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唐小舟想说,是的,我家是有这么一本书。转而一想,何必说得那么死夕话到嘴边,又改了,他问,这件事很重要吗?雷吾他说,如果是事实,这本书,就属于刊事证据。唐小舟说,我家的藏书很多。是不是有这么一本书,我还真不记得了。我们离婚后,我只拿走了属于我的书,有几万册,这些书还没有整理,全都捆在一起,堆在我家里。要找这么一本书,估计工作量不小。雷吾他问,谷瑞开去医院看病,拿回一些治狂躁症的药,你知道这件事吗?唐小舟说,她可能患有狂跺症这种话,我说过。那是吵架的时候。我之所以说这种话,确实是因为她的脾气太特殊,动不动就发火。有些时候,我忍无可忍,作为气话说的。吵架无好语嘛,相信你们也是可以理解的。至于她是不是私下去看过狂躁症,我就不知道了。雷吾他说,据我们所知,她确实去看过医生,向医生自诉的症状,全部符合狂躁症特征。医生给她开了药,前后看过三次,药费已经报悄,而我们在医院找到了处方。唐小舟说,真的吗?难道说,她认为自己有狂躁症,还努力治疗过?这让我无法想象。雷吾他说,估计她并不认为自己得了狂躁症,而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拿到一种药。后来,他们用这种药,偷偷地换下了章红治抑郁症的药。唐小舟故作惊讶,说,他们为什么这样做,这有意义吗?雷吾他向他解释这两种药的作用,唐小舟张大了嘴巴,说,难道说,他们

    雷吾他说,你猜对了,这是一起计划极其周密的谋杀案。唐小舟几乎是惊叫了起来,说,谋杀?不会吧?怎么会这么严重?杨泰丰说,这只是我们的初步判断,是否构成谋杀罪,需要法院最后认定。唐小舟问,会不会有一种可能,翁秋水想推脱罪责,把谷瑞丹也拉了进来?

    雷吾他说,对于本案中药物的来源,我们仔细查过,没有任何证据证实翁秋水曾从某种合法的途径得到过这种药物,相反,我们找到了谷瑞开获得这种药物的证据。同时,我们也获得了翁秋水的口供。唐小舟说,我还是有些不明白,谷瑞开为什么要这样做?雷吾他说,她想和翁秋水结婚。唐小舟几乎是叫了起来。她想和翁秋水结婚?她有病吧,翁秋水那种人能靠得住?容易说,你可能难以接受这一点,但是,这很可能是事实。为了结婚,他们似乎做了很多准备,并且已经有几年时间。雷吾他说,据翁秋水说,他和谷瑞开之间的关系,是谷瑞开主动的。在谷瑞开看来,他是个完关男人,英俊高大,又有权力,所以表现得积极主动。他说他毕竟是男人,难免犯男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一念之差,和她发生了关系。后来,谷瑞开向翁秋水提出了很多要求,先是要求当官,翁秋水一步步把她提到了副科长、科长,后来又帮她活动,让她当上了副处长。可他没想到,谷瑞开变本加厉,不仅要升官,还要和他结婚。他说,结婚不可能,因为章红有抑郁症,这种病症有自杀倾向,他不能轻易刺激章红。谷瑞开就利用各种方法逼他,并且提出了给章红换药的方案。雷吾介绍的时候,唐小舟认真地听,同时也在思考。翁秋水所说,相当一部分,应该是真的。比如谷瑞开想当官,欲望还十分强烈。自己和谷瑞开的婚姻关系之所以一步步走向死亡,恰恰在于自己未能当官。同样,谷瑞开之所以会背叛自己,和翁秋水走到一起,也恰恰在于,翁秋水可以帮她升官。但另一方面,他相信,谷瑞开主动句引翁秋水的说法,不是事实。谷瑞开是那种容易接近却不容易突破最后一道防线的女人。她很容易和某个人熟悉起来,但要跨出最后一步,难于登天。至于主动提出换掉章红的药,唐小舟同样认为,谷瑞开还没有歹每到如此程度。极大的可能在于,翁秋水提出这样干,谷瑞开在无法改变翁秋水的情况下,参与了这件事。思考这些的同时,他不禁对谷瑞开生出深重的恨意,暗想,你看你蠢到了何种程度,翁秋水整个一个混蛋,你怎么就跟他混到了一起?唐小舟说,我现在明白了,你们叫我回来,主要是协助调查。不过很抱歉,我实在帮不了你们。杨泰丰说,协助调查只是一个方面。我们已经决定对谷瑞开采取手段。最初以为你们还是夫妻,这件事,需要通知其亲属。一般情况下,我们是在行动之后

