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翁秋水说,他对这件事并不热衷,因为他既不想和章红离婚,也不想和谷瑞开结婚。因为谷瑞开一直在逼他,甚至威胁他说,如果不干,她就将他们的事向厅党组反应。被逼无奈的情况下,翁秋水才配合了谷瑞开,比如偷出了章红的药瓶,后来又悄悄塞进章红的包里。至于谷瑞开是怎么换的药,在哪里换的,他并不清廷。这份供词对谷瑞开极其不利。如果法院最终采信这份证词,并且认定谋杀罪名成立的话,谷瑞开将是主谋,翁秋水最多也就是从犯。而章红并非直接被杀死亡,翁秋水被证实并不清廷偷换药物的严重后果,加上是从犯,可能会轻判。按照翁秋水第一次的说法,谷瑞开是因为看了一本外国小说之后,知道这种杀人手段的,这已经说明,方法来自谷瑞开,法院因此可以认定,谷瑞开确实是主谋。药物是谷瑞开以自己患有狂跺症为由,向医院开取的,据此可以判断,她确实有实施行为。至于将片剂研成粉末以及偷换药物这些细节,因为只是翁秋水的说词没有证据,只能作为判断的依据,已经无法撇清谷瑞开了。警方曾经搜查过谷瑞开的家和唐小舟在报社的那套房子,目的当然是要找到那本书。唐小舟曾经非常挣扎,知道那本书对于谷瑞开很可能是致命的,也曾考虑过是否将那本书藏起来。他反复思考之后,打消了这一念头。他如果将书藏起来,警方将很难证实这一谋杀手段来自谷瑞开,只要谷瑞开和自己委托的律师好好配合,坚决不承认此事,甚至可以说,她去开药,是翁秋水指使的,至于翁秋水要用这些药来干什么,她半点都不知道。找不到那本书,就很难认定谷瑞开知道这种方法可以杀人。至于翁秋水和谷瑞开之间的相互指证,因为均无法提出确凿证据,显然更不利于翁秋水。唐小舟之所以决定不采取悄毁那本书的行动,也是考虑到,自己如若这样做了,就是做了一件妨碍司法公正的事。这是刊事污点结果很奇怪,警方将那些书全都打开了,搜查了每一本书,竟然没有找到那本小说。唐小舟仔细想过,他确实有这样一本书,至于这本书怎么不翼而飞,只有一种可能,是谷瑞开借给别人,而她自己也忘记了。唐小舟倒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谷瑞开不承认方法来自自己,最终翁秋水就难逃主谋之责。今天,唐小舟联系了容易,希望通过她的帮助,一是去看看谷瑞开,给她带去一点心理上的安慰,二是疏通一下关系,让她在看守所里的处境好一点。其三让她和舒彦见个面,在某些法律事务上面,舒彦可以给她提供指导。

    至于公事,是有关孟庆西案的。案子发生至今,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前几天,赵德良问起过此事,唐小舟只能说,好像还没有结果。赵德良便说,你抽个时间去问一问。唐小舟明白了,赵德良想给专案组一点压力。容易等在公安厅门口,舒彦把车停下,唐小舟和舒彦一起下来。容易迎上来,和唐小舟握手,唐小舟将舒彦介绍给容易。容易和舒彦握手,说,早听说过你的大名,没想到你这么漂亮迷人,如果没人介绍,我还以为你是电影明星。舒彦也恭维容易,说,我接触的官员不少,女官员也接触过很多,像容主任这么有风度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唐小舟在一旁说,天,我得去医院了。我的牙酸掉了。容易将舒彦安笠在自己的办公室,领着唐小舟去曾向凯副厅长的办公室。在曾副厅长眼里,唐小舟代表的是省委书记,他现在是在向省委书记汇报工作,所以极其慎重和正规,做了很充足准备,一开始就摆出了长篇大论的架式。唐小舟还要去办私事,哪有太多时间听他长篇大论?何况,省委书记也不需要知道许多细节。听了十几分钟,唐小舟实在忍不住了,打断他,直接切入正题,说道,曾厅长,我的时间有限,恐怕没办法听你这么详细地介绍情况。曾副厅长问道,那我讲简单点?唐小舟怕他的简单只是长篇汇报的删节版,说,要不这样。我来提问题,你直接回答。曾副厅长说,好。唐小舟问,我记得第一次参加你们的案情分析会,你们提到,第一看守所可能有一个人负责通风报信,这条线索查得怎么样了?曾向凯说,我们仔细查过这条线索,结果发现,并不存在这样一个电话。唐小舟说,也许不是打电话,而是发短信。副厅长说,这种可能,我们也想到了。排查过,没有发现问题。于是,唐小舟提出了第二个问题。他说,我记得政法委罗书记向赵书记汇报的时候,曾经说,你们怀疑案件是宗盛瑶指挥的,这条线索查得怎么样了?曾副厅长说,开始确实有这样的怀疑。我们觉得,能够指挥这样的行动,不是一般的犯罪组织所能完成的,甚至不是孟庆西这样一个地市公安局长所能办到的,背后一定有更大的权力在支持。宗盛瑶比较接近这种判断。很遗憾,我们没有发现宗盛瑶可能与这件案子有关联的线索。唐小舟因此提出了第三个问题,那么,你们有目标了吗?

