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作品集

冰河作品集在线阅读

 雪夜冰河,现用笔名冰河,男,73年生于河北冀县,畅销书作家,已出版畅销长篇小说《无家》、《警察难做》冰河,生于1973年,原名娄文社,1996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现从事企业管理,热爱写作,曾著有长篇畅销小说《无家》《警察难做》,现为《纽约时报》中文版特约撰稿人。一个打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告诉你他所目睹的战争真相。 在波澜壮阔的中国现代史进程中,了解一个老兵传奇而卑微的一生。 一个人的中国现代史。 著名作家梁晓声、著名演员孙红雷、著名导演陆川倾情推荐。 中国战争文扛鼎之作,被广大读者誉为“战争版的《活着》”。中国第一部反战小说。

代表作品狗日的战争》 《警察难做

推荐作家

冰河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8本
  • 峥嵘岁月

    普通一兵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血火历程。一片荒芜的山坡,杂草丛生,自下而上整齐地排列着一个个坟墓,有的已经是几年前的老坟了,很少有人光顾,杂草已经长满了除了墓碑的其他地方,有的却是新坟,甚至土还没有干透。 李东风穿着一身没有任何标记的破旧军装,呆呆地蹲在一块墓碑前,认真地拨下坟头刚刚长出的草芽,然后就是轻轻地抚着墓碑,想着诉说些什么。 面对昔日战友最后的栖息地,李东风缓缓地脱下军帽,立正,抬起左手向着墓碑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久久不肯放下,那战斗中的一切,又一一闪现在他的眼前…… 寂静的陵园里,他孤独的身影在夕阳中慢慢消失..就是这两个。”李东风说着上前指了一下。小黑个儿边上的一个战士立即蹲下身子,解开那两个人的衣服查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站起身来说道:“是越军,但不是特工。” “他们什么时候上来的?”小黑个儿的口气客气了很多。…
  • 无家

