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橙作品集

鲜橙作品集在线阅读

鲜橙,已婚家庭妇女,美女她妈,业余码字手,文字农民工。作品: 《和亲公主》 《惜取眼前人》 《淑女本色》 《谁是谁的谁》 《你的距离》 《只为那一刻与你相见(盛夏之后)》 《未来》正在连载 阿麦系列四部曲: 《阿麦从军》(完结) 《太子妃升职记》(完结) 《江北女匪》(完结) 《公主下嫁记》(完结)

推荐作家

鲜橙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0本
  • 谁是谁的谁

    小说《谁是谁的谁》以袁喜为中心讲述了她与步怀宇、何适、袁青卓、郑好、张恒几个男男女女之间的感情纠葛。多少爱情,兜兜转转回来的时候还能碰上那个人? 又有多少爱情,男男女女能成为彼此的唯一? 爱情里,你在做着谁的影子,谁又成了你的影子? 贫困的家庭,软弱的父亲,强硬的母亲,智障的大哥,归业的初恋,沉默的新欢…… 似乎人生中所有的坎坷与磨难都在同一时间堆在了这个叫袁喜的女孩面前。 大哥是她生来的责任,何适是她坚守了四年的守候,而步怀宇则是陪伴在她身边的一缕温暖,她告诉自己她爱的是何适,可出现在梦中的却是那个不言不语的步怀宇,她,真的是全乱了。她不是一个三心二意的女人,只不过想要保护那份没有任何杂质的爱情,但是这样的爱情虽让人刻骨铭心,却一样在内部留有伤疤,别人可以不知道,自己也可以忽略它,但当不经意再次裂开的时候,会发现原来是这样的疼,疼得无法呼吸…… 袁喜从小就背负着这样的责任,照顾痴傻的大哥。为了这个缘故,被母亲生生地断绝了大学的恋情,生活似乎从未向她展露过一丝笑容,哪怕是认识了步怀宇以后。没有和何适去成美国,但是何适却追了回来,其实对步怀宇很有好感,却坚决的选择了何适,以为她这次终于可以拥有幸福了,却被何母加情敌棒打鸳鸯。还好有步怀宇,哪怕不生孩子也要她。等到终于怀孕了,又生怕痴呆会遗传,差一点把孩子杀掉。终于验出孩子是健康的了,却知道了原来大哥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终于可以放心的怀孕生子了,可是却被母亲恳求换肾救自己的亲姐姐,而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姐姐居然是自己初恋的情敌…贫困的家庭,软弱的父亲,强硬的母亲,智障的大哥,归业的初恋,沉默的新欢……似乎人生中所有的坎坷与磨难都在同一时间堆在了这个叫袁喜的女孩面前。 大哥是她生来的责任,何适是她坚守了四年的守候,而步怀宇则是陪伴在她身边的一缕温暖,她告诉自己她爱的是何适,可出现在梦中的却是那个不言不语的步怀宇,她,真的是全乱了。 她不是一个三心二意的女人,只不过想要保护那份没有任何杂质的爱情,但是这样的爱情虽让人刻骨铭心,却一样在内部留有伤疤,别人可以不知道,自己也可以忽略它,但当不经意再次裂开的时候,会发现原来是这样的疼,疼得无法呼吸…… 那时的她就会笑,然后用双手紧紧捂了他的手,笑嘻嘻地说:“因为你的手凉啊!我得替你捂着,所以得热乎点。” 何适也笑,任袁喜把自己的手包起来,他的手比袁喜的要大的多,袁喜总有些包不过来的样子,于是他就凑近袁喜的手,用嘴呵出白白的热气,扑在袁喜的手上,有些痒痒的,总是引得袁喜嘿嘿地傻笑。 “喜啊,你知道我这辈子最最英明的决定是什么吗?”皮晦小心翼翼地捧着碗热气腾腾的汤出来,一边沿着碗边吸溜吸溜地喝着,一边笑嘻嘻地问。…
  • 惜取眼前人

