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宝非宝作品集

墨宝非宝作品集在线阅读

生于北京,长居沪上。以大开大合的古装剧本为爱好,落到小说,只想写腻腻歪歪,甜甜蜜蜜,毫无波澜的小言情。喜静厌动,喜睡厌醒,有些小懒。喜欢读书,为了战胜自己不断起伏的情绪,尤其喜欢佛经。只执着自己喜欢的事,学任何有趣的事,让自己可以和自己玩;只写自己感兴趣的故事,顺便悄悄在故事里,埋下一些普世价值观:爱国一点儿,正面一点儿,让读到的人可以觉得生活中 "幸" 永远大于 "不幸"。主要成就 副业编剧,曾参与多部电视剧的编剧工作,出版过多部小说 代表作品 《轻易放火》《至此终年》《突然想要地老天荒》《一生一世,美人骨》《很想很想你》等

代表作品一生一世美人骨》 《轻易放火

推荐作家

墨宝非宝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7本
  • 黑白影画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哦?”他讶然,“上师也读过三顾茅庐?” 高僧继续说:“人生有如大梦一场,你做过什么,无论好坏,也只有你自己最清楚。我解释得有没有错?” “不错。”他微阖了眼,以双睫遮住了眼底那一抹光。 “你们的很多故事都很有趣,”高僧看他,“年轻人。如同这句话所说,你过去是作恶还是行善,只有你自己清楚。你为什么来这里?何时离开?这些都不用告诉我。” 高僧微微笑。肩膀越来越痛,她紧紧咬着牙关,怎么也挺不过去,眼泪顺着脸颊不停往外涌。她在巨大痛苦中醒过来,眼前模糊着,茫然地□□着。 有声音低声告诉她:“我要帮你处理伤口。” 程牧云半身是血,有他的,也有温寒的血。 他将温寒放到自己的腿上,坐在帐篷里的钢丝床上,抱着她。游客都被吓坏了,紧紧围着,靠近这里,对他们来说只有这两个男人和向导,才是可依靠的。 营地外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猎犬和藏獒的尸体。尼泊尔如此贫困,就连加满德都也显得特别破败,尘土飞扬。可那些虔诚的教徒,还有从世界各地慕名而来旅行的人,都管这叫“神土飞扬”。 就在这让人感觉有些冷和脏的晨风里,他已经让两人的身体都在一个折磨的亲吻里慢慢变得浮躁起来。 “不要低估你自己的判断力,你比你自己想象的要聪明。你从没怕过我,如果你怕,你早就在那晚从走私基地逃出来后,就彻底远离我了。因为你知道,我从没真正伤害过你。” 他现在说话的语气和神情,回到了加满德都的模样。 “如果你现在不相信我,或许真会得救,但也或许会被人带走,相信我,那些人对你一定不如我这么温柔。”…
  • 密室困游鱼