    《无家(出书版)》作者:雪夜冰河,星月无光兮,萤火为霓。 山川无木兮,草幔为栖。 生死离离兮,匆匆荡荡。 身梦无家兮,魂魄何依? ——谨以此书献给中国农民 一个农民,被迫放下锄头,离开土地和女人,去一个又一个战场厮杀。他见证了中国从三十到六十年代的苦难,遍尝离别、恐惧、绝望的心灵折磨。先打日寇,再打解放军,再赴朝鲜打联合国军。他身经百战,创伤累累,成了名副其实的英雄老兵。战争中,他没有一刻不想回到平静的家乡,但是那个动荡的时代一次又一次将他推向绝望。绝望中,总有那强烈的愿望支持着他继续冲杀,走完回家的路,为了回家,他一次又一次举起自己的枪。 悲剧就是这样诞生的,放弃荣耀的英雄,始终无家可归。 《无家》的主人公是那个年代千千万万农民的缩影,他们没有宏大的理想和抱负,他们没有记在史册上,但是他们同样为我们的民族奉献了一生,虽然最后一无所有…… 1948年11月,皖北平原,五沟集,国民党第14军175师46团前线阵地。 天快亮了。老屌披着破旧的军大衣,蜷缩在一人多高的战壕里,正用衣角擦着他的美式冲锋枪。这玩意儿射速快,弹道低,叫个啥“他母孙”,是地道的美国货。名字虽怪,突突起来却比步枪好使多了,老屌昨天又用它打死了几个共军。共军那天冲锋的时候,老屌和弟兄们领到这种枪才不久,枪机里的亮油还有点沾手。炮火过后,他们刚把头探出来,一队共军已经冲到离战壕几十步的地方了。老屌那天心情很差,大半月没沾着酒腥,嘴里淡出了鸟,憋着一肚子火儿正无从发泄。共军如此嚣张,老屌立即命令回击。一时弟兄们枪声大作,老屌也开始冷静地点射。弟兄们憋了几天的火力非常之猛,冲在前面的共军都被地雷炸飞了,后面的也被弟兄们密集的子弹撂倒一片。弟兄们惊喜于这玩意的顺手,手指一搂,一片子弹就散了出去。对付共军的冲锋还有比这更好使的么?打鬼子的日子,不知有多少弟兄由于无暇退子弹而被鬼子放倒。照老兵马贵的说法,美国佬早点给国军这种武器,那小日本根本就过不了黄河!老兵打得过瘾,新兵打得畅快,在这大冬天里都脱光了膀子干。集团军的炮兵那天也格外卖力,配合得恰到好处,各式重炮炮弹密密麻麻地落在阵地前方,火光此起彼伏,烟尘遮天蔽日。那些塞炮弹的好像不识数,根本不心疼美国佬万里迢迢送来的炮弹。弹幕之中,几百个共军呐喊着冲来,在一阵密集的交叉火力后,除了趴伏在地上还在蠕动着的,好像没有一个活着回去。 老屌知道,国军七八十万部队正集结在这方圆百里,准备和共军来一次血拼。这半年时间里,部队领到了众多的“美国造”家伙。做工考究的枪支包着油布,大车大车地运来。从没见过的火箭筒就像家里摞起来的玉米竿子,一捆一捆地堆在那里。一大批巨大的坦克轰隆隆地驶过,震得弟兄们几乎尿了裤子,坦克上面甚至可以看到坑坑洼洼的弹痕。这都不算啥,大伙儿居然还领到了一种叫“巧克力”的东西。那玩意儿可真稀罕,长得像是一块发霉的枣糕。弟兄们闻了半天才敢放进嘴里,一进嘴便惊叹世间原来还有如此美味,忙不迭地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吞嚼了下去,连手指头上的都嘬掉了。 行军路上,老屌看着漫山遍野黑压压的兄弟部队,以及威风凛凛列队通过的机械化部队,暗自寻思:还真没打过这样的大仗哩,这么多兄弟部队在一起,而且有这么多好武器! 听营里的瘸子中尉讲,虽然共军把第七军团打了个稀巴烂,可是他们仍然比这边少二十多万人,而且还在用打日本鬼子时的武器,服装也不统一,五颜六色稀奇古怪。昨天,共军的那只追击部队已经领教了18军兄弟的厉害,扔下战壕和不少装备,连夜从南坪集跑了。 老屌打了十年仗,和共军交手,这还是第一次。…
  • 破日

    本书记述了一名从军八年的国民党连长江南带领连队阻击日军炮兵中队的战斗中全军覆灭,自己侥幸存活,脱离国军,带伤潜入泰西山中与当地抗日武装一起打击日军的战斗征程。 第二天天一亮,江志国就下山了,不到8点的时候,他来到了泰济公路的边上埋伏下来。之所以选择在泰济路上伏击敌人,江志国是仔细盘算过的,津浦铁路上的日伪军虽然多,但伏击后不好脱身,泰济路上虽然不经常有日伪军出现,但只要碰上,伏击后可躲进山区,不会有危险。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地消灭敌人。 江志国选择了一个公路拐弯处,埋伏在距公路100米的山坡上,并在距自己300米的公路上放置了几块石头,这样可以校正自己的射击距离,也可以阻拦下敌人。江志国在枪托下垫了一块石头,防止射击的时候震动,便用望远镜不停地向两个方向观察,等待目标的到来。 连续埋伏了两天,江志国眼前的公路上路过了一个中队的鬼子和200多伪军,还有一次是4卡车鬼子,就是没有落单的。第三天近中午的时候,江志国发现从肥城方向开来了一辆三轮摩托车,从望远镜内可以看见车上有3个人,连忙架起枪等待敌人进入自己的伏击圈。 江志国6倍瞄准镜中的目标渐渐清晰起来,可以看出是3个鬼子,坐在斗里的拄着一把指挥刀,骑摩托的两个背着步枪,3个人都没有戴钢盔。…
  • 警察难做

