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的温度作品集

海的温度作品集在线阅读

海的温度,原名徐爱丽,洛阳人,现居广东肇庆,天涯社区认证写手,雁北堂文学社成员。典型双鱼座,爱读书,喜幻想,兴趣博杂,泛而不精;为人胆小本分,性格随和乐观,不贪恋,不妄求,自谓“积极的悲观主义者”。已出版“闻香榭”系列四部曲。

推荐作家

海的温度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5本
  • 闻香榭4镜花魔生

    大唐洛阳,太平盛世表象之下暗流涌动。神秘香铺“闻香榭”应捕快王老四之约帮忙寻人,婉娘沫儿等人在元宵节闯入洛阳“死门”,却意外陷入重重危机中,在醉梅魂的作用下才惊险脱身。 之后的洛阳城中怪事连连,神秘的黑蛇,怀了虫子的孕妇,被吓傻的女孩,莫名其妙的歌谣谶语……相思染、紫蜮膏、蛴粉水、玄沙香、桃花面等,一款款香粉,成了解惑答疑、克敌制胜的法宝。 伴随着青春期的躁动和叛逆,文清和沫儿被隐去的身世渐渐浮出水面,但最后的结局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闻香榭④镜花魔生》 两人正大眼对小眼,却听有人敲门,文清逃一般起身开了门。 一个中年男子领着一个少女走了进来。男子方脸短须,脸上带着惯常的笑纹,一双小眼躲躲闪闪,憨厚中透着几分市井的狡诈。他穿一件精致黑色螺纹锦袍,腰间叮叮当当地挂着几件劣质玉佩,脚上穿了双磨损严重的平口黑布鞋,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身后的女孩不过十六七岁,一身布衣,体型圆润,虽皮肤略黑些,但下巴尖俏,五官秀丽,特别是一双眼睛水汪汪、乌溜溜,粗黑的睫毛微微翘起,端的是个美人胚子。 婉娘听到响动,笑着迎了出来:“这位怎么称呼?您想买什么,口脂、眉黛、胭脂还是水粉?” 男子的眼光在婉娘脸上停留了片刻,搓手笑道:“我叫曾狗子。先看看,先看看。”绕着中堂的搁架走了一圈,回来拉过女孩的手,亲亲热热道:“绣儿,你看看喜欢什么?爹都买给你。” 绣儿抽出手,低头道:“我不要。” 天色尚早,东方刚刚亮出一丝鱼肚白,王老汉便上了山。 王老汉的地块位于西山坳,位置远而偏僻,但土质肥沃,土壤丰厚,这几年的收成都不错。 浓重的山雾带着一丝早春的寒气,将山坳裹得如同晕在淡墨里的山水画。远处传来一阵隆隆的雷声,王老汉忍不住嘿嘿地笑出了声。今日惊蛰,古语道:春雷响,万物长;到了惊蛰节,锄头不停歇。抓紧再除上一遍草,儿子娶媳妇的聘礼就有指望了。 耐心地将夹杂在麦苗中间的蓑草、“麦筛子”①、菟丝花等杂草清理干净,王老汉这才直起腰来,望着绿油油的麦苗喜不自胜。…
  • 闻香榭前传:忘尘阁:噬魂珠

