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东兔子作品集

耳东兔子作品集在线阅读

耳东兔兔,生肖美,性别不详,动物类高等直立行走物种,兴趣睡觉写文,是思想上的女流氓,生活上的好姑娘,马路边的好汉纸。多年前,苏盏在俄罗斯方块的40行竞速视频中认识徐嘉衍,当时的他,已经破了40行竞速的世界记录,却低调退出。而多年后,他已经是荣耀加冕的电竞大神,开辟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时代。被人们奉为神一样存在的他,却始终孤独,直到她的出现……

代表作品离婚以后

推荐作家

耳东兔子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3本
  • 他从火光中走来

    1、十六岁的南初家中失火,她被困在房间里,迷糊之间,看到一个男人,身穿制服,从火光中走来。 2、南初作为女一主演的《炮轰前男友》即将上映,一日,她在参加一档综艺节目宣传时输了游戏,惩罚内容是给前男友打个电话,南初打给了林陆骁。 全场瞩目,屏息等候那边的人接电话时。 嘟嘟嘟,响过三声,被人挂了。 天上的每一颗星星,都是殉难者的生命。——南初 我的命是国家的,但我的心是她的。——林陆骁南初十六岁那年被身为消防员的林陆骁从火场上救下来并且收留了当时无处可去的她,从此这个男人就住进了她的心里。但从小缺爱性格胆小的南初不断用冷漠去伪装自己的强硬,直到五年后,两人再次重逢,她已是声名狼藉遭受多年网络暴力的明星,而他依旧奋战在灾区边缘……文章行文流畅,故事激荡起伏,人物塑造生动深刻,为大家营造一场美好的爱情之余,同时宣扬了消防的伟大与无私,奉献和坚持,读来不觉让人感动落泪,也让读者对消防有了更深刻切身的认识,推荐大家阅读。林陆骁的宿舍跟他们的一般大,只是东西少,一个人住,看上去宽敞些,一张单人床,一张红木桌,门后是衣柜和脸盆。 整体很干净,东西摆放规整,军绿的被子被叠的四四方方,有棱有角,南初这是第一次看见他在部队的被子,每一个角仿佛都跟用刀削出来一样,林陆骁把她拉过去,从床后抽出一张叠凳,展开放平,拍了拍:“坐。” 南初站着没动。 林陆骁站直,对上她的视线,略一偏下巴,示意她坐,虽然没说话,但那黑眼珠分外明显写着——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南初坐下。…
  •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多年后苏盏回到雅江,再次碰见了那个人。 盛千薇悄悄凑在她耳边说:“其实我那天都看见了,队里给大神办退役酒会那天,他把你按在洗手台上亲……” 苏盏瞥她一眼。 “我粉他十年,从没见过他那样,跟那样一个人谈过恋爱,你这辈子值了吧?” 值吧。 谈过那么刺激的一场恋爱。 接下来,不管她遇到谁,都觉得索然无味,平平无奇。 忘不了他,也爱不上任何人。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下卷 小黑板 1、本文又名《隔壁那个大神在撩我》,结局he。 2、这就是一只“兔子”先生和“狐狸”小姐的故事。男主有点痞,电竞圈神话。女主有点浪,文圈大神。 3、女主很作很矫情,慎入。苏盏第一次遇见徐嘉衍,是在2012年的冬天,北浔机场。 那年,她刚大学毕业一年。 大概是之前盛传世界末日的缘故,北浔那年入冬特别早,冷空气一场接一场,温度骤然下降十几度,凛冽的北风呼呼的刮着,怒嚎着,如同咆哮的狮子。 这天,可真冷。玩德州的人其实都追求刺激,不到最后一张牌,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这手牌到底怎样,比如孟晨手里这副,方块10 方块 J 方块Q 方块K ,如果是不是方块9的话,他就什么不是,偏偏最后就是张方块9。 而大明手中的是炸弹,比孟晨小了一手,众人起哄,他气得叫骂连天,孟晨一边往池子里捞钱,洋洋得意,一边还不忘戳大明心窝,“哎,赶紧下去买一盒杜蕾斯,让大明给咱们表演一个。” 众人起哄,徐嘉衍低头笑了下,把烟掸进烟灰缸里。…
  • 离婚以后

    她痴爱了他三年,苦守了三年。 前女友强势回归,她就得“退位让贤”。 当陈安安侧身挡住刺向她旧爱的军刀时,她便耗尽了她所有的爱。 许墨阳以为自己那颗嗜血的心终于得到平静时, 却夜夜难以入眠,魂牵梦萦的是谁的声音:“阿墨……” 三年前,陈安安被闺蜜强拉着参加了她哥哥的生日宴会,却在那一天阴差阳错的跟暗恋许久的心上人许墨阳发生了关系,她在众人的嗤之以鼻中醒来。他女友伤心欲绝出国那日,他却向陈安安求了婚,两人结婚三年,安安自以为苦守相思总能盼得黎明,谁知却盼到了怀着身孕强势归来的旧爱。阴谋和背叛重重袭来,旧爱和新欢,孰轻孰重? 本文行文流畅,值得一看。 旧爱与新欢的交错,孰轻孰重? 当旧爱的强势回归,当阴谋与背叛的无声袭来, 蓦然回首,阑珊处是谁的身影?话音刚落,安安便被人拽起,强硬的手臂将她禁锢在怀中,呃呃……某人就绕着她跳起了三贴,安安第一次被人在大厅广众下如此调戏,许墨阳轻轻的用唇齿咬住她外套的拉链,缓慢的往下拖,安安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一把拉上拉链,推开许墨阳,失控的吼道:“许墨阳,你个臭流氓,哪个告诉你跳热舞要别人脱衣服!……” 与此同时。包厢门被人推开,来人正是李姐:“陈安安,你要死了啊,送瓶红酒送这么久!赶快回去!” 陈安安借机走了出去。李姐看见包厢里的人物,随即赔笑道:“四位爷,慢玩,新来的不懂事。打扰你们了!”说着便扭身摇曳着风姿走了出去。…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