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门

  书农小说网友上传整理雷米作品殉罪者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下课铃响。正口若悬河的孟老师不得不暂时收住话头,他很讨厌对某个问题讲了一半就不得不停下来的感觉。毕竟他讲授的是《刑法学》,不是评书,“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这样的悬念是没用的。更让他不快的是,学生们已经开始收拾文具,整理书包,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孟老师站在原地没动,静静地看着学生们。识相的学生立刻停止动作,老老实实地留在座位上。热心一点儿的,还伸手拽住已经离座开溜的同学。

漫长无比的二十秒铃声终于停止,孟老师清清嗓子,继续讲解累犯的刑事责任,最后加了一句“回去看看《刑法修正案(八)》,累犯的部分有修改”之后就挥手示意下课。

孟老师拔掉U盘,关掉多媒体设备,再抬头时,教室里已经空无一人。

已经上了大半学期课,课后提问者寥寥,让这些孩子激发起学习热情大概只能在期末考试前了。孟老师拎起提包,心里盘算着午休时是去打羽毛球还是游泳。刚走出教室的门口,就听到一个略带怯意的声音。

“孟老师。”

“哦?”孟老师抬起头,面前是一个穿着运动外套、牛仔裤的男生。他斜挎着书包,手里还拎着一只水杯,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

“有事吗?”

“孟老师,我有个问题想请教您。”男生把水杯放在窗台上,从书包里掏出一本刑法学教材,翻至折好的一页,“关于追诉时效的。”

“我还没讲到这里,”孟老师接过教材,“预习?”

“我大三了。”男生抓抓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您以前教过我的。”

“哈!”孟老师从眼镜上方看着他,揶揄道,“当时没好好学吧?”

男生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孟老师笑起来,不管怎么说,爱学习的孩子总是讨老师喜爱的。他放下提包,点起一根烟,把追诉时效的期限、中断和延长都讲解了一遍。

男生听得很认真,最后想了想,问道:“也就是说,只要立案了,追诉时效可以无限延长?”

“对。等于没有追诉时效的限制了。”孟老师又点燃一根烟,“对了,这门课都考过了,你还问这个干吗?要准备司法考试?”

“嗯?”男生正盯着孟老师嘴边的香烟出神,愣了一下,“是的。”

“79年刑法和97年刑法在追诉时效方面略有不同,不过,司法考试不会考已经作废的刑法,我就不给你讲了。”

“嗯,谢谢老师。”男生小心地把教材放进书包里,向他鞠了一躬,就匆匆跑掉了。

孟老师吸着烟,看着男生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心想这小子比师弟师妹们强多了。

在食堂吃过午饭,魏炯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找到名为“红烛志愿者”的微信群,再次确认了集合的时间和地点:下午一点半,图书馆门前。

他看看腕表,还有大概一小时的时间。魏炯把餐盘送到回收处,步行出了校门。

师大位于距离市中心不远的地方,校门前是本市的一条主干路,对面是一座叫“星—MALL”的大型商厦。魏炯没有吸烟的习惯,平日也不会去注意卖烟的地方。不过纪乾坤指定的健牌香烟在校园内的超市都没有买到。魏炯依稀记得“星—MALL”北侧的冷饮店旁有一家挂着“烟酒专卖”牌子的小店,打算去碰碰运气。

一进门,魏炯就感到眼花缭乱。老板坐在玻璃柜台后面,在他身后,高及天花板的货架上摆满了成条的香烟。老板正在电脑上玩斗地主,见有人进来,头也不抬地问道:“要什么烟?”

“有健牌吗?”

“健牌?”老板抬头打量了一下魏炯,似乎觉得他不像烟草专卖局的暗访人员,“要几毫克的?”

“嗯?”魏炯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几毫克?”

“焦油含量。”老板站起身来,“帮别人带的?”

“是。”

“有一毫克、四毫克和八毫克的。”老板双手拄在柜台上,心想这大概是个给老师送礼换及格的小鬼。

“有什么分别吗?”

“焦油含量越低,口感越柔和。焦油含量高的,劲儿大。”老板懒得解释太多。

魏炯想到纪乾坤花白的头发,心想还是别来“劲儿大”的了,就要了一毫克的健牌香烟。老板手脚麻利地从柜台下面拿出一个纸箱。

“一百二一条,要几条?”

