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唐小舟说,雍州市政府办公厅主任,你如果有兴趣的话,我找彭书记说一说雷主任心里明白,雍州市政府虽然也称办公厅,但实际上并非厅级,而是副厅,低半级。但通常情况,市府办主任是由政府秘书长兼任的,也就是说,他若是去当政府办主任,至少会给他一个副秘书长,用不了多久,就可能解决秘书长职位。一旦当了市府秘书长,再谋市委秘书长,就会容易得多。因此,他没有丝毫犹豫,同意了。

    换届时,雍州市府班子作了一系列调整,温瑞隆到了省里,郑砚华入主雍州市,副市长中,增加了刘茗枉和汪岳伦,原府办主任卢新华调任去衡市副市长,市里正在物色府办主任人选。唐小舟先和郑规华打了个招呼,又找王宗平说了说,这事就成了。

    雷主任离开后,驻京办主任的位置空了出来。从雍州再调人来?人家不一定乐意来,综合考虑各方面的素质,还真找不到一个比王丽媛更适合的。关于王丽媛的任职,唐小舟还真没有说一句话,结果却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

    唐小舟说,王姐,你想太多了。能够动一动,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与我的关系并不大。

    王丽媛说,我知道,我都知道。认识你这个兄弟,是我的福气。

    唐小舟不接了,端起啤酒敬王丽媛,两人碰了一下杯,喝了酒,又开始聊到别的话题。唐小舟还是想和王丽媛聊天的,她这个位置持别,是个信息集散地,许多在雍州发生的事,当地人还不知道,驻京办早已经清趁了。不过,要和她谈这些,就得单独相处,一男一女坐下来促膝深谈,那是有危险的。正如一个段子说的,常与领导吃饭,升官是迟早的事。常与大款吃饭,发财是迟早的事。常与情人吃饭,肾虚是迟早的事。常与异性吃饭,上床是迟早的事。常与老婆吃饭,厌倦是迟早的事。

    接下来的话题,自然谈到了江南官场,据王丽媛说,最近一段时间,陈运达跑北京跑得比较勤,唐小舟很担心陈运达同赵德良只是表面上和好,背后会继续搞小动作,听说陈运达常常跑北京,顿时充满了警惕,问王丽媛,陈运达跑北京,为的什么事。

    王丽媛说,表面上,陈运达是到北京来跑项目。赵德良当省委书记,希望全面改变江南省,争取了不少项目。这些项目一旦拍板,还有很多细致的工作要做,比如到北京立项,到各部委要配套资金等,都是政府的事,也就是陈运达的事。陈运达自然不可能驻在北京跑这些事,主要工作,是由驻京办配合省里相关人员。所以,王丽媛对这类事,是非常清趁的。

    她说,运达省长好像和隆瑞副省长之间,出现了一些问题。他似乎不希望温瑞隆进入省委班子。

    唐小舟一听,感情十分复杂。当初,赵德良力主温瑞隆进入省委班子,唐小舟觉得不妥,认为这样做,会增大陈运达的权重。后来才想明白,赵德良此举,看似是退,其实是进,温瑞隆进入班子之后,和陈运达根本不可能成为盟友。现在,这一看法果然证实了,他们不仅没有成为盟友,反而出现了较为激烈的矛盾。可见,赵德良在政治上的预见能力,实在太惊人。

    另一方面,唐小舟又十分忧虑。赵德良在稳定了江南政局之后,一定想干些大事,要干大事,就需要整个班子紧密团结。温瑞隆虽然还没有正式进班子,但已经成为江南省政坛极其重要的人物。这样两个人物出现矛盾,对整个江南省政坛,是有关键性影响的。

    令唐小舟没料到的是,从王丽媛的口里,唐小舟竟然听说,不仅陈运达和温瑞隆的矛盾很深,吉戎菲同夏春和之间,也有矛盾。王丽媛说这话的理由是,某次吉戎菲进京,住在江南饭店,第二天,夏春和进京,也住在这里。安排房间的时候,服务员多说了一句话,说住七楼吧,吉部长也住七楼。夏春和原本是同意住七楼的,听到这句话后,换到了九楼。

    第二天早晨用早餐,王丽媛想,两人都是常委,是否可以安排在一个单间。她为此去请示夏春和。她自然不好直说,只是装着很随便地说了一句,省委组织部的吉部长也在这里。夏春和听说后,没有丝毫反应,王丽媛也不敢再提。

    接下来,去通知吉戎菲吃早餐,吉戎菲毕竟是女同志,话稍稍多一点,问王丽媛,江南省哪些人住这里?王丽媛没有说别人,只是说,纪委夏书记住在九楼。吉戎菲听说后,竟然一言未发。

    唐小舟觉得奇怪,夏吞和同吉戎菲能有什么过节?至于吗?

