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二号首长第二部101章

    巫丹说,他们被带到了新雍路的红太阳宾馆。两天来,纪委的人一直对巫丹审讯,问的事只有一件,黎兆平和巫丹在一起,是不是发生了性关系。巫丹不承认,纪委的人却说,在她家床单上,发现了黎兆平的精液。

    唐小舟问,他们还问了你别的吗?

    巫丹说,没有,他们反复问一件事,和黎兆平是不是情人关系,当天有没有发生性关系。我说只是朋友,我们之间是清白的。

    这件事真的把唐小舟搞懵了。直到现在,他都不太相信会是真的。省市纪委都有自己的办案宾馆,市纪委的宾馆是金山酒店,那座宾馆是经过特殊改装的。市纪委如果双规黎兆平,应该带他去金山酒店才对,怎么会带到红太阳宾馆?不合常规嘛。

    巫丹提出,想见赵德良一面。这个要求让唐小舟觉得头大,按说,双规黎兆平,赵德良肯定是知道的。此时,巫丹要见赵德良,赵德良会同意吗?

    唐小舟说,你先别急,赵书记明天才回到雍州,到时候我再和你联系。你最好去换个电话卡,然后把新的电话号码发给我。

    离开巫丹,唐小舟驾车回家了。这件事实在太特别太突然,让他措手不及,许多事,他不得不好好想一想。坐在家里,他有一种冲动,应该给梅尚玲打个电话,她肯定清楚此事。转而一想,找梅尚玲有些不妥。如果梅尚玲肯告诉自己,可能早就说了。这件事,自己出面似乎不太好,应该找别人出面才好。

    他拿起手机,拨打舒彦的电话。舒彦在江南省的关系很广,本人又是律师身份,由她出面了解此事,可能是最好选择。不料舒彦在北京参加律师协会的活动,没有这么快返回雍州。舒彦问唐小舟有什么事,唐小舟只好说晚上有个饭局,原本想约她一起吃饭。

    放下电话,将心目中所有人排了个队,似乎只有容易最适合,她的丈夫是监察厅的一名副厅级干部。当然不能说得太详细,只是说,我听到一个消息,广电局娱乐频道总监黎兆平被双规了,你帮我打听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容易很清楚规则,并没有多问,说,好的,我打听以后再和你联系。

    等容易的电话时,黎兆平的弟弟黎兆林给唐小舟打了一个电话,唐小舟没有接,挂断了。他目前什么都不清楚,跟黎兆林没法说。他能想象,黎兆林和陆敏一定非常急,可急能解决什么问题?遇到这种事,一定得谋定而后动。

    看看时间,赵德良应该上火车了。他还是决定给赵德良打个电话,探探他的口气。

    赵德良接起电话后问道,小舟,有事吗?

    唐小舟说,赵书记,你是不是已经上车了?

    赵德良说,车子已经开出北京了。

    唐小舟说,没什么特别的事,我只是落实一下。

    唐小舟正要挂断电话,赵德良又说,对了,兆平那个什么雍城之星搞完了没有?如果还没完,你让他快点结束吧。

    唐小舟一愣,雍城之星?他问,雍城之星怎么了?

    赵德良说,萝莉司刚过,江南省损失惨重,江南卫视天天莺歌燕舞,有人告到了中宣部,说江南卫视没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你跟他们打个电话,以后搞这类东西,要注意一下这方面的事。

    赵德良还关心着黎兆平的雍城之星选美,这似乎表明,赵德良也不知道黎兆平被双规了。

    黎兆平只是一名处级干部,双规一名处级干部,没有必要向省委书记汇报,赵德良不知情,似乎也合理。问题是,黎兆平这名处级干部,显然和别的处级干部不同。不说打狗欺主这样难听的话,至少也有针对赵德良之嫌吧。

    想到这一点,唐小舟更是吓出一身冷汗。难道说,这次双规事件,针对的目标,并不是黎兆平,而是赵德良?他们既然要双规黎兆平,为什么把巫丹留滞四十多个小时?为什么一直盯着巫丹和黎兆平的两性关系?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赵德良?然而,双规黎兆平能打击赵德良吗?他们是不是想,将赵德良和巫丹之间的两性关系坐实,然后以此为炮弹,将赵德良掀翻?且不说赵德良和巫丹到底有没有特殊关系,就连唐小舟也没有证实,就算证实了,这么一件事,就能把赵德良赶出江南省?不错,当初他们排挤袁百鸣的时候,突破点就在一个女人身上,可蒋丽珊和巫丹,性质毕竟不同吧。

    容易的电话打过来了,答复是没有任何消息,省监察厅以及省纪委的人,并不知道此事。他们也向雍州市纪委和市监察局侧面打听了一下,问了好几个人,答复一样,并不清楚此事。容易说,她和丈夫讨论过,认定这是一个假消息,原因很简单,黎兆平是省管干部,不可能由雍州市纪委出面。市里如果真这样做,那会加深省市矛盾,引起很多后患。

