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追悼会结束,唐小舟将赵德良送回了家,然后返回驻京办。省里其他领导在

    北京并没有家,也不方便搞自由主义,大家一起住在驻京办。尽管在驻京办开了

    房间,来不来住,又是另一回事,追悼会一散,各自活动去了,唐小舟独自一人

    进了房间。趁着这个机会,他给邝京萍打电话。通了,却没有接。唐小舟想,过

    一会儿,她可能会打过来。等了几十分钟,电话一次又一次响起,都不是邝京萍。他于是想,或许,是该和她分手的时候了。

    第二天早晨,吉戎菲到了,唐小舟和雷主任一起去车站接她。

    吉戎菲是独自一人来的,既没有带秘书,也没有带其他人。唐小舟还有些担

    心,怕这些高级领导出行,做惯了的派头,前呼后拥,赵德良知道后心里会不爽。赵德良是一个低调的人,他曾经对唐小舟说过,有些领导人,无论走到哪里,

    都喜欢声势浩大,其实这是一种装作势,是一种内虚。至于是怎样的内虚,赵

    德良没有说明。

    唐小舟暗自总结了一下,得出几点,主要是三怕:怕孤独,身边没有一帮人

    围着,便以为被这个权力场抛弃了:怕见民,当然不怕见官,见了大官,你正可

    以讨好巴结,见了小官,人家会讨好巴结你。可平民百性就不一样了,只要他不

    违法,你拿他没辙,或者找你上访告状,或者求你解决问题,或者把地方官的劣

    迹露给你看。不要以为地方官做表面功夫真能满得住领导,其实领导也是眼不见

    心不烦,下面官员的劣迹,也是上面官员的污点,他们自然不愿看到。没有看到

    ,终究有一天纸包不住火的时候,只是失察之责。看了却不过问,终有一天出现

    麻烦,那就是领导责任。怕人言,所有官员都前呼后拥,你身边没有人,别人就

    说你身边没有群众,更甚至说你已经被官场边缘化。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很多的

    怕。

    将吉戎菲接到驻京办,和省里参加游杰同志追悼会的领导一起吃早餐。省委

    这些领导,除了马昭武以及赵德良要留下来开组干工作会议,其他人会在今天陆

    续返回雍州,唐小舟想,如果今天没事的话,是不是应该去机场送行?他不喜欢

    余开鸿,余开鸿自然也不喜欢他,毕竟,余开鸿是他的直接领导,表面工作,还

    是应该做的。官场之上,谁不是如此?虽然势如仇敌,水火难容,表面上,还亲

    热得像几十年的老情人。没有这点本事,那是很难在官场混下去的。至于罗先晖

    ,平常的交往不算太多,表面上还算过得去。平常接触较多的常委,是马昭武和

    夏春和。马ag武和赵德良走得近,自然对唐小舟另眼相看。不过,马昭武要留下

    来开会,自己还有时间替他服务。夏春和需要回去,他是继续留下来当纪委书记

    ,还是去人大政协,说法很多,似乎还没有一个定论。不管结局如何,在未来的

    江南官场,总还有一席之地。该在他身上做的工作,是一定要做的。

    此外还有两个常委,彭清源和丁应平。彭清源初到雍州,千头万绪,昨天他

    是乘飞机来的,当晚就已经回去。丁应平在北京还有一些活动,暂时不回雍州。

    正犹豫要不要去机场时,手机响了。赵德良问了一下吉戎菲到达的情况,然

    后说,上午中组部领导接见,主要是谈江南省发言稿的修改意见,马昭武和吉戎

    菲都过去。

    唐小舟将赵德良的话转告给马昭武以及吉戎菲,又让雷主任派两辆车,再向

    夏春和、罗先晖、余开鸿三位常委说了一番客套话,表示自己不能去机场送他们

    了。大家来到驻京办门口,两辆奥迪车早已经等在这里。唐小舟想,两辆车,可

    以同时去赵德良家,但到了之后,赵德良如果不请他们上去坐一坐,显得不够札

    数。若是请他们上去,又只能坐上片刻,反倒给领导增加了麻烦。他自作主张,

    由自己带一辆车去接赵德良,另一辆车载着马昭武和吉戎菲先去中组部。

    赵德良上车后对唐小舟说,你把部长的意见记仔细,晚上,可能要和戎菲同

    志一起加个班,按照部里的意见,把稿子改出来。

    那个稿子是东涟市弄的,省委组织部以及赵德良都把过关,唐小舟也看过,

    认为稿子写得很不错,完全不像一般公文那样八股,很感性,也很激情。他不是

    太明白,中组部会有什么新的修改意见。如果中组部希望像官场流行的讲话稿那

    样写法,就真的苦了唐小舟。

    唐小舟还来不及回答,赵德良又问了,公安厅说他们那里有份岩山矿难的材

    料,你知道这件事吗?

    唐小舟想了想,说了两个字:知道。

    赵德良问,怎么没听你提起?

    唐小舟说,节前我下去的时候,听说一件事,有一份十二人的死亡名单,这

    十二个人,早已经火化了,但他们的户籍还没有注悄,理论上,他们应该还活着。一个人的生与死,直接记录是户籍。我想,这事只有公安部门才查得清,所以

    叫他们把材料直接送到公安厅去了。

    赵德良问,这么说,真的死了十二人?

