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冷稚馨指着他说,不说真话,你说谎。是不是有事让你烦,所以,你想躲开?唐小舟说,大人的事,你小孩子少操心。冷稚馨说,一点都不好玩。不睬你。说着,松开他的手,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唐小舟也不理她。他确实是精神不支,又累又困,加上是临时回家,行李都没带,两天没有洗澡了,急于到温泉池里泡一下然后睡觉。他走进隔壁的大浴室,里面有一个大池子,池子里有两个水笼头。他将放温泉水的笼头打开,往池子里放水。放温泉水的时候,人闲着,他想到自己洗完就上床睡了,冷稚馨或许也想泡一泡,他必须教会她操作,便走到门边,对她说,丫头,你过来一下。冷稚馨独自坐在沙发上,见唐小舟不哄她,正无聊着,听到他叫,立即跳起来,几步跨到门口,问,什么事?唐小舟没有回答她,转身进去。她跟着也进去了,见他在放水,说,你要洗澡?准备往外退。唐小舟说,这是温泉,你泡不泡?她的脸一红,问,你要我和你一起泡?唐小舟说,随便你。你单独泡也可以。等我泡完后,我去睡觉。你把池子里的水放掉,重新放水。这个是温泉水笼头,可以一直开着,水可以循环。如果觉得水温高了,这个是自来水笼头,你自己调节。冷稚馨指着旁边的几个按钮问,那是什么?唐小舟说,那是按摩开关。这个浴池是可以自动按摩的,既可以通过控制水流进行按摩,也可以通过控制旁边的一些按摩器进行按摩。冷稚馨说,这么复杂,我不会用。唐小舟说,你可以躺进去,我教你用。她的脸突然一红,说,你在这里,我怎么进去?唐小舟指着旁边一扇门说,那里是更衣室,里面有泳衣,一次性的,你可以去换。冷稚馨走进更衣室,换了泳衣出来。唐小舟看了她一眼,眼睛顿时一亮。虽说她外表看上去青涩,身材却非常好,小巧玲珑。冷稚馨见他望着自己发呆,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说,看什么看?没看过关女呀。唐小舟自知失态,连忙说,你试试水温吧,可以稍热一点,只要不烫就行。

    我去换衣服。他走进更衣室,换了衣服出来,冷稚馨已经泡进了温泉池。唐小舟问,怎么样?冷稚馨说,和洗热水澡差不多。唐小舟说,温泉本来就是热水,自然没有区别。他跨进去,在另一头坐下来,头靠着池壁。冷稚馨说,那我每天洗热水澡,也是泡温泉。唐小舟在旁边按了一下,池子里的水,开始震动起来。冷稚馨吓了一大跳,立即站了起来,说,地震了。唐小舟哈哈大笑,说,哪有什么地震?这是按摩。冷稚馨试探着再次坐下来,又立即站了起来,说,好痒。唐小舟说,就是要麻麻的,痒痒的,才舒服。冷稚馨说,真的?你不是捉弄我吧?唐小舟哪有心情捉弄她?这几天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完全是疲劳战术,现在被温泉水一泡,困意立即上来了。他说,我不管你了,我要睡一觉。冷稚馨显得有些吃惊,说,你就这样睡?唐小舟想说,当然就这样睡。你没见这池子边沿有搁头和颈的地方?这是专门设计来给人睡觉的。只要将头和颈搁在上面,即使睡着了,也不至于溜进水里发生危险。他懒得说,尽量让自己放松,很快进入了睡眠。睡了一个多小时,醒来时,见冷稚馨也睡着了。睡态很安详,像个小孩子,很惹人怜爱。他有些不忍叫她,悄悄爬起来,到外面打了送餐电话,再回到里面,准备冲洗一下。进来之后,才发现这里的设计有点问题,清水是淋浴,就在温泉池的旁边,安了一个淋浴喷头,中间竟然没有隔开,甚至没有安一道布帘。他只好穿着泳衣,站进喷头之下。淋浴的水量很大,喷水的声音显得有些响,冷稚馨被惊醒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又看了看他,说,我睡着了吗?唐小舟说,把你吵醒了?冷稚馨说,我本来就没有准备睡的。可你一下就睡着了,我一个人躺在这里,稀里糊涂就睡了。唐小舟说,醒了也好,我叫了饭,送到房间来吃。冷稚馨从浴池里起来,钻进淋浴喷头下面,开始冲洗自己。