    此文前传是2012年写的《神之左手》,这篇是正文。(建议看此文前,先阅读前传) 他们这群人,平均年龄二十岁左右,最大的也不过二十五六岁,却在世界各大赛事、在所有专业论坛,被称为技术帝,骨灰玩家和远古传说。 传说之所以是传说,是因为,他们已经书写了一整个电子竞技时代。 而这个时代,将永不落幕: “我们的梦想它死去了很久,过去所有的经历和荣誉,都将被再次刷新,从这一刻起。” —— “神之左手”没想到,他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是随便搭伙玩玩,还是……已经签约了K&K? Solo也看出了她的犹豫:“有问题吗?” “没问题,”艾情将桌子上的鼠标挑挑拣拣,拉过来一个趁手的,“这么豪门的阵容,千载难逢,没人会放弃。” 更何况,她并不是第一次和这个人打对局。 从CS到DotA,他们都曾有过对战。 七年前,两个人都曾代表中国队参加过新加坡亚锦赛。 而现在,他是她的对手。…
  • 一生一世,黑白影画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这是一个发生在尼泊尔的故事。 温寒第一次遇见程牧云是在一排转动的经筒旁,他背对日光,双手合十,对她颔首。 他是她见过最有佛性的男人。后来才知道,他一路从地狱走来,行过刀山火海,方才能站在那里。 在家族生意的背景下,“黑”对程牧云并不陌生。转眼却又摇身一变,成立秘密小组,有一群出生入死、至关重要的兄弟。他说自己就是地狱,却笃信佛祖,心怀慈悲。 他说:“我爱的女人应该有安心走在莫斯科任何街道上的权利,安静平凡地走完这一生。” 他对温寒极尽温柔,爱得深情。 如果你遇到这辈子再也无法令你沉沦不已的男人,邀请你和他如情人一样耳鬓厮磨。 期限十日,你会接受吗? 得到几百个小时和永远无法得到,你会如何选择? 没有了她想要的奋不顾身的爱情,即使有生命,也了无生趣。 温寒选择沦陷,拿生命赌爱情。第一次遇见他是在一排转动的经桶旁,他背对日光,双手合十,对她颔首。他是她见过最有佛性的男人,后来才知道,他一路从地狱走来,行过刀山火海,方才能站在那里。 这世间事,怎会是非黑即白,又何曾非此即彼。 既算不清谁欠了谁,既怀中还有烈酒, 倒不妨就此,如蚕作茧,奔波流离,一醉到白头。 ——虽万丈深渊吾往矣。 《一生一世,黑白影画》是“暖心作家”墨宝非宝所著的“一生一世”系列的第三本小说,本文于2015年9月1日在晋江文学城连载,已完结,原名为 《黑白影画》。 可那双眼睛仍像在尼泊尔的那个小旅店的四楼,像在那个房间里时的目光,有着让人不敢直视的威慑和无法预测的危险。还有藏在最深处,最晦暗漆黑的眼底中的那久违的笑意。 他,还是他。 可她怎么可能再怕他。 “没关系,相信今夜你一定能想起来。哦对,忘了说,”温寒轻声用俄语说,“很高兴认识你,在中国。”…
  • 念念不想忘

    “记得GOSSIP GIRL里的一句话吗?如果两个人注定在一起,最终他们总会找到重温旧梦的路。”“这辈子最大的挑战?” “英语四级,我考了四次才过。” “你志向还能再高点儿……励志点儿,我这本杂志的读者都是学生,要注意影响。” “英语六级,考场都没敢进……” 于是面前人的耐心,结束在司念对于大学四六级的深深的怨愤情绪中:“司念,你和我过不去对吧?小心我封杀你。” “……我是想表达,即使英语不好也没什么的,条条大路赚金币。” 司念蹲在电视柜前,努力翻着蓝光碟。她紧张地趴在电话边,等来他第一个电话时的声音,那时候他刚才结束期末考试,是他们两个人认识四个月的纪念日,约好一定要在这一天打电话,听到彼此的声音。 她至今都记得,她拿起电话时心跳的发慌,憋了很久才说了一个喂字。 而他就在线路的那边,伴着车来车往的声音,叫出了她的名字。 …… 雪碧终于熬不住,从浴盆里跳出来,很是疑惑地看着两个对视的人。 程晨的眼镜,因为浴室的热气再次模糊,他摘下来。那双漆黑的眼睛里,有太多太多的情绪,终于说完了所有的话: “那时候我爱,也爱我的,这辈子也只有你这么一个人了。”…
  • 神之左手