    姓名:张静之曾用名:张静(后因重名太多,改为张静之)性别:女年龄:十九岁职业:学生政治面貌:共青团员个人能力:一般特长:音域宽广性格:有些胆小,有些懦弱,还有些冲动,有些小自私,有些小聪明,还有些小善良…… 初恋对象:阳平初恋结果:被第三者插足情敌:唐萱儿现状:和情敌一起身体穿越,因无任何政治背景,无任何谋生能力,只得和情敌一起混迹于青楼…… 微风拂过,让人感觉舒服的不得了。阳平站在图书馆前的树下向我微笑,点点阳光透过树叶落在他的脸上,晃的他有些不真实。 “阳平——”我喊着,急忙向他跑去,可是腿却像铸了铅,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他还在轻轻的笑着,慢慢的向我伸出手来…… “阳平,我动不了,你过来啊。”我急得大喊。 这时,一个身材苗条的女孩从我身边轻快的走过,风带动她的长发,美丽的让人心动。 他看向我,寒星般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我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在刚才挣扎的时候撕裂了,现在的样子实在是不能见人,惊呼一声,连忙扯过被子掩在胸前。他看着我的举动,眼睛里闪过一丝讥讽。 “谢谢你,”我低声说,不敢想像刚才如果没有他,现在的我是否还能继续坐在这里。 他哼了一声,缓缓说道:“你也不必谢我,我救你也未必安了好心。” 他的一句话把我刚刚放下的心再次提起,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既然不是救我,那为什么要杀了这个人?”我指着地上的尸体,压住心里的恐惧,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稳。…
  • 淑女本色

    她们是自称淑女的都市女孩儿,三个女人,三种性格。会贪财,会世俗,会虚荣;会装傻,会任性,会耍小心思;有女人的粉红梦,有女人的小聪明,也懂女人的小手段;有爱情,有亲情,也有友情。尝一枚酸酸甜甜的爱情果,体验现代淑女的本“色”生活。看80后“淑女” PK 《粉红女郎》 一个贪恋美男双重性格的伪淑女 一个要情人不要爱情的万人迷 一个迷糊帅气耍酷到底的假少年 灵气女巫鲜橙继和亲公主之后力战都市青春剧,女生界淑女过剩蛮女缺货,Down掉你的淑女面具,漫画式的人物,爆笑鲜辣的故事,至IN爱情宝典。搞笑的故事,可爱的人物,幽默的语言组成了一个轻松愉快的爱情小说——《淑女本色》。三位女主三种形象。萧萧,用张静之的话来说是百年才出一个的妖精;楚扬,用流行的话来说是这个女生有点酷;相比之下静之的形象比较点题——淑女的气质,色女的潜质。《淑女本色》讲的是三个女人,三种性格,张的“虚伪”让人捧腹,萧的成熟让人赞叹,而成熟的原因又让人心酸。楚杨,最欣赏她的就是干脆!我想,这本书就是一个寻找爱的过程。萧萧的追寻最为“惨烈”,年少时最清纯的迷恋被狠狠的糟践,从此将自己紧紧包裹在花心情色的铜墙铁壁中。直到遇见了纯纯的小交警,心才逐渐变柔软。最感人的那段就是萧萧听说交警出车祸之后的疯狂,和她大度的原谅谎言时地慷慨。最后的萧萧更让我敬佩,勇敢的说出自己最深藏的阴暗过去,这种勇气和智慧,才使萧萧爱过了,痛过了,迷失过后,重新找到挚爱。 楚杨急忙嗯了一声,刚走了没两步,眼睛里突然进了什么东西似的,蛰得睁不开眼,楚杨是近视眼,平时都是戴隐形镜片的,虽然比眼镜方便,可是有的时候也会很麻烦,比如现在,十有八九是有睫毛掉进了眼睛里,可是又不能揉,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手里端着托盘,也来不及去洗手间仔细看看是怎么回事,只好一咬牙腾出一只手,顾不上卫生不卫生,伸了手指把隐形镜片摘了出来,眼睛立刻觉得好了很多,可是一只有眼镜一只没眼镜,情况更糟糕,看什么都觉的扭曲了起来,没办法,楚杨只得把另外一只也摘了出来,舍不得扔,二百多块钱呢,可是又没地方放,只好暂时含在嘴里,等送完东西出来再去清洗吧,楚杨想,便推开了301的门。 六百多度的大近视,让楚杨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只模糊地看见偌大的豪华包房里坐了男男女女七八个人,有几个好像是这里的小姐,别的都看不清楚面貌,一个男人正拿着话筒吼歌,声音如同狼嚎。 好在楚杨还看得见桌子在那里,故作无事地走过去,只要把酒放到桌子上就算完事了,楚杨心里想,可是却没有看清地上横在那里的一根话筒线,她只觉得脚下一绊,人往前一栽,手里的东西就飞了出去。 完了,这次要惹祸了,楚杨想………
  • 阿麦从军