    唐小舟说,这样怎么冲我已经冲好了,我出去,你放心冲吧。换了衣服出来,打开电视机,看了一会儿电视,冷稚馨还没有出来。服务员送来了午餐,唐小舟饿了,很想她出来吃饭,等了一下,还没有出来。唐小舟有些担心了,想她是不是在里面昏倒了?走到浴室门口听了听,里面有放水的声音。他敲了敲门,里面没有答应。他不放心,又问了一句,还没有洗完吗?仍然没有声音。他将门推开,往里面一看,傻了。她还在里面洗澡,娇小的酮体,完全地呈现在他的面前。听到门声,她转头望过来,恰好看到他那喷火的眼神。她猛地愣了一下,说,你赖皮,你偷看女生洗澡。他连忙解释,我在外面叫过,也敲过门,你没有反应,我怕你有什么事,所以进来看看。她轻轻跺了跺脚,说,现在你看到了,还不走?他说,好好好,我走。你快一点。饭菜都冷了。他说着,将门带上。重新坐下来,等了一会儿,冷稚馨出来了。走到他身后,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说,你好坏,竟然偷看女生洗澡,吓得我魂都掉了。唐小舟说,我又不是故意的。冷稚馨说,你如果是故意的,我就惨了,我肯定被你欺负了。唐小舟说,你怎么老说我欺负你?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同一个房间睡觉,有过,同一张床睡觉,也有过。你说,我欺负过你吗?冷稚馨挥了挥手,说,不说了不说了,饿坏了。吃饭。她走到他的对面,坐下来,开始吃饭。唐小舟也开始吃饭。尽管他已经很饿,却吃得并不快。他一边吃,一边看着冷稚馨,越看越觉得她清纯可爱,潜意识之中,觉得是自己的女儿唐成蹊坐在面前。这次回去,虽然只是很短暂地见过女儿两次,感觉和以前是完全不同的。离开了谷瑞开阴影的笼罩,他觉得女儿正在还原其天真活泼的天性。想到这一点,他心里软软的,温温的,有一股暖流,在五脏六腑间流淌。吃饭完,唐小舟不想出门,暂时也不想睡觉,便走到沙发上坐下来,说,好了,一直以来,都没有时间,今天刚好有点时间,过问一下你的学业吧。你汇报一下。冷稚馨和他之间,没有陌生感,她主动走过来,坐在他的身边,说,你以为你是我的领导呀,还汇报一下。他轻轻地抱住她,说,我是你爸爸的领导呀,所以,自然就是你的领导了。

    她伸手在他的鼻子上刮了一下,说,耶耶耶,美的你。刮鼻子这个动作,原本是他喜欢对她做的,现在,她受了传染,动不动,也刮他的鼻子。两人腻在一起闹着,完全没有任何顾忌。唐小舟没有反刮她,而是用两只手指,轻轻揪住她的脸,摇了摇,说,你必须告诉我,在学校学得怎么样?如果学得不好,要打屁股。冷稚馨说,你以为你是我爸呀。唐小舟说,我是你叔。冷稚馨说,耶耶耶,好大个叔。唐小舟说,不和你闹了,我要睡觉。冷稚馨说,你刚才不是睡了吗?还没睡够?唐小舟说,你哪里知道,这几天我几乎没有合眼,恨不得睡三天三夜。他将手机调到震动,然后躺上床。时隔未久,睡了过去。这觉睡得沉,醒来时,四周都是黑的,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自己在哪里。他伸手在旁边摸了摸,身边没人,外面客厅里有亮光,电视机有声音传出来。唐小舟翻身而起,来到门前,见电视机正播放节目,冷稚馨缩在沙发上睡着了。唐小舟在门边站着,想让她多睡一会儿,可肚子提杭议,他看了看表,快九点了,难怪会这么饿。顺手打开房间的灯,返回床头,拿起手机,首先看到的,是一堆未接电话,他一个一个地查看。还好,没有哪个特别重要的电话,也没有重复拨打多次的电话。再看短信。官员们都忙,加上地方口音以及汉语拼音不好,发短信是一件既费时又费神的事,除非必要,官员们通常不喜欢发短信。当然,也有些高级官员,他们自己不发,让秘书发,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通常情况下,如果打电话对方未接,发条短信说明,以便对方判断是否该回复。正查看短信的时候,手机开始震动,号码很陌生,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电话是陵桐县县委书记卿志伍打来的。卿志伍是陈运达在地区行署当专员时的秘书,当过副县长、县委副书记、县长,现在当县委书记,已经八九年。早就有传言说,他要当副市长,同时也有传言说,此人仗着有陈运达撑腰,十分嚣张,什么话都敢说,什么饭都敢吃,什么钱都敢拿,什么女人都敢睡。在陵丘市官场,名声很不好,可别人拿他无可奈何,因为他的靠山太硬。卿志伍的电话,并没有实质性内容,只是告诉他,刚刚和池仁纲吃完饭,没想到池仁纲的酒量这么浅,才喝了半斤茅台,就醉倒了。又问唐小舟这个副组长什么时候来.陵桐县已经做好了迎接首长的准备。

