还是清晨的光景,就已经辨不清日色。   念想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紧张得胸腔里皆是心跳加快的阵阵回音。她一手捂着右侧的脸,一边又忍不住专注地看向对面门内的牙科椅。   虽然距离隔得有些远,看得并不真切,但这并不妨碍她对牙科椅上那位正在接受治疗的患者感同身受。   她已经在这里等了将近半个小时。   就在她以为她今天将会这样无限期地继续耗下去的时候,终于在牙疼的恍惚间听见了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她愣了一下,在自己的名字被第二次更清晰地念了一遍后,快速地起身走了进去。念想跟着老念同志到包厢没多久,徐开成就到了。 老念同志和徐同志是因为业务合作,后来发现有一共同爱好——钓鱼,从而渐渐发展为知交好友,并且正式建交多年。 只是那个时候念想已经上大学了,并未见过他,就知道两家偶尔也会聚一聚,父母的交情很不错。 郑重打过招呼之后,念想随着老念坐下来,默默瞻仰自己今后的实习老师…… 同一时间,徐开成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念想。…
  • 医手遮天

    八皇子:夫人给为夫配一点香料吧?苏锦棉【眉头紧皱】:大茴香,小茴香,白芷,桂皮,丁香,花椒,香奈……八皇子:要是这些寻常香料,问你何用?苏锦棉【便秘脸】:那你要什么?八皇子【腹黑阴险脸】:夫人身上的香气好独特。苏锦棉【被算计还一脸绵羊状】:会么?这是你昨晚送我的香料啊。八皇子【拿过一边的麻袋,理所应当】:钻进去,为夫要随身携带。苏锦棉瞬间傻眼:……敢不敢再无耻点。若是有一天,本王一朝失势,你会不会也随之而去?你贵为八皇子,我是你云起之妻。你失势成草民,我依然是你云起之妻。万里江山,春风十里,不如你。所有权势,只为你,苏锦棉。此文融有宅斗,宫斗,种田……不喜慎入。。 苏锦棉诞生到这个世界上的那天,正是普天同庆的春节。 苏遮木从稳婆手里抱过苏锦棉的时候,差点没激动得一个手软把苏锦棉给摔了。他和自家夫人成亲的时候就在想第一胎得是个女儿,待字闺中慧雅聪颖。等以后大点了可以教管顽皮的弟弟。小厮见来人是苏锦棉,当下松了一口气,“属下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来找小姐的。”说罢,他顿了顿,看了看苏锦棉的脸色道:“苏小姐好久没有来了怕是已经不记得了,前一个市集八皇子府又来人了,抱着一直狗儿说是旧病复发,让小姐过去看病。属下都知晓苏小姐是不会再来福善堂了就让大夫给看了病,好在那八皇子府的人也没说什么,只是这次来得倒是凶神恶煞,说是这只狗被治得半死不活了。非要找福善堂的麻烦,偏偏大少爷又不在,我们没有法子了。福善堂只有大管事是知道苏大夫就是苏家的三小姐的,特意命我偷偷地过来寻,希望小姐能跟属下过去。”…
  • 何处暖阳不倾城

    唐泽宸,这个身家背景不详却扶摇直上的男人, 名动A市,风姿卓越,让不少名媛淑女趋之若鹜。 秦暖阳不认识他之前,遥望远观心存警戒。 可认识之后…… 在哥哥的“别靠近他,别好奇他,别勾引他”的警告里, 还是越了雷池,勾引他了…… #何处暖阳不倾城#一次采访,主持人违反约定问了她好几个关于唐泽宸和她的问题。她面上不动声色,等她说完了才问道:“就算我回答了,你觉得这段能播出去?唐泽宸最不喜欢从不相干的女人嘴里听见自己的名字,我大概也属于后者。”这件事发生很久以后,唐泽宸在某种运动时说对她,“现在相干了。” #何处暖阳不倾城#记者采访秦暖阳道:“秦小姐你艺人生涯里最遗憾什么?”秦暖阳想了想,“没能体会潜规则?”那时记者已经知道她的身份,默默绕开这个话题又问:“有什么是你觉得非常啼笑皆非却真实存在的?”秦暖阳眯了眯眼,神情愉悦,“哦,bao养唐泽宸。”记者:“……”还能不能继续采访下去了?他眼里光华流转,似乎是在思考一般,随即勾了勾唇角,这才微微松开她,慢条斯理地解开领口的两颗扣子,顺手把那盒小东西扔进了脚边的垃圾桶里,“我认识你。”   秦暖阳看着他脱衣服的动作,脸色瞬间更白了。“认识也正常的,我好歹也是公众人物。不过唐先生,这种时间这种地点这样实在有些不好……”   他很赞同地点了点头,手下的动作却不停,很快就解开了两粒纽扣,露出线条优美的锁骨来,“那秦小姐刚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时候怎么没觉得不好?”…
  • 我和你差之微毫的世界