    硝烟弥漫,乱世情深,是大爱,还是一种信仰?为民绝情,为国弃爱,为的不止是一句“为什么”?卸红妆,披战袍,她是玉面阎罗。如果仅仅是为了复仇,她不会成长为一代“战神”,且看阿麦如何护得家国两全!她的狠厉无人能及,她的柔媚只为一人,就算军权在握,天下扬名! 生为女儿身,胸怀家国万里;爱以恨为续,情动古今千年。 阿麦出生在麦熟时节,为此差点被爹爹取名为“麦兜”。 阿麦的父母从另一个时空穿越而来,她本想跟着父母过一番清净无争的田园生活,谁料年幼丧双亲,战场逢异事……卸去红妆,进入军营,注定与骚包将军邂逅,与沙场杀将相逢,从一个小兵,成长为一代“战神”。阿麦知道,她为民绝情,为国弃爱,自己所做的这一切,不止是为了找到朝夕八年的哥哥,问一句“为什么”。 刀剑无影的战场上,无论谁是男主,谁是男配,她都是一身戎装,无一败绩。朝堂之上,他为君,她为臣。他俯视,她扬颌。他有雷霆之威,她有傲骨铮铮。 谁说女子须得以娇躯求安生,生死之后,江山如画,她只想寻个故人,一同赏春景。 最诡异神秘的“穿二代”成长记 喧嚣尽没,尘埃落定之后,阿麦最终将情归何处?守城麦氏物语:战争,是大人物掌中的棋耍戏,起手落子,谈笑间攻城掠地;战场,是小人物面前的修罗场,手起刀落,刹那间灰飞烟灭。 南夏历盛元二年,北漠历天幸七年,南夏与北漠的谈判桌上依旧是唇枪舌剑、热火朝天。貌似南人的嘴舌往往都比北方的汉子灵巧些,说着说着,胜利的天平就渐渐地往南方倾斜了过去。对于北漠同行的日渐沉默,南夏的国辩手们还没来得及庆祝即将到手的胜利,就被一个惊天的消息震得七魄离体。 八月初,北漠突然发兵二十万分两路攻入南夏北部边境,霎时风云变色。 北漠民风剽悍,相对于南夏人善动嘴皮子来说,他们更喜欢动手,属于行动派的代表人物,向来奉行信条就是:说不过你,我就揍你丫的! 有人曾举过这样一个例子,说是如果大街上有两人吵了个把时辰也不见动手,那准是南夏人,如果刚说了两句话不到就上手,那也不用问,一定都是北漠人了。…
  • 只为那一刻与你相见

