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初晴作品集

纳兰初晴作品集在线阅读

纳兰初晴,80后平凡的小白领,喜下厨,爱旅行,痴迷武侠小说,以人生所历感知融入梦想,执笔为文。其实无论是烟洛还是烟儿,并没有真爱过楚策,真正爱他的早就离他而.楚策注定终身孤苦.所以我为楚策哀伤,倾一切心力为那个不曾爱过自己的人,却只是替人做了嫁衣裳,拥有的是六宫无妃。

代表作品斩青丝:第一皇妃

推荐作家

纳兰初晴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6本
  • 天阙录,仙师妙徒

    昆仑太乙宫,圣尊亓琞。 神秘,尊贵,天下苍生奉若神明,却独对她宠得没有底线。 西陵将军女儿祝一夕,追随西陵太子到昆仑拜师学艺,意外跌落深谷丧命。 生死之际与封印在谷底的剑灵结契换来十年性命,除非修成仙身,否则小命难保。 因着他是半仙之身,灵血有助她与剑灵提升修为,她千方百计赖在了他的身边,只为时不时偷他一点灵血祭剑。 昆仑之巅,十年师徒,他倾囊相授,助她修仙求道。 十年之后,她终于修成正果,一心想摆脱剑灵之咒与他携手遨游天地。 到头来,却是被他送入焚仙炉,烧得灰飞烟灭将她仙元炼成一半龙珠,助他前世所爱的西海三公主重归神位。 然而,一切尘埃落定,他夜夜梦见的却是那梨涡浅笑的容颜…… 百年后,轮回塔倒,魔族倾巢进犯天界,南天门上狭路相逢。 他是重归神界的无极圣尊,身旁自有那高贵无双的龙三公主。 她是幽都统战诸魔的四方魔主,身后站着睥睨三界的魔尊帝鸿。祝一夕笑着点了点头,“嗯,现在也不晚,我会好好跟你修练,早日飞升成仙,以后一千年,一万年,永永远远都可以有师父在身边了。” 亓琞闻言沉默不语,眼底掠过一丝深沉难言的复杂,伸手掖了掖她盖着的被子,起身道,“好好休息吧。” 说罢,起身到了珠帘外的桌边,斟了一杯清茶,默然独坐着。祝一夕沉默地做着自己的事,没有再理会喋喋不休地燕丘,她一直嫌他烦,可是他却一直很清醒地看着她与无极圣尊之间。 他早就告诉过她,自己一厢情愿地痴心妄想没有好结果,她不信。 他早就告诉过她,无极圣尊不可能放着龙三公主不选,而选择她这个卑微的凡人,她还是不信。 直到,撞得头破血流,龙三公主的转世生生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才不得不认清楚现实,不得不承认他所说的,都是对的。 “无极圣尊现在还不肯走,估计还在打着什么主意,想要破坏你的大婚,你小心提防着些。”燕丘暗自猜测到,当初她把话都说得那么决绝了,无极圣尊竟然还不肯放手让她和西陵晔成婚,这家伙是活得年月久了,脸皮也跟着变厚了吗? “不管他再说什么,做什么,她不会再改变主意,我与他的师徒缘份已尽。”祝一夕淡声低语道。…
  • 帝台娇,王的宠妃

    他是王朝最精明睿智,冷血狠辣的少年天子,削藩夺位,皇权在握。 她是南唐最神秘传奇,惊才绝艳的长公主,平定内乱,扶持幼帝。 他要统一天下,她要保家卫国。 他寻遍天下要将她杀之而后快,她却在他的后宫步步高升,宠冠六宫。 终有一日,当她隐秘的身份被揭开,他是否爱她如初? 彼时,他不顾礼法朝纲,百官反对,为她散尽六宫,宠极一时。 他说,“素素,你不仅是我的皇后,更是要与我执手看天下的女子。” 此时,玉阶之上,他高踞龙椅冷冷看着她,眉眼含恨,“上官素,私通敌寇,意图谋反,上官一族抄斩,其本人废黜皇后之位,日日受鞭笞之刑!” 他爱着上官素,却恨凤婧衣。 可是,上官素是她,凤婧衣……也是她。 她是天下女子艳羡的传奇宠妃,身系两国君王恩宠,尊为两国皇后。 大夏皇帝为她散尽后宫,独宠一人,北汉帝为她敛尽天下奇珍,筑就一座华美无双的凤凰台。 可是,这两个给她一生荣宠的男人,一个让她家破人亡,一个将她囚于深宫多年。 生死相许,柔情万千,终敌不过家仇国恨,帝王霸业。四日后,皇帝于汀兰阁设宴饮,除去尚在病中的兰妃,六宫嫔妃都在邀请之列。 许久不曾见圣驾,个个无不是费尽了心思将自己打扮得光艳照人前去,想着能在宴会上重获圣宠。 各宫里的主子都忙着去讨好圣心,静华宫却是一如继往的安静,凤婧衣还是平日里的妆扮,别人不知道,她又岂会不知道,这次宴饮不过是皇帝离宫之前召六宫嫔妃,说明自己要离京之事。 人都要走了,还讨个什么欢心去峥。孙平望了望她,带着一众宫人小跑着跟了上去。 暖阁内殿,凤婧衣对着镜子梳理着头发,靳兰轩过来了,便表示青湮他们已经在永寿宫得手了。 “主子,皇上已经去早朝了,兰妃娘娘还在外面等着呢。”沁芳端了燕窝粥进来,小声禀报道。 凤婧衣浅然一笑,起身到暖榻坐着悠然一口一口呼着粥,“今日的早朝没两个时辰完不了,等那时候再下令封城,青湮她们已经出了盛京了。” 只要夏候彻没有及时插手其中,所有的事情都能如她所计划的发展。 不然,她才不会一大早地发疯去引诱某人拖延时间。 “可是,这样真的能把靖缡公主引去吗?”沁芳担忧道。…
  • 倾心计:六宫无妃

