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二号首长第二部第八十八章虽然安排了赵德良的房间,赵德良通常却不在这里住。唐小舟不想和驻京办的人活动频繁,考虑到晚上没什么安排,就给邝京萍打电话。他也知道,和邝京萍的关系保持了两年,或许是结束的时候了,就算他不这样想,人家也可能有了新的机会,需要新的空间。自从上次打电话她没接,唐小舟便意识到了这一点,此后的一段时间,他们基本没有联系。此时想到给邝京萍打电话,一来是有点不甘心,二来想更进一步证实。他没有用自己的手机,而是用座机电话。邝京萍很快就接了,得知是唐小舟,明显愣了一下,迅速又变得异常热情,说,唐哥,你到北京了?唐小舟说,是啊,今天刚到。你呢?在哪里?邝京萍说,我在深圳做节目。唐小舟明白了,却又有些不甘心,更进一步问,什么时候回北京?邝京萍说,不一定,可能要十几天吧。如果说做一个节目需要十几天时间,那一定是骗人的鬼话。鬼话也含有很多真实的信息,邝京萍的这些话,至少说明了一点,他们之间,确实已经结束了。唐小舟心里虽有种酸酸的感觉,却也完全能够理解。感情是一种商品,就像房子。房子有平房有楼房,有别-2有公寓,有住宅有写字楼,结构不同楼层不同面积不同装溃不同,价格也不同。相亲就是看房,恋爱就是按揭,结婚嘛,按揭完成,拿到房产证了,离婚自然就是重新过户。许多时候,你也许不需要永久产权,那就只需要租房。找小姐或者一夜情是住旅店,

    找情人或者包二奶是租房。所有一切的前提,是你必须付费。第三天,接到唐小枚的短信,说,今晚有时间看我比赛吗?今晚产生十}R,重要一战。唐小舟本来要暗示她,几事别太认真,暂时的失可能是永久的得。转而一想,这话还是不能说,显得他和黎兆平做了交易一样,也显得他对唐小枚的事不上心,因此只是回了三个字:在北京。晚上,唐小舟已经睡了,却被电话声吵a,先看了看表,午夜一点。心想,这是谁呀,这么晚来电话,还让不让人睡?拿起手机一看,是唐小枚。他大概猜到了什么,接起电话便说,小枚,是你吗?电话那端不说话,只是哭。唐小舟说,小枚,别哭,到底怎么回事?唐小枚哭着说,哥,我被淘汰了。唐小舟说,我还以为你被抢劫了。冠军只有一个,肯定有成千上万的人被淘汰。你是第十一名,你已经做得非常出色了。唐小枚说,我也想到我会在这一轮被淘汰,只是,心里堵得慌。唐小舟问,你在哪里?唐小枚说,我在街上。唐小舟暗吃一惊,说,都这么晚了。他再次看了看表,说,凌晨一点了,你在街上干什么?她说,我施着行李,一个人在街上走。

    原来,电视台将这类选秀节目摘得很复杂,先在全省分五个赛区,赛区比赛被称为海选,每个赛区,选出前五十名,进入第二轮,然后选出二十名进行第三轮。再选出十名进入第四轮。十名之后,便开始逐个的淘汰赛,直到产生赛区前五名。赛区比赛结束,接下来是在雍州的集中比赛。电视台给雍州的比赛又取了个名字,叫决选,而不是决赛。参加决选之前,还要进行一场复活赛。所谓复活赛,也就是各赛区的第四名和第五名争取五个进入前二十名的名额。赛区前三名,直接进入决选。赛区比赛,电视台不提供任何食宿等支持。进入决选之后,为了节目好看,电视台方面会有较大投入,比如选手的食宿、化妆,到了后期,还有制装,均由电视台出钱。因为持续的时间长,参加的人员多,这笔开支不小。电视台干大事使小钱,每次要淘汰选手,事前就退掉一个房间,当晚比较结束,往往十一点了,被淘汰的选手落寞地离去时,街上已经很少行人,女孩们孤独地走在街上,更增加了一层心理上的挂败感。一是胜利者的欢庆,一边是失败者的孤伶,那种感觉,唐小舟虽然不能完全体会,却也心有戚戚焉。他说,你别在街上走了,身上有钱没有?如果有,随便看到一家好点的酒店,进去登记个房间,把自己安顿下来吧。住宿的费用开好发票给我。我不能在你身边陪你,就让我为你做这件事吧。她说,哥,你对我真好。唐小舟说,好不好先不说了,一个女孩子,太晚了别在街上见荡,不安全。