    生活就像是一出惊雷阵阵、狗血满地的言情剧,夏苒苒就是那万年不变的炮灰女配,时时挨打,处处挨坑。 五年前,夏苒苒是苦苦追逐在林向安身后的丑小鸭,苏陌是林向安放在心尖上的白莲花。 五年后,夏苒苒成了邵明泽名正言顺的未婚妻,苏陌却成为邵明泽藏在心底的前女友。 夏苒苒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与林向安狭路相逢,时光已经远去,记忆却仿佛仍停留在原地。她能否将他从心底抹去? 她和邵明泽在一起,不过是因为家庭联姻,他们一直相伴,却从不曾相爱。他一如既往的温柔、深情,会不会成为她无法戒掉的毒药?爱如罂粟,美得惊心动魄,却能让人致命。 陈洛是她父亲最得力的助手,不断试图与她靠近,她却步步逃离。然而,她再怎么铁石心肠,又如何抵过他指尖的温柔? 后来的后来,谁会是她生命里的男主角,陪她演一出永不落幕的言情剧?陈洛笑笑,却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答道:“可以有两种选择,一种是直接去行政那边,好上手,消息灵通,认识人也多。另外一种是去外地的分公司,从业务部门一点点学起,慢慢熬。” 苒苒微微一怔,从底层慢慢做起的道理她能懂,却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放着总公司不来,却要去外地的分公司。她沉吟了一下,问:“为什么非要去分公司?” 陈洛先给她开了车门,然后自己又绕到另一边坐进驾驶位里,这才半开玩笑地回答道:“因为你是夏总的女儿啊,外地的分公司里的人认识你的少,身份没准还能瞒住,不然你就算去业务部门做小职员,大家捧你哄你还来不及呢,谁还敢随意指使你?谁又敢指着你的鼻尖骂你?可不挨训不挨骂,不吃苦不受累,你去还有什么意义?” 说到后面,他的唇角又是微微挑起,有温和的笑意从嘴角上溢了出来。苒苒没有答话,只淡淡地笑了笑,像是没听到苏陌的话,径自低下头去继续翻看酒店里提供的休闲杂志。 她曾问过邵明泽,怎么才能和一个你不喜欢的人共事。邵明泽当时想了想,答她道:那就只做事,对人礼貌而保持疏远,不在工作中涉及任何私人的情感。同时,也不要给对方接近的机会。 她记住了,并打算一直这样做下去。 面对苒苒这样的态度,苏陌脸上显露出尴尬的神色,但是却没有离开,她沉默地坐了片刻,突然说道:“其实向安一直在找你。”…
  • 江北女匪

    辰年出身于门阀大族,却在襁褓之中就随义父落草为寇。十六年后,横行清风寨的小山匪在一次意外中与云西王世子相逢。 自那以后,一张惊天大网缓缓拉开,意外接踵而至:义父的突然失踪,一触即发的战争,武功高强的神秘少年,清风寨的灭顶之灾…… 历经万般磨难,这个小小山匪终于浴火重生,威震江北,天下扬名…… 只是,她能否还坚守住这一个义字。而他,又是否还算得来那一颗真心? 爱与恨将何去何从?你是否还肯紧握住我的手?“准备动手吧。”辰年轻声说道,顺手扯下了一片细长的草叶,轻轻地抿在了唇间。一串婉转的鸟鸣声从她的唇间溢出,就像是山间的鸟雀突然被山谷中的人马惊动,清脆响亮的叫声倏地从山间响起,打着弯地窜向云霄。 很快,别处的鸟雀也跟着叫了起来,一串串的鸟鸣声此起彼伏,相互呼应般在山谷中回荡。说完了,他又对着辰年笑笑,也不再为难辰年,只吩咐郑纶将辰年带在马上,一队人重又出发。 辰年虽仍被捆着,可到底不用追在马屁股后面跟着跑了,又见鼻尖上的血自己就止住了,也不怎么疼,便知道伤的只是点外皮,不用担心以后没了鼻子。这样一想,她心中的慌恐就少了许多,也有心思合计起逃跑这件事情来了。 只要叶小七把信送回去了,寨子里就一定会派人来救她的,可谁会出马呢?是二当家还是三当家?还是说他们一块儿来?只可惜义父这会儿不在寨子里,若是他在,哪里还用得上别人动手!不过,也亏得他不在,他若是知道自己带着人下来做买卖,非得关她一年半载的不成。 辰年趴在马背上,满脑子的胡思乱想,一会儿懊丧一会儿庆幸。…
  • 愿相随

