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经语作品集

不经语作品集在线阅读

不经语,顾名思义,不经之语,不敢以闻。晋江文学城人气女作家,已出版作品《彼爱无岸》、《别拿爱情说事儿》、《误入浮华》,目前《永昼》正在连载中。江城人氏,旅居德国,工科硕士,有深厚技术背景的文艺女。喜欢馄饨、云吞、抄手、水饺,以及边看鬼片边写文。欣赏能够冲击心灵的文字,并且尝试将这种嗜好赋予笔端,试图在现实和童话之间寻求一种尴尬的平衡。

推荐作家

不经语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6本
  • 非死即活

    非死即活,作者:不经语(又名误入浮华txt) “我但愿前事跟她远去,让我心中安静如水……” 本文各种狗血天雷,三观不正,不纯洁的熟女文,谢绝未成年人阅读。本文偏黑暗系,流氓系,各种想当然无厘头,成年人慎入! 过去我们各自活着,今后我们一起活过。 苏沫和王居安,就像行走在不同坐标里的两个人,一个为了生计甘愿忍气吞声,默默积蓄力量,一个为了名利步步为营,心思深沉如海。他们碰触到命运毛糙而模糊的边缘,如同黎明时天空与大地之间的一片混沌。 这仿佛是爱情斗兽场上的一次角力,彼此都在试探、衡量、挣扎,却敌不过内心渴求对方的澎湃欲望,在困顿之时发泄,又在欢愉之后负罪。最终,所有的逃离,都是徒劳无功。 每个灵魂自由者,都会变成爱的囚徒。 本文偏黑暗系,流氓系,各种想当然无厘头,慎入慎入慎入!王居安认为现在是个好机会,对她道:“你要保护他,对他好。” 清泉问:“为什么?” 王居安有点不情愿:“你是姐姐。” 小姑娘想了想,想明白了才又接着问:“是不是我不对他好,你就不会对我好?” 王居安一时语塞,转头看向老婆,无可奈何。 窗外鸟鸣,微风轻拂。 苏沫搂住女儿,含笑看向他。尚淳打断:“笑话!一个小丫头能惹什么麻烦,我尚淳还怕了她?”他轻轻一笑,低头瞧着苏沫,“不过我看你很顺眼,脾气也好,我喜欢和脾气好的人打交道,特别是女人,就应该斯文点,温柔点,别有事没事咋咋呼呼的没气质,你说是吧?”他慢慢凑过来,烟味热气喷到她脸上,放低声音一字一句道,“既然你这么对我胃口,要不就留下……或者,我带着你表妹去学校请假,再让人去拜会一下你舅舅看他老人家是否安好。” 苏沫抬眼瞪着尚淳,气得浑身发抖,想扇人巴掌的那鼓劲儿哧溜哧溜地直窜脑门,却深知得罪了这二世祖当真后患无穷,正犹疑权衡举棋不定,忽然听见王居安低低笑了一声:“尚兄,你这口味,最近是越来越奇特,我是不佩服都不行。” 苏沫忍不住看过去,王居安正百无聊奈地靠在椅背上吸烟,一副看热闹的痞样,也摸不清他究竟怎么个意思。…
  • 别拿爱情说事儿

    涂苒是一个涉世不深的医药代表,简称“小药代”,每日周旋在医生和药剂师中间;陆程禹是大医院的年轻博士,心外科的后起之秀,前途一片光明。他们在一次偶然的激情之后,各自走开,似乎没有一丝眷恋。两个月后,涂苒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在去医院做流产的时候偶遇陆程禹的富翁老爸开着豪车来看儿子。从来不知道陆程禹有个富爸爸的涂苒突然决定不做流产了。第二天,涂苒拿着超声报告单找到陆程禹,以孩子为筹码,提出结婚。陆程禹思考一夜,同意了…… 涂苒这个心中的秘密能隐藏住吗?陆程禹如果知道真相会怎样?两个看似毫不相干的人有着怎样的青葱岁月?两个莫名走入婚姻殿堂的人能收获最终的幸福吗?这样严格的指导方式,陆程禹当然也从中得益不少,也不似其他学生忙着给导师干杂活,为了申请个好点的课题东奔西走,甚少有临床学习的时间。陆程禹曾不止一次的听他说:“做医生的不去临床,成天在实验室呆着,那不成实验员了。混个博士出来,就是个主治医师,就是个副主任医师,结果呢,手生得一塌糊涂,连个阑尾也切不对,还怎么给人看病,都拿病人当白老鼠么。这哪里是医务人员,分明是赵国的赵括了,你知道赵括吗?”他每每说完都会这么问一句,有趣的是,竟然真有学生不了解这么个历史人物,因而跑回家去把中学课本找出来查阅,这才弄明白“纸上谈兵”的渊源所在。 想当年,陆程禹就是这么过来的。 想当年,学业繁重之余难免春情勃发,他却总能清醒的找出生活里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在热恋期也不曾耽误过正事。那会儿也实在是年轻,只知道一股脑儿的往前冲,可以放弃的东西总是轻而易举的放弃,也不是没有幻想过婚姻,只是极少。婚姻,应该是一段认真爱恋后,完美而又严肃的结果,太过遥远。然而何谓认真,何谓完美,他一时之间觉得这些问题颇为高深。 谁想如今,却这样稀里糊涂的入了城。…
  • 昏嫁