    警察,一个武装到牙齿的弱势群体;他们可以为陌生人出生入死,也可以让他人生不如死,他们一边接受着感激的泪水,一边负担着绝望的诅咒,他们总在冲突的漩涡中身不由己,却要承担这个漩涡吸引过来的目光与责任。 陈麦就是这样一个基层警察,被制度限制,被利益诱惑,被欲望驱使,被良心折磨,被爱缠绕,被恨笼罩,本想在世俗中随波逐流,却在漩涡中越陷越深。 5年的警察生涯,陈麦始终处于各类冲突的漩涡中心,上访的来了他去截访,抗拆的来了他去维稳;曾被人用枪指过头,也曾亲手击毙暴徒;闲来鬼混于色情场所,一纸命令又冒死潜入国际贩毒组织当卧底;打黑他冲在最前面,但事前先保护好自家兄弟,别人指控他滥用特权,他却连自己也保护不了,威严神圣的制服下面,肉身的躯壳充满七情六欲,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深爱的人万劫不复…… 翻开本书,让一个混迹于黑白两道的警察,带您透视当下社会突发事件的表相与真相。 让一个混迹于黑白两道的警察,带您透视当下社会突发事件的表相与真相。 贪腐、反贪、上访、截访、拆迁、抗拆、黑社会、保护伞、群体性事件…2010年春天,陈麦用一把手枪抵住了老大夫的脑门。 他对歹徒才这样。可恶的老大夫形容猥琐,说话欠抽,冷不丁令他想起了昨天的事,像被人拨弄了下肉里的刺。但如不是那个护士走进来撅起屁股,让他联想起了艾楠,他也不会在松裤带时掉下腰里的枪。捡起它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一定要用枪指着老家伙的头,就像那玩意儿硬起来就该指着女人一样。 昨天上午,老天爷一张大脸拉得阴沉沉的,仿佛一个喷嚏就会下雨。陈麦快步走出警局大楼,眉头拧成了花,戴帽子时他刻意把帽檐往下压了压,那张冰冷的脸顷刻吓人起来。兄弟们站在车边,一个个全副武装。陈麦只挥了下手就上了车。十几辆警车先后发动,飞快地驶出大门,开路的丰田V8哇哇乱叫,霸道地闪着警灯。半路上武警的两辆越野车和三辆卡车加入进来,默契地跟在后面,武警战士坐得笔直,黝黑的脸像头盔一般坚硬。陈麦看了看表,时针刚跳过九点,进京上访的总是这么早。 “人没堵住,没想到他们敢撞过去。”刚提上来的综合大队队长小白伸过头来说。 “一个大队都拦不住,老秦穿了开裆裤么?”陈麦其实并不惊讶,张三营分局治安大队长老秦可不是个吃素的,他推荐上位的人或许品质有问题,或者鸡巴有问题,但胆子绝对没问题,个个都是狠角色。 “这帮人开着几辆卡车玩命闯关,撞飞了老秦一个兄弟。老秦不让开枪还击,但在路上洒了铁蒺藜,扎坏了卡车车胎,他们得换轮胎,跑不远。”…
  • 狗日的战争3

