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朋友

  书农小说网友上传整理雷米作品殉罪者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老纪不在房里。

魏炯把抹布搭在椅背上,在牛仔裤上擦干双手,盘算着要不要在房间里等老纪。正想着,张海生拎着拖把推门进来,看见魏炯,也是一愣。

“老纪呢?”

“不知道。”魏炯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刚进来。”

“这老头,瞎转悠什么呀。”张海生斜眼看看魏炯,“你怎么又来了?”

“嗯?”魏炯躲开张海生的目光,“志愿者服务。”

“老纪又托你买东西了?”

“没有。”

张海生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些,语气依旧毫不客气:“你去别的房间吧,我要拖地了。”说罢,他就甩开拖布,横七竖八地抹起来。魏炯躲闪不及,被连撞了两次脚跟,急忙拿起抹布走出了房间。

这是最后一次社会实践课,魏炯总觉得该和纪乾坤告个别,虽然不用太正式,但算是有始有终。然而转遍了整个楼层,还是不见纪乾坤的踪影。魏炯琢磨着要不要回去问问张海生,再三思筹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一来,张海生看起来也不知道老纪的去处;二来,从张海生对他的态度来看,即使知道,也不会告诉自己。

算了,魏炯对自己说,人海茫茫,他和老纪只能算是萍水相逢。缘起缘尽,顺其自然吧。

尽管如此,魏炯还是有些小失落,也没了再找人聊天的兴趣。他拎起抹布,打算去帮其他志愿者打扫卫生。

连上两层楼,擦拭了几间寝室后,魏炯来到了三楼。相对于楼下的人来人往,这里显得幽静许多。刚转入走廊,魏炯就看到一个人坐在某间寝室的门旁,正向门里张望着。

是纪乾坤。

魏炯一下子高兴起来,快步向他走去。

“老纪!”

纪乾坤闻声转过头来,看到是他,脸上也绽开微笑。

“你来了?”

“是啊,你在干吗?”

魏炯走到纪乾坤身边,向那间寝室里望去。

这是一个单人间,格局和纪乾坤的房间并无二致,只不过,因为拉着窗帘的缘故,室内光线昏暗,温度也要低得多。

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全身覆盖着棉被,只露出头部。从散落在被子上的灰白色头发来看,这应该是个女人,年纪在六十岁上下。

“她是?”

“姓秦,叫什么不清楚。”纪乾坤若有所思地看着女人。

“她在……睡觉吗?”魏炯压低声音。

“是啊,而且是很难醒来的那种。”

“哦?”魏炯惊讶地睁大眼睛,“那……你在这里做什么?”

纪乾坤笑笑,并没有回答,只是向前努努下巴。

“帮个忙,去把窗帘拉开。”

魏炯犹豫了一下。虽然女人在沉睡,但这毕竟是她的私人空间。不过,拉开窗帘而已,应该不算什么冒犯之举。想到这里,魏炯向走廊左右看看,还是抬脚走进了寝室。

一进门,魏炯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他吸吸鼻子,走到窗口,拉开了窗帘。

午后的阳光一下子倾泻进来,女人的脸也变得清晰。看得出,她年轻时应该算是个美女,脸庞圆润,眉眼周正,皮肤也算细腻。

魏炯回头看看纪乾坤,发现后者也在看着他。

“你也闻到了?”

“嗯。”魏炯皱皱眉头,那味道并不令人愉快,混杂着香油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会让人联想到某种邪恶的情绪。

纪乾坤摇动轮椅,慢慢地进入室内。他打量着室内的陈设,不时翕动着鼻翼,随即,他把视线投向熟睡的女人身上。

魏炯也在寻找那股味道的来源,可是,小小的室内一览无余,并没有残余的食物之类的东西。最后,他和纪乾坤的视线相接。

纪乾坤笑笑,把轮椅摇向床边,侧身闻了闻。随即,他的脸色变得难看。

“没错。”他指指熟睡的女人,“她身上的味道。”

魏炯有些奇怪,某种疗法需要香油吗?

“去,帮我把那个杯子拿来。”

魏炯顺着纪乾坤手指的方向望去,在床对面的木桌上,放着一个玻璃水杯,里面尚有半杯略显浑浊的水。

魏炯把水杯递给他。纪乾坤把杯子拿在手里,先是对着阳光仔细看了看水杯里的悬浊物,随即又把鼻子凑在杯口处闻了闻。最后,他用小指蘸了点儿水,放进嘴里,品咂了几下,转头吐掉。

“好了。”他从衣袋里掏出一方手帕,把杯体擦拭了几遍,用手帕裹住水杯,递给魏炯。

“放回原处。”

魏炯按照他的指示做了,心中的疑团却越来越大。

“老纪,你这是?”

