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二号首长第二部第104章

    坐到车上,好半天没有点火。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该干什么,脑袋中呈现的,是一种空前的迷惘。和谁打个电话吧,也许喝一场酒,让自己醉一次。他拿出手机,竟然不知道应该打给谁。翻开短信页,发现第一个短信是颜昕茹的。这丫头三天两头给他发来一个暧昧的短信。

    最近的一个短信说:某日暴雨,男子进庙避雨,见一美妇,顿时淫意,成其好事。事毕,美妇怒,告于县衙。县官曰,有何冤情,从实招来。美妇:狂风暴雨,进庙躲雨,遭遇恶棍,满嘴淫语,霸王上弓,强占民女。男子驳称:风狂雨暴,躲雨进庙,见此女子,对佛撒尿,情急无措,堵住尿道。县官判曰:阻尿有理,原告无效。

    唐小舟想,这丫头倒也执着,只不过自己此时哪有心情和她堵尿道?翻过,再往下看,看到冷雅馨的短信。

    看完她的短信,唐小舟会心一笑,心情也就好了许多,立即回拨过去。接到他的电话,冷雅馨十分兴奋,说,我想你就会给我电话了。

    唐小舟问,在干嘛呢?

    冷雅馨说,刚吃完饭回宿舍。

    唐小舟说,吃过饭了?我还说约你一起吃饭呢。

    冷雅馨说,没诚意。那你早不说?

    唐小舟说,我想说呀。可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要不,再吃一餐吧。我来接你。

    他也说不清楚自己的心理,和别的女人见面,最迫切的事,肯定是做爱。做完爱之后,所有的事,也就结束了。有时候,甚至只为着这样一个目的,而对方也似乎只有同样的目的。完成之后,彼此说再见,谁都不会觉得少点什么。和冷雅馨在一起则不同,即使什么都不做,仅仅是彼此相望,心灵深处,也如春天的原野,暖风往往,繁华似锦。

    这一晚上,先和冷雅馨一起吃饭,然后带她去泡吧,一直到凌晨一点多,用几十瓶啤酒将自己灌得有些醉意,才在酒吧附近开了个房间,也不洗澡,甚至连衣服都没脱,抱着冷雅馨就睡了。

    关于黎兆平案,整个官场看上去风平浪静,但舒彦如同扑进平静湖水中的一块石头,引起了不小的涟漪。

    首先,舒彦找到了省检察院,通过检察院下了一份文件,鉴于黎兆平受贿案办理过程中,有可能存在程序非法的可能,根据其代理律师舒彦的申请,同意舒彦跟进此案,以保障其委托人的公民权受到法律保护。

    唐小舟清楚,这样一份文件,别说针对的是纪检部门,就算是发给检察部门的,比如雍州市检察院,他们也一样可以阳奉阴违。何况,检察院和纪委根本不是一条线,龙晓鹏绝对不会将这份文件放在眼里。另一方面,毕竟是省检的红头文件,这样的文件,对于龙晓鹏,肯定是一大压力。

    有些人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舒彦的身份上,通过行政力量给舒彦施压。舒彦本人只是一名律师,那些权力之手要伸到舒彦的领域,需要绕几个弯。但是,他们注意到了舒彦的社会关系。舒彦的公公原是雍州市政协副主席退休,目前还挂了个顾问之职。舒彦的丈夫曹能宪,目前是省林业厅副厅长,正希望解决正厅职位。有人分别向他们递话,希望他们劝说舒彦放弃此事。甚至有人拿舒彦和黎兆平的私人关系说事,大肆传播两人的绯闻。

    舒彦自然不肯放弃。不仅没有放弃,而且设法拿到了银行的一份录像资料。这份录像是给黎兆平的银行卡里汇款时留下的。汇款人并不是周小萸,而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舒彦想办法让周小萸看过此人的照片,周小萸一开始完全否认认识此人。这也就是说,给黎兆平汇的五十万,根本不是周小萸所为,而是另一个人。这是一桩典型的栽赃陷害案。

    得到这一消息后,唐小舟立即约见梅尚玲。他以为,只要有了这一证据,梅尚玲或者省纪委便可以出面干预此案。

    梅尚玲听了之后,摆了摆头,说,这说明不了什么。有人举报黎兆平受贿五十万,而他的账上,又确实有这五十万元。对此进行调查,程序上并没有问题。就算最终查明这笔款存在问题,那也是给这个案子一个结论,程序上不存在问题。在这件事情上面,很难抓住把柄。

    既然梅尚玲这里无能为力,唐小舟只好等舒彦这颗石头激起怎样的大浪了。唐小舟原以为,此事还会平静好多天,没想到,舒彦这枚过河卒子,还真是起到了大作用。两天后,他刚刚陪赵德良在下面走了一圈回来,接到王宗平的电话,说是彭清源想见赵德良。唐小舟问,主要谈什么事?王宗平说,应该是那件事吧。唐小舟心中一喜,说,好,我向赵书记汇报后再给你电话。

    能够随时见赵德良的人不多,彭清源是其中之一。唐小舟向赵德良汇报后,赵德良立即说,你安排一下。唐小舟说,除非十点以后。赵德良说,那就十点以后,叫他到七号楼去。

    彭清源到的时候,赵德良已经开始练字。王宗平留在一楼,唐小舟将彭清源引上二楼书房,一见面,赵德良就说,是兆平的事吗?你给我一句明确的话,他到底有问题还是没有问题?