    07年的新加坡WCG亚锦赛,几个小时,左右手之间就是一场生死战。那年的中国战队里曾有个职业玩家,十五岁,被称为“神之左手”,而那场比赛他就坐在她的身边。 他们的职业生涯,从十四五岁开始,到二十五六退役消失。 在小众赛场,只有小众关注的世界里,他们的所有财产只有鼠标键盘和耳麦,为China拿下一个又一个金牌。出租车停到渡假村前时,艾情看到了很大的横幅,写着WCG亚锦赛选手村。她这才暗松口气,随手把头发挽起,下车接过司机递来的行李,走进了选手村。 道路两侧有很多的餐饮店。 可惜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除了24小时超市和醒目的麦当劳标志,没有任何能吃的东西。她站在路口犹豫了三秒,还是决定先归队。 这次大陆来了十一个人,都是跟团,只有她迟到了。 走进渡假村接待大厅时,只有两个工作人员在闲聊。“CS。”黄毛的眼神非常凌厉。 很肃杀…… 艾情看了眼滑梯,解下手腕上的绳子,把头发挽了起来。 “这样,”她很礼貌地笑了笑,“我们这里有很多电脑,我们联机试下,如果可以试出这个电脑打游戏没问题,也就没必要退货了。”…
  • 蜜汁炖鱿鱼

    密室困游鱼外传,她第一次正式介绍自己是歌姬,他……没听懂。她又说自己网名是密室の游鱼,他还没听懂,她继续解释,这个名字取自《HunterXHunter》里旅团团长的招数。他……不想再听下去了。 她以为她追的是个三次元帅哥,不想,此人却是电竞圈的远古传说。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菊苣,想要跨圈追一个小透明,发现对方是个真巨巨的故事。整整一个星期后,佟年的心情已经沉入了深深深海。 微信白加了,无论她是发“贴心问候”、“天气预报”,还是发“促销消息”,甚至“再次获奖的诱惑”,对方都毫无回应。 一定已经把自己拉黑了…… 她趴在床上,麻木地转发着自己即将参加的“动漫嘉年华”和“冬日漫展”、“冬日游戏展会”的广告。一条条微博下,都是粉丝们激动的留言。作为一个非常容易被网上言论影响心情的玻璃心,她很怕和网友互动,所以微博基本就是转发活动、发歌,商业合作。 直到,豆奶拨来第七个电话,她才没精打采地接起来:“喂?” “鱿小鱼,”电话那边的声音很低,故意装着神秘,“我有个办法能找到那个人。”…
  • 轻易放火

    这是一个小编剧爱上大明星的故事。 “若得易文泽,必金屋藏娇之。” 作为他十几年的资深粉,佳禾奉之为宝典,却未料最后被金屋藏娇的……是自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沧海桑田。 然后,一定会有人伸出手,陪你一路走到幸福。”[1] 本文于2011年起在晋江文学城连载,于同年出版。为2011年超人气甜文,以其清新甜美的文风,扑朔迷离的人物原型网罗众多拥趸。小编剧佳禾编的一部戏,被处在事业低潮期的过气明星易文泽参演了。佳禾对着初中时代的偶像,收手收脚像个新人,而易文泽进组前刚结束了一段感情,对这个小编剧的惊慌失措了然于心,却在两个月相处期间,产生了曾熟悉的感觉。 意外的,因为这部戏,易文泽再次大红,佳禾也因此提高了身价,进入了下一部戏的剧组。两人因各种机缘巧合,相遇于机场、酒店……但却因为繁忙的工作,只能通过电话和网络继续维持着“朋友”的关系。直到易文泽突然拜访佳禾父母,佳禾才明白,当自己还在纠结于两人关系时,早被易文泽当作了正牌女友。凌晨三点,佳禾定了机票,关上电脑。 和编审合作了三个本子,这部戏终于轮到她做大纲,一路从分场到剧本,整个组熬了三个月,导演顺利通过,她自然松口气定了去三亚的机票,准备彻底休息几天。毕竟一个星期后开机,她就要在天寒地冻的横店住上三个月,此时不偷懒更待何时? 忽然,手机拼命乱抖着,打碎了她的哈欠。 “一个好消息,两个坏消息,先听哪个?”制片乔乔兴奋地叫唤着。 “坏的。”佳禾重新打开电脑,开始迅速寻找剧本的文件夹,这时候接到制片的电话,不用说肯定和剧本有关。 “好的,这次一定要先听好的,”乔乔显然把她当空气,“男一定了,是你偶像。”…
  • 我的曼达林