    ◆一个打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告诉你他所目睹的战争真相。 ◆在波澜壮阔的中国现代史进程中,了解一个老兵传奇而卑微的一生。 ◆一个人的中国现代史。 ◆著名作家梁晓声、著名演员孙红雷、著名导演陆川倾情推荐。 ◆中国战争文扛鼎之作,被广大读者誉为“战争版的《活着》”。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河南板子村的农民老旦,被国军抓了壮丁,稀里糊涂地去抗日;残酷的战争,将怯懦恐惧的老旦,一夜之间变成凶狠残暴的杀人机器,在战场上一战成名。武汉会战、长沙会战、常德保卫战,大仗、硬仗、狠仗一路打过来,伤痕遍体,成为抗日英雄。 1945年,日军投降,次年国共内战爆发。在淮海战役中,老旦被解放军俘虏,改造成了一名解放军战士,倒戈杀向昔日战友,在兄弟相残的痛苦中立下赫赫战功。 1949年,新中国成立,老旦荣归故里,没过上几天安生日子,抗美援朝战争打响,他告别妻儿,再次应征入伍,在异国战场继续他的杀戮生涯。 漫长的战争硝烟终于散尽,老旦带着残缺之躯幸存下来,而真正的折磨才刚刚开始:一场一场的历史浩劫接踵而至,老旦裹挟其中,找不到敌人,也找不到战友,最终被揪上了批斗台,在迷茫不解中迎来了比战争更加残酷的宿命…… 翻开本书,在波澜壮阔的中国现代史进程中,了解一个老兵传奇而卑微的一生。原本不太长的一段路,老旦觉得怎么也走不到头。天色渐暗,眼前灯火摇曳,路灯的灯芯吱吱叫着,像要挣扎着才能亮起来。远方拉响了警报,这只是惯常的演习。行人回家,野狗们大摇大摆地四处觅食,吃着这城市的垃圾。老旦站在一大群野狗之前,指着他们嘿嘿傻笑,我是不是还不如一条野狗?那些畜生警觉地看着他,发现这人并无敌意,便继续埋头找着垃圾。他们的冷漠激怒了老旦,他伸手摸枪,却只摸到腰间的伤痕。老旦大叫着冲野狗奔去,挥拳打着这些没人性的东西。狗们嗷嗷向他示威,露出阴森的牙齿,眼睛里带着鬼子的幽光。但面前这人全无惧怕,眼里射出它们没见过的杀气。它们终于夹着尾巴呜咽着去了,边跑边回头瞅着,偶尔还吠叫两声。 “回来,都别走,你妈逼的都别走!”老旦拔腿就追,脚下却不好使,咔哧就是个狗啃食。他本能地扔了衣服抱住酒瓶子,打了两个滚,竟一滴未漏。他想站起来,但找不到胳膊的支点,干脆坐定了,仰头向天,一口将半瓶酒灌个干净。他一边喝一边“啊啊”地叫着,可这丝毫不影响酒流进喉咙。火辣辣的茅台烧灼着他的咽喉他的胃,也烧灼着他悲伤的心,扔掉酒瓶,他的手脚和头颈抖动起来,大地开始左右摇晃,荡秋千似的忽悠着,跑开的野狗不知在为了什么咬着架,在不远处发出凄厉的尖嚎…… 前所未有的孤独袭来,老旦耳边响起战士们绝望的哭喊,脑海中幻起激烈的枪炮。他满地打着滚想躲开这声音,但它们只变得越来越大,马烟锅的怒吼、麻子团长的拳头、翠儿的耳光、玉兰的眼泪,它们一股脑地进来了,还有举着军刀的服部大雄,猛地将那可怕的刀朝他劈来。他又开始到处狗一样乱爬,对着四周恶狠狠地叫着: “呀!呀!呀!来呀!来呀!”…
  • 狗日的战争2

