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入台湾选举 美台双输

中时社论

贸易战吹起美中新冷战第一声号角后,美中台关系迈入更复杂的新阶段,台湾在美国亚太战略布局中的角色有了变化,美国对台湾的态度与手法也出现调整。综观美国行政部门、国会与智库,尤其国会与右派智库对台思维,堪称筹谋太深,却看得太浅,令人忧心是否把台湾视为可抛弃的棋子。如果美国希望建立有效的亚太长期战略,必须更精准理解台湾,更不可介入台湾内部政党竞争。

美国一直是台湾最重要的支持者,从冷战时代美援的救济、第七舰队的协防、外交上的支持、经贸往来及社会交流,断交后仍出售武器并间接保护台湾安全,美国对台湾的生存发展无比重要。台湾之于美国,是同为民主阵营的盟友,军事上是围堵中国的太平洋岛链一环。台湾民主化之后,更成为对照大陆体制的民主典范,证明美式民主自由体制的优越性。

长期以来,美国依据美国利益决定对台政策,但对台湾视为一个整体,支持台湾民主,对蓝绿两党等距交往,不从台湾内部介入政党之争,对选举结果也都表示尊重。但这次选举美方却明确表态选边,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莫健选前呼应蔡总统,指责外在势力试图改变台湾风向,前在台协会高雄处长杜维浩贴文赞扬高雄的成长,几乎“明示”支持民进党陈其迈。选后美方媒体学者的解读,也倾向认为九合一选举结果是亲中派胜利,担忧台湾将是第一张倒向中国大陆的骨牌。

先谈对选举的解读,长期以来美方看台湾,总是放在美中关系架构下去理解,从对华政策的需要角度出发,这不见得正确,至少也是不够周全。台湾应该清楚地告诉美国朋友:你们错了,没有抓到对的图像。

这次的选举与两岸关系有关吗?有,但不是美方以为的只是单纯地倒向中国大陆。真正的中国考量,是蔡英文总统的两岸政策使两岸关系冻结,台湾经贸活水进不来、外交受挫,人民希望两岸和解改善经济。除此之外,能让“讨厌民进党”成为全民最大党,还有比两岸之外更多、更重要的因素,包括一例一休整得劳资人仰马翻、年改惹怒军公教及其家眷、舍核能搞火力引发怒火、同婚激发社会保守力量反弹,以及社会观感极差的高薪实习生吴音宁、台大校长卡管案、党产会抢产、促转会成东厂,以及赖清德的功德说等等,民进党执政后的嚣张霸道简直罄竹难书,从而引发民怨海啸,这些帐都算不到中国大陆头上。

美方解读时过度放大中国因素,反映了自己在战略思考时的忧虑。美国进入和中国对抗的新冷战时期,在经贸、科技、军事及外交上压制中国崛起,以维持美国领先的超强地位。台湾因此又成了围堵中国的岛链,也是美国用来拿捏中国的工具与筹码,美国不希望台湾自行与中国交好,让美国失去好用的棋子。这次九合一选举,美方表态挺绿,是罕见地介入台湾选举,这只是开始,美方为了更牢地掌握住台湾的动向,对2020的总统大选可能会更积极选边。

民进党应认知,当美中对峙激化,台湾夹在中间,回旋空间就会变小,被逼上前线当炮灰的机率会变大,这对台湾争取生存发展空间的长期利益不利,与美中都建立良好关系才符合台湾利益。美国也需理解,若美中之争演化成台湾选举的代理战争,不仅将为台湾社会再添裂痕,也会让政局承受更多不安定的变数。一个混乱不安的台湾,在抗衡中国压力时将更脆弱,并不符合美方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