“两条吧。”魏炯算了一下,伸手去拿钱包,“开张发票。”

“发票?”老板拿烟的手停了下来,“这不是烟草专卖的烟,开不了发票。”

“嗯?”

“这是外烟。”老板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外行,“我这是免税烟—嗨,直说了吧,走私的,没有发票。”

魏炯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直觉却告诉他不妥。

“不会是假的吧?”

“保真!”老板一挥手,“放心抽,没问题的。”

“我是帮别人买的,没有发票,证明不了金额啊。”

“他平时抽这个牌子不?抽的话,肯定知道价儿。”

他还真不知道。魏炯心想。

“一百一十五吧。”老板还有意挽留,“烟草专卖店的比这个贵多了。”

魏炯摇摇头,说了句“不好意思”,转身出了店门。

回到马路边,魏炯掏出手机,点开百度地图,搜索结果显示距离最近的烟草专卖店在桂林路上,两站车程。

魏炯整整书包,走向公交车站。

烟草专卖店的果真要贵一些,一百五十元一条,不过好在保证是真品,也能开到发票。魏炯还是选择买了两条,尽管这意味着车费要自己负担,不过他对这几块钱倒并不在意。

一毫克和四毫克各买了一条。老先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挑选。不过成条的香烟的体积比自己想象的要大一些,没法塞进书包里。魏炯又买了一个黑色塑胶购物袋,仔细地把香烟装好后,拎着塑胶购物袋走出店门。

已经下午一点十分了,魏炯一路小跑来到公交车站。几分钟后,一辆公交车进站。车上人不多,更幸运的是,一个乘客刚刚离座下车。魏炯坐上去,把塑胶购物袋抱在胸前,长出了一口气。

公交车随即启动,魏炯在车厢里张望了一圈,立刻发现有人在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同班同学岳筱慧站在中门的扶栏处,笑眯眯地冲他摆摆手。

魏炯急忙还以微笑,同时注意到岳筱慧手里拎着大大小小几个购物袋。他站起身,向她挥挥手,示意她过来坐。

岳筱慧倒不客气,穿过车厢走过来坐下。

“谢谢啦!”岳筱慧把购物袋换到左手,横抱在胸前,低头看着右手上红红的勒痕,“太重了。”

“买了这么多?”

“是呀。”岳筱慧穿着白色的短羽绒服,牛仔裤,短靴,扎着橘色围巾,长发在脑后束成马尾,“重庆路在打折嘛。”

魏炯打量了一下她怀里的购物袋,都是些适合学生的中低端时尚品牌服装。岳筱慧注意到魏炯手里的黑色塑胶袋。

“我帮你拿着吧。”

“不用不用。”魏炯急忙推辞,“很轻的。”

“给我吧。”岳筱慧把塑胶购物袋放在那堆购物袋顶端,好奇地从敞开的袋口处看了一眼。

“咦,你吸烟啊?”

“不是,帮一个老……朋友买的。”

“要小心呀。”岳筱慧笑嘻嘻地说道,“你这样拎进宿舍楼的话,百分百会被舍管阿姨抓住。”

“放心。”魏炯也笑。

公交车停在“星—MALL”门前,魏炯和岳筱慧下车。魏炯拿回了自己的塑胶袋,又把岳筱慧手中的购物袋也提在手里。

“谢啦谢啦。”两个人走在斑马线上,随着密集的人群穿过马路。岳筱慧显得很轻松,一只手抓着围巾的末端,不住地甩着。

走进校门,魏炯远远地看见图书馆门口停着一辆大巴车。

“抱歉,不能帮你拎到宿舍楼了。”

“哦,没事。”岳筱慧停止甩围巾,伸出手去,“给我吧。”

“暂时不用。”魏炯向图书馆的方向努努下巴,“可以帮你拎到那里。”

岳筱慧看过去:“红烛志愿者?”

“是啊,社会实践课的内容。”

“去哪里?”

“敬老院。你呢?”

“流浪动物救助站。”岳筱慧眯起眼睛笑,“我喜欢猫猫狗狗什么的。”

说罢,女孩像想起什么似的一拍脑袋:“哎呀,我忘记买猫粮了。”

“那怎么办?”

