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人和权力勾搭成奸01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江南的秋天,直到十月才姗姗而来。唐小舟当秘书的时候,时令才刚刚进入春天,那是乍暖还寒时节。没想到,日子过得可真是快,才一转眼,已经是秋风阵阵,而历法的节气,已经进入了墓秋。中国的四季,大约是按中原地区划分的,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只有中原,才真正四季分明,其他四个方位,季节差不多都是乱的。北方的冬季长得没边,而南方的夏季却是没完没了。以长江以南的江南省为例,每年四月的上旬,还是乍暖时节,随时都可能再来一场慕风雪似的,到了下旬,气温就一个劲地往上窜,历法的夏季和事实上的夏季,一起到来了。这个夏季很长,滚滚的热流,一直要持续半年之久,直到十月,才会稍稍消退。冬季倒似乎有足足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里,那个叫寒冻的怪物,在大地上盘担,缠纬了又缠玮,就是不肯离去。春季和秋季,却只是梅雨季节的太阳,一露脸就不见了。以前读书的时候,常常看到作家们描写春天的丈章,作家笔下春天的那个关,真是令人激动,可对于唐小舟来说,他所感受到的春天之美,也就是在作家的作品中,而不是在现实中。江南省的春天十分短暂,冬天一过,暖风一吹,油菜花就开了。在黄河中部流域,油菜花开得漫山遥野的时候,或许正是春意盎然的时候。可江南不同,油菜花开的时候,也就是夏天到米的时候。此前的一段时间,阴雨绵绵,气温像没有烧开的温吞水,空气像在雨水里泡着一般,春天是一块湿淋淋的绒布,只要稍稍用力一拧,就能拧出一串水珠,除了湿之外,再惑觉不到任何春之美。历法中的秋天,往往在阳历八月到来,而八月的江南,正值盛夏,酷著炎炎,气温达到最高,持续的时间也长。立到进入十月,人们才能感觉到焕热已经消褪,秋天是姗姗的来了。江南的秋天,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这个季节,真正是秋高气交,空气千燥,却又不像北方那般燥得人无法忍受。气温适当无雨,最适合户外活动,也很有利于自我情绪的调节。但就像养光乍现一样,秋天也是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逗留的时间,大概也就一个月左右,到了十一月底,便开始寒气遇人了。

    可这所有一切,唐小舟再也没有真切的感受,除了将丁恤换成了长袖衬衣,又在衬衣外面加了一件外套,他真的不知道这一年的每个日于有什么不同。偶尔静下米想想,也难免会有丝丝惆怅,生命真的应该是这样吗?这样的生命,会不会太苍白了?将所有的日子,全都打成一个大包,包进了赵德良的政治生命之中,以至于早上出来的时候,原是满天繁星之时,看到的,却只是孤独的街灯:晚上回家,同样是都市的繁华以及街上三几个夜行的都市红男绿女,哪里还有春夏秋冬的更迭,哪里还有自然的诗意?哪里还有爱情的浪漫?唐小舟的日子,似乎就是在这种黑夜连着黑夜的幽暗隧道里穿行,似乎永远都没有个头,也永远没有真正意义的光明。偶尔想到这些,难免就有磋跑生命的感叹。只不过,唐小舟忙得连感叹都远离而去了。十一月底,侯正德找到唐小舟,还是同样的议题,眼看今年只剩下最后一个月了,创收任务还没有着落,怎么办?中秋节国庆节,可以发点物质对付一下.元旦也可以这样做。但春节怎么办?按照惯例,每年春节,厅里会给所有人发点奖金,不是很多,大棍也就相当于双薪。各个处室,在厅里的奖金之外,还会种点自留地,发多少,要看各个处室的经济实力。综合一处是厅里最显赫的处,往年福利是最好的,别的处室平均是五千元左右,综合一处,通常都足七千。今年的麻烦可就大了,到现在,进账才只有两万多元,将以前的一点老底于凑起来,也才只有四万多元。仅仅是年底的奖金,就还差两万.年货没有着落,年后开门,还有一个开门红包,这些钱从何而来夕上次,侯正德到唐小舟的办公室谈这件事.唐小舟当面答应得很好.说是正在想办法。可他因为事情太多,转过背,把这件事情忘了。侯正德再次找上来,他才意识到,时间遇人,转眼就要到年底了,这事,不专门花时间和精力解决,还真是不行。但是,处里不能形成所有事全由处长兜着的风气,也要促一促共他人,毕竟工作是大家的。他对侯正德说,这样吧,还是把杨处和韦处叫到一起,我们开个会吧。会议由你米主持,主要的话,你来说。