    陆程禹觉得自己忙得像头驴子。 为什么说是驴子呢?因为驴子在拉磨的时候被一块黑布蒙上眼睛,头上悬着根用作引诱的大胡萝卜。陆程禹确实觉得自己被什么事物蒙蔽了双眼,以至于匆忙的撞入了人生中最繁忙的阶段,只是摇晃在嘴边的胡萝卜并不见得如何诱人。 直到现在,涂苒还记得,那位语文老师在讲解某篇课文时突然蹦出的一句话,他说:“爱情的伟大,使其成为文学史上最永恒的主题。”说话间,他的目光悠然投向窗外,神情里带着些许向往,又充盈着一种缅怀。 那一刻,涂苒的心脏似乎遭受了重重的一击。她那时未曾遭遇所谓的爱情,因而与其说是感慨于他的话语,还不如说是为一种纯粹的赞叹所震动。 她想,爱情,究竟是种怎样美好的感情? 十六七岁的年龄,总是容易被感动的,时间是过得这样快。 待得她大了几岁之后,曾经的那堂语文课渐渐浓缩成这样一句话:一个中老年男子怀才不遇的落寞。 再如今,便只剩下两个字。 穷酸。昏嫁是作者不经语的一部书籍,该书籍属于都市情缘、婚恋类小说。那天,陆程禹一去就注意到坐在周小全身旁的女孩,并非她看起来如何漂亮苗条又衣着时髦,只是他在多年前就已认识她,他甚至还记得她哭泣的模样,那时,她似乎常常莫名奇妙的哭泣,使他气馁又尴尬。 他注意到她涂着深色指甲油的手指,指间夹着香烟,他寻思着要不要上前相认,再说些多年未见的没什么要紧的无聊话儿,所谓叙旧。谁知涂苒先他一步,隔着寥寥的淡青色烟雾冲他扯了扯嘴角,世故客套地一笑,算是打过招呼,于是他也只略为点点头。 之后的事情全源于一句玩笑。朋友之中总有喜欢卖弄的好事者,因为涂苒的姓氏少见,众人闲扯起来…
  • 为你着了魔

    姜允诺拖着自己的小小笨笨的行李箱,跟在母亲的身后。 她忍不住回首眺望。 透过暮烟,那孩子的眼神,如同没落的阳光,在阴霾的云层中无助摇曳。 只是一瞬,她便不忍再看。雷远微微一愣,泄气的说:“你这女人,真没意思,怎么就不按牌理出牌呢?” 排练活动有时安排在中午,有时在晚上。中午的时候,篮球队的队员们也在体育馆里训练,双方都说自己比赛任务将近,互不相让,最后在雷远的调解下,划分界限,各占半壁江山。其实旁观者清,篮球队的人是以训练为名,看美女为实,艺体训练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就什么时候来,美女走了,他们也就散了。 姜允诺还发现,她的好弟弟,几乎每天中午都不用去食堂吃饭,自然有人给送来。有点心,有小炒,有女孩子自己在家做的,也有从校外的餐馆里买的。许可同学照单全收,一视同仁,每次收下的时候都会一本正经的说:“我代表篮球队全体成员谢谢你。”等人家一走,先飞快的吃上几大口,剩下的就喂从身后涌上来的那批饿狼。此情此景,姜允诺每看一次都深觉震撼。 女孩子们送来的便当,对血气方刚的狼群来说,比钟爱的篮球更具吸引力。此后的几天,许可一直很忙,忙着找工作,帮人写点代码,或是去律师事务所做做跑腿的。没钱怎么办,人总是要吃饭的,他不想再向许瑞怀伸手去要。况且就要期末考,两个专业的考试。他像机器人一样不停歇的学习打工,睡觉的时间都嫌少。 有些事情发生了,他不愿再回头去想,他也害怕,只是不敢多加考虑,也不敢有所表现。如果他也犹豫后悔,她怎么办?他们怎么办? 时间已无法回到过去。 他觉得自己像是疯了,拼命透支自己的精力。在一起的时候甜蜜忘我,一旦融入了人群,自责以及罪恶感便如鬼魅一样的侵袭过来。爱情是麻药,只能缓解一时的痛苦。 对于将来,他心里没底,只有尽可能的把握身边的机会。等熬到毕业了,找个好点的工作,和她一起离开这座城市,去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也许就好了。 也许,一切都会好的,只要她也这么想。…
  • 误入浮华