    《愿相随》是网络人气大神级作家鲜橙最热血的古言巨作,网络原名《江北女匪》,是一部宫廷贵族类型的古言小说。他是高高在上的云西世子,她是娇俏机灵的小山匪。 他本是翱翔九天的鹏鸟,她却似匍匐于地求生的蝼蚁,命运之线却生生地将他们纠缠在一起,注定要让他们在繁华过后泪滑落眼角、心凋谢零落。 他为了江山算计将爱玩于股掌,她为了大义舍爱于天下。 他挣扎在爱的深渊,她徘徊在爱的边缘。 军阀派系的斗争,世家内院的龌龊,他的欺骗隐瞒,让她心神俱伤。 当一切尘埃落定,在江山、爱情、亲情、大义面前,她是否还肯紧握住他的手?很想对书中的女主角辰年说,好姑娘。若要人敬,必先自敬。男人爱你时的海誓山盟,如镜月水花,如何经得起门第之见,受得住岁月蹉跎。一旦放弃自尊,低下头颅,只能越来越低,低到尘埃,纵使开花,也只能换来短暂的假象。好姑娘,做得好!或许今后,再没有这样眉目如画的一个人,他的一颦一笑都使你满心欢喜,羞红了脸。但是一定会有那样一个男人,经过时光的洗礼,岁月的沉淀,肩膀如山,给你依靠,牵起你心中最柔软的一处。非常喜欢文中的女主辰年,直率,独立,像初春的阳光,爱恨强烈,宁可玉碎绝不瓦全。她对贺泽的“宁可舍命,不能自辱”的人格宣言,真觉得所有女孩子都应该仔细体味一下。即便没有女性长辈的引导,辰年能有这样的觉悟和价值观真是相当不容易。拓跋垚点头,嘲弄一笑,道:“不错,明知这般,我们却不得不北归。” 就在这时,门外有侍卫禀报道:“王上,纥古将军回來了。” 拓跋垚与步六孤骁俱都是一怔,两人对视一眼,眼中均诧异之色,拓跋垚本要吩咐侍卫请纥古越进來,转眼看到屋中狼藉模样,便又改了主意,亲自往屋外迎去。 纥古越正等在院门处,辰年穿了一身普通的鲜氏军装,就垂手立在他的身后。拓跋垚心思全放在纥古越身上,并未注意到辰年,可步六孤骁却是一眼认出了她,顿时愣在了那里。 辰年抬头,向着他咧嘴笑了一笑,这才从纥古越身后走出,问拓跋垚道:“王上,可还记得我?”…
  • 太子妃升职记

    《太子妃升职记》是2012年在万卷出版公司出版的言情小说,该书作者是鲜橙。小说讲述了为了弥补工作失误,司命星君将现代男人陈然的灵魂偷偷从地府带出,附身到“落水身亡”的南夏太子妃张芃芃身上的故事。这天上掉下来的是馅饼还是陷阱? 丈夫不喜,婆婆不爱,男人心女人身的张芃芃如何才能从“太子妃”一路顺利地升职为“太后”? “太子妃”的职业分析: 第一:升职前景堪忧。 太子妃—皇后—太后,时间跨度大,难度极高。 第二:劳动没有保障。 三险一金没有,随时可能被辞退,辞退后不允许再就业! 第三:工作性质危险。 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太子称不了帝,你得跟着一起倒霉,太子称了帝,你还得小心自己一个人倒霉。 第四:兼职性工作者。 虽然劳动强度不会很大,但是,没有权利选择服务对象。 综上所述,太子妃这个工作真不是个什么好工作,没前途,压力大,劳动强度高…… 好吧,其实这就是一篇喷文,简单概括为: 这是一个“女人”在后宫的奋斗史…… 同时,也是一个“男人”在后宫的苦难史……进了院,内侍过来禀报说齐晟在书房。 我琢磨了一下,便没让绿篱等人跟着,自个跟着内侍过去了。 这有些事情吧,还真不能让女人知道,她们一般都存不住什么话,哪怕她对你再死心塌地的。 书房里灯点的很亮,齐晟又在看书。 我心里反而一松,估摸着齐晟一直看书和保镖戴墨镜的目的差不多。 一、他并不希望被我看到他的眼神,也就是不想暴露他的情绪。 二、这小子在装淡定。 果然,齐晟眼睛不离书卷,只淡淡地问道:“如何?” “还成。”我答道。 齐晟抬头瞟了我一眼。 我立刻自我检讨,语气太欢快了,以后一定改。 齐晟却没说话,又很专注似地看着书,时不时地还翻翻页。不过,从翻页频率来看,他显然也走着神呢。 于是,我也淡定了,找了张椅子坐下来,沉默地看着齐晟看书。…
  • 太子妃升职记2:公主上嫁记