    第二天早晨去车站接赵德良,又一起返回迎宾馆,一起吃早餐。唐小舟一直观察赵德良,并没有发现丝毫异状。早晨到了办公室,向赵德良汇报了日程安排,犹豫了一下,想将这件事说出来,最终还是没有拿定主意,退出去了。

    在办公室坐了几分钟,巫丹的电话打过来了,问赵德良是否同意见自己。唐小舟只好撒谎,说赵书记刚回来,一堆事情需要处理,他没找到机会。放下电话,容易的电话进来了,昨天晚上,她和丈夫一直在打听此事,这件事非常奇怪,竟然没有风声传出来。后来,他们直接找了雍州市纪委书记李福同。李福同说,龙晓鹏说过要双规省电视台的一名普通处级干部,是上面交办的案件。李福同只是简单地问了问情况,考虑到这是一件受贿五十万元的案件,又是上面交办的,便答应由龙晓鹏全权处理。容易和丈夫稍稍作了一番了解,龙晓鹏和黎兆平似乎是好朋友,由龙晓鹏出面双规黎兆平,有点让人难以想象。

    唐小舟觉得这件事不能犹豫了,找个机会,进了赵德良的办公室。给赵德良的杯子里续了水,然后说,赵书记,我刚刚接到巫丹小姐的电话。

    赵德良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在看,听了他的话,并没有出声,只是抬眼看他。

    唐小舟说,巫小姐说,她刚刚从纪委出来。她被留滞了四十多小时。

    这话让赵德良重视了,问道,留滞?什么事?

    唐小舟简单地将事情说了。赵德良说,黎兆平不是省里的干部吗?为什么是雍州市对他双规?

    唐小舟说,我侧面打听过,这件事很奇怪,似乎很保密,完全打听不到消息。当然,因为没有向你汇报,我也不好动作太大。

    赵德良略想了想,说,你去摸摸情况也好,晚上我们再碰个头。

    唐小舟虽然答应,却并没有立即出去,欲言又止。赵德良问了一句。他便说,巫小姐的情绪很不好,她想见见你。

    赵德良想了想,说,还是不见了。接着,他又说,你和王问津联系一下,看能不能尽快安排她去香港,旅游访问都可以。如果王问津同意,把她调到香港去好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唐小舟开始打电话,第一个电话打给纪委副书记梅尚玲,约她中午一起吃饭。梅尚玲也不多问,立即答应下来,并且说,地点由他定,到了时间她会过来接他。结束这个电话,又给香港的王问津打电话。

    王问津是赵德良的大学同学,目前是香港一家中文电视台的老板。王问津听说巫丹想去香港,立即答应。赵德良说旅游访问都可以,唐小舟却很明确,希望王问津安排巫丹去香港工作,哪怕是短期工作也行。

    得到王问津明确答复,唐小舟拨通巫丹的新手机号。

    巫丹非常敏感,问道,这是他的意思?

    唐小舟并没有说明是谁的意思,而是说,王问津和赵书记是大学同学,非常好的朋友。王问津曾好几次向赵书记要过你,赵书记没有答应。这次去北京,两人恰好又碰到了,赵书记就答应了。

    巫丹一听就明白了,这是赵德良的意思,便说,也好。

    唐小舟说,那好,你准备一下,最好尽快走,先去散心,看一看那边的情况,再决定。

    将手头的工作处理了一下,快到下班时间了。梅尚玲打电话过来问是不是能走了,唐小舟,随时都可以。梅尚玲说,那好,你现在下楼吧。

    两人并没有选择新省委附近,反正梅尚玲有车,找了一个清静的地方,要了一个单间。

    梅尚玲知道唐小舟大概没时间单独请自己吃饭,一定是有事。点完菜后,她便问,你说吧,要我做什么?

    唐小舟说,打听一件事,黎兆平是怎么回事?

    黎兆平?梅尚玲反问了一句,电视台那个黎兆平?他怎么了?

    唐小舟说,黎兆平被双规的事。

    梅尚玲吓了一跳,说,不可能,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唐小舟将自己知道的情况介绍了一遍,并没有说明这件事到底是他想了解,还是赵德良委托他来了解。说不说都一样,大家都是明白人。

    梅尚玲也没有多问,立即拿起手机,拨打了好几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打给省纪委书记夏春和,接着打给了省纪委几个执行处室的负责人,又打给省检的薛有天检察长,反贪局长洪逸斌,再给市纪委书记李福同打电话。只有李福同说知道这件事,他向梅尚玲介绍了龙晓鹏提到的一些事。

    梅尚玲也糊涂了。李福同说是上面交办的案件,他显然理解成了省纪委交办的。既然是上面交办的案子,自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就懒得过问。问题是,如果真是上面交办的案子,梅尚玲作为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长,她一定知道,即使是中纪委交办的案件,也一定要知会省纪委。

    晚上召开常委会,议题包括听取雍州市党代会准备情况汇报等。唐小舟的办公室很热闹,好几位常委的秘书都坐在他这里,包括王宗平。唐小舟想问黎兆平的事,又不好当着很多人说,只得冲他使眼色。王宗平会意,走出了唐小舟的办公室。唐小舟随后也走到了外面,见王宗平站在走道上,便说,走,我们到下面走走。

    新办公楼有大片的绿化区域,绿化带中间,还有意铺了一些小道。两人沿着小道向前走,四周见不到别人。

    唐小舟问,兆平是怎么回事?

