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二号首长第二部第095章

    秘书长为什么不肯将饭菜从市委招待所搬到市委食堂?这里面有一个重要原因,闻州和省里情况相似,郑砚华在闻州的政绩之一,就是修了市委和市府新院。以前市委和市政府合署办公,办公楼是五十年代修的,现在两府的人员,扩大了好几倍,郑砚华下决心修了新院。市委招待所却没有搬,仍然在老市委,新市委大院在郊区,相距有几十里。市里原来打算,等赵德良一行到达这后,立即登车前往招待所,路上已经安排好了,交警已经上路。考虑到这么远的距离,又是上下班的高峰期,道路不能封得太久,采取的是隔段依次封路的形式。赵德良这一改变,饭菜如果从招待所送来,行车路线恰好相反,整个计划就打乱了,封路就得从市中心开始。那边提前上路没有问题,这边已经封了的路,就不能放行,得封更长时间。这且不算,现在开始做菜,即使所有锅全部应付这一件事,也需要半个多小时,加上路上的时间,没有一个小时,菜肯定送不到。而做好的菜,放半个多小时,味道肯定就变了。可赵德良说在食堂吃,谁能改变?除了将饭菜从招待所运来,没有第二种解决方法。唐小舟也不理秘书长,跟着一大群人,向前走去。

    进入机关食堂,唐小舟才知道,秘书长的麻烦,并不仅仅只是他分析的那些。

    晚上,机关食堂吃饭的人并不多,主要是一些单身汉什么的,有职别有权的人,晚上都有饭局,自然不在这里吃,结了婚的,下班就回家了。新市委和新省委的情况差不多,主要是办公区,住宅区在市内,机关里留下来的人,已经非常之少。秘书长将食堂里有数的几个服务人员留了下来,又给市委各处室打电话,通知所有仍然留在大楼里的人,来食堂服务。即使如此,人数仍然很少,场面也有些混乱。

    赵德良、徐陆铮、郑砚华、陆海麟等人在闻州市有关领导的陪同下,进入一间房,唐小舟仅仅只是在门口转了一圈,发现房间不大,挤了几十个人,便退了出来,进入了隔壁的房间。刚刚进去,便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迎过来,恭敬地叫一声唐处长,将一条热毛巾递给他。他接过来,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心中暗自一动,这女孩的皮肤真白嫩。他接过毛巾,在脸上擦着。这一整天经历了很多事,这张脸也跟着受累了,此时像是糊了什么东西一般,紧绷着,被热毛巾一擦,真是舒服。

    他向房间里看了看,见有电视机,将毛巾递给那个女孩的同时,说,把电视机打开。

    女孩立即向外招手,从外面来了一位穿白色工作服的女孩。女服务员拿着遥控器在那里乱按,不知道调到哪个台。粉嫩女孩立即接过遥控器,很快调到了中央台,恰好是新闻联播,已经播出几分钟了。

    唐小舟再次看了一眼这个女孩。看来,她不是食堂的工作人员,应该是市委办的。他再看她一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飞快地看他一眼,那眼睛真大,睫毛很长。她显得有点害羞地说,我叫林椰,以后要请唐处长多指教。

    唐小舟又问,你在市委办工作?

    林椰说,是,在综合处,去年刚进来的。

    唐小舟正想再说点什么,见电视中正在播出与萝莉司有关的新闻。

    萝莉司横扫几个省,登陆之初,中心风力达到十七级。电视画面中,唐小舟看到沿海一带,一些大树被连根拔起,受损失最重的是海边的渔民。这些渔民搞围箱养殖,台风一来,将他们的围箱冲了,鱼呀虾呀什么的,全被冲到海里去了。当然,这条新闻是正面的,主要报道沿海几个省提前部署,防风抗风,努力将损失控制在最小。紧接这条新闻之后,播出了另一条新闻。受萝莉司影响,江南省陵丘地区损失惨重,全市大部分地区停电停水,通信也一度中断,至记者发搞时,已经有部分地区恢复供水和恢复通信,但电仍然未能通。由于水电以及通信的中断,全市很多地区陷入混乱。

    这条新闻播完了,唐小舟立即站起来,急急地向外走。林椰在后面问,唐主任,你有什么事,让我去办好了。唐小舟看了她一眼,觉得这个女孩不错,很明白事理。他没有时间和林椰多说话,几步走到隔壁。隔壁的门是关着的,里面有声音传出来,似乎是什么人在汇报工作。唐小舟顾不了许多,推开门。里面所有人全都抬起头来看着他。他完全不管其他人,向最里面走去。

    赵有丰在汇报受灾和救灾情况。唐小舟向赵德良走过去时,听了几句,无非市委市政府紧密团结,分工指挥之类。也亏了那些秘书们,这么短时间,要弄出一篇像模像样的稿子,还得昧着良心说提前部署之类的假话。