    你懂吗? 那种以一个人为世界中心的爱情。 也许你会觉得这样的感情很荒唐, 但在温少远走进她的视野里时, 就注定她这辈子,都将追逐他。 别人问她,这份执着究竟从何而来? 也许就是第一次相遇时,他那如远山般悠远沉静的眼神。 也许是他第一次牵住她的手,把她带离万丈深渊。 也许是他从未放弃过她,而这些,足够她交付一生。 这是一个治愈系的故事,会有纠葛,会有退缩, 但更多的,是他的维护他的宠爱,她的勇往直前,她的无往不胜。 #我和你差之微毫的世界#在新家的第一个元宵节,温敬带她回家。老爷子闭门不见,她就在书房门口站着等。温少远一觉睡醒出来看见她,瞥眼紧闭的房门,从她手里接过已经凉透的汤圆几口吃掉,牵着她往楼下走:以后不知道怎么办就来找我。话落,一转:等会跟我一起放烟火?闻歌看着他,很用力地点点头:好。 #我和你差之微毫的世界#两人冷战,她躲在温景梵的车里看雪夜。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再有意识时听见温少远清冷的声音问景梵:怎么不给她盖件衣服?她还没睁开眼,就感觉他挨过来,小心翼翼地抱她回去。她问:我们和好了吗?他似乎是笑了笑,眼神明亮,却没有回答。 温少远推门下车,迈着大步朝她走去。每一步都能听见自己胸腔内心跳的声音,他正一步一步的,迎她走入自己的世界。 那曾经差之微毫的距离,终于在时光的漫步下渐渐被隐灭。 很多不曾在意的时光里,他都用自己的方式陪伴着她,无声的,安静的,只有他知道——那些被他塞在柜子角落里的每一张去明尼阿波利斯的机票;那些他悄悄藏起来的她最喜欢看的课外书;那些刻满了她成长印记的照片。 多么幸运,此生有你。…
  • 盛宠令

    中原逐鹿,四分天下。 东有冥魏,南有盛韶,西有西界,北有辰璃。 多年征战,四方终平定,各居一隅养兵生息。 数十年盛世,一朝战起举国覆倾。 多年后,盛韶和冥魏分立天下,分庭抗衡,互相制约。 市井间再谈论起当年,唯一人,除却累累战功以风流痴情之名流传天下。 盛韶八皇子霍云起,有一妻苏锦棉,自幼伴读,一生独宠。皇宫并非是苏锦棉第一次来了,那种禁锢一般的感觉也并非第一次有,但今日这次,眼前这座皇宫似乎更巍峨庞大了一些,气势恢宏,那威压竟比以往更加强烈。 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只觉得心口闷得有些慌。 大抵是知道今后要跟这座城,要和这城里的人牵扯不清了,才会觉得心头如此沉重。 一路行到了宫门前,她侧目看了眼近在眼前的宫殿大门,深呼吸了一口气。 公公已经在宫门前候着了,见到马车行来,便迎了上来,见了礼,“奴才见过八王爷八王妃,王爷王妃吉祥。” 苏锦棉微微颔首,抬起头时,察觉到云起的视线,侧目看去,他唇边噙着一抹笑,凝神看了她一眼,见四下没人注意,借着宽大袖口的遮掩轻轻地握了握她的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