    “你不过是朕登上帝位的踏脚石,还妄想……朕真的会爱上你吗?” 她屈膝俯首:“臣妾……谢主隆恩。” 十年相守,三年夫妻,他却将她抄家灭门,葬身火海。 经年之后,真相昭然。 骄傲的帝王踏遍三国关河,寻找她的踪影,却看到她嫁为人妻,身怀六甲。 ****** 楚策,他是杀妻弑子的冷血帝王,那个已然死去的女子,却成为他一生走不出的魔障。 修聿,他是威慑天下的战神之王,覆雨翻云只为一人,却不知她在身边。 行素,他是惊才绝艳的武林骄子,笑看世间浮沉,却看不破一个情字。 ****** 乱世风云起,王图霸业,且看浴火红颜绝倾天下。 打造深情的男主,缔造六宫无妃的传奇。 (此文有虐,结局不悲)神策营的精锐兵力都放在了赤水关一带备战,他能带多少人马去截杀,他难以想象这三天会是多么惨烈的一战。 “抿本王所知,燕之析没有接手龙骑禁军,所以我们要少了许多压力。”罗衍沉声说道“只要我们明天下午没有到区城,赤水关的所有兵马就会开始攻打区城。北燕很快就会东齐和西楚的战场。” 萧清越言秀眉一扬,眸光锐光微闪:“即便东齐不出手,楚策他不会放着嘴边的肉不吃。” 祁月当即一愣,这是什么问题,不过还是认真打量了一番几步外一身烟青长袍的男子,摸了摸了下巴道:“看起来不错,不过还是那身浅紫的有精神些!” 修聿闻言点了点头,转身回房,换了身浅紫龙纹锦袍,理了理衣袖,瞧了瞧镜子里的影子,感觉甚是满意,而后将锦盒内收藏的那枚松石坠挂在了腰上,决定今天好好跟她谈谈他们终身大事的问题,起码得先订婚,楚策意图不明,百里行素心怀不轨,他得先下手为强。 刚一出门,便遇上小跑着过来的无忧,无忧瞧着有些奇怪的父亲眨了眨眼睛。 “无忧,今天爹爹看起来精不精神?”修聿笑着低眉问道。…
  • 帝宫欢:第一毒后

    芙蓉帐暖,一yè情浓,她竟不知他是谁。 大婚之日,世人传言不近女色的神秘亲王从天而降,仿若神祗谪仙,缓缓走到她面前,“做了本王的女人,你还想嫁给谁?” “我不认识你!”她避如蛇蝎,决然否认。 “不认识?”他笑,温柔而残忍,“两个月前,你还在本王在身下夜夜承欢,如今肚子里还有着本王的孩子,你说——认不认识?” 凤宁澜——他隐忍十年,夺回帝位,立得心爱女子为后。为何,夜夜梦回中,却是已为敌国王后的她。 燕祈然——他心深似海,自诩可以一手遮天。他以情控制她,却赔进了自己的真心。三个月来,这是第一次有人在她面前提起这个名字。 “你可真是无情,亏得你前夫还一直念念不忘地找你,你连问都懒得问一句。”商容道。 楚荞低眉掩去眼底变幻的神色,只是问道,“宁王府和缇贵妃,没出什么事吧!” 商容望了她许久,方才开口答道,“缇贵妃圣宠正隆,宁王吃的好睡得好,没什么要你操心的,不过你竟然想把神兵山庄的压箱底给他们,这事,我可不同意。”半晌,诸葛无尘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罢了,这时候还说这些话做什么。” 也许,她的眼中不知何时早已经有了那个人的存在,只不过当时的发生的一切,在生死之际,让她瞬间看清了自己的心而已。 他扶着桌子坐下,说道,“我们已有许多没有一起吃过年夜饭了,也许,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楚荞抿着唇,她不想与他这般决别,就算无缘在一起,这个人依旧是她生命中很重要的存在,而如今为了心中所爱,她却不得不放下他,从此再不相见。 楚荞不语,说话只有他一人,他起手斟酒,“我不奢望你还能再回到我身边,但在这最后相见的夜晚,我希望你暂时放下他,安安心心陪我吃完这顿饭。” 楚荞低头,眼眶酸涩难耐,“好。”…
  • 将门娇,皇后要出嫁