    赵德良自然早就见唐小舟进来了,也知道他一定有重要的话要对自己说,可他不动声色,直到唐小舟走到他的侧后,才坐直了身子。唐小舟弯下腰,在他的耳边说,赵书记,我刚才看了新闻联播。赵德良转动了一下身子,似乎想看他一眼。其实,他那样的角度,根本不可能看清站在身后的唐小舟,只是用这一动作,显示了对这一信息的重视。

    唐小舟说,有两件事,从新闻联播的语气判断,广东、福建、浙江的损失,好像都没有江南大。

    赵德良没有说话,唐小舟也看不到他的表情,仅仅只是感觉到他的腰轻轻往上挺了一下。

    唐小舟接着说,另外有一条新闻是报道陵丘的。陵丘的情况很严重,停电停水,直到现在也没有恢复,通信也曾一度中断。

    这次,赵德良坐不住了,完全将头转过来,看了唐小舟一眼,似乎不太相信一般,然后又将身子正了过去。过了几秒钟,他将身子往后靠,并且将头向侧面转动,轻轻地对唐小舟说,你和丹鸿同志以及运达同志联系一下。

    唐小舟为什么要立即去报告赵德良?有两个原因,第一,陵丘的情况,赵德良并不知情,没有人告诉他断电断水断通信这件事。如此重大的事件,竟然不向省委书记通报,本身就极不正常。到底是陵丘市瞒报了还是省委办公厅漏报了?目前还不清楚。但这件事的背后,政治意味不可忽视。此外,唐小舟有一种想法,现在的中国政府是亲民政府,遇到这类大事,党和政府领导人,极有可能亲临现场。如果国家领导人都到了,省领导却没有到,那就会非常被动。尤其关键的是,国家领导人到场了,省领导中,一把手不在,反倒被其他领导抢了风头,那就会留下后患。

    出门后,林椰还在外面等着。唐小舟说,你帮我找个空房间。

    林椰也不多问,叫来服务员,将旁边一个房间开了。唐小舟进入房间,林椰亲自给唐小舟送进来一杯茶,又将门带上,退了出去。

    唐小舟掏出手机,先拨了办公厅值班室的电话。唐小舟代表赵德良,他向任何部门了解情况都很正常。别说是他了解,就算是综合一处的什么人了解此事,都代表着省委书记,谁都不敢打马虎眼。唐小舟却不能将目的说得太明白,他只是泛泛地问起各地的情况。值班员很认真地报出截止晚上七点各地报上来的数字。东涟死亡十三人,失踪一百二十七人,受伤三百一十四人,其中重伤三十三人,直接经济损失三十九亿元。闻州死亡九十七人,失踪五百零二人,受伤一千四百人,直接经济损失六十三亿元。雷江死亡五十八人,失踪一百八十九人,受伤五百三十一人,直接经济损失二十八亿元。陵丘死亡六十二人,失踪九百三十六人,直接经济损失七十七亿元。

    唐小舟很清楚,这些数字,基本上都是胡说八道,没有一个是可信的。比如说,死亡人数和失踪人数,怎么报都不会错。以东涟为例,报来的数字是死亡十三人,失踪一百二十七人,受伤三百一十四人。如果最终发现死亡七十五人,怎么向上交差?很简单,小学生做加减法而已,从失踪人数以及受伤人数上各减去一部分,加到死亡数字上面。而真正的死伤数字是多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最终上报的数字。这个数字,需要参考一下其他地区所报。比如说,闻州今天报的死亡数字是九十七人,和东涟所报的十三人,相差太大了。明天再报的时候,肯定就会调整,尽可能与同类受灾地区拉近距离,甚至有可能派人去相邻地区摸实际情况,以便自己报出去的数字不那么难看。

    闻州和东涟都是台风中心经过地区,先经东涟再到闻州的,理论上,越往后,风力越弱。如果闻州的损失远远大于东涟,只能说明一点,这不是风灾,而是人祸。

    但这些数字,又不能说完全离谱,至少可以看出一些问题。比如说,萝莉司是从东涟进入江南省的,理论上受灾最重的地区,应该是东涟,其次是闻州,雷江和陵丘,虽然也受了风灾,却因为不是台风中心,损失应该远比东涟和闻州小。但从目前所报的数字可以看出,陵丘的死亡数字和闻州接近,经济损失却比闻州还大。虽然不能准确地说明陵丘到底死了多少人或者经济损失多少,但能说明,这个地区的受灾情况,比闻州更重。

    问过这些数字之后,唐小舟开始问一些细节问题,很快就问清楚,陵丘市确实断电断水断通信了。断电的原因,是因为有三条高压输电线路共发生七起杆塔断裂倒塌事故。断水是因为市自来水公司的主水厂机房发生严重水浸,机器被水泡了,根本无法正常工作。这两件事,陵丘市分别于下午一点和三点,上报给省委办公厅。通信中断事件发生在上午九点,但在下午一点前后,已经修好恢复。