    王宗平不明白他的意思,反问道,兆平怎么了?

    唐小舟似乎证实了某种猜测,说,你果然不知道,兆平被双规了。

    王宗平大吃一惊,说,有这样的事?什么时候的事?接着又说,怎么可能?兆平即使不是富可敌国,也是亿万富翁。他怎么会在经济上出问题?

    唐小舟并没有太突出的表情,而是淡淡地说,这个案子,由龙晓鹏在办。

    王宗平好一会儿没说话,他显然在评估这个消息带给自己的冲击。过了一会儿,他问,省里交办的案件?

    唐小舟摆了摆头,说,省纪委那边我问过,他们不清楚这件事。

    王宗平的表情顿时异常严峻起来。他掏出一支烟,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说,怎么味道不对?这话有点莫名其妙,很容易让人想到他在说烟。

    唐小舟心里透亮,雍州市党代会马上就要召开,接下来是省党代会。各级党政机关都需要洗牌,政坛的每一次行动,都可能与洗牌直接相关。恰在这个关键当口,闹出个黎兆平双规案件,又是这么个莫名其妙的双规案,性质实在是太特别了。政治就像一场牌,每打出一张,都有非同一般的意义,关键要看这牌是谁打出的。如果说黎兆平双规案是江南官场的一张牌,这张牌,到底是谁打出的?目的是什么?这才是所有一切的要点所在。

    王宗平思考片刻,拿出手机,显然想拨某个电话,但仅仅只是拨了几个号码,又改变了主意,将手机放下了。

    唐小舟并不真想从王宗平这里问出什么。或者说,什么都没问出,本身就已经表明了一切。他见王宗平在抽烟,便说,我先上去了。也不理会王宗平,转身朝办公室走去。

    常委会散时,已经十一点多。唐小舟走进赵德良的办公室时,彭清源和余丹鸿都在。赵德良说,小舟,你不急着回去吧?如果不急着回去,我就练几个字。

    唐小舟什么话都没说,进入里面的书房,做好了准备。出来时,余丹鸿已经走了,彭清源仍然在。赵德良说,小舟,你给清源书记泡杯新茶来。

    唐小舟接过彭清源的茶杯,返回自己的办公室,重新泡好一杯茶,端进赵德良的办公室,两位书记已经进了书房。唐小舟端着茶进去,见赵德良正在练字,彭清源在帮他拖纸。

    赵德良问,黎兆平的事,你知道吗??

    彭清源说,黎兆平的什么事?

    赵德良说,他被双规了。

    彭清源显然暗吃了一惊,问,双规?因为什么事?

    赵德良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案子在雍州。

    彭清源更加意外,有一会儿没说话。唐小舟趁着这个机会把茶递给彭清源,又从他手里接过了纸。

    赵德良说,小舟,你把情况对清源同志说一下。

    唐小舟说,案子是龙晓鹏在办。黎兆平是从市电视台宿舍被带走的,有人说是从巫丹小姐的家里带走的。时间的选择也很特别,他们前一天下午就进了巫小姐的家,直到第二天早晨上班的时候,才将两人带走,很多人看到这件事。他们似乎是有意选择了这个时间。

    彭清源插话说,这么高调?

    唐小舟说,我打听过,据说这是上面交办的案件。可是,我问过省纪委,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我通过其他途径打听了一下,听到一种说法。

    赵德良停止了写字,望着唐小舟,问,什么说法?

    唐小舟说,省人民医院有个护士长,名叫周小萸。周小萸有个女儿,名叫吴芷娅。吴芷娅想当选雍城之星,周小萸便给黎兆平送了五十万,条件是进入前三名。结果,吴芷娅止步于前四,周小萸就把黎兆平告了。

    赵德良已经将这幅字写完了。唐小舟将写好的宣纸拿开,又重新铺上一张。赵德良右手拿着笔,眼睛盯着纸,在考虑写什么,同时说,我怎么听说,黎兆平公开说过,他什么都差,就是不差钱。原来他的不差钱,是这样来的?雍城之星,一个人收五十万,前十名,是不是要收五百万?

    唐小舟说,对黎兆平的情况,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的老婆陆敏是兆元房地产公司董事长,资产几十亿恐怕只会多不会少。他的弟弟黎兆林在证券公司上班,并且替黎兆平搞证券投资,手下有一个私募基金,前几年就听说超过二十亿,黎兆平是最大的股东。此外,黎兆平好像还有其他一些产业和投资,也都很赚钱。兆元公司正在建的清水塘项目,光地皮费就是四十几个亿,项目建完,可能超过三百亿。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