    芃芃和齐晟终于过上了幸福的退休生活,但是万万没想到,他们最得母亲真传的三女儿竟然也有一段荡气回肠的“奇葩”经历!齐晟芃芃想为最宠爱的公主择一个贤婿,却未曾想姻缘天定,自有造化……这位公主也是从未料到,她见到她未来夫君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老天爷啊,真丑! 父亲一向是个言出必行,说到做到的人,他既然说要给我选给最可意的,那就一定得是个最“可意”的人才成。 可惜他却没说是选个我最“可意”的,还是选个他最“可意”的。 于是到了今日,这驸马选拔赛都已经进行了快有三月之久,眼瞅着都要搞成全国青年英才展览会了,父亲那里竟还没挑着一个最“可意”的。 许多小妖已是喝得半醉,莫说耳朵尾巴,连嘴脸都现出来了。 那几位大妖怪倒是还好些,最起码人形还在。 娇滴滴的桃花仙一脚踏在案上,两侧袖子直挽到肩头,正与旁边的枣树精划拳喝酒,争得是脸红脖子粗。还是白骨夫人最为庄重些,不知是累了还是醉了,就安静静地坐在位子上,若不细看那只变成了枯骨的手,倒是与常人无异。 再抬头往上看,就见黄袍怪斜靠在高高的石座上,依旧是那身黄袍,依旧是那张靛青脸庞和白森森的獠牙。他单手擎着酒盏,正面无表情地看着我,目光深沉,那双金晶大眼里,露不出丝毫的喜怒来。…
  • 和亲公主

    一个是贪财的好色公主,一个是奔五的皇帝老公。 一个是腹黑的刻薄儿子,一个是拽拽的侠客情人。三个女人一台戏,那三个性格各异的男人又怎么算?这个世界真疯狂,玩得起的爱情,玩不起的穿越呦!因为想穿,所以就穿了。 所以,就有了一个关系暧昧的皇帝哥哥, 一个就要奔五了的冷酷皇帝夫君, 一个比自己还大的刻薄儿子, 一个又拽又帅的侠客情人, 一个…… 乍一看,这文是小白文。 仔细一看,这文还是小白文。 偶的目标就是不求最白,只求更白… 虽然几乎一直在恶搞,但是咱们在力争搞的不庸俗… 虽然几乎一直在小白,可是咱们争取能在小白的过程中闪出几点哲理的光芒来… 生活原本太苦,只希望这文能让看客笑上一笑,足已…现代女孩冯陈楚杨无意间救了一个小孩,向前来为弟弟报恩的丁小仙提出了穿越到古代的请求。变身周国福荣公主的楚杨被逼去和亲,瓦勒国三皇子承德一路上对她百般刁难,但是却慢慢显露出情愫。中途福荣逃跑出来,遇见受人之托来救她的侠客南宫越,无意间介入一场阴谋…… 福荣被劫回皇宫,承德带她去了西北征战。回来后得知福荣的母亲竟是瓦勒先皇的私生女,承德想让父亲改变福荣的身份,却被瓦勒皇帝降旨命令去当女道士,而福荣慢慢发现这一切都起源于阴谋,周围的人都不是那么简单。 经历过种种趣事、种种磨难,楚杨和承德这两个小冤家最后是否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前篇《惜取眼前人》小日子照常飞速的过,我还没有适应好公主的身份,瓦勒的迎亲使团已经进来都城,据素儿从外面探听到的消息说还来了不少的人,由瓦勒的三皇子带队,个个拽的跟大爷似的,那眼睛都长在了脑袋顶上,个个不懂礼仪,一看瓦勒就是荒蛮之地! 我笑,说怨不得人家没有礼貌,要是咱们是战胜国,到了他们都城,照样会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素儿问我什么叫二五八万,我也懒的和她解释,告诉她总之就是很拽好了。 素儿说,那不一样,咱们原来对瓦勒也赢过,想当年尚王爷就曾经一人退过瓦勒的十万铁骑!可咱们尚王爷却是极好的人,见谁都是温文尔雅的!…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