    再通知亲属,你的情况特殊,我们想将协助调查和通知亲属一次完成。既然你们已经离婚,这个意义已经不大了。容易说,唐处,有一件事,你可能需要考虑一下,那就是你的女儿怎么办。你说你们离婚快一年了,你的女儿一直跟着谷瑞开生活,是不是判给她了?如果是,你得考虑一下女儿的安置。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对女儿的影响可能很大。这件事,是唐小舟想得最多的。谷瑞开简直混账,只想着自己呈一时之快,却没想到,她犯下这弥天大罪,不仅自己要付出巨大代价,还会连累女儿,将来的几十年,女儿都不得不背着杀人犯女儿的恶名。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女儿能不受影响?或许,惟一的办法,就是将女儿转学,转到高岚去。最让他担心的是,女儿受谷瑞开影响太深,甚至深到了仇恨唐家以及蔑视乡下的程度,这一态度,怎么改变?女儿如果坚决不去,又怎么办?唐小舟看了看雷吾他,又看了看杨泰丰,说,杨厅,我有个要求,不知你们能不能满足。杨泰丰说,你说吧,只要没有大的原则问题。唐小舟说,有没有原则问题,我也不能评估。这件事,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突然了。这种突然,当然不在于谷瑞开是否做了这件事,而在于我的女儿将怎样接受这件事。不管怎么说,女儿是我的,也是她的,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有关女儿的问题,我总得和她交换一下意见。你们看,能不能让我先和她见一面,然后你们再采取手段。这个要求显然很特别,雷吾他和杨泰丰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唐小舟明白他们的意思,说,我可以先出去,你们商量一下。见面地点,在省公安厅一楼的接待室。唐小舟先进去,坐在里面等,有关人员,已经替他沏好了茶水。唐小舟想,之所以安排在这里,肯定经过了周密布笠。这是在一楼,就算谷瑞开有什么过激行动,也不可能发生跳楼事件。此外的任何行动,均可以得到及时制止。即使唐小舟不讲究谈话技巧,使得谷瑞开警觉,任何后果,都在可控制范围。此外,唐小舟相信,这间会客室一定被监控,不仅有录音,很可能有录像。他们在这里所说的一切,将成为呈堂证供。谷瑞开是由一楼的接待员带下来的。按照雷吾他的安排,由接待员上去通知谷瑞丹.告诉她.楼下接待室有人找。即使谷瑞丹产生疑心.也不一定想到这里

    面有什么问题。何况,利警总队肯定早已经对谷瑞丹进行了严密控制,只要一声令下,便能对她采取行动。接待员敲了敲门,然后将门推开,对谷瑞丹说,谷处,请进吧。谷瑞丹站在门口,看到唐小舟坐在里面,满面的愁容,更增加了疑惑。她说,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唐小舟看了她一眼,拍了拍身边的沙发,对她说,请坐,我们聊一聊吧。谷瑞丹走到他的面前,站着,却不坐下,警惕地问,聊什么?唐小舟抬眼看了看她,说,你这样站着,怎么聊?还是先坐一下吧。不管怎么说,有些事,总要解决,是不是?谷瑞丹犹豫了一下,坐下来,显得很惊恐地说,你说有些事,什么事?唐小舟没有接她的话,而是说,我们聊一聊翁秋水,怎么样?她突然警惕起来,说,你什么意思?我和他没有关系。唐小舟说,事到如今,有没有关系,都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恐怕是,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谷瑞丹再一次说,你什么意思?怎么跑到这里来问东问西?你到底想干什么?唐小舟真想将她大骂一通。转而一想,还是算了吧,对她说,既然你不信任我,我也没办法。那我说得更直接点吧,我们的女儿怎么办,你考虑过没有?她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显然准备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又行咽了下去。她自然清廷,这句话并非随便说说的,他一定是知道了什么。她像是被什么猛击了一下,整个神情突然变了,声音也低了很多,问他,你听说了什么?唐小舟说,这么多年来,你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他原想说,这么多年来,你从来没有爱过我。话出口时,还是换了一种说法。他说,我也知道,这话没有半点意义,尤其是现在说,更没有意义,全都是废话,多余的话。所以,这些我都不说了,我今天到这里来找你,只为一件事,我们必须商量一下女儿怎么办。谷瑞丹紧张地问,他们找过你?唐小舟点了点头。谷瑞开问,你愿意帮我吗?唐小舟说,你自己是从事法律工作的,事到如今,恐怕不是我愿不愿意的问题谷瑞丹急急地说,我知道,只要你愿意,一定可以的。