    唐小舟说,这份死亡名单是真是假,上面的人是死是活,或者是不是在矿难

    中死的,只有公安厅调查之后,才能确定。

    赵德良说,你给泰丰同志打个电话,我过问一下这件事。

    唐小舟拿起手机,拨通了杨厅长的电话,说过一句后,将手机交给赵德良。

    赵德良的话很简单,关于那份死亡名单,他建议公安厅立案侦查,人到底是

    死是活,如果死了,是怎么死的,一定要查清廷,一个都不能遗漏o说过之后,

    也不等杨泰丰表态,甚至没有结束语,将电话交还给唐小舟。唐小舟自然也没有

    加上休止符,将电话挂断。

    四个人一起来到中组部,先在休息室等了十几分钟,才由秘书领进了副部长

    办公室。唐小舟一见,这位副部长他是见过的。去年,赵德良在江南省掀起反黑

    风暴,让唐小舟当联络员。岂知赵德良刚刚出手,发生了麻烦,有人告赵德良的

    黑状,说他借反黑之名,行排除异己之实,北京曾派一个小组下去调查。唐小舟

    奉命前去接受调查组的问话,当时领头的,就是这位副部长。只不过,他的秘书

    好像已经换了人。

    副部长和赵德良、马昭武以及吉戎菲很熟悉,分别与他们握手,待到唐小舟

    的时候,赵德良介绍说,小舟同志是我的秘书,记者出身,速记很厉害。我把他

    带来,是为了把部长的指示一字不漏地记下来。

    副部长的记性出奇的好,握着唐小舟的手说,我和小舟同志见过,这个小朋

    友,反应非常敏锐,很会说话。

    唐小舟连忙说,部长您好。

    大家坐下来,秘书送上茶,副部长挥着手里的一沓材料说,德良同志,你们

    这个组织工作试验田搞得好哇。部里几位领导都传阅了,大家的看法基本一致,

    你们这种做法,很可能会成为未来组织工作改革的方向。我们有个初步想法,等

    这次组干工作会议之后,把你们这套经验,送给中央书记处,如果书记处批准了

    ,下一步,试点的力度可能还要加强。我的意思,这个试点工作,就放在江南省。毕竟,这是你们的成果,是你们的心血嘛。

    赵德良说,部长,我要纠正你一点。如果说这个东西是成果和心血,那不是

    我的功劳,我可不敢贪他人之功啊。

    副部长说,你是省委书记,主要工作就是人事,不是你的功劳,还能是别人

    的功劳?

    赵德良指了指吉戎菲,说,我不是谦虚,主要功劳是她的,戎菲同志的。我

    只不过看到他们报上来的材料后,觉得眼前一亮,下去搞了一次调研,给他们当

    了一回主心骨,在背后推了一把。

    吉戎菲抓住机会说,中组部和省委对我们的试点工作,支持力度很大。特别

    是省委赵书记和马部长,亲自下去调研,亲自研究改革方案。马部长为了这个改

    革计划,下去了好几次,是马部长亲自在抓这件事。

    马昭武也及时地说,首长,我斗胆说句话行不行2

    副部长说,昭武同志,你要说什么?

    马昭武说,我搞组织工作搞了一辈子,接触过的组织干部也不少了。戎菲同

    志呢,据我了解,没有直接抓过组织工作。但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她在组织工作

    方面的才能和想法,是我所认识的组织干部中最出色的。这样的同志,如果不在

    组织部,实在是我党组织工作的一大损失。

    唐小舟明白了。果如自己所料,赵德良以及马昭武,都有意让吉戎菲接替省

    委组织部长。但是,省委组织部长一职,又不是省委能够决定的,需要中组部任

    命,他这是在替吉戎菲斡旋开道。当然,这里面更深一层意思却是,他本人是现

    任省委组织部长,如果吉戎菲接任的话,一定要给他一个安排。这等于变相游说

    了。

    副部长说,昭武同志,你的意见很好。中组部的情况,你也知道,像我这样

    的老家伙,还在这里尸位素餐,早就应该让更年轻的同志进来了。你们两个省委

    常委都在这里,你们如果舍得,我乐见其成呀。我亲自去和部长商量,把戎菲同

    志调过来。怎么样,德良同志,你舍得吗?

    赵德良说,部里看中的人才,我们江南省,自然没意见。不过,刚才ag武同

    志已经说了,戎菲同志,毕竟没有搞过组织工作啊。而且,首长刚才也提到,组

    织人事工作改革,有可能在江南省试点。如果这个试点工作确定下来,具体抓这

    项工作的人,大概没有比戎菲同志更适合的了。部长你是不是让戎菲同志在下面

    再锻炼几年,为江南省多作点贡献,也为全国的组织人事改革摸索点经验出来后

    ,再考虑调到中央?

