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而来的调查组05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这并非不可能。哀百鸣在江南省摘了四年,最后灰溜溜地走了。赵德良在江南省搞的时间可能更短,能不能干满两年三年都很难说。如果中央非常清廷这两任书记都是权力斗争的栖牲品,或许不一定会考虑陈运达。问题在于,表面上看来,两人的离开,均与权力斗争无关呀。见唐小舟半天没说话,孔思勤指了指头顶,问,这次是不是很麻烦?唐小舟说,我和赵书记才从杭洪一线回来,具体情况不是太了解。孔思勤说,如果老板麻烦,你会不会也很麻烦?唐小舟想,那还用说?结局嘛,他的正处级,大概是不可能动的,位笠肯定会动,比如到政研室搞个闲职或者像哀百鸣的秘书被流放之类。如此一来,搞不好就永无出头之日了。孔思勤离开后,唐小舟原想去肖斯言那里串串门,转而一想,不妥。他是赵德良的秘书,肖斯言是游杰的秘书,两个大秘呆到一起,太引人注目。私底下,唐小舟和肖斯言的关系不错,偶尔有机会,他们会小聚一下。尽管这种情况很少,彼此却有默契。公开场合,他们是不交流的,因为人们会将他们的行动看成是工作,甚至看成是书记和副书记之间的某种动向。任何私人的交往,一旦和政治桂上钩,就一定得小心谨慎了,如临深渊了。他将面前的电话拿起来,拨了肖斯言的办公室。他说,老兄,在忙什么?肖斯言说,还好,你回来了?他说,是啊,昨晚赶回来的。肖斯言压低了声音问,为了调查组的事?唐小舟说,还不清廷,一大早听到一些说法。肖斯言说,有些人对扫黑有些看法,往上面写了信,所以,上面来了解一下唐小舟问,你知道都找了哪些人?肖斯言说,很神秘,他们单独活动,不要省委这边配合。唐小舟问,找了你们吗?他之所以有此一问,是因为听说昨晚调查组已经找过游杰。肖斯言说,昨晚的事。我去的时候,看到二号车离开。离开的时候,看到五号车过去。省委一号车,是赵德良的车,二号车是陈运达的,游杰是三号车。四在江南省是个忌讳数,这个车牌成了省里的公务车,挂在一辆别克商务车上,五号车是纪委书记夏春和的座车。肖斯言不可能说得更多,仅此也已经让唐小舟明白,昨

    晚调查组已经找省里几位主要领导谈话了。让唐小舟没料到的是,下午五点,调查组通知他去谈话,具体时间安排在晚上八点。通知是由余开鸿电话下达的,这个谈话名单,到底是由调查组指定,还是余开鸿安排,唐小舟不清廷。这三个小时,他一直犹豫,既然通知是由余开鸿下达的,他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告诉赵德良吧?赵德良希望自己跟调查组说些什么?谈话之前,自己是不是应该和赵德良沟通一下?转而一想,这事直接找赵德良有些不妥,还不知道有些什么眼睛盯着呢,自己接到调查组的约谈电话,便急急忙忙去找赵德良面授机宜,会不会帮了倒忙甚至授人以柄?如果不找赵德良,又实在摸不清赵德良心里如何想。唐小舟一直矛盾斗争着,连晚饭都没吃,七点一过,早早来到调查组驻地,在迎宾馆附近转悠着,反复思考,调查组可能问他些什么,他应该说些什么。谈话在一个套间里进行。唐小舟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三个人,两男一女,其中一个男性年龄较大,应该六十岁左右,另外两个人年龄都是四十多岁。那个年轻一些的男人替他开门,问,是唐小舟同志?唐小舟说,是,余秘书长叫我过来的。长者主动伸出手,和唐小舟握手,说,你很年轻嘛,请坐。唐小舟看了看套间的格局,有点不知该怎么坐。这是一个套间,他正站在客厅里。客厅分成两个部分,一半带有餐厅性质,摆了一张椭酬餐桌,另一半是会客室,由三面沙发围成一个U形,两边是单人沙发,中间是长沙发,长沙发的对面,是一台大屏幕的电视机。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坐在其中一只单人沙发上?再看那个长者的手势,似乎是叫他坐到长沙发上。他有点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该和另外两个人握手,见长者已经在其中的一只单人沙发上坐下来,他才改变主意。随后,女者在另一只单人沙发上坐下,与长者相对。替他开门的那位,先替唐小舟倒了杯茶,然后搬了把持子,坐在女者身边。中国的人事,只要看一眼他们所坐的位置,便一目了然。各自就位之后,唐小舟顿时明白了这几个人的身份。面前的长者,应该是调查组的组长,从年龄上判断,至少也是副部级以上。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他是调查组的副组长,另外还有一个小组甚至两个小组,在进行更高级别的谈话。而这位女者,年龄虽然只有四十多岁,身份估计也不低,至少也是副司级。在中央工作,又到了这样的年龄,仍然只是处级副处级,那算是白混了。至于替自己开门的这位,估计和自己

