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二号首长第二部第098章

    六点钟,闹钟将唐小舟闹醒。他实在太困了,根本不想起床,却又无可奈何,奋力挣扎而起。以前起床后都要洗个澡,现在不可能再讲究了,匆匆刷牙洗脸,然后出门,见张顺焱等人,已经候在门口。唐小舟问,陈省长昨晚休息得好吗?

    张顺焱说,哪里休息?会刚刚才散,吃了点宵夜,就带着市政府的同志检查工作去了。

    唐小舟说,那你先去吃早餐吧,赵书记这边准备好了,我会通知你。

    张顺焱说,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唐小舟看了看表,说,估计没时间下去吃了。你对餐厅说,过二十分钟,让他们送到房间里来。说过之后,也不理他们,去敲赵德良的门。

    赵德良把门打开,放唐小舟进去。唐小舟认真看了一眼赵德良,发现他的脸色很不好,灰暗灰暗的,仿佛蒙了一层青黑色的什么东西,眼睛似乎睁不开一般,整个人显得无精打采。赵德良准备进卫生间洗澡,这是他必须做的功课。唐小舟小声地问,要不要打一针?赵德良看了唐小舟一眼,什么话都没说,进了卫生间。

    唐小舟立即走到电话机旁,拨打了张玉蓉房间的电话,说,你马上过来。

    替赵德良吹头发的时候,门铃响了。唐小舟估计是早餐送来了,没有理会,继续将所有一切做完,才过去打开门。确实是送餐来了,用一个小推车推着。不过,送餐的不是服务员,而是张顺焱。唐小舟准备从张顺焱手里接过手推车,很快发现张顺焱不会让他做这件事,也就明白了。人家如果不是为了在赵德良面前表现一番,也没有必要在门外等好几分钟。唐小舟并没有硬性剥夺张顺焱的这一机会,只是伸出一只手,和他一起将手推车推了进去,仿佛那东西真的很重,一定要两个人才行。

    赵德良住的是套间,外面是会客厅,其中一半是餐厅。张顺焱和唐小舟一起将餐点往桌子上摆。这里的食物,是两个人的量,张顺焱准备仅摆上赵德良的量,剩下唐小舟的,由他自己安排好了,或者推回自己的房间,或者在赵德良之后吃。可唐小舟竟然将所有的食物摆上了桌,张顺焱一时目瞪口呆。

    唐小舟叫赵德良吃饭,赵德良从房间里出来,张顺焱立即和赵德良打招呼。赵德良说,顺焱同志,一起吃饭。

    张顺焱说,我已经吃过了。

    赵德良也不和他客气,对唐小舟说,小舟,我们吃。伸手去拉椅子,准备坐下来。张顺焱早已经准备好了,抢先一步,将椅子拉开。赵德良坐下去,拿起筷子,夹了一只馒头,捏在手上,撕开一小块,塞进嘴里。

    唐小舟在侧面坐下来,拿起一只鸡蛋剥着。

    赵德良见张顺焱小心地站在一旁,用筷子点了点他,说,你站着干什么?让我说话都要仰着头看你。坐下来,坐下来。

    张顺焱小心翼翼地在唐小舟的对面坐下。

    唐小舟将一只鸡蛋剥好,放在赵德良面前的盘子上,又拿起他面前的碗,替他舀了一起白米粥,才开始自己吃早餐。张顺焱很认真地看了唐小舟一眼,大概没料到他和赵德良竟然是这样吃早餐的。

    赵德良喝了一口粥,又夹了一点菜,放在嘴里,问张顺焱。说说吧,情况怎么样?

    张顺焱带来的,自然都是好消息,电通了,水通了,路通了。

    这一点,赵德良并不担心,他省委书记在这里坐镇呢,敢不通?若真不能通,张顺焱这些人,大概亲自跑上阵去了。

    赵德良说,陵丘,这次的教训深刻啊。

    张顺焱立即说,是的是的,非常沉痛,我们市委一定要好好总结,认真反思。

    唐小舟仔细注意赵德良,见他的面色渐渐红润起来,容光焕发。

    吃了早餐,大家一起去火车站。从招待所到火车站,路已经被封了,沿路除了他们的车队,再没有一辆车,车行自然顺利。车站里面站满了警察,全副武装,戒备森严。车队由交警指挥,停在车站的一侧。车子一旦停下,所有人全部下车,由公安人员组成的一条通道向前走。而他们刚刚所乘的那辆车,则由公安人员接管。唐小舟由此知道,这些车,原来要经过严格安检。不仅车要安检,人也一样要安检,省委书记都不例外。一行人走了几十米,来到一处入口,这里早已经设置了安全门。赵德良第一个跨过安全门,唐小舟紧随其后。进入安全门后,里面是几个手拿检测仪器的女公安,她们微笑着向来人点头,用仪器在他们的身上测一遍。这种检测和机场登机时的安检没什么不同,但要严格仔细多。好在这些官员们身上是空的,既没有钥匙也没有手机,甚至连香烟都没有。他们的很多东西,都在秘书手里。