    当红优质偶像检边林有个爱慕已久的青梅。 但她……拒绝了他的表白,且不断拒绝好多年。 在他还是个小少年时,就喜欢上了她。想要靠近她,想要和她在一起,默默守护着她。 哪怕成为国民偶像,星光璀璨,受万人追捧,但都抵不上她的笑靥。 真想掏出心给她看,那里边除了她还能有谁。 不开窍?那继续追,总算圆满。 “我……没交过女朋友,初次恋爱,请多多指教。”偶像谦虚表示。 “只要你不做对不起我的事,我以后都不会和你先提分手。”她郑重其事回答。 正如钱钟书先生所说:从今往后,咱们再无生离,只有死别。一个偶像有段不为人知的暗恋,由于当年太严肃不知风趣,没追到。这十几年来他暗搓搓地继续追,怎么追,怎么追,都追不到,就是追不到。 正如钱钟书先生所说:从今往后,咱们再无生离,只有死别。 没有原型,没有原型,没有原型……童菲简直是把在澳门应酬和工作的所有熟人都抓来了,就在这酒店房间历,开始了新一轮的生意经。大家说得热闹,从项目到IP,再到演员水涨船高的薪酬。 有人忽然说了句:“听说检边林,也在澳门?我给他经纪人发了大纲和剧本,还等着回话呢。”检边林这个名字一出,好几个人都笑了。 原来这里不止有一两个人发了本子过去。 可惜对方正在转型,挑剧严格,在这里的人都还没拿到回话。众人议论了一会儿,有说他价格太贵,有说他不爱配合宣传,有说对剧本太挑剔等等,总之把这个演员吐槽个遍。 初见在吵闹声中装着什么都没听见,继续看阅兵仪式。…
  • 很想很想你

    他是商业配音圈的名人,主业神秘,不甚爱交际。 因为一次意外,他开始每晚给她介绍美食,用诱人的声音描述着一道道菜的做法,也一口一口地把她吃干抹净。 某天,他问她:“想我吗?” “想……” “想不想经常看见我?” “嗯……可是你忙,也没办法。” “想不想,随时能找到我?” 当然想…… “想不想,即使我晚上不在,也能睡在我们的床上,等我天亮回来?” 他的意思难道是…… 他声音柔和下来,已经有些沙哑魅惑的质感,“想不想,每天……都能听到我的声音,不管多晚,我都会哄到你睡着?” “想……”她终于投降。 他笑了一声,“你想就好。” 所以,这就算…… “所以,从今以后都只有你和我,我只会做饭给我老婆吃。” 这分明就是最明显的声诱,就像故事回到最初,是她用声音诱惑了他,而他也用他的声音让她眼中再没有别人…顾声刚拿起筷子,就看到锖青磁发来了几段的话: 主要是虾胶做起来,有些麻烦。 几百克的鲜虾,用刀横纵剁成胶状的虾蓉,调入葱姜泡的白开水,料酒、盐、味精、白胡椒粉,搅匀后加入鸡蛋清搅拌,最后加少许香油,冷藏1-2个小时。 荷兰豆切开口,用虾胶填满、蒸熟。 最后浇泰式甜辣酱,虾胶口感非常好,有荷兰豆的清甜,味道很不错。…
  • 一生一世