    她说,我想你,如果你能来陪我就好了。他说,傻话,我在北京,怎么去陪你?她说,那你从北京回来了,第一天一定要陪我。他只想安抚她受伤的心灵,便说,好,我答应你。又过了三天,返回雍州。一回来就有一堆事缠着,公事私事都有。公事自不必说,私事嘛,第一大事,翁秋水上诉了,他上诉的理由,并不是否认自己的罪行,而是一口咬定,主谋是谷瑞开,绝大多数事也都是谷瑞开干的,谷瑞开才是主谋,他只是被迫相从。一审法院判决有误,他要求改正。唐小舟心里好笑,你翁秋水若真是个男人,就应该像个真正的男人那样去承担责任。转而一想,这样要求翁秋水,似乎太难为他了。他如果真有男儿血性,大概也不会选择这种方式对待老婆,一个心理阴暗的人,自然不能指望在这样的时候以光明正大的方式对待一个他其实并没有爱过的女人。唐小舟觉得,无论如何,章红的死,换来一个死刊加一个死缓,已经足够了,法律已经公平地惩罚了罪行。他能预计,即使上诉,结果也还一样,法官也是人,在他们看来,一死一缓,已经足够,不可能为此案再费周折。翁秋水获得的,也一定是施个上诉期而已。可谷家毕竟不安稳,一个又一个电话打给他,要他出面去找关系。唐小舟还是打了几个电话。他当然不会干预审判,只是和有关人士就这一案件探讨了一番。几个权威人士表示,有关注这一案件,觉得这一案件,确实有可商榷之处,最根本问题在于,公诉方在谷瑞开提供新的证词之后,应该进行重审

    ,搞清楚谷瑞开到底是从犯,还是被翁秋水欺骗。两者在量利上的区别是巨大的。当然,他们也不否认,此案两大难题,第一大难题,是谷瑞开作了有罪辩护。也就是说,她本人已经认罪,法院根据她的认罪情况判决,似乎并无不妥之处。另一方面,作为公诉人的检察院,如果要推翻被告已经认罪的有罪论,存在巨大的取证难题。检察院如果无法获得确凿证据,二审时否定自己的可能,几乎不存在。谷瑞开存在同样的问题,一审时,她是认罪的,除非她有铁一般的证据证明自己,二审时要否定一审的认罪辩护,实际是把事情搞复杂了。这也就是说,哪怕谷瑞开真的被冤枉,最好的辩护策略,仍然是维持一审时的方案。第二件大事,唐小舟的房子卖得差不多了。回笼一部分资金,妹妹唐小雨拿着这些钱去结清部分按揭款,然后拿到房产证。目前,百分之八十的房产证已经拿到,还-411下较少一部分,估计最多也就十天半月的事。唐小舟很吃惊,二手房市场竟在不知不觉间火爆到了如此程度,真是出人意料。省政府搬来之后,他所在的清御泉居成了抢手楼盘,房价领涨于全市,最抢手的是小区内门面房,临街一楼的门面,售价已经超过了一万二。小区里面不临街的门面,也涨到了八千,普遍比售价高出百分之七十。住宅涨幅小一些,均价也已经达到了四千七。当初,唐小舟买下四千多平米的住宅和面,按揭余款,高达一千二百万,加上五百五十万的银行贷款,负债近一千八百余万。手里没有了钱,付不起按揭款,只好拖着。

    他原以为,要抛出近两千平米的铺面和住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快一点需要三四个月,慢一点说不准要一年。可他没想到,铺面一放盘,差不多便是哄抢局面,如果不是唐小雨舍不得几个临街铺面,早就已经抢光了。住宅的悄售情况不如铺面,也已经远远超出了当初的预计。如此强劲的购买力,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房价还有较大的上涨空间,当然,也说明新市政府这一带确实是黄金宝地,看好的人很多。他甚至有些后悔,不知自己是不是卖错了。可毕竟房子已经卖了,后悔也没用。唐小雨告诉哥哥,按现在的势头,估计再有半个月时间,这件工作就可以完成。相反,房屋出租的情况不是太理想,主要是地点较偏,价格起不来,太低了,她不想出手,想捂在手里,看一段时间再说。唐小舟想,办理贷款手续需要一段时间,这件事看来要提前着手准备。他给一位银行行长打电话,当然不能约他吃饭,只能约在一起喝茶。两人一见面,行长就说,老弟是大忙人,今天约我,肯定有什么事吧。唐小舟也不客气,何况,他也没有时间客气,说不定刚坐下来,立即就要走人,不抓紧时间把该谈的事谈完,搞不好连说出的机会都没有。他说,知我者,大哥也。既然如此,我也不转弯抹角了,我想贷款。行长也不绕弯子,问,有抵押没有?唐小舟说,有,商品房,还有三个临街的铺面。行长问,房子在哪里?