    在这个火热的盛夏里,作家冰河的军事小说《狗日的战争》横扫书市,销售火爆,走进任何一家书店的军事小说区,读者都能看到这本书的堆头。而出版方上海读客图书更是打出了“反战小说”的旗号,让这部小说区别于以往所有的军事小说,吊足了人们的胃口。因为本书作者的名字叫“冰河”,于是很多网友笑称:中国的军事小说要进入“冰河时代”了。◆抗日***惨烈一战——常德保卫战:八千人对五万人! ◆一个打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告诉你他所目睹的战争真相。 ◆在波澜壮阔的中国现代史进程中,了解一个老兵传奇而卑微的一生。 ◆一个人的中国现代史。 ◆著名作家梁晓声、著名演员孙红雷、著名导演陆川倾情推荐。 ◆中国战争文学**之作,被广大读者誉为“战争版的《活着》”。 ◆谨以此书献给为保卫家园抛头颅洒热血的勇士们。 内容推荐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河南板子村的农民老旦,被国军抓了壮丁,稀里糊涂地去抗日;残酷的战争,将怯懦恐惧的老旦,一夜之间变成凶狠残暴的杀人机器,在战场上一战成名。武汉会战、长沙会战、常德保卫战,大仗、硬仗、狠仗一路打过来,伤痕遍体,成为抗日英雄。1945年,日军投降,次年国共内战爆发。在淮海战役中,老旦被解放军俘虏,改造成了一名解放军战士,倒戈杀向昔日战友,在兄弟相残的痛苦中立下赫赫战功。1949年,新中国成立,老旦荣归故里,没过上几天安生日子,抗美援朝战争打响,他告别妻儿,再次应征入伍,在异国战场继续他的杀戮生涯。漫长的战争硝烟终于散尽,老旦带着残缺之躯幸存下来,而真正的折磨才刚刚开始:一场一场的历史浩劫接踵而至,老旦裹挟其中,找不到敌人,也找不到战友,最终被揪上了批斗台,在迷茫不解中迎来了比战争更加残酷的宿命……翻开本书,在波澜壮阔的中国现代史进程中,了解一个老兵传奇而卑微的一生。敲梆子的老人走过街头,老旦不知还是不是那个。他远远地就要躲避,见老旦虽然蹒跚,却军装在身像是个官,就走过来扶着他,壮着胆子说:“军爷?这后半夜了你可别乱跑啊,这里不比军营,你又喝了这么多的酒,这里好些个愣头青子半夜串巷子的,可不管你是百姓还是兵,一榔头就要了你的命去!你住在哪儿?我送你回去,啊呦,你喝了多少酒啊……” 老旦方才拧着的一股劲泄了,只觉得酒气上涌,上了船一样踩不着根儿。几个酒嗝上来,白眼一翻,“哇”地一口就喷了出来,老汉躲闪不及,被结结实实溅了一身,嘴里连连叫苦,正待抹油开溜,却被老旦一把攥住了衣袖。老旦瞪着他,佝偻如黑夜里逡巡的野狗,恶狠狠地问这老汉:“老头,这叫什么街、什么巷?说!” 老汉被这醉汉攥得生疼,见他失了理智,唯恐那钵盂般的拳头砸将上来,忙扶着他说道:“军爷可别拿老汉出气!这街叫黄花街剪子巷,你刚才出来的那家是远近闻名的姐妹楼,大爷你可别拿我出气啊,老汉我可受不起你一拳啊……” “滚吧,你这老狗,日你妈的这儿没个好人,早晚俺全把你们突突了……”…
  • 狗日的战争

    狗日的战争1、狗日的战争2、狗日的战争3、狗日的战争4.苍凉大结局全集、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河南板子村的农民老旦,被国军抓了壮丁,稀里糊涂地去抗日;残酷的战争,将怯懦恐惧的老旦,一夜之间变成凶狠残暴的杀人机器,在战场上一战成名。武汉会战、长沙会战、常德保卫战,大仗、硬仗、狠仗一路打过来,伤痕遍体,成为抗日英雄。1945年,日军投降,次年国共内战爆发。在淮海战役中,老旦被解放军俘虏,改造成了一名解放军战士,倒戈杀向昔日战友,在兄弟相残的痛苦中立下赫赫战功。1949年,新中国成立,老旦荣归故里,没过上几天安生日子,抗美援朝战争打响,他告别妻儿,再次应征入伍,在异国战场继续他的杀戮生涯。漫长的战争硝烟终于散尽,老旦带着残缺之躯幸存下来,而真正的折磨才刚刚开始:一场一场的历史浩劫接踵而至,老旦裹挟其中,找不到敌人,也找不到战友,最终被揪上了批斗台,在迷茫不解中迎来了比战争更加残酷的宿命…在这个火热的盛夏里,作家冰河的军事小说《狗日的战争》横扫书市,销售火爆,走进任何一家书店的军事小说区,读者都能看到这本书的堆头。而出版方上海读客图书更是打出了“反战小说”的旗号,让这部小说区别于以往所有的军事小说,吊足了人们的胃口。因为本书作者的名字叫“冰河”,于是很多网友笑称:中国的军事小说要进入“冰河时代”了。黄家冲是这乱世的隔绝之地,没有炮声,没有空袭警报,也没有消息吓人的报纸。只有青山绿水,腊肉烧酒,清晨的鸟叫虫鸣,傍晚的炊烟飘散;这是腊月的热炕头,是上天的恩赐;这一切又理所应当,板子村就活下他和二子,阎王怎忍心斩尽杀绝?老旦开始猜想结束的日子,它遥遥无期,又似乎不会太久,谁赢了,总要让老百姓过活吧?而这念头又令他沮丧,大山里酒肉再好,炕头再热,终是他乡的,是苟且的,是沾着泪的,是半夜里总闭不上眼的。 听到海涛带来的消息,老旦心里咯噔一下:完了,得回去了。历时三年多的解放战争,最终以人民解放军的胜利而告终。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宣布新中国成立。消息传来,老旦和很多战士一样,以为漫长的战争终于结束,天下要太平了…… 老旦带着赫赫军功荣归故里,与翠儿和孩子团聚,平静的生活似乎已经来到。可没多久,他又收到部队志愿军赴朝鲜作战的命令。为了家中不易的日子,为了浴血而来的尊严,老旦回归38军,重返战场。而这一次,老旦遭遇到了战斗生涯中最严酷的摧残,失去了一条胳膊和一只眼。当已成残废的他幸存回国,一场场的历史浩劫又接踵而至,这位百战英雄迎来了他不可逃脱的宿命…… 敬请阅读《狗日的战争4.苍凉大结局》…
  • 狗日的战争4苍凉大结局