    的身份差不多,是秘书。长者说,今天找你来,主要是想和你聊聊。相关的情况,余秘书长已经告诉你了吧?长者很和蔼,慈眉善目,语气平和,甚至带着一点微笑。如果以貌取人,唐小舟无论如何不相信,他们带着一个极其重要的使命。唐小舟说,余秘书长只是叫我八点钟过来,说是北京来了几位同志,叫我过来吗。长者说,那也好,我们就随便聊聊吧。他说的随便聊聊,显然不会那么随便,对面的男者和女者,虽然没有说话,却拿着本子在记。他面前的茶几上,还有一支录音笔。领导说随便聊聊,显然是一种姿态。对于领导此说,唐小舟并没有应答,而是等待他更进一步的指令。领导说,你叫唐小舟,是德良同志的秘书?唐小舟说,是。领导说,德良同志来江南省的时间不长。你以前做什么工作?唐小舟说,在江南日报当记者。领导微微抬了抬头,说,新闻记者,无冕之王,很不错的职业嘛,怎么想起要改行?唐小舟说,我没有想过要改行,还以为一辈子会当记者呢。没想到突然有一天接到省委办公厅的电话,余丹鸿秘书长找我谈话,叫我来当赵书记的秘书。我当时还以为余秘书长是和我开玩笑。领导再一次笑了,说,原来是余秘书长拉郎配呀。怎么样,能适应吗?当秘书和当记者,完全是两回事呀。唐小舟说,坦率地说,到现在,我都觉得不是很适应。同时,我又觉得,一个男人,适应能力应该尽可能一点。如果我能够适应更多不同的工作,也是能力的证明。女者说了第一句话,你证明的结果呢?是适合还是不适合?唐小舟说,这个,你如果问我的自我评价,肯定是非常好。但这不算数,只有赵书记和余秘书长的评价,才可能客观准确。领导说,前不久,江南省搞了一次扫黑行动,你以新闻记者的眼光,对这次行动,有何评价?唐小舟说,小有成就,但总体不是太成功。领导说,哦,为什么小有成就总体不太成功?这个说法,好像和省委不太一

    致哦。我记得江南省省委的结论是说,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唐小舟说,除了这样说,还能怎么说?说不成功?毕竟,还是扫除了柳泉市的黑恶势力嘛。那一仗,非常漂亮,不敢说把柳泉市的黑恶势力一网打尽,至少也算疾风扫落叶,至少三五年甚至更长时间里,柳泉市的黑恶势力想抬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如果要说成功,又远远谈不上,其他城市和地区,早在扫黑行动之前,那些榜上有名的人物,就已经得到消息,逃之天天。他们为什么逃之天天?说明他们的背景很深,信息灵通。也说明省委常委会的决议被人泄露了,这能算成功呜?如果让我以一个新闻记者的眼光看待这件事,这是典型的虎头蛇尾女者说,你认定江南省存在黑恶势力,或者说,江南省除了柳泉市,其他市州也存在黑恶势力?唐小舟说,不是所有的市,但至少有好几个市或者说大部分市存在。女者说,可我们看到省公安厅的一份报告,这份报告,是各市情况通报的汇总,他们调查的结果证实,那些地方,根本不存在黑恶势力呀。唐小舟说,你们也看到了另一份报告,这份报告的级别更高,是省委作出的。省委报告的结论是,扫黑取得了阶段性胜利。老者伸出一只手指,点了点唐小舟,说,你这个小唐,果然是新闻记者出身,非常敏锐,非常犀利。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