    闻香榭前传,忘尘阁:噬魂珠.奇幻当铺版《神探狄仁杰》,高冷+贱萌双男主破案模式全线开启! 人、妖、魅、魔、神!共演繁华大唐的芸芸众生! 海的温度,给我们构建出一个人与非人混居时代的奇幻大唐,已熟悉的制香铺子闻香榭刚唱罢,各类奇玩异珍的神秘当铺又登场。这次,曾在《闻香榭》中登场过的小蛇精公蛎,与身份神秘的俊美男子毕岸成了拍档,共同经营一家老旧经营不善的当铺。又通过种种当物的寻觅探究,蛛丝马迹地试图寻找能治愈他们诅咒的方法,但却不觉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中…… “忘尘阁”系列为大唐奇幻系列中的一部,也是“闻香榭”系列的前传。通过一个个看似小人物(或妖魅)的命运,描绘出他们之间的人物和社会关系。纷纷扰扰、互相关联、牵扯、纠葛;相爱或仇恨。让人不禁掩卷唏嘘,仿佛自己也置身那个亦幻亦真的世界。 大唐洛阳,刚修成人形的灵蛇公蛎混迹市井,无意撞见一起离奇血案,阴差阳错成了当铺忘尘阁的半个掌柜,与身份神秘冷若如冰的英俊男子毕岸共同经营当铺。 倜傥风流的脂粉店老板娘、一往情深的鲤鱼精、其貌不扬的六指神医、老谋深算的酒馆掌柜……每个人背后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而各种诡异的事件随着一件件当物的出现,更引出精魅、魇颜、招魂、厌胜、土遁等上古巫术重现天日,胆小怕事胸无大志的公蛎正待抽身,却发现自己早已被选为饲养血珍珠的“珠母”,只有硬着头皮继续下去…王婆将他推到一边,取出一个碗来,正要倒,忽然想起了什么,大声道:“青儿,你那个寒症,好些了没?” 苏青拘谨笑道:“已经一个多月没复发了,料想是好了罢。” 王婆的手停了下来,不无担忧道:“这个寒症,可是极难根治的。”埋怨儿子道:“你说你,看书看成书呆子了吧,一点常识都没有?这绿豆汤,是寒凉之物,青儿寒症刚刚好些,你又让她喝这些,若是再复发了,不是害她么?还是白开水最为平和。” 俊贤恍然大悟,懊悔道:“也是,幸亏娘提醒。”兴冲冲去灶房倒了一碗白开水端了出来。 苏青看着俊贤,嘴角挑出一丝苦笑。…
  • 闻香榭1脂粉有灵

    闻香榭之一脂粉有灵,胭脂水粉看红尘,在这些胭脂扣中演绎了一曲丰富完美的研制传奇,这么具有韵味古风的画面,真的是让人流连忘返的,在这魅力之城中生活的好不快活,多少读者追随的不放手,这可是当时的天涯热帖呢,各种王者联合推荐的。 内容简介: 《第一部 脂粉有灵》: 大唐盛世,神秘低调的闻香榭以其非凡的香品在洛阳独树一帜。 蛇吻果、血莲、曼珠华沙、龙吐珠、因果树、出血菌等世间罕见的奇花异草,被制成各种具有灵异功效的胭脂水粉:可救人的腐云香;使人清醒的三魂香;吸引心上人的迎蝶粉;恶行尽显的焚心香;更有眼儿媚、美人霜、仙人粉…… 被称为妖孽的异能少年方沫儿,为救人被迫“卖身”闻香榭,为精怪古灵的婉娘工作。经历了猜忌、痛苦和失落后,沫儿在制香历练中慢慢成长。然而此时,神都洛阳突发异变,闻香榭陷入了从所未有的危机中…… 《闻香榭①脂粉有灵》端午过后,闻香榭忙了起来,有时候一天竟然接到多个买香粉的帖子。 家里水粉存货不多了,黄三便忙着制作水粉。水粉要经过泡浆、磨浆、淘浆等工序,比较耗时。要把当年上好的新米泡在水里,过个几天等酸味弥漫时,捞将出来,用石磨推成极细的粉末,然后澄在一旁。等到清水跟粉浆分开时,将清水滗出倒掉,剩下的放在阳光下暴晒。干了之后,将粉末刮出,再细细研磨,用细筛子筛了,加上些同法炮制的桃花粉、茉莉粉等,便成了香滑轻盈的“桃面粉”和“紫粉”。 文清和沫儿每日一大早就去乡野采集新鲜的石榴花、月季等,回来即刻捣碎了,精心淘制几次,留下备用。婉娘则忙着调配各种花露,好做出新的品种来。 这日因为天气下雨,采回来的花儿容易烂掉,文清和沫儿便乐得偷个懒,只将文清从北市买来的干红蓝花蒸了,给黄三制作胭脂,两个人跑到菜园子里捉菜虫玩。 玩了一会儿,文清捉到一只大青虫,沫儿什么也没捉到,便觉无聊。看到前堂有人来了,便道:“我们去看看谁来了!”…
  • 闻香榭2玉露无心