    会议在侯正德的办公室举行,一开始,侯正德就说上了狠话。他说,我侯正德是个无能之辈,在这里尸位素餐。可你们大家也应该想一想,今年这个年如果过不去,大家骂我侯正德的同时,恐怕也会连带着把你们都骂了。这还不说,关键是在其他处室那里,我们一处今后还能抬起头来吗?大家私下里有一个说法,说我们当秘书的,是领导的看门狗。省委办厅,就是省委的看门狗,我们综合一处,就是省委书记的看门狗这种比喻,唐小舟还是第一次听说。比喻虽然难听,仔细想一想,还真有几分道理。狗的地位高不高,不在于狗的血统有多高贵,品种有多优良,而在于钧的主人有怎样的地位。知果说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这样一些部门属于权力之狗的话,那么,合一处,就是地位最为显赫的那一只。以前过年发福利,综合一处最高,大家都认为天经地义,毕竟,你们是最高贵的狗嘛。今年,果福利在全斤最差,大家走出去,就真的抬不起头了。杨卫新说,是啊,这确实是一个大难题。该想的办法,我都想了,该找的关系,我也都找了,人家就是不肯认账,我也没有办法。我想,靠我们这些老人,恐怕是无能为力了,好在我们处今年进了几个新人,看他们能不能打开一些局面这话的指向性很明确,所谓进了几个新人,指的自然就足唐小舟和韦成鹅。韦成鸥立即说,你们别指望我。这种事,肉食者谋之,我们这些草食者鄙,古人早已经说过了,草食者不足以谋,更不足以成就大事。说过之后,拿眼看着唐小舟。所谓肉食者谋之,引用的是《左传曹论战》中的话。而《曹论战》中,根本没有草食者之说,更没有草食者鄙之语。说的是肉食者鄙。韦成鸥是按照自已的意思,这么改了一下,无非是想说明,我无职无权,这事与我无关。唐小舟也清趁,韦成鸥其实是在表明一种态度,当官不带长,放屁也不响。处里的事,无非是你们处长和话事的副处长拿主意,我这种挂名的副延长,在省委办会厅这种地方,和一个小小的办事员并无区别,既无职又无权,何况还排在末位,你们就别指望了。

    此前,唐小舟之所以不理这一茬事,也持有韦成鸥相同的观点,毕竟有些不明不白嘛。何况,这种看起来为大家谋福利的事,也要师出有名,一旦做过了,就是越位了。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此一时彼一时,以前他可以持有这种观点,现在却不行。现在,他已经是处领导了,一把手,处里所有的事,都是他的事。侯正德说,处里的福利不好,大家面于过不去,最过不去的,自然还是他这个处长。大家的话都说了,意思也都摆明了。就算韦成鹏这些人,一分钱创收任务不完成,你又能拿他有什么办法?说到底,还是你们当处长副处长的着急,他完全可以高枕无忧。人事制度在那里,处级干部的升迁或者考绩,由厅里负责,某个副处长要和处长对着干,处长是半点橄都没有。实际工作中,你会对这种人事制度感到无奈,因为不受你拉制的这些别手,不仅无法成为你开展工作的助力,反而会成为巨大的阻力甚至是破坏力。但另一方面,你又很清趁,这种人事制度,其实就是一种相互制约制度,是最好的方式。最好的人事制度,执行起来之所以令人无奈,关键是缺乏一个有效的考绩机制。唐小舟之所以要求侯正德开这个会,也足想发动一下大家。他甚至想过,能不能采取什么强制手段,比知完不成任务,在年终奖金里扣除之类。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一个嫂主意,没有丝毫意义。真若是干了,无异于将全处所有人推到对立面,那就成自掘坟墓了,千万使不得。他只好说了几句场面上的话,说任务是处里统一定的,创收关系到每个人的福利,我们这些当领导的,一定要带头,把这件事切实抓好之类。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