    程牧阳。 这个名字对俄罗斯黑帮来说,等同于“China”。 对在莫斯科的死亡边境辛苦赚钱的中国人来说,是“救世主”。 而在那些共同掌控着中国绵长边境线的家族眼里,这个人,是最大的华裔“军火商人”。 惟独对她来说, 他只是那个笑起来像波斯猫,或是狐狸的,漂亮的混血男孩子。 她是中越边境毒枭的妹妹,早已习惯在刀风血雨的世间独立自持。 她的路,是被迫选择,因为别无它选。 而他,是在善恶之间,没有任何犹豫地选了一条血腥的道路。 人活百年,不过一场黄粱美梦。黄粱梦短,何必贪求? 可他若不贪求,她就不可能认识他。 他和她在一起,总像个执念深重的人。 她又何尝不是? 这场相遇,从一开始就注定是劫难,只是他与她都不忍停步—— 多一秒,再多一秒,去看看悬崖还有几步之遥…… 纵情,才是这世上最奢侈的贪婪。二月十日。 比利时的E40公路,积雪厚重,汽车行驶极为缓慢。 她翻着网页,已经有新闻估算出这此雪灾的后果,长达900多公里的汽车长龙,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900多公里?如果现在有个航拍什么的,估计是很震撼的历史资料。 她把手按在车窗上,水雾上多了个不大不小的印记。 车子不大,单单后排就挤了四个人。 都不是非常熟的同学,尤其是身边这个男孩子更只见过三四次的样子。他穿着黑白相见的登山服,脸孔很白,眼睛是淡淡的褐色,多少有些阴柔。 她只记得这个人和自己不是一个系,如果不是室友盛情邀约,她怎么都不会和他挤在这里,共享一个座椅。隔着他的那两个,倒是同系的学生。 因为长久的缓慢行驶和拥堵,两个人早就抱着蜷成团,低低用西班牙语交谈着,慢慢地亲吻着,声音低靡。 她迷糊睡了会儿,再醒来,发现车已经彻底不动了。四周是越来越大的哄闹声,谁都不知道,是哪个丢下来一个小女孩,可所有人都清楚东南亚曾经最流行的“见红”博彩。有人能在今天,在这艘船上,在这个赌场里公然做这种事,光是想象,就足够让场内的所有人热血沸腾。 南北簇眉。 她伸手撩开珠帘,只是想看看这这艘船上,有谁可以有这样的胆子。 很快入口的楼梯,就出现了一双脚,整个人慢慢地,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有人认出来人,低声开始议论开来。 南北也轻轻地吐出一口气,低声喃喃了句话。…
  • 一厘米的阳光

    他是她生命里最后一厘米阳光,而她,是他唯一坚强的理由。 季成阳于纪忆而言,是童年时的一支喜乐,少年时的一杯咖啡,是那一只专为她而画的风筝,是那一部没看完的《大话西游》,更是她灰色生活里不可替代的憧憬与爱。 她追在他的身后,模仿着他的方式生活,喜欢着他喜欢的东西。 对纪忆而言,她的整个青春期,从遇到季成阳开始,就只写了一个名字。 纪忆于季成阳而言,是一抹清晨的微光,是最温暖的存在,是关于祖国最深的牵挂。 他曾为了梦想一再离开她, 甚至伤害了她,可最终,他还是回到了她的身边。 多年之后再回首,他绝对想不到,那一天,自己带着一个小姑娘去登台跳舞,就跳出了这么绵长的感情线。 她是他最初的记忆,也是他最深爱的纪忆。他们相识的太早,记忆太多,反倒显得模糊了。 她只知道,她曾毫无保留地爱过他。后来她长大后,他因为好兄弟死在战火中,辞去战地记者,回来了。有时上帝很吝啬,只会给你一厘米的微弱阳光,不管对她,对他,还是对那些渴望和平的人 “你是我的纪忆,也是我此生的记忆。” 关键词:半养成系/叔文 依旧是个简单的故事,他是她生命里最后的一厘米阳光,而她,是他唯一坚强的理由。四天后的中午,现在,他在费城。 季成阳打开房间的灯,想要给自己泡一杯热咖啡。 他脑子里仍旧盘旋着那天的晚上正式的新闻发布会,竟有人暗示,阿拉伯国家的人正在载歌载舞庆祝纽约被袭。纽约市长回答的非常得体,就是偏见和仇恨造成了今日的一切。季成阳当时坐在那里听到这样一问一答,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有战争要开始了,会是一场…非常大的灾难。 他轻呼出一口气。 阳光平静地穿过玻璃,落在厨房的地板上。 和季成阳同住的室友走进来,看到他风尘仆仆的样子还有些奇怪:“彻夜未眠?” 季成阳不置可否:“是数夜未眠。”…
  • 轻易靠近

