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世作品集

悠世作品集在线阅读

悠世,微博:悠世微信:youchangyishi (悠长一世,拼音)兼职作家。擅长以细腻的文字描写历史幻想类小说。2006年首次出版《法老的宠妃》,即获得当年腾讯原创文学大赛优胜。新浪博客点击超过2500万次,在各大读书网站均为千万级点击。后因出国求学中断写作。现于小说绘杂志连载《七日约》。代表作品 《法老的宠妃》系列,《七日约》,《音极》赞赏金色国度的辉煌,亲吻赤色夕暮的苍茫。我积累飞行的旅程,我收集住处的匙卡。我将所见沉淀心底,却将思绪飞驭其上。我将时间写进文字,而将现实融入梦想。我崇尚纯净与永恒,只因这世界的真实,令人哀伤。悠然寻求心灵的宁静,但一生太短,一世太长。

代表作品法老的宠妃

推荐作家

悠世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6本
  • 音极

    我一直在寻找的极音,弹得一手好琴,隐于蝶谷,闻名于天下。 我找他,却只是想拜托他帮我做一件事情。 当我费尽艰辛,终于见到他的时候,我才骤然发现, 原来我一直在追寻的,并非我真正想要的。冬允的故事尚未讲完,我已经将他的手狠狠甩开。双眼因为愤怒、惊诧及强忍着的泪水变得通红。 我难以置信地望着他,望着这个俊美得如绝世尘的男子。 “原来是你,你是魑离的关门弟子。” “??那之后,我便跟了魑离。”他看着我,双眼不愿离开半分,“他是天下大恶之人,却亦是武林绝顶高手。我跟着他,三年初出茅庐,五年我便是天下数一数二的高手。我没有别的愿望,我只想杀死魑离。我于灵山闭关两年,在第七年,我练就了无双的雪剑。我带着满腹的决心前去找魑离时,却发现他已经命将终已。 “他见我来了,骤然大笑,紧接着就拔剑与我争斗。总留着点精神,注意着外面走动的声音,同时又因为白天的惊吓,心里不由有些疲倦。就这么半睡半醒之间,隐隐做着模糊的梦。梦里我弹着绝世的好琴,对着一袭白衣的男子温婉地说着什么。看不清他的容貌,只能感到他无限温暖的目光,和极尽宠溺的微笑。而一转眼间,眼前一片铺天盖地的鲜红。 走廊里猛地传来我期待已久的脚步声。肌肉紧绷,我猛地打挺起身,推开门,尾随着脚步声的主人,离开了客栈。 仍是清晨。蝶谷白雾。…
  • 七日约

    七日约2全集,这世上有一些人,会在大限来临之际,拥有额外的七天生命。七天之后,他们会再次面临选择:到底是以自己的生命来捍卫重要的东西,还是接受死神的诱惑、出卖他人的生命换取未来?神秘的黑衣少年V与他的搭档白衣少女佐穿梭于时空的缝隙之中,收集着各式各样人的“七天”,见证着各种抉择和悲欢,同时也进行着他们自己的人性赌约…… 一个忧郁骄傲的死神少年和一个傲娇神秘的死神(伪)少女之间的时空大冒险。 赌约在七日之间,选择在生死之间。 略带暗黑向的系列幻想爱情故事七日之约,生死之诺。以生命为注,以情感作赌。 一场穿梭于时空缝隙的冒险,一个关于生存与背叛的赌约。 如果死神给你一次再生的机会,你会不会忠于自己的选择? 游走时空之缝隙,缔结生死之契约,收集情感之水晶,探究深邃之人性。 不卑不亢,不逢不若,不偏不倚——这就是约定的态度!而该隐一次又一次提起的“四月”究竟是谁,她和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关系,究竟为什么,他们陷入了这样一个名为背叛的轮回?而她在轮回里所丢失的记忆,又到底是什么? 还有……佐侧头看了看立在一旁的银发死神。V似乎比她略长几岁的样子,他的面孔对她来说十分陌生。她不认为自己认识他,可为何该隐刚才的话却暗示着二人有所联系。 太多谜团纠缠在一起,佐已经无暇顾及其它。答应该隐,前面不知还有怎样的陷阱与挑战,血族的亲王恨她,决定不会轻易地放过她;而不答应该隐,探索就会陷入僵局,如此和V旅行下去,即便搜集再多的七日水晶,也无法找到答案,甚至会真的失去全部记忆,再次沦为死神。 已无退路了。 佐抬起头来看向了血族的亲王,琥珀色的眼睛里决意满满。在无数与英属地的战争中,人们都见到了她高举的战旗。五月、六月、七月——原本看来毫无胜算的奥尔良之战,在贞德带来的高涨士气和出奇不意打法的帮助下,竟然大获全胜。 查理稳固了南部的统治,臣民们又一次聚集在了得到圣女帮助的他的四周。 7月中旬,查理七世在兰斯大教堂举行了加冕仪式。 仪式中,贞德穿着洁白的长裙,上半身戴着象征战争的女式铠甲,手捧属于法兰西国王的王冠。查理在那一刻,突然发现这个一心保护自己的少女,看起来圣洁而美丽,超脱于这个繁乱的世界,与他周围的任何一个贵族小姐都全然不同。 她明知自己是在被政治所利用,但她似乎从未想过要背叛查理。 她亲手将王冠递给加冕的主教,再由主教戴到查理的额头上。…
  • 法老的宠妃2

