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咏梅:俄罗斯境内的朝鲜劳工

金正恩执政后重视通过投资少、见效快的劳务输出赚取外汇,目前朝鲜海外务工人员遍及全球40多个国家,参与当地建筑、伐木、缝纫、饮食、IT业等经济活动。

俄罗斯是朝鲜劳务输出规模第二大对象国,朝鲜的劳动工人既是俄罗斯改善人力短缺,尤其是解决远东地区开发人力严重不足问题的有效途径,也是朝鲜赚取外汇的重要手段。劳务输出现已成为朝俄两国互利互惠的主要经济合作方式,也是朝俄维系友好关系的窗口。

朝鲜劳工赴俄历史悠久

朝鲜短期劳工赴俄罗斯的历史,可以上溯到1940年代后半期,当时主要集中在俄罗斯远东地区。最初,大部分朝鲜劳工在俄罗斯远东地区从事渔业相关活动,显现出季节性移动的特点。朝鲜对俄劳务输出在朝鲜战争短暂中断,战后得到回复,活动范围扩大到林业、木材加工和其他产业领域。

从1967年到1991年苏联解体期间,朝鲜劳工集中在伐木部门。后苏联时期,朝鲜继续向俄罗斯远东地区派出劳动者,维持着赚取外汇的窗口,工作领域扩大到农业和建筑业,同时不再局限于远东地区,俄罗斯欧洲部分的大城市也出现了朝鲜劳工的身影。

2000年后,朝鲜对俄劳务输出在朝俄经济合作中占重要地位,这与俄罗斯建立联邦地、推行地区发展战略分不开。2000年7月,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首脑会谈,针对两国在远东地区的经济合作,尤其是雇佣朝鲜劳工推动远东经济建设达成协议。2000年10月,成立朝俄“经济贸易科学技术合作委员会”,负责具体实施远东地区雇佣朝鲜劳工,朝鲜劳工开始大举进入俄罗斯农业、林业、建筑业和矿产业,有效缓解了远东地区人力不足的难题。

2001年7月,朝俄发表《莫斯科宣言》,在俄罗斯援助朝鲜建设原子能发电站,对朝鲜劳工进行专业培训等方面达成协议。2002年8月,普京和金正日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再次举行首脑会谈,商讨两国在远东地区的合作方案。

2007年3月,朝俄签署《关于本国公民在对方国家临时劳动活动规章的协议》,为朝鲜劳工赴俄从事劳动活动提供了法律依据和制度基础;尔后,朝鲜劳工的数量和在俄分布范围呈现逐渐扩大趋势。朝鲜劳工吃苦耐劳,服从领导,工作认真,在俄罗斯劳工市场评价较高。在2012年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主会场和斜拉桥架设项目中,展现出朝鲜劳工的高素质,俄罗斯市场对朝鲜劳工需求增加。

以劳务输出方式赚取外汇

金正恩执政后,相比金正日的“先军政治”,更为重视“提高人民生活水平”。2012年再次掌权的普京提出“新东方政策”,在新的安保目标下,将重点放在加强东北亚地区和平、安保、相信和互惠合作上,提出要在朝俄韩善邻友好基础上,开展经济合作,两国的经济互动升温。

随着朝鲜海外务工人员配额的增加,朝鲜负责选派劳务工人的机构也随之增加。朝鲜劳动党下属首都建筑总局和柳京建筑总局、内阁贸易省下属对外建筑管理局、人民保安省下属南江建设项目所等负责外派建筑工人;劳动党38号办公室下属高丽服务总局、内阁体育指导委员会、平壤市人民委员会对外服务总局等主要负责派出饮食业劳工;劳动党轻工业部下属烽火指导局、劳动党39号办公室下属大成总局、乐园总局和内阁轻工业省下属银河指导局等主要负责外派缝纫工人;伐木工人主要由林业省和各道林业管理所负责指派。

朝鲜人最初在俄罗斯境内从事的经济活动,主要集中在萨哈林地区。萨哈林地处俄罗斯远东边陲,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5.59人,劳工短缺。早在1870年至1880年代就有朝鲜人在萨哈林地区活动的记录。日本在日俄战争胜利后,强制朝鲜人到北纬50度以南的南萨哈林地区劳作。由此,朝鲜人开始踏上独特地缘政治、民族性等特征交融的萨哈林地区。

1946年到1949年,共有2万6000多名朝鲜劳工有组织地在行政主导下,进入萨哈林地区工作。最初工作期限为一年,后延长到二至三年,甚至更多年。朝鲜劳工从早期的仅限于渔业领域,扩大到林业和建筑业等多个领域。萨哈林地区相比俄罗斯内陆其他地区,就业机会多,劳动条件比较自由、宽松,在朝鲜外派劳工中的人气很高。

经过长期的生活和工作,朝鲜劳工逐渐脱离集体生活的模式。他们积累了丰富的工作和生存经验,有部分朝鲜劳工开始谋求在当地永久居留。据俄罗斯移民厅统计,2014年萨哈林地区朝鲜劳工为2700人,2016年达到3000人。他们按照外国劳动者配额制度入境俄罗斯,由朝鲜政府设在俄罗斯境内的公司管理,原则上在郊外公寓或工厂宿舍过着集体生活。

基于地域和历史等因素,朝鲜劳工最初大多选择到远东的萨哈林地区,2001年朝鲜劳工开始参与圣彼得堡经济建设,2005年仅限于建筑业。2010年前后,朝鲜劳工参与莫斯科建设的人数约为2000人至4000人。2016年末,朝鲜劳工参与圣彼得堡世界杯体育馆建设,人数约占当地2万6000名外国劳工总数的10%,由朝鲜贸易代表部负责监督管理。朝鲜劳工素质高、好管理、工薪低,逐渐代替了其他国家的劳工。

2014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克里米亚地区,遭致美国等西方国家外交经济制裁。施压面前,东亚地区对俄罗斯的意义凸显;朝鲜也希望借助俄罗斯摆脱在国际上的孤立困境。双方互助环境确立,朝俄关系进入恢复通道。2014年6月,朝俄经济共同委员会举行第六次会议,决定将卢布作为朝俄经贸结算手段,扩大人员往来,简化签证手续,两国经济合作更为紧密。

2017年8月,俄罗斯向朝鲜公民发放电子签证,为朝鲜劳工赴俄劳动提供了更为有利的环境。自由亚洲广播报道,俄罗斯统计资料表明,“2017年初朝鲜派到俄罗斯的劳动工人人数达到了4万7364人”。

2017年4月,俄罗斯远东地区开发部部长表示,尽管在俄罗斯境内的4万多名朝鲜劳工数量在对朝鲜制裁范围内,但俄罗斯不会改变。不过,由于俄罗斯已宣布参与对朝鲜经济制裁,因此俄罗斯境内的朝鲜劳工还是面临遣返的局面。

2018年,朝俄建交70周年,两国即将举行首脑会谈的互动也渐为活跃。朝鲜对俄劳务输出作为朝俄经济合作的重要项目,将随着朝俄关系的升温而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

俄罗斯是朝鲜劳务输出规模第二大对象国,朝鲜的劳动工人既是俄罗斯改善人力短缺,尤其是解决远东地区开发人力严重不足问题的有效途径,也是朝鲜赚取外汇的重要手段。劳务输出现已成为朝俄两国互利互惠的主要经济合作方式,也是朝俄维系友好关系的窗口。

(作者是中国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