    我们都曾披荆斩棘 偷偷深爱过一人 经典暖文《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最虐心作品 一个让你揪心,让你落泪,却仍觉美好的故事。 墨宝非宝:“这是连我都心疼到不敢再看第二遍的故事。” 《萤火》杂志八期强档连载 全年重点推荐佳作 《至此终年》 温暖治愈千万读者‖《轻易靠近》 虐你千万遍不厌倦。《轻易靠近》是作者墨宝非宝笔下唯一一个称得上虐的故事,但仍然坚持了作者的一贯风格,喜大过悲。这也是一个最美好的暗恋故事——笑笑自小就喜欢上的许南征,最终也是喜欢着她的。然而,在暗恋面纱还未揭开时,在跟剧组拍摄的途中,笑笑又巧遇到了生命中同样重要的男人,韩宁。 一个是内敛沉稳却不善表达的许南征,一个是毫无保留爱她,给予她无限温暖和安心的韩宁。每一个都是少女心中所倾慕的男主角形象,笑笑最终情归何处,她生命中的男主角会是谁…今天是许家老爷子大寿,还是老规矩,家里吃,没外人。 萧余去之前特地回了趟爷爷家。 老爷子早写好了一幅字装裱好,连带着嘱咐:“本来下午去看你许爷爷,就想着要带过去,怕你刚从台湾回来没备什么好礼,便宜你这丫头了。” 她笑着收好时,奶奶正冲了杯参茶进来。 “我刚才回来时,正见着南南的车进来,还以为你会一起回来,”老人家把茶放在桌上,“院儿里最近老有人说,南南公司亏钱了,估计很多人都想帮一把,可搁你许爷爷的脾气,是宁可他亏到欠债坐牢也不肯让人去帮的。”…
  • 归路

    人生昧履,砥砺而行。 晨晓,照归路。 这篇故事送给你。再遇到初恋是八、九年后,是在加油站,就这么看着他从超市走出来。 我看着他,不太敢相信,试着问,你还记得我是谁吗。他掂着手里的矿泉水瓶,看着我,挺平静地说,记得,化成灰我都记得你。 想起句歌词:“今生的约,欠一个再见,伤痕从此不肯复原。”归晓眼前闪过他手的影子,下意识躲,路炎晨手顿了顿,然后才曲指弹掉她刘海上的脏雪:“不怕?” 他刚刚用外套蒙她脸,是怕吓到她。 没想到归晓完全没领会精神,反倒自己拽下来旁观了全程。 “没,”归晓察觉自己声音太颤,背过脸去,“……怕什么?”雪太厚,走不快。 她绕了个大圈子,气喘吁吁地扶着一个没人住得蒙古包外墙,终于看到路炎晨就拽了早晨看日出的那个长凳上,在拴马的棚子旁坐着,微撂着右腿踩上木栏杆。 看着远方,安静抽烟。 归晓冻得不行了,跑出去,将手机塞进他棉服口袋里,从他身后环臂抱住他,悄声问:“这里信号不好,你刚才……也是这样吗?” 路炎晨没说话,将烟尾咬住,把她的一双手合在掌心里揉搓着,给她取暖。…
  • 突然想要地老天荒