    法老的宠妃Ⅱ·荷鲁斯之眼,法老的宠妃第二部。熟悉的话语在她的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回响,让她几乎怀疑自己已回到了那个温暖幸福的时刻。 太阳神阿蒙·拉渐渐隐入了地平线,晴朗的天空被染上了悲壮的深红色,无情的河水冲刷着陡立的两岸。战士的呼吸逐一消失,兵戈的声音渐渐远去,流淌的鲜血浸湿了干涸的大地。 埃及的众神,请听我的呼唤—— 赫拉斯神啊,感激您赐予我勇气和战斗力,让我为保护我的疆土而战。 阿蒙神啊,感激您保护英勇军士的灵魂,让他们获得宁静的休憩。 欧西里斯神啊,请您庇佑忠于埃及的死者,让他们再次拥有来生。 哈比女神,请您执行神的戒律,留下我眼前的人,我的爱人,我拉美西斯的人。 即使心跳凝止,即使生命终结。荷鲁斯之眼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将人带去不同时空的秘宝,你回去后,一定要找到它,不然你就无法回来。 “我本来已经放弃了所有的希望!”老妪的声音竟然带上了几分哽咽。 她拉住艾薇的小臂,因为衰老而粗糙的掌心摩擦着她左腕的红色疤痕,竟让她感觉到了些微的疼痛。艾薇犹豫地看看冬,又看看周围真刀明剑的神殿卫兵,再看看门口几个抖如筛糠的士兵,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她微微点头,看向一旁毕恭毕敬的大祭司,“祭司大人,我确实有件事情是想和您谈的。” 大祭司连忙弯下腰去,一侧身,恭敬地让开道路,请艾薇向里面走去。艾薇回头看了一眼门外站着的冬,而后迈开步子向门内走去,大祭司也匆匆地跟着艾薇的脚步走向神殿里面。外面列队的祭司随着退了回去,厚重的石门在身后轰隆一声被重重地关上了。 将冬、神殿卫兵,和那几个士兵隔在了外面。一如从前。历史不管如何变,他的地位毋庸置疑。 她跌跌撞撞地从床上爬了下来,跪到冬的斜前侧,用手臂挡开剑身,在他还没有说任何话之前,抢先大声地回答法老:“不是简单的工作,都是我不对,我总是偷偷地溜出来,不管其他人的心情!我再也不会轻举妄动!” 她抬起眼,迫切地看着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但她焦急的神情说明了一切,她只恳求他将一切责难都加诸她的身上,这全部是她的任性,她不要连累到冬。但是她却拼命地拉着我,她那样纤细的手指,却如此有力,深深地嵌进了我的脚腕里。 “带我回埃及,我把这个给你。”她从胸前拿出一块硕大的红宝石。那宝石红得妖异,远远看来就像一只血红的眼睛,却又好像承载着流动的鲜血。她的眼睛已经半闭半张,若我就这样不理她,她也就会那么死了吧。 但是我看着她金色的头发和白色的皮肤,我想起了多年以前,心里隐隐记得的一个身影。…
  • 法老的宠妃1