“不怕。”岳筱慧满不在乎地说,“大不了明天上午溜出去买。”

“上午?有两节土地法课。”

“没事。可以让室友帮我打个掩护。”

说着话,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大巴车旁。几个围在车旁闲聊的志愿者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魏炯佯装不见,把购物袋递还给岳筱慧。

“谢啦!”女孩友好地冲他挥挥手,“明天上午看不见我可别惊讶。”

“不会的。”魏炯和她挥手告别,转身上了大巴车,找了个临窗的位置,看着女孩的背影渐行渐远。

一点半,载满红烛志愿者服务队员的大巴车准时启动。魏炯随着车身的晃动轻轻摇摆着身体,放在膝盖上的黑色塑胶购物袋发出哗哗的摩擦声。

老纪在盼着这两条烟吗?

不知道为什么,魏炯想到这些的时候,脑海里出现的是一群奔向猫粮的猫。

今天的志愿服务是给敬老院打扫卫生。马尾辫女孩给志愿者们分了工。女生们主要负责擦拭桌椅、玻璃窗之类,男生们则被分配做一些体力活,例如拖地板、收垃圾。

魏炯和另外几个男生负责清洁二楼的地面。他领到拖把之后,没有急于干活,而是先去了纪乾坤的房间。

室内依旧窗明几净,阳光充沛。护工张海生正在擦地,纪乾坤则像上次一样,坐在窗前看书。见魏炯进来,老纪冲他笑笑,摘下眼镜。

“你来了?”

“嗯。”魏炯看着纪乾坤,嘴里有点儿发干,他拎起塑胶袋,“纪大爷,这是你要的东西。”

“上次不是说了吗,叫我老纪就行。”纪乾坤伸出手去,“给我瞧瞧。”

魏炯把塑胶购物袋递到他手里。让他颇感意外的是纪乾坤直接拿出一条烟,端详了一番。

“现在包装变成这个样子了……”他自言自语道,随即便拆开包装,拿出一盒,凑到鼻子下闻了闻,“嗯,是这个味儿。”

张海生直起腰来,手拄着拖布杆,看看纪乾坤手里的烟,又看看魏炯。

“那,我去干活。”魏炯举起手里的拖把向纪乾坤示意,“您先歇着。”

“好。”纪乾坤在轮椅上略欠欠身,“待会儿过来吧。”

“嗯。”魏炯应了一声,转身走出房间。关上木门的一刹那,他发现张海生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

擦净了两层楼的地板,魏炯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把香烟拎进敬老院的时候,他的心里既兴奋又紧张。受人之托,买了敬老院的“违禁品”,又亲自交到“买家”手里,怎么想都有些非法秘密交易的味道。

吃惯了清茶淡饭的人,偶尔来一顿重油麻辣的川菜,也会有毛孔大张、汗流浃背的畅快感觉吧。

像贩毒似的。

魏炯心底暗自发笑,难怪在犯罪心理学的课堂上,老师说有的犯罪会让人“上瘾”。打破规则的行为的确会带来快感,尤其对自己这样循规蹈矩地过了二十多年的人而言。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劳作,敬老院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处理完最后一批垃圾后,志愿者们又三三两两地来到房间里陪老人聊天。魏炯洗干净手脸,径直去了纪乾坤的房间。

张海生还在,坐在椅子上和老纪面对面地吞云吐雾。窗台上的玻璃罐头瓶里漂浮着几个烟头,半罐水呈现出棕黄色。

纪乾坤招呼魏炯坐下。张海生看了他一眼,皱着眉,捏着半截烟头说道:“老纪,这烟也不咋好抽啊,没劲儿。”

纪乾坤微微一笑,并不作答。

“壶里有大红袍,刚泡的。”他面向魏炯,指指抽屉,“里面有纸杯,自己倒。”

魏炯咂咂嘴,真觉得有些口渴了,就道了谢,从抽屉里拿出纸杯,想了想,又把纪乾坤手边的空杯倒满。

“您呢?”魏炯问张海生。

“哎哟,可不敢当!”张海生没想到魏炯会给自己倒茶,忙不迭地把手里的纸杯递过去,“好茶,我也来点儿。”

魏炯给张海生续了茶,自己才倒了半杯,靠在桌边小口啜着。

一时间,大家都不说话,或坐或立,默不作声地喝茶。

几口茶下肚,纪乾坤满足地叹了口气,问道:“怎么样?”