    她本是大燕将门虎女,十三岁便随父兄征战沙场,并与当朝太子定下婚约,只等一战归来便可入主未央宫,将来母仪天下。 不料,一场酝酿已久的阴谋,让她与三万将士葬身疆场,父兄遇害。 她死里逃生托人送信向太子求救,等来的却是取她性命的杀手。 最终,救了她性命的,却是敌国的皇帝。 北齐王图谋大燕江山,她要为父兄和将士报仇,也算志同道合。 筹谋八载,她以北齐和亲公主的身份回到了燕都。 当朝要迎娶她的青年才俊无数,她独独选了八年来在战场上的死对头,镇北王——燕北羽。 若非他镇守北疆,北齐大军早已挥师而来报得大仇,她又何需和亲身入虎穴。 谁曾想,这个与她在北疆战场八年杀得你死我活的男人, 却在婚后对她呵护有加,在她生死关头挺身相护,甚至不惜为救她兴兵造反。 他说,“你既嫁了我,这一辈子便生是我燕北羽的人,死也是我燕北羽的鬼。” 然而最终,他成为南楚之皇,立为皇后的女子却不是她。 再后来,皇后幼子夭折,她成了弑杀皇子的凶手。 “谢诩凰,你就那么想要当皇后,那么要置他们母子于死地吗?”他眸光阴鸷,语声如冰,“朕告诉你,这一辈子南楚的皇后永远都不可能是你。” 北齐王派人十里红妆,凤冠相赠,欲娶她为后,她毅然远嫁。 直到她离国,南楚皇帝才辗转得知,她早已身怀六甲,有了他的骨肉。谢承颢走近窗边站着,远远看着街人群中渐行渐远的红衣墨发的女子,明明自己一向是喜欢美人的,可见到她的第一面却是糟糕至极,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让人想起来都是恶梦,可偏偏就是这个人,却又有着她卓然不同的灵魂。 她是地狱烈火中腾飞而起的凤凰,可不管她飞得再远,最终还是要回到他的手里,既然冠了他谢氏的姓,就必然要成为他谢家的人。 晏西扭头望了望还站在窗口的人,一边走一边问道,“他说了什么事?” ““谢承颢,你要待在这王府,就给我规矩一点,不然就给我出去住。” “怎么,怕被姓燕的知道我来你们房间了?”谢承颢一手托着脸,笑语嫣然地问道,丝毫没为自己擅闯他人房间而羞愧。 晏西有些同情地看了看她,道,“行了,你就少惹点麻烦不行,燕北羽那醋坛子打翻了,是真麻烦得紧。” “我就来这么一回,他就打翻醋坛子了,你们亲都成了,还天天睡在一块儿,我早就在醋缸里泡着了。”谢承颢一脸委屈地说道。 “是啊,你泡醋缸里,还又纳了几个新美人。”晏西没好气地哼道。 后宫里莺莺燕燕无数,还好意思说自己在吃醋。…
  • 斩青丝:第一皇妃

    《斩青丝第一皇妃/斩青丝浴火皇妃》一块玉玦,他情牵十年。 第一美人的二姐散布谣言毁其名声,夺了本该属于她的恩宠,抢了本该属于她的夫君。 *** 她倾心相付,换来的是…… “凤浅歌,你对于本王的价值仅止于此,本王的王妃永远都不可能是你。”他冰冷绝情,在他们大婚之夜,将她送入他人洞房。 她之于他,不过是一味解药,不过是一个替身,不过……是一颗换得他心爱女子的棋子。 她本国色天香,却被人以为丑陋无比。 她本是他寻觅多年的女子,他却将她的姐姐错认,呵护了十年。 她本是他的妻,却让他一招花嫁错嫁,失之交臂。 真相昭然,佳人已去。 数年之后,新皇立后,她一袭凤袍如火,灼痛了他的心。 凤浅歌,锋芒暗敛,不争不抢,难逃命运捉弄,不堪一世情劫。 萧飏,心深似海,权倾朝野,一招花轿错嫁,痛失一生挚爱。 修涯,润似春风,内心狠绝。赌上命中所有,为她逆天改命。 楼暗尘,魅惑似妖,野心勃勃。为她巅覆皇权,一生后宫虚设。我无法去想象那个人心中爱她有多深,要多深的情,多大的决心,让他这般决然舍弃未来。 是我将她带到这里,他们相遇了,相爱了,一生一世一双人。他却赠予了我生生世世与她相遇相守。 这是一场梦,一场带着淡淡梨花香与紫藤花香的红尘梦。没有谁比谁可怜,没有谁比谁爱得深,没有值得与不值得…… 我与他,谁爱她比较深,谁会与她相守,都不再重要了。一个人一生可以这样爱,是幸福的,也是不幸的,但幸与不幸福也不再那么重要了。 重要的是,曾经爱了,不悔。 现在,依然爱。…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