    悠世法老的宠妃第一部,她本是侯爵最疼爱的小女儿,然而上天是不是要惩罚她对自己哥哥的不伦之恋,居然将她抛 到了古代埃及,这可是三千年前! 而他原本是法老的第七个儿子,伟大的摄政王子,王位的继承人。 当他遇到她,仿佛一切都在变化。奇异的黄金镯,冥冥中的轮回,恶毒的诅咒……竟然让她将他的命运狠狠改变! 然而爱情不期而遇,重重袭来,叫人措手不及。 即使她在阴雨绵绵的伦敦,即使他在黄沙漠漠的埃及。 即使再见如何艰难,即使再见已不相识! 总无法叫人遗忘,那些如梦幻般的甜蜜,那些如呓语般的誓言。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但愿——再会亦不忘却往生 法老的宠妃Ⅱ·荷鲁斯之眼 传说的秘宝——荷鲁斯之眼,掀起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对决。 被更正的历史,被遗忘的回忆。太阳神“阿蒙·拉”渐渐沉入了河底,晴朗的天空被染上了悲壮的深红。泛滥中的尼罗河用她宽厚雄浑的波澜,深情地拥抱着每一寸土地,为埃及带来无限的生机。大海与沙漠将守护着这片神圣的国土,让那黄金一般的圣地永远地存在于诸神的庇佑之下。 埃及的众神,请听到我的祈求—— 欧西里斯神啊,请您庇佑我,让我再次拥有来生。 赫拉斯神啊,请您赐予我勇气和战斗力,让我再次为保护我的疆土而战。 阿蒙神啊,请您保护我的灵魂,飞渡到遥远的来世。 哈比女神,请您再次眷顾我,把我带到她的身旁。太阳神阿蒙·拉、哈比女神,埃及的诸神,请告诉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如此地让他绝望,为什么,为什么! 那个黑黑瘦瘦小小的,扮成是男孩的少女,竟然与奈菲尔塔利如此相像!当他第一眼看到她眸子的时候就知道了。那清澈得如同天空一样的水蓝双眸,饱含着超越年龄的智慧,他几乎可以确定,她就是奈菲尔塔利。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已经过去五年,而那个自称艾微的人,无论怎么看都只有当年奈菲尔塔利的年纪。 他不敢问她,不敢问她究竟是不是“她”,不敢问她知不知道“她”的情况如何…… 她一定知道,甚至,她就是“她”。埃及的众神,请听到我的祈求—— 欧西里斯神啊,请您庇佑我,让我再次拥有来生。 赫拉斯神啊,请您赐予我勇气和战斗力,让我再次为保护我的疆土而战。 阿蒙神啊,请您保护我的灵魂,飞渡到遥远的来世。 哈比女神,请您再次眷顾我,把我带到她的身旁。 尼罗河,我的母亲,我愿与她一同饮下这生命之水,约定再会亦不忘却往生………
  • 法老的宠妃终结篇

    法老的宠妃3,法老的宠妃第三部。法老的宠妃结局。当他遇到她,仿佛一切都在变化。 奇异的黄金镯,冥冥中的轮回,恶毒的诅咒…… 竟然让她将他的命运狠狠改变!然而爱情不期而遇, 重重袭来,叫人措手不及。即使她在阴雨绵绵的伦敦, 即使他在黄沙漠漠的埃及。即使再见如何艰难,即使再见已不相识! 总无法叫人遗忘,那些如梦幻般的甜蜜,那些如呓语般的誓言。 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但愿——再会亦不忘却往生!记忆中,夕阳渲染起无尽赤红的晚霞。 你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就再也不曾离开。 我站在距离温暖仅咫尺的地方,却不敢再靠近。 因为迈出一步的时候,就会坠入冰冷而深邃的海底。 不管是哪个方向,都会指向命运安排的唯一结局。眼睛还未睁开,就听到耳边喜悦而嘈杂的人群声。脚步声四下散开,睁开眼,自己穿着洁白的长裙,胸前放着金色的圣甲虫,双手合十,躺在石制的台子上,周身堆满了祭祀的神器。眼前是高高站立的阿蒙拉神像,四周围满了衣着正式的祭司。 祭台上似乎捆绑着祭祀用的生物,礼塔赫手持祭祀的利刃,缓缓地回过头来。黑曜石的眼睛里映出艾薇虚弱的身影,他的笑容依旧犹如阳光流水。 若这是个梦,这将是她过去数百个日夜间最真实的梦。对于艾薇来说,将自己打扮成男生已经是惯用的伎俩。她化妆的技巧越来越纯熟,认真起来的时候就连行为举止——用那萨尔的话说——也是越来越雌雄难辨。除了拉美西斯每次都能莫名其妙地一眼就辨认出她外,于其他人看来,戴上假发、换上短衣的她,与一个没发育的十四五岁的少年相比无他。 早前一天顺利地从宫外回到自己的寝宫,进门的时候那个被绑在自己床上的小学徒因为压力太大,几乎紧张得都快哭出来了。艾薇刚将她放下来,她就立刻跪在地上,颤抖地表示不管接受怎样的惩罚,说什么也请求艾薇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但是艾薇已经答应了那萨尔第二天下午去前花园。…
  • 法老的宠妃