    唐小舟说,在省政府对面的清御泉居。有大约二千平米。听出唐小舟报出这个数,行长便知道,他贷款的数目一定不小,便问,你想贷多少?唐小舟说,二千万。行长说,三间#1面,总面积在九十平米左右,市值大约一百万。清御泉居的住宅,均价只有四千五上下,二千平米,市值不到一千万。两项加起来,勉}R算是一千万。唐小舟说,对。多出的一千万,需要你老兄周全一下。行长说,现在总行对贷款额度控制很严,一次拿到二千万,有相当难度,我本人也没有这样的权力。我看是不是这样,你把这些房产拆开,每笔不超过一百万,这样就好操作一些。如果两千万贷不到,一千五百万,行不行?唐小舟说,具体怎么操作,我让我妹妹唐小雨找你联络。行长说,好,我指定信贷部主任和她对接。剩下来的事,全部由唐小雨出面,每拿到一笔贷款,便直接打进黎兆林给的账号,这些钱,很快就变成了股票。偶尔,唐小舟会关注一下股票行情,发现行情并不是太好,前一阵冲得太猛了,现在一直都在震荡。他有些担心,便给黎兆平打电话。黎兆平说,你急什么?现在震荡,你正好进嘛。如果拉高了,你进什么?那不是找死?

    忙了十几天,唐小舟并没有兑现对唐小枚的承诺。唐小枚知道打电话他不会接,每天给他发4A信,约他见面。唐小舟已经有预感,这个女孩和其他几个全然不同,她的目标非常明确,需要很快获得利益。若是以炒股来形容这些人的话,孔思勤是在做长线,徐稚宫是在做中线,冷稚馨有些余钱,买进股票就不管了,当是存钱,既可以认为是投资,也可以认为是好玩,唐小枚和邝京萍一样,是在炒短线。既然是在炒短线,肯定就得时刻盯着,一旦获利,就要及时了结。一直到月底,唐小舟才告诉唐小枚,今晚吧,不过吃饭肯定没时间。你去喜来登开个房间等我,账由我来结。当晚赶到房间已经十点半,进门一看,里面还有一个人。唐小舟心里顿时不快,这类事情,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你带着朋友过来,这算是怎么回事?他已经拿定主意,在这里稍坐片刻,然后找个借口离开,从此不再理唐小枚。不知唐小枚是否看出了他脸色难看,仍然按照原计划介绍自己的朋友,说是自己的师姐,今年大学毕业。唐小舟心里不爽,,n得去记那个女孩的名字。标准房里面有两张床,唐小枚和那个女孩各坐了其中一张,唐小舟直接走到沙发前坐下来,问唐小枚,房间条件还不错吧。唐小枚说,那是当然,超五星级哟。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广电山庄,觉得那里的条件更好。唐小舟言不由衷地说,当然,全省也只一个广电山庄。

    那个女孩大概很想和唐小舟套近乎,便问,唐哥对广电山庄很熟吧?唐小舟说,还行吧,陪领导去过几次。又对唐小枚说,上次的发票呢?你给我。唐小枚拿过自己的包,在里面翻了一下,拿出一张发票,递给唐小舟。唐小舟接过看了一眼,二百三十八元。这女孩倒也有分寸,没有住豪华酒店的豪华套,也没有乱开用品。现在的官场中人,你只要给他这样的机会,他肯定给你弄出几千元的发票。这件事,让唐小舟产生了一点小小的好感。唐小舟数出二百五十元,递给唐小枚。唐小枚又去翻找包包,准备找钱。唐小舟说,算了,不用找了。唐小枚说,那我不是占你便宜了?唐小舟意味深长地说,趁我还有便宜占,就多占点。唐小枚的学姐起身去卫生间,唐小舟听到卫生间的门关上,便对唐小枚说,你怎么回事?为什么带她来?唐小枚说,我正要解释呢。她一直求我,我推不掉,见你又不容易,所以把她带来了。唐小舟问,她求你什么?唐小枚说,她想考公务员,想你帮他活动一下。唐小舟一听,头顿时大了一倍。现在考公务员,比当年高考都难,竞争异常激烈,录取名额又比当年高考少得多。尤其特别的是,当年高考,根据各校招生

    的人数,划出一条录取线,在分数面前,人人平等。现在考公务员,分数只是衡量因素之一,比分数更重要的是面试。考试分省进行,面试同样由省里掌握,猫腻很多。如果仅仅只是解决一个工作,唐小舟可以找朋友打声招呼,立即便可以解决,他所使用的是人情。但考公务员,就得把报考同一职位的其他竞争对手以及他们背后的关系全部否定,既需要过硬的关系,也可能得罪很多人,他必须使用公权,而且,这类事情,还不是一点点公权所能解决的。见唐小舟不说话,唐小枚从床上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挨着他坐下,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帮她一下嘛。她会报答你的。房间里只有单人沙发,一张沙发上坐两个人,实在太挤。他担心她的同伴从卫生间出来看到,立即起身,坐到了另一张沙发上。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