    曾副厅长摆了摆头,说,还没有。这也是我们最大的难题,如果突破了这个难题,这件案子,可能就破了。唐小舟提第四个问题,关于武警医院门口的那些人,你们查到了什么?曾向凯说,那些人确实是被雇请的,我们已经找到了其中几个人,他们的成分很复杂,有附近的民工,有搬运工,还有清洁工,同一个人找他们联系的,事前给他们每人五十元,事后又给五十元。至于那个和他们联系的人,目前还没有更进一步的线索。唐小舟接着问第五个问题,孟庆西目前是在雍州,还是逃出了包围圈?曾向凯非常肯定地说,孟庆西目前仍然躲在雍州的某个地方。专案组曾经根据一些线索,查过几个可疑的地方,证实其中有两个地方,确实是孟庆西住过的。这就说明,孟庆西在使用反侦查手段,不断地换住处。有关线索显示,孟庆西身边有一伙人,这伙人大约有四五个,也可能八九个,他们一直跟着孟庆西,但这到底是一伙什么人,目前还没有查清。唐小舟问了最后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他是直接以赵德良的名义问的。他说,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赵书记想知道,这件案子,什么时候能破?曾副厅长说,随时都可能会破。唐小舟问,你为什么这样肯定?曾副厅长说,这是根据情理推理得出的判断。孟庆西懂得反侦查手段,不断换住处,这种手段,既有利也不利。最大的不利在于,他得不断地活动,活动多了,难免露出破ko他只要活动,想不留下痕迹,是根本不可能的。痕迹一多,我们的侦破线索也就多了。现在,全市所有的派出所全都动了起来,要求片警对管片进行无缝隙查访,估计他们躲不了太久。告别曾副厅长,唐小舟回到容易的办公室。容易已经做好了准备。因为要去看守所,公安车牌更有用,容易也要了一部车。容易并没有上自己的车,而是坐到了舒彦的车上。如此一来,唐小舟只好跟她一起坐到了后座。对于容易的努力,唐小舟自然要感谢一番,汽车启动后,他便说,容姐,真的谢谢你。容易说,谢我什么?唐小舟说,谢你替谷瑞开做这些事呀。容易说,我不是替她做事,是替你做。唐小舟说,所以,我才要谢谢你嘛。容易用手在他的腿上拍了拍,问,你怎么谢我?唐小舟的手是放在腿上的,她拍他的腿时,其实也是拍他的手,后来,竟然

    将手搁在了他的手背上,并没有挪开。他说,中午我请你们吃饭。容易说,你是请舒律师吃饭,让我作陪吧。唐小舟正要回答时,手机响起来。他趁此机会,将自己的手从她的手掌下抽出来,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号码,是处里的座机。他接起电话,问道,杨处,什么事?杨卫新说,唐处,厅里突击检查小金库,你知不知道?唐小舟略略愣了一下。说,厅里突击检查小金库?这是什么意思?省委每一个部门都有自己的小金库,这是公开的秘密,办公厅有,各处室也有。这事,别说办公厅领导知道,赵德良也心知肚明。赵德良之所以决定由各部门自己解决装修款和搬家费,就是打这些小金库的主意。既然清廷小金库的情况,为什么还要查小金库?当然,国家对小金库控制很严,每年都要下几个文件查禁小金库。上面说归说,下面做归做,谁都没把这事当一回事。谁心里都清廷,假若没有这些小金库,那就玩不下去了。比如办公厅吧,省委书记副书记在北京的活动,那都是要花钱的,而且花的是大钱。书记副书记才不会过问花了多少钱,钱从哪里来,他们只要说一句话,下面自然有人去办理。这钱从哪里来?从驻京办来。驻京办的预算,是人大给的,那点钱,只够维持基本费用,根本不够各项特别开悄。而这些特别开悄,远比预算大得多,甚至几倍几十倍。驻京办的钱从哪里来?向委办和府办要。委办和府办,也由人大预算,同样有巨大的缺口,哪里有多余的钱划给驻京办?只有一个办法,从小金库中开悄。所以,秘书长同时还必须是一个搞钱能手,要具有极其广泛的财源。如果书记副书记做这没钱做那也没钱,这个秘书长还能玩得下去?