“没事。”纪乾坤突然抬头笑笑,眼中却隐隐冒出一丝怒火,“送我回去吧。”

魏炯推着纪乾坤,在一片寂静的楼道里慢慢前行。魏炯看着那些或虚掩或敞开的门,低声问道:“住在这里的,是什么样的人?”

“嗯?”纪乾坤似乎正在想心事,“长期卧床的。他们不用经常出来,所以安排在三楼。”

魏炯哦了一声,看看手上的轮椅推把,突然想到一件事。

“那,你是怎么上来的?”

“想办法喽。”纪乾坤轻描淡写地回答道,他似乎不想多说话,魏炯也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走到楼梯口,魏炯停下轮椅,上下打量着,盘算着如何才能把纪乾坤弄到一楼。纪乾坤看出了他的困惑,笑笑,说道:“你先把我背下去。”

看来也只有如此。魏炯转过身子,背对着纪乾坤蹲下去,纪乾坤搂住他的脖子,魏炯双手向后,托住纪乾坤的大腿,用力站了起来。

老纪比想象的要重一些。魏炯下了一层楼,感觉到腰和膝盖承受的巨大压力。很快,他的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呼吸也粗重起来。

“累了就把我放下。”耳边传来纪乾坤的声音,“歇会儿再走。”

“没事。”魏炯为自己糟糕的体力略觉惭愧,咬咬牙,一步步走下去。来到一楼,他又犯了难,该把老纪放在哪里呢?总不能让他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吧?

“把我放在楼梯扶手那儿。”

魏炯依言行事。纪乾坤侧身趴在楼梯扶手上,双手攥住铁质栏杆,双腿软绵绵地搭在地面上。

“好了,去把我的轮椅抬下来吧。”纪乾坤又嘱咐了一句,“小心点儿,那玩意儿也挺重的。”

魏炯不敢多停留,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就快步跑上三楼,连拖带拽地把轮椅弄了下来。

纪乾坤还保持着那个难受的姿势趴在楼梯扶手上,看上去,好像一堆被丢弃的旧衣服。听到魏炯下楼的声音,纪乾坤抬起头,充满期待地看着他,眼中还有一丝歉意。

“真是辛苦你了。”

魏炯知道他也在坚持。仅靠双臂来撑住全身的体重,他随时都可能滑摔在地上。所以他来不及休息,就急忙把纪乾坤扶坐在轮椅上。

替他盖好毛毯,魏炯直起腰来,两个人同时长出了一口气。纪乾坤拍了拍他的背:“送我回房间吧,泡点儿茶,我们都好好休息一下。”

张海生还在房间里,正弓着腰在纪乾坤的床上忙活着,看到他们进来,张海生把手上的枕头拍松,摆在床头。尽管他看起来好像是在整理床铺,但是魏炯可以肯定,他正在翻找什么东西。

“你回来了?”张海生满脸堆笑,指指单人床,“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纪乾坤垂下眼皮,抬手示意魏炯把他推到窗前。

“去哪儿了老纪?让我怪担心的。”

“随便转了转。”纪乾坤没有看他,转身面向魏炯,“小魏,打开那个柜子,里面有茶叶。咱俩泡点儿茶喝。”

张海生见状,只能说句“你们聊”,就悻悻地开门出去了。

今天的茶是六安瓜片,香气清高,滋味鲜醇。一杯热茶下肚,两个人的气息也逐渐调匀。魏炯身上的汗消了大半,舒舒服服地靠在桌边,小口啜着茶水。

纪乾坤拿出健牌香烟来抽,很快,斗室里烟气缥缈,混合着茶香,让人颇为慵懒舒适。魏炯吸吸鼻子,突然想起了三楼的女人。

“那个老太太……”魏炯试着发问,“是你的朋友吗?”

“不算。”纪乾坤摇摇头,“我只知道她姓秦。”

“那你……”

“以后再慢慢告诉你吧。”纪乾坤笑笑,“今天几点走?”

“快了吧。”魏炯看看手表,“一会儿还要去院长那里写评语什么的。”

“评语?”

“是啊。”魏炯放下茶杯,挺直身子,正视着纪乾坤的眼睛,“这是我的最后一次社会实践课了。”

“也就是说,”纪乾坤顿了一下,移开目光,“你不会再来了?”

