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是圈养的鹿群02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余丹鸿说,小舟你越来越会说话了。唐小舟说,真的吗?看来,秘书长教导有方,把我这个顽冥不化的人,也教化了。余丹鸿也知道,唐小舟来找自己,肯定有什么事,便问,小舟你有事吗?唐小舟说,还不是为了这个联络员?赵书记的意思,是想让我别光靠电话联络,腿要勤一点。余开鸿说,那是,联络员嘛,不跑跑腿,怎么联络?唐小舟说,所以,我感到难办呀。我如果出去跑,赵书记这边怎么办?难道把所有事,都压在秘书长这里?秘书长那么多事,怎么能给秘书长添麻烦?余开鸿说,这倒也是个实际情况。赵书记是什么意思?唐小舟说,赵书记早晨和我谈了一下这个事,他的意思是不要搞出太大的动作,这个事,还是在一处内部解决一下。如果我有时间,事情就由我来做,如果我下去了,就让处里派个人临时顶一下。余开鸿说,恐怕只能这样了。赵书记有具体人选吗?唐小舟说,赵书记的意思,可以让侯处临时顶一下。余丹鸿猛地抽着烟,烟雾在他的面前缭绕,唐小舟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唐小舟想,如果余开鸿不同意,自己应该怎么说服他还是将这件事交给他,自己撒手不管了夕如果不管,对于侯正德来说,该做的人情,自己已经做了。然而,如果不争取,余丹鸿很可能把韦成鹏塞进来,反正是过渡嘛。他正想,如果余丹鸿不同意,自己怎么办,余丹鸿开口了,他说,你和正德同志提起过这事吗?唐小舟说,还没有。赵书记叫我下来和你商量一下,先听听你的意见。余开鸿说,那你先不要告诉他,我再和赵书记商量一下。唐小舟想,看来,这事黄了。即使他想好了什么话,也不好继续说,只得告锌离开。侯正德早已经等在走廊上,见他从秘书长办公室出来,不便上前打听,只是老远向他递眼色询问。他也不好说什么,装着没看见,直接上楼了。人还没进办公室,侯正德的电话来了,问,他不同意?唐小舟说,你要稳住,别急。侯正德说,我的哥,我能不急吗?也许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唐小舟说,你急也没用呀。再说了,这事我和赵书记已经商量好了的,赵书记心里认定了你,他也没办法吧。

    侯正德愤愤地说,妈的,老子每年还给他拜年,那些东西全他妈喂狗了。唐小舟说,老兄,隔墙有耳啊。尽人事听天命吧。我还有事,先挂了。当天下午,唐小舟随赵德良一起前往闻州。省里不仅赵德良去了,陈运达也去了,参加北方汽车集团闻州公司的奠基仪式。闻州汽车工业园早已经成型,合作单位谈了很多家,北方汽车集团是第一个决定落户闻州的国内汽车生产大型企业,计划在闻州建起一座年产三万辆的中档小轿车基地,以此实施北方汽车占领南方市场的总体战略。国内汽车企业的布点竞争,如火如茶,每个省,都将汽车列为本省经济发展的龙头支柱,真正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都希望成为中国未来汽车生产的十大基地。省市领导都清廷,闻州汽车工业园,至关重要的,还在于第一家厂的投建。有了第一只风凰,便不愁第二只第三只。这次的奠基仪式,省里自然是重视,不仅省里几大巨头全部出席,省委还投入资金,要求宣传部邀请全国各路媒体,进行全方位报道。当官是要出政绩的,有人认为,在中国当官,根本不需要本事,只需要你珠对线,跟对人,肯定可以升上去。其实,这仅仅只是看到了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就算上面有人照顾你,你也一定要出政绩。中国官场实行的是伯乐制,上面的伯乐,难道真的只要拿得出钱,就可以买通?绝对不是。伯乐也是需要政绩的,而他们的政绩,仅凭自己的三头六臂三拳两腿,绝对千不出来。他们还需要下面有能干的人。假如下面全都是一般齐,他就会矮子里面拔长子,看谁顺眼或者谁对自己好一些,他们便将赞成票投给谁。假若这些于之中,突然冒出一个巨人,干出了惊人的政绩,别人就算想踩也珠不着,想压也压不住。这就是全国各地,都在大搞政绩工程的原国,为了这个政绩,可谓各出奇谋,八仙过海。总体上说,花架子多,实事少。能像郑砚华这样,搞一个影响本地乃至全省经济格局的政绩工程,少之又少。有了这个政绩工程,再加上其他囚素,郑规华就算是不想上也难。唐小舟仔细分析过江南省未来的政治格局,按照中国地方官场结构模式,一个地方未来官场走向,不可测因素是外派干部部分,可测因素,则是本土千部中那些最具竞争实力者。唐小舟曾经很留意这些潜在的政治黑马,雍州市市长温瑞隆和闻州市市委书记郑砚华,被他列在前两位。温瑞隆比郑砚华大好几岁,作为省会城市的市长,并且已经两届,他很可能成为下一任市委书记,接下来,便可能成为江南省省长最有力的竟争者。如果唐小舟的估计不错,几年之后,郑规华很可能成为江南省的副省长甚至常务副省长,当然,也可能成为副书记最终走向