    一生一世番外,墨西哥6大黑帮家族,共同控制着与美国接壤的3200公里边境线。 而中国,陆地边界线总长2.2万公里,海岸线总长1.8万多公里,与15个国家接壤。 这样的总长,我们本该相安无事,对吗? 程牧阳。 这个名字对俄罗斯黑帮来说,等同于“China”。 对在莫斯科的死亡边境辛苦赚钱的中国人来说,却是“救世主”。 而在那些共同掌控着中国绵长边境线的家族眼里,这个人,则是东南亚最大的“军火商人”。 惟独对她来说, 他只是那个笑起来像波斯猫,或是狐狸的,漂亮的混血男孩子。凌晨两点多,无论是赌桌上的两个人,还是旁观的人。 仍旧都没有任何的疲惫感。 今晚的赌局对大多数人,只能是旁观盛况。可周生家仍旧做的非常周到,从赌桌到外围的灯光强度都是最佳状态,氧气供给量也恒定高于室外60%,这是商业赌场的标准环境。 而赌桌上的倾城财富,却是罕见的。 所有的一切,都让人极度亢奋。 两个人手气似乎都不错,胜也仅是险胜,从头到尾,都没人消牌。 到最后一局时,再次轮到了沈家明坐庄。那里同样聚集了很多人的,相谈甚欢的,暧昧不明的,明争暗斗的,都是菲律宾的政治,和她毫无关系。很多人说话,她都听不懂,也和她没什么关系。 她记得,这并不是她第一次拒绝求婚。 在沈家明满十八岁时,曾经在自己的生日晚宴后,在她的睡房门口,非常紧张地拿出一枚戒指。也是突如其来的求婚,被她几句话连消带打的,当成了玩笑。 她拒绝的很轻松,心里却有些愧疚。 可是今晚,拒绝程牧阳的那一瞬,她竟然也有很大的失落。或许,这就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他的求婚,是恳求她和自己一起回莫斯科。 她坐在瀑布旁的桌子上,用很随意的借口,和身边的情侣借来了移动电话。 在拨出一串电话号码后,听到了熟悉的等待音。…
  • 永安调