    唐小舟带了包,检测就没那么顺利了,除了过机检查之外,还由公安人员打开包,仔细检查了一遍。

    进入站台后,唐小舟注意看了一下,整个车站,显然已经被封了,除了负责安保的公安干警和武警,看不到一个人,也看不到一列车。陈运达等人,已经先到了站台上,和赵德良汇合后,一起站在那里等待。

    专列停下后,首长并没有立即下车,先下来的是一些穿便装的大个子。唐小舟知道,这些人,一定是安保人员。他们下来后,四处看了看,分列在两边。虽然是清晨,天气也够热的,可这些人竟然穿着西装,他们站着的时候,双腿一律叉开,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目视前方。而他们前方约两米左右,同样站着一排人,这是一排全副武装执勤的铁路警察。接着,又下来好几个人,这几个人的个子非常高,估计有一米九以上。

    唐小舟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场面,还没搞清是怎么回事,发现赵德良和陈运达等人已经抬腿向那伙人走去。他立即跟上去,这才发现,那几个大个子围着一个人,果然是首长,几乎每天都可以在新闻联播中见到的。赵德良上前和首长握手,唐小舟自觉地往旁边站了一步,望向首长后面的随从,在一群随从中,他看到了武蒙。武蒙和唐小舟的身份一样,是秘书,他不可能跟在一大群领导身边,位置靠近边沿,这给唐小舟接近他提供了机会。

    唐小舟很想迎着走过去,却又知道,这种场合,是不能轻举妄动的,任何人的任何一个微小动作,都可能被安保人员作另外的理解,从而造成混乱。他站在那里不动,眼睛盯着武蒙,武蒙显然也看到了他,稍稍加快脚步。直到两人已经很近了,唐小舟才向前跨出一步,主动打招呼说,武主任,你好。

    武蒙伸出手,与唐小舟握了,说,小舟你好。我想一定能在这里见到你。

    唐小舟说,昨天晚上知道首长要来的消息,我就想,你可能会跟来。

    武蒙说,上次和小佟子谈起你,他说你现在发展很不错。

    唐小舟一下子懵了,小佟子?哪个小佟子?

    武蒙说,哦,欧阳佟,他个子小,我们都叫他小佟子。

    唐小舟略想了想,明白了,电视台的欧阳佟也是复旦毕业,比唐小舟高两届,他和武蒙是同班同学。他立即说,欧阳佟啊,很有性格的一个人。刚刚提拔为副台长,他突然不干了,要下海做生意。上次我们小聚的时候,我还问过他,生意做得不错。

    武蒙说,小佟子这个人,脾气比较丑,他那种人,是不适合商场的,搞不好会吃亏。他是我最好的兄弟,在你的手下,你要好好关照他。

    唐小舟说,这个自然,你放心。要不,这两天约他一下?我们一起喝杯酒。

    武蒙说,这次恐怕没有时间,首长还要去广东和福建,时间有限,今晚就要走。

    接下来的一整天,唐小舟都是马不停蹄,不断地奔走。领导们去医院看望伤者,到临时搭建的棚户区去看望灾民,浩浩荡荡的车队,走在最前面的领导已经下车,开始例行工作了,后面的车还在陆续到达。等这些人集合起来,领导的工作已经完成,又要乘车离开。后面的人因此手忙脚乱,奔跑着迅速赶向自己乘坐的汽车。

    让唐小舟惊叹的是首长的精力,一整天连轴转,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握手、讲话,十几个小时时间,走了八个地方,说了无数的话。尽管这些话,每一处都在重复,这么一天转下来,付出也是惊人的。

    到了晚上,将首长送上专列,唐小舟已经累得快趴下了,他以为接下来,可以在酒店里好好睡上一觉,可省里还有一大堆事等着赵德良,他要当晚赶回去。

    车子刚刚启动,赵德良就睡着了,唐小舟却不敢睡,他不得不强打精神,陪伴着冯彪——

    唐小舟拿着赵德良的茶杯、笔记本和笔走进会议室。

    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除了赵德良和陈运达,所有常委已经到齐。因为是扩大会,人大政协的主要领导以及副省长,全都来了。和例行的常委会不同,这次是排了座次的,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牌子,中间一圈是常委以及人大政协的领导,副省长以及几个重要的省委委员,只能排在第二圈。

    唐小舟注意看了一下,第一圈有一个空位,没有摆牌子,那是自己的位置。这次会议,由赵德良指名自己记录。离开会议室的时候,恰好见陈运达和他的秘书一同到达。唐小舟走进赵德良的办公室,告诉他都到齐了,然后返回自己的办公室,拿了录音笔和笔记本,出来时,恰好见赵德良离开办公室。