    唐小舟原本应该出去,听说谈黎兆平的事,他便留了下来。赵德良并没有暗示他离开,他也就装糊涂。

    彭清源看了看他的字,说,这个答复,我没法给你。不过,我可以肯定,这件事背后有人。

    赵德良将那幅字写完,却不盖章。唐小舟将写好的宣纸拿起来,用夹子夹了,挂在书房里。赵德良问,背后有人?有什么人?

    彭清源说,有这么两件事。通过银行,调阅了汇款人的录像资料,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周小萸根本不认识此人。

    赵德良问,第二件事呢?

    彭清源说,周小萸看过那个人的照片,完全否认认识此人。从她的表情判断,她应该确实不认识。不过,事后她可能意识到此人与案件有一定关系,立即约见了另一个人。这个人的身份比较特别。

    赵德良已经蘸了墨,却没有写,墨滴到了宣纸上。

    彭清源说,周小萸去见的这个人,是齐天胜。

    说过这句话后,赵德良没有出声,彭清源也没有继续往下说。唐小舟要将那张滴了墨的宣纸拿开,赵德良摆了摆手。唐小舟只好退了一步,站在一旁。赵德良并没有在意那一点墨,而是将刚才的赤壁怀古又写了一遍。写完之后,才抬起头来,问彭清源,你有什么打算?

    彭清源并没有说自己有什么打算,而是说,有一个律师,叫舒彦,是黎兆平的朋友。她在跑黎兆平的事。

    赵德良问,跑黎兆平的事?怎么跑?

    彭清源说,她想做成两件事,一是争取有关部门对龙晓鹏立案。据她说,她手中掌握龙晓鹏受贿的证据。一是争取让黎兆平选上党代会代表。

    赵德良说,黎兆平的案子还没有定性吧?按照党章,他是不是有被选资格?

    彭清源说,是的,他有被选资格。

    赵德良挥了挥左手,说,既然他有被选资格,你和我,恐怕也不能只手遮天,决定他能参选还是不能参选。恐怕我们这两个书记,没有权力剥夺一个普通党员当选党代表的权利。

    彭清源说,是的。

    唐小舟在一旁暗喜,这是否说明,他们将启动一件事,让黎兆平当选党代表?各市州的党代会已经召开,只有省直的党代表选举晚一步,也正在陆续进行。如果能够让黎兆平当选党代表,只要代表资格一确认,龙晓鹏就必须向省委办公厅报告黎兆平案的相关情况,并且拿出确凿证据证明黎兆平犯罪,再由省委办公厅启动相应的程序,撤销黎兆平的省代表资格。换句话说,如果龙晓鹏无法拿出确凿的证据说服省委办公厅,就必须释放黎兆平。

    这一招实在是太妙了。自己以为天大的难事,到了这些人手中,竟然只需要如此轻轻一招,便化解于无形。

    赵德良练过字,去卫生间洗手,出来后,走到旁边的茶几前,拿起一包中华烟,扔给彭清源。

    彭清源和唐小舟都明白了,这是给予抽烟待遇。彭清源老实不客气,拿过烟,撕开,抽出一支。唐小舟立即拿起茶几上的打火机,替彭清源点燃。赵德良走到沙发前坐下来,对彭清源说,清源,我这里有好茶,要不要尝一尝?

    彭清源说,我知道你这里有好茶,早就想讨一点了。

    赵德良说,小舟,把上次的茶,给彭书记拿一斤。

    唐小舟拿了茶进来,见赵德良和彭清源正在谈陈运达。彭清源说,这个人做事很踏实,执行力很强。当初,他留在工厂,干的是搬运工,两年时间,从县劳模干到省劳模。他当县长的时候,遇到大洪灾,自己就当了突击队队长,吃睡都在大堤上,后来感冒发高烧,又在深水里泡,当场昏倒,差点被洪水冲走,幸亏身边两个武警战士机灵,将他捞起来。当时县委作出一个决定,要他住院,可他让一线的医护小组在工棚里搭了一个临时病房,他就住在那里。县委书记问起来,他说自己尊重了县委的决定,已经住院了。

    唐小舟见两位领导谈工作,也就退了出来。

    王宗平在楼下看电视,唐小舟在他旁边坐下来,问他,你那里有些什么进展?

    王宗平说,这件事的背后,恐怕非常复杂。

    唐小舟问,复杂在哪里?

    王宗平向楼上看了看,说,你可能还不知道,周小萸是彭书记介绍给兆平的。当初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进入前三一说,倒是说过,比赛结束后,找个机会把吴芷娅安排在娱乐频道,并且想办法让她当主持人。

    唐小舟想起那次见到吴芷娅的情形,问道,会不会黎兆平把她办了?