    武家贵女,李家皇孙 相识大明宫,结缘太初宫,身份尊贵,却难求那一旨赐婚,就此错过 或可笑,武家天下,宫讳莫测,谁人会苛责情薄意短? 我本愿以己薄力,保你一生平顺,却难料,逼你放手天下,虚度此生。 不怕念起,唯恐觉迟,既已执手,此生已尽。 本文只是言情小说,是戏说,以历史为景,作者非考究派; 入坑前请跟着俺背诵:此文只有一个男主,此文只有一个男主……冬阳最喜凑热闹,跑上前听人议论,一会儿又跑了回来,道:“是大郡王在,说是有人为他庆贺生辰,包了这画楼。”我愣了下,心中渐泛出些异样,三分酸涩七分苦意,今日本是为李隆基买贺礼,却未料竟是他的生辰日。 冬阳说完,立刻又跑上前瞧热闹,素来寡言的夏至却忽然低声道:“夫人既是来了,倒不如锦上添花一番。”我心中一跳,盯着她不说话,夏至郑重向我行了个礼,道:“奴婢是何福的亲妹,寿春郡王的人。” 我更是诧异,却已明白她话中所指。 还未待细想,她又道:“这处画楼是郡王的私产,夫人若有意大可偷梁换柱献上一曲。我自幼在此处抚琴学唱,冬阳是知道的,只消和她说是借机为大郡王祝寿添喜,她又是个孩子性子,玩性又大,必不会多想,反而会觉有趣的很,”她见冬阳回了头,默了片刻,待冬阳再去看热闹时,又低声补了句,道,“这份贺礼,郡王必会欢喜。”…
  •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番外,美人骨,世间罕见。 有骨者,而未有皮,有皮者,而未有骨。 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 如果在现在这个社会里,有个人带着两世的记忆,深爱着你。多幸福。 时宜对周生辰就是如此。 而他,却早已忘记她。 时宜这辈子做过最出格的一件事,就是在机场安检时,冲破重重警卫追上一个陌生的男人。   第一次和他相遇,是在数百年前的长安。她站在城墙上看他登上点将台,振臂一挥,数十万大军便已单膝跪地,齐声唤王……彼时,他是霸气凌云的小南辰王,她是清丽温婉的太子妃。一句“色授魂与,心愉于侧”,让他们的命运因此颠覆。   而这一次,是在广州机场。虽然时光改变了他的音容,她仍然一眼认出了他。她独自带着那段前世的记忆来到他身边,他却对她茫然不知。 “周 生 辰”,单是念着这三个字,就能让她的心底涌出最温柔的情绪。纵然与他在一起就势必要面对那些来自他家族的阴谋、陷害、争斗,却也一步步,让她与他的心贴近。 这一生一世,她只想要一个真正属于他们的故事。无论富贵,与君同归。周生辰既然正式回来了,时宜总要带他正式到家里去一次。 没有正式的婚宴,时宜就婉转解释,两个是决定一起,只是因为他家规矩繁琐,婚宴的事情要延后一些。至于合法夫妻的身份,她是真不敢交待,否则父母肯定会气到不行,都是合法身份了,双方的长辈还没有见过连她也知道,这真是过分了。 父母虽然不太开心,但看时宜这么坚持,也勉强算是接受了两“一起”。很喜欢墨宝非宝的小说,看完前面几部,忍不住,又去看了《一生一世,美人骨》。缓慢述说的故事才可以流淌进心底,让人忍不住就被故事里清淡又坚定的感情所打动。这本是墨宝非宝所有作品中最喜欢的,没有之一。 一人许诺,一人不悔……而她对他,就如棋局:无论生死,落子无悔。——记《一生一世,美人骨》 我好像,真的很爱周生辰。那种即使付出所有心力去爱,也会感觉无比安心的爱人,和爱情。 《一生一世,美人骨》,就像一盅文火慢炖的高汤,慢慢悠悠的,说着一段带着两世记忆的爱情。这样不紧不慢、娓娓道来却让人觉得精彩,是很考验作者的文字功底的。前有顾漫,现有墨宝非宝。百年修得…
  • 至此终年

    平生一顾,至此终年。 如果你遇到一个老师,曾经是个外科医生。13岁那年,他和你的母亲在同一间医院被抢救,但却意外地,在六七年后,听不见声音,上不了手术台,拿起书,成为了一个普通的大学教师。 如果,他和你一样,有个遗弃你的母亲,不能说出口的父亲。 如果,他是因为一场举国的救死扶伤,损失了该有的健康。 如果,他爱你。 你会舍得不爱他吗? “得顾平生,平生已无憾。” 从此以后,再没有过去,我只看得见你给的未来。因为顾平生的到来,法学院突然备受瞩目。 作为一个理工科出名的院校,电信和管理学院自来是老大,建筑和诸理学院虽习惯了沉默,却也不容小觑。孤零零的几个文科学院,简直毫无地位可言。 “法学院?这个学校有法学院吗?那不是复旦才有的吗?”沈遥义愤填膺,念着学校BBS上的标题,“竟然这么说,太歧视我们了。” 她盯了讨论版整个下午,甚至连午饭都是泡面解决。 由于顾平生的一张照片,终于让法学院扬名了。白象在泰国被视为国宝,只有皇室可以拥有。曾有国王赏赐给大臣一头白象,大臣起初是受宠若惊,把白象迎回家精心供养,却渐渐发现供养这样的宝物,每日耗资巨大,不过十几年就因此而千金散尽,家道中落。 当时讲这个故事的人曾说,每个人都渴望得到完美的东西,可却忘了,这样的完美并非人人都能负担。就如同故事里的大臣,得到了象征皇室荣耀的宝物,却终究难以承担。 她和顾平生的爱情就是如此。…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