    狗日的战争4.苍凉大结局历时三年多的解放战争,最终以人民解放军的胜利而告终。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宣布新中国成立。消息传来,老旦和很多战士一样,以为漫长的战争终于结束,天下要太平了…… 老旦带着赫赫军功荣归故里,与翠儿和孩子团聚,平静的生活似乎已经来到。可没多久,他又收到部队志愿军赴朝鲜作战的命令。为了家中不易的日子,为了浴血而来的尊严,老旦回归38军,重返战场。而这一次,老旦遭遇到了战斗生涯中最严酷的摧残,失去了一条胳膊和一只眼。当已成残废的他幸存回国,一场场的历史浩劫又接踵而至,这位百战英雄迎来了他不可逃脱的宿命……冰河,生于1973年,原名娄文社,1996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现从事企业管理,热爱写作,曾著有长篇畅销小说《无家》《警察难做》,现为《纽约时报》中文版特约撰稿人。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河南板子村的农民老旦,被国军抓了壮丁,稀里糊涂地去抗日;残酷的战争,将怯懦恐惧的老旦,一夜之间变成凶狠残暴的杀人机器,在战场上一战成名。武汉会战、长沙会战、常德保卫战,大仗、硬仗、狠仗一路打过来,伤痕遍体,成为抗日英雄。 一个打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告诉你他所目睹的战争真相。三个漂亮的女战士站在个土台子上,打着快板唱着歌,大冬天的寒风里只着单衣,还挽着袖子,露出白里透红的嫩胳膊,头发被汗水贴在通红的脸上,胸脯在裁量合身的干净军服里凹凸有致,随着节奏一鼓一鼓地起伏着。路过的战士们向她们欢呼招手。阿凤站在土台旁边,披着军大衣,戴着棉帽子,虽然只露出不大的巴掌脸,但老旦还是认出了那双忘不掉的眼。 “你相好,你的相好!” 二子自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指着阿凤就要叫嚷。老旦捅了他一下,让他继续前进,自己却不自觉停下了。阿凤也看见了他,朝前迈了两步又站住,似乎想笑,又咬住了嘴唇,而她最终大步走来,摘下帽子夹在胳肢窝下,冲着老旦伸出一只肥嘟嘟的袖管儿。 “老旦同志,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阿凤说。随后,王同志和牛队长便先走了,屋里只剩郭铁头和翠儿。翠儿一下子哭起来,眼泪哗啦啦往下落。郭铁头定是预见到了,也不说劝,只靠在椅子上抽烟,等她落完了眼泪,郭铁头说:“好了,以后咱们是同志了,公事私事要分开。既然加入了游击队,就要以游击队员的标准要求自己,要记着时刻都是在工作,记着咱们的使命。这也是一条下不去的船,除非等到抗战胜利,这话你能懂不?翠儿?”…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