“不错。”魏炯端详着杯中金黄色的茶汤,“我不太懂,但是很好喝。”

“老纪这里净是好东西。”张海生嘎嘎地笑起来,露出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齿。

纪乾坤看着张海生,嘴角似笑非笑,突然开口:“老张,你还有事儿吗?”

“哦?”张海生愣了一下,随即把纸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站起身来,讪讪地说道:“那我忙去了,你们聊,你们聊。”

说罢,他就拎起拖把,拉开门走了出去。

室内只剩纪乾坤和魏炯两人。纪乾坤又拿出一根健牌香烟,夹在两指之间向魏炯示意。

“谢谢你的帮忙。”他点燃香烟,深吸一口,“几年没抽这个了。”

“您少抽点儿吧。”魏炯忍不住提醒道,“对身体不好。”

“没事。对了,我看到了发票。”纪乾坤笑笑,“给你的三百块钱都用来买烟了?你自己搭了路费吧?”

“两块钱而已。”魏炯摆摆手,“您别客气。”

“也好,两块钱,不用推来让去的。”纪乾坤也不再坚持,“关于‘追诉时效’的事儿,搞清楚了吗?”

“嗯。二十年过后,认为确有追诉必要的,可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批准后,继续追诉。”

随即,魏炯又把追诉时效的延长和中断一一讲解给纪乾坤听。和上次一样,纪乾坤听得极其专注,其间始终在抽烟,小小的房间内很快就烟雾缭绕。

“也就是说,一旦立案……”纪乾坤听罢,沉吟了一下,自言自语道,“就无所谓追诉时效了。”

“对。”魏炯讲得兴起,决定小小地卖弄一下,“不过,79年刑法和97年刑法在追诉时效方面略有不同。”

“有什么不同?”纪乾坤立刻追问道。

魏炯没想到纪乾坤会问得这么细,一时也慌了手脚,结巴了半天,老老实实地承认不知道。

纪乾坤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艰难地摇动轮椅,挪到床边,一只手伸向里侧的小书架,似乎想取下某本书,可是指尖距离书脊还差几厘米。纪乾坤竭力伸长手臂,整个人失去了平衡,轮椅也危险地倾斜起来。

魏炯急忙过去扶住轮椅:“您要拿哪本?我来吧。”

“红皮的,刑法典。”纪乾坤的语气很严厉。

魏炯伸手取下那本薄薄的小册子,递给纪乾坤。他几乎是把法典抢到手里,迫不及待地翻看起来。

然而纪乾坤只看了目录,就把书甩在床上,又把手指向书架。

“黄皮的,那本,厚的。”

魏炯取下那本书,发现正是自己在学校时使用的教材。

纪乾坤同样先翻看目录,然后快速打开至某一页,细细研读起来。

他似乎完全忘记了魏炯的存在,一心要在那本刑法教材里找到某个信息。魏炯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不知该干些什么,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那个书架。

说是书架,其实只是一条搭在床头和床尾之间的漆面木板,上面是一些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各类书籍,两侧由铁质书立固定。

魏炯扫视一遍,发现纪乾坤的阅读范围比较特别—几乎没有小说类的休闲读物,全是法律、犯罪学以及刑事侦查方面的教材和专著。

这老头挺奇怪。魏炯在心里嘀咕:也不知以前是干吗的,这么大岁数,身体也不好,偏偏对这些东西感兴趣。

一声叹息把他的思绪拉回来。魏炯扭过头,看到纪乾坤把书重重地合上,眉头紧锁。

“没有1979年刑法的内容……”纪乾坤突然苦笑了一下,“也是,97年刑法适用了快20年了,谁还会研究这个呢?”

“您……为什么要搞清楚这个?”魏炯忍不住问道,“您该不会要去参加司法考试吧?”

“哈哈,当然不是。”纪乾坤大笑起来,“感兴趣而已。”

不可能。魏炯心里的问号更大了。仅仅是兴趣使然,绝不会让这样一个阅历丰富的老人如此急切和失态。

“魏炯,”纪乾坤斟酌着词句,“能不能拜托你……”

“要看79年刑法的法条?”魏炯掏出手机,“这个好办。”

纪乾坤目瞪口呆地看着魏炯熟练地用手机上网,操作一番后,魏炯上下滑动着页面,随后把手机递给他—屏幕上是密密麻麻的文字。

  如果觉得殉罪者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雷米小说全集殉罪者,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