    闻香榭之二玉露无心繁华的大唐洛阳城里,有座神秘古怪的闻香榭,传闻老板娘婉娘并非凡人,能制作出各种满足人心愿的胭脂水粉。 不知不觉中,卖身闻香榭十年的小乞丐方沫儿已在此间半年多。群芳髓、同心露、忘忧香……他与文清一起帮婉娘调制出各种秘香异粉,也见识了无数世间罕见的珍奇花草。 正当沫儿逐渐放下戒备,将闻香榭当做自己家时,却无意间发现哑叔黄三能开口说话,婉娘与邪恶堂主香木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更偷听到自己是被养在此处做洛河祭品的真相…… 《闻香榭②玉露无心》 引子 〔一〕 伊阙两岸,秋风乍起,天气渐渐转凉。一个衣衫褴褛的打渔老汉,慢吞吞摇着一叶小舟,从洛水浓重的雾气中穿出,撒下今晨的第一次网。 一网上来,空空如也,又连撒了几网,网网皆空。瓶子上那些奇怪的符号闪着诡异的光点。沫儿总觉得这事还有很多疑点,正想问个清楚,却听外面传来小和尚戒色的惊声尖叫:“金刚显灵了!金刚显灵了!” 东院西院都乱了起来,有匆匆忙忙的脚步跑往前门。沫儿拉起文清,朝外跑去,与给方丈报信的戒色撞了个满怀。 文清急道:“发生什么事了?” 戒色趿拉着鞋子,一脸的惊惧,语无伦次道:“金刚!……两个人!方丈!方丈!”…
  • 闻香榭3沉香梦醒

    闻香榭之三沉香梦醒大唐盛世,神都洛阳有家专营上等胭脂水粉名唤“闻香榭”的神秘香铺,在官宦商贾的女眷中口碑甚好。制香高手婉娘风流窈窕,精明能干,最会侍弄奇花异草。据说她家的胭脂水粉可解忧、能祛病,还让人心想事成。 小伙计方沫儿却觉得婉娘贪财小气、奸商一个,哪有丝毫超凡脱俗的仙家之气?倒是北市新开的布庄老板娘雪儿,神似婉娘,却举止优雅,颇为神秘…… 幽冥香、媚花奴、半边娇、醉梅魂……虽然在婉娘的指点下,沫儿对香料的制作工艺越发纯熟,可他却隐隐觉得自己忘却了什么重要的事…… 《闻香榭③沉香梦醒》 引子 〔一〕 数九寒天,滴水成冰。呜咽了一夜的寒风暂住,只剩下满天飞舞的白雪,将长安城外官道装饰得如同一条伸展的玉带。官道两侧,偶有黄玉般的腊梅花从晶莹剔透的雪层中探出一两朵来,发出脉脉的香味。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路边的梅林传出:“姑娘,我们这是到了哪里了?”婉娘站住,皱眉道:“是不是突然倒地抽搐的?上次钱少爷去我店里试衣服,突然就这样了,可吓死我了。” 老木搓着手道:“唉,就是这样,看了多少郎中也瞧不好。”又连声叹道:“这就叫世事无常。若不是这档子事,少爷家大业大,不愁吃穿,蜜罐里长大的,多少人羡慕不来呢。” 婉娘往老木这边偏了偏身子,悄声问道:“他这个病,是自小儿得的?” 一阵幽香传来,老木顿时有些眩晕,回头见那个小厮已经不见,猛吸了一口气,道:“不是,就这一年左右,不知怎么就得了这个病。” 婉娘道:“莫不是羊癫疯吧?”…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