    跟在赵德良后面进入会议室,见坐在第二排的人,先后站起来,向赵德良行注目礼。赵德良并没有看他们,直接走到最前面坐下,看了看各位均已坐好,便说,我们开会。

    赵德良喝了一口水,又将笔记本打开,说,这次萝莉司过境,给江南省造成了巨大损失,据统计,全省直接经济损失高达一百一十亿元,受灾群众五百三十万人,死亡四百六十七人。今天,我们开一个检讨会,主要是检讨我们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探讨改进工作的方法,避免重蹈覆辙。

    一开始,赵德良就报出了一串数字。唐小舟心里最清楚,这些数字全是假的,应该说,没有一个是真实的。真实的数字是多少,别说赵德良不清楚,全省没有一个人清楚。就说死亡人数吧,其实是一个参考数字。什么是参考数字?也就是各级各部门根据平行单位的数字参考出来的。以某个镇为例,假如该镇死亡人数是三十五人,但是,他们打听到相邻镇上报的死亡人数是十八人,尽管本镇受灾更为严重,却不能完全按照实数上报。上报了,上面认为你的预防工作以及善后工作没做好。因此,将数字隐瞒一下,只报二十一人。到了县里,又要和平级单位对比。相邻的那个县,上报的死亡人数是八十五人,你却报一百一十人,同样说明你的工作没有做好。和邻县比一下,你的受灾情况应该不如邻县,没有理由死亡人数还多于邻县,于是在各地报上来的数字上减去一个数,上报时,可能变成了七十九人。这样层层参考下来,报到了省里。省里一看,死亡人数接近千人,这个数字太大了,报到中央,中央会怎么看江南省委?何况,江南省还不是萝莉司的重灾区,邻省的数字都没有这么多呢。于是,拦腰砍一刀,变成了四百六十七人。这个数字,只有各地上报数字的三分之二,而各地上报的数字,很可能早已经被砍掉了三分之一甚至更多。

    据此,唐小舟估计,这次风灾,全省死亡人数,可能在一千五百人左右。

    另一方面,损失数却可能多报。这样的大灾,无论是中央还是省里,都会采取救灾措施,最直接的措施,自然是划拨救灾款。而救灾款是按照受灾面积和受灾人数计算的,多报了,就可能多拿钱。

    第一个检讨的是闻州。闻州是萝莉司中心经过的两个市之一,萝莉司登陆时,中心风力达到十七级,进入江南省,减弱为十四级,进入闻州,又减弱为十三级。理论上,闻州的损失,应该比东涟小得多。而事实是,闻州比东涟的损失多出一倍,死亡人数多出好几倍。如果客观公正的话,东涟是这次防灾减灾的先进单位,而闻州市的领导班子,显然有重大渎职之嫌。尽管这次省委常委扩大会议的主题明确,是对这次风灾的检讨,可闻州市委书记赵有丰作这个检讨的时候,更像是在总结先进经验和工作业绩。无非是采取了哪些措施,疏散了多少人,解救受困群众多少,派出了多少个医疗队,消毒面积多少。

    赵有丰为什么大言不惭?他是有底气的。闻州上报的死亡人数是三百七十二人,东涟上报的是一百一十六人,仅这两个地区,总人数就达到了四百八十八人,比省里上报的数字多出二十一人。这还不包括陵丘和雷江。大家都听说,陵丘死了很多人,据说上千。如此一来,大家心知肚明了,总损失数,各地无法找到准确数字,死亡人数,大家心里都有一本账。省里既然带头玩假,下面玩点假,省里又能拿他们怎么办?

    尽管赵有丰报出了自己很多丰功伟绩,在他发言结束后,陈运达还是发难了。

    陈运达说,刚才,我听了闻州的报告,很全面也很生动。听了这样的报告,我认为给闻州评一个防风减灾先进集体,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不过,我更关心的不是这些成绩,而是成绩背后的疑问。我一直在研究关于这次灾害的统计数据,按说,闻州与东涟相邻,都是台风中心经过区域,台风经过东涟时,整整强了一级。可是,这上面的数据显示,闻州的直接经济损失,比东涟多出百分之一百四十七。你们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多出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七,是怎么来的?为什么风力更强的东涟,损失却比风力稍弱的闻州损失要小得多?为什么?省委开这次会,是一次检讨总结会,而不是一次评功总结会,不是要搞论功行赏,是要找问题,查漏洞。这么大个漏洞摆在这里,却没有人看到,或者说,大家都视而不见,这是什么原因?我看,这个原因,恰恰是最应该检讨的。

    陈运达说完,赵有丰连忙解释,说,陈省长说的问题,确实是个问题。不过,我在这里解释一句,闻州的直接经济损失大于东涟,可能与经济总量有关。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