    法老的宠妃终结篇,法老的宠妃2,法老的宠妃3,法老的宠妃结局,法老的宠妃1.三部全集《法老的宠妃续集之荷鲁斯之眼》。主要讲述了以古埃及最后一个盛世王朝——第十九王朝为背景的穿越时空类爱情故事。她本是侯爵最疼爱的小女儿,然而上天是不是要惩罚她对自己哥哥的不伦之恋,居然将她抛 到了古代埃及,这可是三千年前! 而他原本是法老的第七个儿子,伟大的摄政王子,王位的继承人。 当他遇到她,仿佛一切都在变化。奇异的黄金镯,冥冥中的轮回,恶毒的诅咒……竟然让她将他的命运狠狠改变! 然而爱情不期而遇,重重袭来,叫人措手不及。 即使她在阴雨绵绵的伦敦,即使他在黄沙漠漠的埃及。 即使再见如何艰难,即使再见已不相识! 总无法叫人遗忘,那些如梦幻般的甜蜜,那些如呓语般的誓言。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但愿——再会亦不忘却往生 法老的宠妃Ⅱ·荷鲁斯之眼 传说的秘宝——荷鲁斯之眼,掀起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对决。 被更正的历史,被遗忘的回忆。 他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光明之子,她却成了旁人所弃、血统下贱的女祭司。 七大谜团正在一一展开。 来,看吧, 究竟是时间可以摧毁爱情,还是爱情可以穿越千年? 时间的力量如此强大,历史的进程如此无情!既定的未来,只能对应唯一的过去。 偏离的时空,随着黄金镯的彻底粉碎,消失在了恒久的虚无里。宿命难以抗拒,时间再次逆转。 若没有金色的头发,若没有蔚蓝的眼睛,若没有机缘巧合的机遇。 她就不可能拥有他的爱情吗…… 法老的宠妃·终结篇 荷鲁斯之眼一旦开启,命运的转轮便无法停歇。 千年之后,万里之遥,他在美好的回忆里日夜不停挣扎,她在家族的宿命中苦苦不得解脱。 痴情的君王,深情的艾弦,神秘的提雅男爵,诡秘的少年冬,再度穿越,艾薇与拉美西斯的命运齿轮又将如何转动?法老的宠妃II荷鲁斯之眼 未来,只有一个。 传说的秘宝——荷鲁斯之眼,掀起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对决。 被更正的历史,被遗忘的回忆。 他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光明之子,她却成了旁人所弃、血统下贱的女祭司。 七大谜团正在一一展开。 来,看吧,究竟是时间可以摧毁爱情,还是爱情可以穿越千年? 工夫的力气如此弱小,历史的进程如此无情!既定的未来,只能对应独一的过去。 偏离的时空,随着黄金镯的完整粉碎,消逝在了恒久的虚无里。宿命难以依从,工夫再次逆转。 若没有金色的头发,若没有湛蓝的眼睛,若没无机缘巧合的机遇。 她就不能够具有他的爱情吗…… 法老的宠妃3Ⅲ 当他遇到她,仿佛一切都在变化。 奇异的黄金镯,冥冥中的轮回,恶毒的诅咒…… 竟然让她将他的命运狠狠改变!然而爱情不期而遇, 重重袭来,叫人措手不及。即使她在阴雨绵绵的伦敦, 即使他在黄沙漠漠的埃及。即使再见如何艰难,即使再见已不相识! 总无法叫人遗忘,那些如梦幻般的甜蜜,那些如呓语般的誓言。 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但愿——再会亦不忘却往生!“好,那在你前往埃及前的这三天,你就做我的王后吧。”他喃喃地在我耳边低语,气息划过我的耳廓,留下热热的触感。眼前一黑,那一句话变成了他在我脑海里留下的最后记忆。 公元前13世纪,具体年代不详。卡迭石之战结束后数年,赫梯国王穆瓦塔利斯将自己的公主“哈图莎”作为和平的使者远嫁埃及,两国缔结了长久的和平条约。埃及法老迎娶赫梯公主的画面,被史官记录在卡尔纳克神庙的内壁之上,流传千古。然而,哈图莎到达埃及后,却全无消息,史书上关于这位公主的记载就此消逝。 公元前13世纪末,“海上民族”从博斯鲁斯海峡侵入赫梯,小亚细亚和叙利亚的各臣属国家也群起反抗,赫梯在内外交迫中崩溃了。之后,以绛紫为旗帜的腓尼基人席卷了东部地中海地区,赫梯王国被其肢解。 公元前8世纪,残存的赫梯被亚述帝国灭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