    王宗平说,你傻呀,兆平是什么人?他会这么没眼水?

    唐小舟说,可是,她好像没有当成主持人呀。

    王宗平说,那也是兆平的意思。她的普通话太差,兆平想先让她去学两年普通话。

    唐小舟说,如果是这种关系,黎兆平怎么可能收周小萸的钱?

    王宗平说,就是。

    唐小舟问,既然是这样,周小萸为什么会跳出来举报兆平?

    王宗平说,我让人去查了一下周小萸。这个人,非常复杂。

    唐小舟说,还用查?整个雍州甚至整个江南省,都知道她复杂啦。我不知听多少人说过,她和省市好多领导都有一腿。难以相信,好像她有特异功能一样。

    王宗平说,她和齐天胜是高中同学,当时,齐天胜追过她,她没有答应。多年以后,两人的地位出现了巨大变化,彼此的关系,又开始亲密起来。她一直在努力想让齐天胜帮忙把她调到卫生厅当个官。

    唐小舟说,难道说,他们之间,搞了什么交换?

    王宗平说,这种可能不是没有。我听说,吴芷娅已经进了省广电,而且解决了局聘。

    唐小舟问,这也是交换条件之一?

    王宗平说,估计是。

    唐小舟又换了个话题,说,你估计,兆平被选上党代表的可能性有多大?

    王宗平说,这个真的很难说。党代表的选举,是一个自下而上再自上而下的过程。先由基层产生推荐人,层层推荐之后,上报宣传部,再由宣传部上报省委。由省委以及宣传部组织专门的人员对相关人员进行考察,然后确定差额候选人,再由系统内各单位派出党员代表投票选举。文宣口,那么多人,有多少人会投兆平的票,难说。主要还是广电的代表吧。可广电是被杜崇光控制的。

    唐小舟说,这样说来,这条路走不通?

    王宗平说,那也不一定,关键要看丁部长下多大的力。

    正说着,彭清源下楼了。他一边往楼下走,一边对王宗平说,宗平,你给应平同志打个电话,问他在哪里,我们去找找他。

    唐小舟心中一喜。找丁应平?这么说,赵德良授意了?如果赵德良一定要选黎兆平,杜崇光想阻止,恐怕阻止不了吧。

    这是几天来,唐小舟心情最好的一天,离开赵德良,独自驾车回家的路上,唐小舟的心中,说不出的兴奋,他一边驾车,一边吹着口哨。

    没想到乐极生悲。正开着车的时候,手机响起来。他也没有看号码,立即接听了。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个电话,竟然是他最不想听的。

    知道我是谁吗?电话中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声音很好听,也很熟悉,就是一时想不起是谁。唐小舟不喜欢玩这种游戏,也没时间没精力和女人们玩这类游戏。偏偏女人就是喜欢这样玩。但凡遇到这类女人,如果不是有些职位的,唐小舟绝对不会留下她的名字,此后也一定不会主动联系。喜欢玩这类游戏的女人,是不会留在他的圈子里的。

    他问,有事吗?

    女人说,怎么这么冷冰冰的?

    唐小舟心里一阵烦躁,很想说,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没人想和你缠缠绵绵的。这话自然不能说。官场经历了这么几年,他早已经练就了一种波澜不惊的品性。就算这次的黎兆平事件,让他受了点惊,可看一看赵德良,他也再一次体会到高人的境界。他说,对不起,我很忙,如果没什么事,就挂了。

    刚刚挂断,电话又打进来了。唐小舟看了一眼,还是刚才的电话,又挂断了。可这个电话很固执,再一次响起。唐小舟不得不接起,说,你到底有什么事?

    女人说,为什么一再挂断我的电话?是不是怕我?

    唐小舟有些恼火,说,你到底有什么事?

    女人说,我们有一笔旧账,我想和你算一算。

    唐小舟问,旧账?什么旧账?

    女人说,你该不是这么健忘吧,你欠了谁的账,你自己心里不清楚?

    唐小舟说,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查清楚再打吧。说过之后,再次挂断了电话。

    可电话刚刚挂断,又一次打进来了。唐小舟不胜其烦,接起电话说,你再这样骚扰,我报警了。

    女人说,报警?好哇,你报呀。我怕你不敢。

    唐小舟说,我为什么不敢?说过之后,再一次关掉电话,并且迅速将这个号码列入黑名单。

    这件事搞得唐小舟极度不爽,回到家,心里装着的,尽是这件事。洗澡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个女人的声音非常熟悉,应该是某个和自己接触较多的女人吧。接触较多的女人,为什么用那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

    突然,他脑中的某根断了的弦接上了。他想到了某个人,或者说某个麻烦。这个麻烦,是黎兆平给他惹上的,也是黎兆平帮他处理的。当时,他就怀疑,此事不会如此简单就结束了?现在看来,黎兆平被双规的消息传出后,这个女人又冒出来了。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