    权力巅峰。对于这样的潜力股,他是一定要认真交结的,这些人,势必影响自己的未来。只不过,温瑞隆这个人,结交不易,他试过几次,温瑞隆显得不是太热情。这里面可能也有一个原国,他以前在省报,与市里的来往少,和;n瑞隆之间缺乏渊源。相反,郑砚华不同,以前就认识且不说,自己当上秘书之后,郑砚华曾主动表示过向他靠近的意思,彼此的关系,更加的亲密起来。这次到闻州,唐小舟没机会和郑砚华过多交往,郑砚华有太多的人需要去应酬,有太多的上级领导需要他去招待,自然没有时间分配给唐小舟。话说回来,他毕竟是地方首长,就算完全不理唐小舟,也是情理之中。他能够抽空与唐小舟握个手,已经将意思表达得非常清趁了。下午从闻州返回,到达雍州时接近六点。赵德良没有回省委,直接回家了。唐小舟将赵德良迎下车,又送他进门。赵德良说,小舟,你回去吧。唐小舟知道,令天晚上,赵德良这里不需要自己。冯彪要送他回家,他拒绝了。拒绝冯彪,一来是不想用省委书记的车,太招摇,二来他也确实不想回家去面对谷瑞开。他最近一直在想,自己在赵德良身边的位置已经稳定,是不是该把婚离了?既然想离婚,自然要事前做些铺垫。谷瑞开倒也变乖了,家庭生活如此不顺,她竟然不再抱怨,反而给他留下一个任劳任怨的印象。影响他作出离婚决定的因素还有很多,比如徐稚宫,比如孔思勤。尤其徐雅宫,他虽然迷恋她的身体,喜欢和她做爱的感觉,但他并不想做她的丈夫。现在自己有婚姻,彼此从不谈论婚嫁之事,一旦离婚了,恐怕就得面临这个问题。至于孔思勤,他们之间只能算是灵魂交往,没有任何实质性东西。如果有一天,他提出和她结婚的话,她一定乐意,但他觉得,他们只可能成为政治夫妻,很难在生活上达到高度默契。想到徐稚宫,他的身体有了反应,恰好又要和她商量一下采访扫黑行动的事,便拨通她的电话。

    他问,在哪儿呢?她说,在柳泉。他微微愣了一下,问,你怎么到柳泉去了?她说,社里派的任务。他说,你在柳泉的知名度很高,难道不怕危险?她说,那些人自身难保,哪里还顾得上我?他问,柳泉的情况怎么样?她说,省厅滕明处长在这里坐镇,行动很迅速,大部分已经落网,漏网之不多,现在正在扩大战果。他说,过几天,我要到下面去转一转,你跟我一起去吧。她显得有些犹豫。他问,怎么,没时间?她说,社里让我采访扫黑行动。他说,那你更要跟我走了,我是省里扫黑行动的联络员。她说,真的?那我就跟着你,你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结束和她通话,他心里一阵茫然。平常,无数电话约自己吃饭,真的想找个人的时候,还真不知道能坐在一起的是谁。想一想,好久没和王宗平在一起了,这位老兄郁郁不得志,自己进入这个位置后,也怕有些人对王宗平的身份敏感,有意拉开了距离。令晚既然没什么别的安排,就和他一起吃个饭吧。打通王宗平的电话,刚说两句,电话被黎兆平接过去了。黎兆平问,首长,你在哪里?唐小舟说,你再这样叫,我生气了。黎兆平说,好好好,我不开玩笑了,你过来吃饭吧。唐小舟问,哪里?黎兆平说,一个小地方,你在哪里?我让向阳去接你。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