    至此,唐小舟明白了,是余丹鸿押下了这一消息,没有及时报给赵德良。

    唐小舟有点不解,余丹鸿为什么要这样做?显得完全没有道理。

    接下来,他又给省防总值班室打了电话。这次,他没有绕弯子,直接问陵丘市断水断电中断通信事件发生后的上报时间。和上报省委的时间完全一致。这也就是说,陵丘市并没有瞒报,同时报告了省防总、省政府办公厅和省委办公厅。

    赵德良叫唐小舟和陈运达联系。唐小舟想,那是因为赵德良觉得瞒报来自陵丘,他需要知道陈运达是否知道此事,并且是何种态度。现在既然清楚防总和省政府办公厅都已经知道此事,陈运达不知道的可能,几乎不存在。他是这两个部门的直接领导,即使有一个部门瞒报漏报,也不可能两个部门都出现同样的情况。这样想过以后,唐小舟直接将电话打给了副省长杨厚明的秘书。

    电话交给杨厚明后,唐小舟又是另一番说法。他根本不说赵德良没有得到通报一事,而是说,赵书记对陵丘的局面非常关切,他叫我问一问,省政府采取了哪些措施。

    杨厚明说,他已经数次和陈省长电话沟通,商量陵丘的应急事项。目前,省电力公司、省电信公司,省公用事业局,省卫生厅等,均派出了救援组,赶赴陵丘。陈运达省长也曾几次打电话回来过问此事,非常急,发了好几次脾气。

    唐小舟问,陵丘市的供电供水,什么时候能够恢复?

    杨厚明说,省里组织抢修救援小组花了一些时间,目前,这两个救援组还没有到达陵丘,而陵丘方面反馈回来的信息,困难还不小。所以,省里也无法确定准确时间。

    打完这个电话,唐小舟仍然没有给余丹鸿打,而是打给夏春和的秘书。夏春和代表省委去陵丘指挥救灾,对陵丘的局面负有责任。

    夏春和在电路抢修现场,他在电话中告诉唐小舟,陵丘的情况十分糟糕,因为大面积停电,整个市区陷入了瘫痪。从雍州到陵丘的路上,花的时间并不长,可进入陵丘市区,用了整整三个小时。最后,还是夏春和急了,干脆放弃了汽车,调动警用摩托车,才将他们接到了市委。市委领导最初不肯向他说明断电断水的真相,实际上,他在路上已经打听清楚了,当场发了脾气,市委才将这一情况上报。目前,他们正在采取一切措施,争取尽快恢复秩序。但估计还需要好几个小时,才能恢复供电。

    打了一系列电话,最后拨通了余丹鸿的电话。唐小舟说,秘书长,赵书记让我问一下,陵丘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余丹鸿问,赵书记是不是看到新闻联播了?

    唐小舟不说是,也不说不是,什么话都没说,等余丹鸿的解释。

    余丹鸿说,赵书记在吗?我跟他说说这事。

    唐小舟想,现在说说这事?是不是有点晚了?他说,赵书记和闻州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一起开会,忙到现在,连晚饭都还没有吃,也不知道会什么时候能散。

    余丹鸿哦了一声。唐小舟见他没有接着往下说,又没有挂断的意思,便等着。过了一会儿,他说,这样吧,等赵书记开完会了,你再给我打个电话,我亲自向赵书记汇报。

    唐小舟想,看来,这里面还真有名堂,余丹鸿不愿让自己传话。

    饭菜送来了,林椰过来请唐小舟去吃饭。唐小舟随林椰出来,走进隔壁的房间,里面早已经坐了一圈人,大多数是市委市政府的干部,也有随赵德良和徐陆铮下来的省委省政府工作人员。唐小舟被推到了首席。他原想礼让一番,转而一想,赵德良那边可能会很快,自己要尽可能快地将饭吃完,便坐了过去。林椰坐到了唐小舟身边。上了几瓶五粮液,工作人员要给唐小舟倒酒,唐小舟用手挡住。林椰伸出手,抓住唐小舟手上的酒杯,同时,也抓住了他的手。

    林椰说,唐处,喝一杯吧,就一杯,怎么样?说话的同时,她睁大着眼睛看他。她的这双眼睛可真大,这么睁着看人的时候,如同在你面前展开两泓碧绿碧绿的湖水,让你有一种要跳下去畅游的冲动。

    唐小舟说,今天真的不能喝。下次吧,什么时候你去雍州,我请你。

    林椰说,唐处是你说的,我去雍州的时候,你可不准躲着我。

    唐小舟说,一定。

    旁边的人就开玩笑,说,美女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又有人说,那是当然,谁让你爹不把你生成美女?

    唐小舟很为这个话题尴尬,幸好电话来了,是余丹鸿。问赵书记的会开完了没有。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