    唐小舟说,来这里之前,我已经想过了。我能够答应你的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我能帮得上的话,一定会帮你。我甚至已经想好了替你请一个律师。我们毕竟夫妻一场,你又是成蹊的母亲,我能做的,恐怕也只是这么多了。同时,我必须指出的是,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以为那个翁秋水是什么好东西。有关他的话,我也不想多说,你自己慢慢去想。我劝你还是清醒一点,别再做梦了,你已经把自己毁了一次,不能再毁自己第二次了。为那种人,不值得。谷瑞开哭了起来,哭得很伤心。哭了一会儿,突然又强行镇定了自己,眼晴开始四处转动,显然,她在打着某种主意,甚至有可能想到了自杀。唐小舟连忙说,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你脑子里那些念头,起不到任何作用。你已经犯了错,不能一错再错。别的话,我想现在也不是说的时候,我们必须考虑一下女儿。我有个想法,把女儿留在雍州,对她的未来肯定没什么好处。我想让她先回高岚去,让她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有关你的事,我可能需要在相当一个时期里满着她,你们之间,必须斩断一切联系。谷瑞开哭着说,你能答应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待女儿玛?唐小舟说,女儿也是我的。难道我不爱她?谷瑞开说,你以后另外结婚呢?唐小舟说,我不可能向任何人保证我今后不再结婚。这是不现实的。不过有一点,你可以放心,女儿是我的,我一定会让她得到最好的教育,健康地成长。

    谷瑞开显然还想说什么,唐小舟制止了她,说,你不用说了。你所想的那些事,一不该由你来想,二是根本不存在。你担心我另外结婚会给女儿造成不好的影响。可你想过没有?对女儿最不好的影响是你,这种影响,我也许花一辈子时间,都无法彻底消除。与这个影响比起来,其他影响,又算得了什么?谷瑞开说,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只有听你的?唐小舟一阵心烦,暗想,如果从一开始你就听我的,能是今天这样的结局吗?人可以自信,但不能自信到连自己是谁都看不清廷,更不能是非不辨,好坏不

    明。同时,他又想到郑规华说过的话,人生真是不能太顺,太顺的话,就会对很多东西失去免疫力。他说,算了,这些事,暂时就到这里吧。到时候,我会委托一个律师,相关的事,你和她沟通吧。现在,我想对你说的话,只有一句,这次的错,犯得够大了,你得醒醒,不糊涂不浇幸,认真对待,把很多事情想清础。唐小舟站起来向外走的时候,谷瑞丹也突然站起来,问他,你能再抱抱我吗?

    唐小舟停下来,犹豫了一下,向她走了两步,不是太情愿地伸开自己的双臂。她显得有些感动,扑进他的怀里,哭得很伤心。一边哭一边小声地问他,我会被判死刊吗?唐小舟明白了,她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件事。同时,她也知道,这里一定有录音,因此才会借助这么一个机会问他。他说,我觉得,这不是你此刻应该想的,你应该想怎么争取主动。她说,小舟,我后悔死了。其实,现在想想,我们以前的日子,是真正的幸福。唐小舟被她说得十分伤感,眼泪差点流了出来。他想,人为什么一定要等走到绝境才a悟?其实上天是公平的,她会给每个人很多次醒悟的机会,可惜的是,很多人未能把握。最后时刻的a悟,永远都是迟到的汗悔,对于人生,意义已经非常轻微了。他推开了她,对他说,我要走了,你自己保重。说过之后,他一低头,迅速向外走去。他心里很难受,从未有过的一种感觉,身体里面似乎充满了泪水,如果不快点离开,这泪水便可能凶涌而出。就在他跨出门的那一瞬间,外面有几名警员从他身边走过,进入了房间。他很清廷他们去干什么,他不想看到最后那个场面,那会让他做恶梦的。走到一楼大厅,杨泰丰、雷吾他和容易恰好从另一个房间出来。显然,他们一直在关注着会客室里的情况。唐小舟自镇定了自己,对三位领导说了一番感谢的话,然后对杨泰丰说,杨厅,我可能会委托一位律师接洽相关事务,希望你们能够提供方便。杨泰丰答应后,他又提出了另一个要求,希望杨泰丰借他一辆车,今天晚上,他就想将女儿送回高岚。杨泰丰转身对容易说,你具体安排一下吧。容易不仅替他安排了一辆车,而且,她本人也跟着他。离开行政楼,唐小舟去了一趟谷瑞开的家,也是他以前的家。小花正准备出门,去学校接唐成蹊放学。见到唐小舟,便说,唐叔叔,你怎么来了?是来看成蹊吧,我这就去接她。唐小舟说,你等一下,我跟你说件事。小花说,我没时间了,成蹊放学了如果看不到我,会哭的。唐小舟说,成蹊我会去接。你现在马上清理一下成蹊的东西,等一下,我要把她送回高岚去。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