    副部长一阵大笑,指着赵德良说,你这个德良同志呀,舍不得就说舍不得嘛

    ,说这么一大堆干嘛?接着,他话锋一转,说,不过,你们的意见,对我启发很

    大。像戎菲同志这样的组织工作人才,如果不抓组织工作,实在是我党组织工作

    的一大损失。你们放心,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了。

    赵德良立即说,我代表江南省委谢谢首长。又对吉戎菲说,戎菲呀,首长在

    组织人事战线干了一辈子,是这方面的权威,你要拜他为师啊。

    吉戎菲自然懂得顺竿子往上爬,立即说,我想拜师呀。不知首长肯不肯收我

    这个愚笨的学生。

    赵德良说,那这样好了,今天你弄一桌拜师宴,我们几个作陪,讨你一杯酒

    喝。

    马昭武也在一旁帮腔,副部长先是推辞一番,但看得出来,并不坚决。吉戎

    菲作为一介女流,能够获得市委书记的职位,应付场面的能力,自然非常之强,

    恭维人尤其是男人却又不露痕迹的本事,她是炉火纯青。她说了一堆话,简直让

    副部长觉得,如果不收下她这个学生,既是他的损失,也是党的事业的损失。副

    部长听了之后,哈哈一笑,答应了晚上的拜师宴。

    这所有一切,只是过场,接下来,副部长开始涉入正题。

    正如唐小舟所料,江南省提供的这份材料几乎无可挑剔,有关修改意见,副

    部长提了几点,只不过一些提法而已,无关文章的结构,改起来非常容易。让唐

    小舟感触比较深的,是副部长谈到中国官场的一席话。

    副部长说,目前中国政治体制存在的最大问题,我并不认为是党委和政府并

    立的结构性问题,这个结构,不仅没有问题,而且十分先进,甚至比国外的议会

    制都要先进。但另一方面,中国的政治体制,又确实引发了一些问题,最突出的

    ,就是官场腐败。这么多年来,党和国家想了很多办法,也建立了许多反腐监督

    机构,可腐败不仅没有得到很好遇制,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腐败问题的集中体

    现,有人认为是中国的政治体制问题,我并不这样看。我认为,还是现行的党委

    政府并立机制下,组织机构和监督机构没有很好起到应有作用的问题。组织机构

    是守门员,监督机构是裁判员。现在的问题是,守门员没有守好门,裁判员没有

    好好判。

    组织机构有什么问题?组织机构用人,不是任人惟贤,也不全是任人惟亲,

    甚至不全是任人惟钱或者任人惟别的什么。可以说,目前的组织部门用人,基本

    没有标准,想用谁就用谁,随意性太强,在用人上指鹿为马的事,非常普遍。组

    织部门是什么?说得好听点,组织部门是党和国家事业的守门员,是党用人的守

    门员。这个守门员没有原则没有标准,想放什么人进门,就放什么人进门,想把

    什么人关在门外,就把什么人关在门外。

    副部长强调说,我这样说,并不是说中国官员能力差素质低,恰恰相反,中

    国人的精华,集中在官场。为什么?与这个进门有关。正因为中国官场的门没有

    统一的标准,或者说,标准随人而变,要进这个门,难度就非常大,所以,不是

    有特别本事的人,根本进不来,进来了也留不住。除了足够的智力外,进这扇门

    ,在某些地方某些人面前,还要足够的经济实力。那些花了高成本进门的人,进

    了这个门之后,自然就要捞回成本,还要为进更高的门准备。所以,有人极其高

    调地说,我买的是为人民服务的机会。现在民众最反感的腐败事件,是买官卖官。买官卖官的事有没有?有,中纪委已经查明过多起买官卖官案件,这是事实。

    除了这类明码实价被查处的案件呢?变相买官卖官有没有?我把你提拔了,你事

    后为了感谢我,送我一笔钱,或者送我古玩字画之类,算不算买官卖官夕平常搞

    感情投资,算不算买官卖官?至少可以算是变相的吧。现在当官,除了需要超人

    的智力之外,还需要相当的经济成本,这个经济成本还不小。我听到一些说法,

    一个村长都要一二十万,一个乡镇长三四十万,一个县长,穷一点的县,百把万

    ,畜一点的县,没有两百万,想都别想。是不是这样?有些地方,比这个还高。

    这就是潜规则。

    副部长显得很激动,说着说着,貌似有点跑题了。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这点,

    话锋一转,说,我说这些,目的只有一个,组织人事工作改革,改好了,利国利

    民。你们现在所进行的探索,是不是就成功了?那也难说。但就目前来看,这套

    方案是最先进的最科学的,最符合民主法制精神的,也是操作性最强的。这些年

    来,党和国家,在人事制度改革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也尝试了很多方法。现在

    比较通行的是考试任用制,事实证明,这套方法并不是什么改革,只是拾人牙慧

    ,只是从春秋战国时期的人事制度,过渡到了魏晋以及唐朝,只是另一种科举。

    考试方法有没有作用?有,但远不够全面,注重了智商的考核,却忽视了情商的

    考核,尤其是无法对个人品行品德进行考核。你们这个方案,恰恰在情商以及个

    人品行品德考核方面,提出了新思路,想出了更为严谨科学的新办法。

    文章出自二号首长:http://www.erhaoshouzhang.com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