    听了这话,唐小舟心里有些打鼓。这次下去,不依靠下面肯定不行,但太依靠下面,肯定更不行。池仁纲初一下去,就和下面的官员打成一片,还把自己搞醉了,这就有点问题了。池仁纲不可能不知道,只要在中国范围内,任何一起矿难的背后,都有一个巨大的官场关系网,你自己一下子钻到了网中心,那你一定不可能成为知情者,更不可能成为破网者,只可能成为网上鱼。是池仁纲太不懂这个官场,还是他根本就不准备查出个什么结果,故意自投罗网?赵德良如果让他当秘书长,岂不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大麻烦?看来,陵明自己是不去不行,但又不能像池仁纲那样去撞网,得考虑一下去的方法。他对卿志伍说,没办法,刚好家里出了点事,脱不开身。卿志伍说,我听池主任说了,你父亲已经脱险了?唐小舟说,已经醒过来,但是否脱险,医生说还要观察二十四小时。卿志伍说,这是大事,你一定要处理好。唐小舟说,是啊,就算好转,有没有后遗症,还难说。现在除了能睁开眼睛,什么都不会,不会认人,不会说话,甚至不会动。真是急死人了。卿志伍说,你也不用担心,吉人自有天相,他会好起来的。唐小舟和卿志伍并不熟,完全没有必要和他谈太多。只不过,因为马上要去陵峒,一定会和卿志伍接触,此时多说几句,或许有好处。同时,他又不能谈矿难的事,只好像个祥林嫂似的,事无巨细谈父亲的情况。卿志伍自然不想和他征这些,大概早就想找机会结束。恰好有电话进来,唐小舟便说,卿书记,我这里有电话来了,过几天到了县里,我再向你汇报,这里先挂了。这个电话是二哥打来的。唐小田说,到现在为止,大概来了一百二三十个人,今天来得最多的,竟然是雍州市一些单位。当然以王宗平的来头最大,送的札也最多,他本人送了一万块钱,彭清源也送了一万。到目前为止,又收了二十多万,估计晚上或者明天还会有些人来。唐小舟不想在电话里说这些事,他随便应了几句,把电话挂断了。冷稚馨已经醒来,站在门口等着他打完电话,说,我饿了。唐小舟把电话收进衣袋,说,好,我们现在找地方吃饭。他的话音刚落,电话又开始震动。他只好将手机掏出来,看了一眼,是容易。没有接听之前,他对冷稚馨说,现在也晚了,要不你打电话叫餐吧,这样快一些。说过之后,接听电话。容易说,肇事者已经抓到了,属于酒后驾撞人后,酒吓醒了,却又因为

    害怕,逃了。交警部门正在审讯,并且已经通知车主。补偿方面的事,靠这个司机,估计有相当难度,下一步的工作重点,主要是其公司。公司的负责人还没有到,保险情况等,不是太清廷。服务员送来了晚餐,唐小舟陪着冷稚馨吃饭。这餐饭也吃得不太安宁,老是有电话进来。这类电话,如果个个都仔细接听,会没完没了。许多电话,唐小舟会找借口推掉,或者说在开会,或者说正和赵书记一起,当然,还有其他一些理由。人家即使明知他是在找理由,也无可奈何。一是无法证实也不能证实,二是话语权掌握在唐小舟手里。有一个电话值得提一提。这是一个匿名电话,对方不肯报出姓名。唐小舟问过两次对方的身份,对方不肯说,他原想挂断电话,对方却说,你不想知道是谁把孟庆西救出去的吗?听到这话,唐小舟改变了主意。就算对方准备造谣,这样的谣言,也值得一听。他说,你知道什么?对方说,你知道孟庆西是怎么起来的?孟庆西是怎样起来的,唐小舟多少知道一些。当年,孟庆西在派出所当所长,认识了两个人,一个是宗盛瑶,一个是罗先晖。宗盛瑶当时是副市长,罗先晖是公安厅副厅长。孟庆西确实有本事,先搞好了罗先晖的关系,又介绍罗先晖和宗盛瑶认识,很快,三人便成了极其特别的官场盟友。日后,孟庆西的升迁,与这两个人,有着密切关系。匿名者说,设计把孟庆西救走的,不是别人,而是政法委书记罗先晖。这个消息,让唐小舟暗吃了一惊。罗先晖救走孟庆西?可能吗?只要仔细一想,似乎又完全有可能。匿名者说,孟庆西和罗先晖的关系太特别了,手里有大量罗先晖贪污腐败的证据。只要他把这些证据拿出来,罗先晖肯定完蛋。扫黑行动掀起第二次风暴的时候,孟庆西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路走到头了,他暗中做了准备,将一些材料交给了一个信任的人。罗先晖要得到这些材料,必须把孟庆西救出来,这是他们的交换条件。这个电话确实令唐小舟震撼,同时,又觉得这个电话没有必要当真。所有一切,全都言之有物,查无实据。官场这类东西实在太多了,如果每一条此类消息都相信的话,你会让那些漫天飞舞的谣言弄得无所适从。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