    余开鸿突然要查小金库,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唐小舟问,谁来查?杨卫新说,厅计财处在查。唐小舟又问,怎么查,查什么?杨卫新说,主要是查来往账目。这话让唐小舟暗吃一惊,上次在北京那间私人会所同巫开以及邝京萍三个人消费了几万元。那笔钱,从处里的小金库走了。此外,唐小舟平常还有些别的用度,也都走了这个小金库。他走这个小金库,心安理得,毕竟,这些钱全都是自己弄回来的,一处的小金库,比他的前几任丰盈得多。难道说,余开鸿听说了什么,想抓他的痛脚?他问,只是办公厅查吗?其他部门呢?也查吗?杨卫新说,没听说。唐小舟想,除了北京的用度大一点,其他方面,他是很注意的。整体来说,他的个人开支非常之小,就算查,也查不出什么来吧。北京的费用,余开鸿大概也没法顶真,因为他根本无法判断,这些钱到底是唐小舟用的,还是赵德良用的。他说,那你让他们查好了。杨卫新显得很为难,说,这一查,我们那点家底,不都让厅里知道了?唐小舟说,他们要这样搞,我们有什么办法?让他们查吧。刚刚挂断电话,孔思勤的电话来了,也是谈查账的事。唐小舟觉得奇怪,一处的账应该是很干净的,怎么他们都这样紧张?唐小舟说,思勤,你跟我说真话,你负责管这个账,这个账没什么问题吧?孔思勤说,如果说完全没有问题,我不敢保证。唐小舟愣了一下,问,那你告诉我,有些什么问题?有多大?孔思勤明白了唐小舟的意思,说,老板,你放心,肯定不是我的问题。我向你保证,我没有占小金库一分钱。唐小舟再问,那你说的问题,是指什么?孔思勤说,杨处和韦处,每个月,都会在这里报一些费用。唐小舟想,这算什么事?他每个月也从小金库里报不少的费用呢。至于这些费用有多少,他从来没有计算过,毕竟,小金库充盈呀,一点小小的费用算不得什么。如果一定要仔细算一算的话,他每个月报悄的费用,大概不少于五万。其中大部分是吃饭的费用。所以,他对孔思勤说,处里几个领导,报点费用,是我

    在处务会上定的。孔思勤说,不是这样,你定的,主要是招待费。这些费用之外,他们每个月还报悄一些交通费和通信费。唐小舟说,有这样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交通费和通信费,处里有补贴,除了厅里正常的补贴之外,处里还给每个副处级以上干部补贴交通费一千元,通信费五百元,科级以下干部,交通费补贴五百元,通信费补贴三百元。这也是处务会上决定的。难道除了这个费用之外,还有费用?孔思勤说,杨卫新和韦成鸥,另外还会拿一些交通费和通信费单据来报悄,平均下来,每个月大概有一千元左右。这个费用,是唐小舟不知道的。他有点恼火,虽说作为副处级干部,报点费用不算什么,但是,竟然瞒着他,过分了。难怪杨卫新会紧张,原因在这里。既然他们并没有把这些费用告诉自己,自己也没有必要过问了,交给余开鸿去处理好了。他对孔思勤说,我知道了。挂断了电话。一路上,唐小舟在想,余开鸿为什么突然来这么一手?这难道是个什么信号?身在官场,唐小舟变得极其敏感。他深信,官场中的每一件小事,都可能有深意,不能单纯地看。他最担心的是,这两年多来,赵德良一次又一次出击,大获全胜,陈运达以及余开鸿等人,似乎无还手之力。难道他们就这样认了?唐小舟总在担心,陈运达和余开鸿这些人,一定会搞点什么动作。这次查小金库,是不是他们要开始什么行动了?作为秘书,自己不得不异常小心,时刻关注着官场的动静,以便随时提醒赵德良。容易虽然和第一看守所所长平级,她毕竟是厅里的干部,第一看守所是公安厅直管单位,所长很认容易的面子,将谷瑞开叫进一间谈话室,并且允许唐小舟和舒彦在没有警方在场的情况下,与谷瑞开谈话。虽然只不过十几天时间,谷瑞开却瘦了一大圈,整个人已经变了样,脸上一点光彩都没有,皮肤干涩,目光呆痴,看到唐小舟,甚至没有一点多余的表情,更不可能有以前的张扬和霸气。她站在那里,双手交叉摆在小腹下,手指绞动,半低着头,双足并拢,直直地站着。唐小舟说,坐吧,别站着了。谷瑞开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身边的持子,小小地移动了一下脚步,又慢慢地坐下去。

    唐小舟说,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舒彦,江南省最著名的律师之一。你可能听说过她的名字和她的事迹。我请她来替你辩护。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