“那倒不一定。”魏炯从他脸上看到了深深的失望,心里一软,“没课的时候,我会来看你的。”

“嗨,那倒不必。”纪乾坤低下头,掸掸毛毯上的灰尘,“你一个小伙子,犯不着为我这个糟老头子浪费时间。”

“没有啊,老纪。”魏炯有些难为情地抓抓头发,“你很有趣……我也挺喜欢和你聊天的。”

“有趣?哈哈哈。”纪乾坤吃惊地瞪大眼睛,随后就大笑起来,“我活了大半辈子,这算是对我最高的评价了。”

“真的,我觉得你和别的老人不一样。”

“呵呵。”不知为什么,纪乾坤的神色有些暗淡,“当然不一样。”

他扭头看向窗外,半张脸被渐渐西落的太阳染成金色,另一半脸则隐藏在阴影中。这让他的表情显得非常复杂,有希望,也有深深的落寞。

魏炯看着他,没来由地觉得有些伤感。室内非常安静,两个人的呼吸都清晰可辨。一个有力,一个绵软;一个短促,一个悠长;一个心事重重,一个懵懂无忌;一个在拼力抓住尚可珍惜的东西,一个好奇地面对徐徐展开的未来。

良久,纪乾坤回过头来,冲魏炯笑笑。

“不管会不会再见,我都很高兴认识你,魏炯。”

“我也是。”魏炯也笑了,“老纪。”

“我真希望自己能有资格给你写评语。”纪乾坤冲他挑挑眉毛,眼神友善又狡黠,“给你个不及格。”

“嗯?”魏炯惊讶地睁大眼睛。

“让你回养老院重修啊。”

“哈哈!”魏炯笑起来,“我会回来看你的。”

“真的?”纪乾坤的表情变得认真,“你可不能骗我这个老头。”

“当然。”

“说实话,我还真有事想请你帮忙。”

“嗯,你说。”魏炯瞟了一眼床头的烟盒,一整条香烟已经空了大半,“还是买烟吗?”

“不是。”纪乾坤看看门口,压低了声音,“你知道我和张海生的关系吧?”

“嗯。”魏炯有些莫名其妙,“他是你的护工,对吧?”

“不仅仅如此。”纪乾坤苦笑了一下,“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魏炯的神色郑重起来,他站直身体,点了点头。

“我曾经是个电子工程师,结过婚,二十多年前,妻子去世了。”纪乾坤点燃一支烟,慢慢地吸着,“我们没有孩子。所以,此后的几年,我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后来,我出了一场很严重的车祸。”

他拍拍自己的腿:“两条腿都废掉了,而且我昏迷了一年半。”

魏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眉头微蹙。

“好在那时的工会还不错,”纪乾坤慢慢说道,“工会帮我打赢了官司,对方赔了我一大笔钱。我没有儿女,也没有其他亲属。所以,我醒来之后,单位就把我送到了这里。”

“然后,你就一直住在养老院?”

“嗯。”纪乾坤掸掸烟灰,“我把自己的房子租了出去,前几年办理了提前退休。房租、工资加上赔偿金,应付生活绰绰有余,所以在别人眼里,我是个有钱的老头。”

魏炯笑了笑:“的确,最起码,你的茶叶都不错。”

纪乾坤也笑笑:“你知道,我腿脚不方便,又不想让自己的日子过得太寡淡,所以,有些采买的事儿,只能委托张海生代劳。相信你也看得出来,这老东西的手脚不太干净。”

魏炯点点头。他终于知道张海生为什么对自己态度恶劣—纪乾坤委托他去买东西,张海生自然就没了虚报账目、从中渔利的机会。

“而且,我现在已经不能再信任他了。”纪乾坤把烟头丢进罐头瓶里,“我再有钱,也经不起他这样巧取豪夺。我岁数大了,也不知道能再活几年,我不想到最后变成一个穷困潦倒的瘫老头。”

“你放心。”魏炯毫不犹豫地说道,“以后我来帮你。”

“会不会太麻烦你?”纪乾坤的表情恳切。

“没事儿。”魏炯已然有了身负重托的豪迈情绪,“老纪你不必客气。”

“那我有一个要求。”

“你说。”

“你必须要接受我的酬劳。”

“不要。”魏炯坚决地摇头,“我只是想帮你,我不会要任何酬劳的。”

“可是我会经常麻烦你……”

“那没关系,真的没关系。”魏炯俯下身去,手按在纪乾坤的肩膀上,看着他的双眼,“我们算是朋友了吧,老纪?”

“当然。”纪乾坤的眼神变得柔和,“只要你不嫌弃我这个老头子。”

“既然是朋友,就别提什么酬劳。”

“嗯。”纪乾坤抓住他的手,“不过,你至少要让我给你报销路费。”

“不用了吧,也没几个钱。”

“不,一定要!”

魏炯想了想,决定让步,就点了点头。

纪乾坤的嘴角浮现出微笑,他伸出手,和魏炯握了握。

“谢谢你,孩子。”他的眼中漫起一层水汽,“谢谢你对我这个老头子付出耐心和善意。”

“老纪,”魏炯突然冲他挤挤眼睛,“这下不用给我不及格了吧?”

纪乾坤一愣,随即就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惊动了正在院子里散步的老人们,他们莫名其妙地看着一楼尽头的那扇窗子里,一老一少两个男人,正笑作一团。

  如果觉得殉罪者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雷米小说全集殉罪者,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