    误入浮华番外土豪爹,苏沫和王居安,就像行走在不同坐标里的两个人,一个为了生计甘愿忍气吞声,默默积蓄力量,一个为了名利步步为营,心思深沉如海。他们碰触到命运毛糙而模糊的边缘,如同黎明时天空与大地之间的一片混沌。过去我们各自活着,今后我们一起活过。 苏沫和王居安,就像行走在不同坐标里的两个人,一个为了生计甘愿忍气吞声,默默积蓄力量,一个为了名利步步为营,心思深沉如海。他们碰触到命运毛糙而模糊的边缘,如同黎明时天空与大地之间的一片混沌。 这仿佛是爱情斗兽场上的一次角力,彼此都在试探、衡量、挣扎,却敌不过内心渴求对方的澎湃欲望,在困顿之时发泄,又在欢愉之后负罪。最终,所有的逃离,都是徒劳无功。 每个灵魂自由者,都会变成爱的囚徒。苏沫从小信命,缘于双亲言语中的心理暗示。 她是家中独女,出生草根,却也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养大,一路坦途直到嫁人,十指不沾阳春水,没绊过跟头吃过苦,身体健康学业顺畅,年少不识愁滋味。 孩子柔顺听话,养起来也就省心,于是苏家爹娘常念叨:还是我家苏沫命好,一辈子吃喝不愁无风无浪,平安是福。苏沫和相片里的这位同事打过几次照面,对其印象不深,隐约记得姓李,并非营销部一、二把手,似乎年资尚浅。 她先前闲来无事,早把公司外网内网期刊报道大致翻了一遍,这还是头一次见到王亚男和一位不知名员工的单独留影。照片里这两人笑容欢畅亲切,几乎瞧不出什么阶层隔阂,苏沫对着屏幕琢磨半响,她从王亚男闲适放松的姿态里品出两个字:赏识。 苏沫滑动鼠标,点开OA,按那人的姓氏搜出他的个人信息,虽然只能了解到入职日期,籍贯以及担任过的职务,但也有收获——这位李姓同事资历简单,前年进的安盛,是一位普通的销售助理,自去年拓展活动以后,忽然连升两级,现是一名业务主管。苏沫继续研究他的籍贯,东北某农村,和王家一个天南一个地北八竿子打不着,可以排除裙带关系,能爬得这样快,想必业务能力相当出众。…
  • 彼爱无岸

    下着小雨的时候,看见他和一群男生从体育馆出来,白色T恤,阔腿仔裤,白色的休闲板鞋。也不打伞,黑黑的短发闪闪发亮,有那么几缕湿湿的垂落额头,晶莹的水珠顺流而下,滴落至眉间,双眼在细细的雨帘之后,淡如烟雾里的湖泊,水汽纵横。身边偶尔有女生经过,悄声说:“快看,政法学院的许可”,“眼神好忧郁哦”……他明明在和旁人有说有笑好不好,姜允诺忍不住眨眨眼,希望能从那张脸上找出丝忧郁的影子。如果你们知道,他如同种马一样活着,还会有这样的感觉吗?她曾经恨恨地想。如果不能爱,靠近或是疏离都是一种煎熬。我们的痛苦,我们的悲伤,我们的负罪。 一种负隅顽抗却无法摆脱的暗涌情潮,一段令人怅惘牵念的惨淡年华,一群少年,一个校园,一些暧昧的情事。 我不在乎,通过什么方式和你相遇,我只在意,能否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你。他记忆中的夏天,曾是离别的季节。 江水穿城而过,空气厚重而闷热。烈日下的柏油马路变得柔软,散发出苦涩的味道。人行道旁,立着郁郁葱葱枝繁叶茂的法国梧桐,知了躲藏在其中高歌鸣叫,树叶不见丝毫摆动,凉爽的微风成为一种奢望,烦躁的心情得不到任何抚慰。 “许可,我不想走,一丁点也不想走”,姐姐对他说,“我宁愿每天对着你这只人头猪脑”,说话的时候,她的目光瞟向别处。十四岁的女孩正处于一个别扭的年龄,她不屑于或者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失落的情绪,无论是喜悦,伤心或者愤怒,言语里面总是透出对他的讥讽。 身后,是母亲忙碌的身影,房间渐渐变得空旷,行李箱里堆满了衣物。五岁,她是他的姐姐,她是他的依靠,她总是那么的强势,让他崇拜却也教他讨厌。 十岁,她是他的最亲密的家人和伙伴,突然发现,她也不过只是个小孩子,于是喜欢捉弄她,看她气恼万分他就会得意开怀。 十五岁,她是他的温暖,她是他的思念。伦理道德,早已在脑海里生根发芽,初时的亲吻,是孩子间的玩笑,是懵懂的少年心思。可是,当思念泛滥成灾之时,她温暖的笑容历历在目,如阳光般摄人心魂,她便成了他的渴望。 他的心,脆弱而又肮脏,他用逃避和放逐惩罚着自己,却是远远不够。…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