    王丽媛说,我也觉得奇怪,这两个人,从来没在一起工作过,怎么可能会有过节?后来,我听人家说,吉部长夏书记不一定有什么过节,但夏书记和彭书记之间,恐怕有些事。当年提拔吉戎菲的,正是彭清源另外还有一种说法,当年,彭清源想当副省长,竞争对手是夏春和。为了这场竟争,两人都使了很多手段,各自在上面找人,在周边也围了一群人,替他们出力。吉戎菲在那时候,是彭清A的干将,似乎做了一些对夏春和很不利的事,让夏春和一直怀恨在心。

    听到这些说法,唐小舟有些瞪目结舌。他一直以为,如今的江南政局,是前所未有的好局,陈运达虽然势力强大,但是,同赵德良已经达成和谐。其余的人罗先晖走了,余丹鸿似乎也起不了作用,唐小舟甚至认为,赵德良一定会在不久之后,对余丹鸿有所安排,这样的局面,是一统天下。现在才知道,天下没有净土,只要有权力的地方,就一定会有矛盾,会有斗争。

    唐小舟倒不会幼稚到认定省委班子的一帮人会像一个人一样。别说是两个人以上就会有矛盾,许多时候,自己和自己也矛盾着。省委班子有十几个人,有这样那样的矛盾,也是完全正常的。在唐小舟看来,公开的矛盾,或者容易处理,矛盾激化的时候,也许就是彻底解决的时候。但现在的情况并非如此,而且彼此在心里栽下一根刺。这样的矛盾如果不处理好,一定会影响工作吧。

    赵德良是否知道这件事?自己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下他?如果提醒,到底应该怎么说?

    此外,唐小舟也因此明白了吉戎菲在组织部的工作为何总是许多的羁绊,雷震台作为常务副部长,又为何胆敢和部长暗中较劲,原来根子在夏春和那里。吉戎菲对此,应该心知肚明吧?她将如何处理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还真是一件难事。

    第二天一早,王丽媛派出两辆车,王丽媛去接赵德良,唐小舟去接武蒙。武蒙和妻子刘朔雯一起下楼,唐小舟连忙下车,热情地迎上去。坦率地说,他的热情多少显得有些假,心中甚至在想,能不能有什么办法阻止刘朔雯出面?谁都明白,赵德良大老远跑来,目的不是为了请武蒙吃一餐饭,何况还是一顿早餐,他是有求于对方。被求的人心里绝对有数,答应或者不答应,只是一句话,是否违反原则,那还要看所求的事,大到了何种程度。让一名省委书记违背法律和原则去求一个人,可能性实在太小,也几乎犯不着。因此,无论赵德良所求是什么,无外乎两个字:人情。

    官场上常常有这样的事,明知对方有求于自己,故意带个不相干的人在身边用这种办法阻止对方将隐私的话说出来。

    难道武蒙根本不想助赵德良一臂之力?他之所以安排晚餐,随后又改为晚茶更进一步改为早餐,在唐小舟看来,他早已经洞悉赵德良的意思,并且有意安排见面时间吧。

    唐小舟先和武蒙握手,叫一声武主任,又和刘朔雯握手,叫一声雯姐。

    武蒙似乎为了说明,对唐小舟说,朔雯正好到那一带去办事,我们带她一程唐小舟听了,心头的硬块顿时一松,说,雯姐一起去吃早餐吧。说着,他拉开车门,将刘朔雯迎上车。武蒙不等唐小舟有所行动,直接走向另一边的车门。

    驻京办的司机还算称职,立即替他将车门打开。

    唐小舟坐上车,刚刚将车门关好,武蒙便问,小舟,你跟赵书记好几年了吧唐小舟说,是的,三年了。

    武蒙说,我听说你还只是处级?省委书记的秘书,处级已经很少了。

    刘朔雯连忙在旁边说,有机会,你应该替小舟说说话。

    唐小舟可不希望武蒙开这个口。话一旦出来,赵德良说不定认为他在走武蒙的路子,是不相信自己。他连忙说,常委会刚开过,动了一下,已经公示了。刘朔雯连忙说,哦,外放还是就地解决?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