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武蒙说,估计赵书记舍不得他走吧,找个好秘书不容易。

    唐小舟可不希望他们过多地谈自己,还有驻京办的司机在呢,隔墙有耳啊,传出去,意思可能就变了。他连忙转了一个话题,说,武主任年限早就到了吧,是不是应该有点什么动静了?

    武蒙倒也不隐瞒,说,也许下半年会有点变化吧。

    唐小舟心里明白了,今年是市县级政府换届,明年就是全国的两会和省级两会。下半年动一动,那就是去政府。这个话题,自然不能深入地谈下去,彼此明白点到为止,够了。唐小舟再次转换了话题,对刘朔雯说,雯姐还没到过江南省吧?是不是给我机会,当一次东道主?

    刘朔雯说,好哇。现在渐渐热起来了,等天气转凉一点,我邀几个朋友去看看。

    唐小舟说,那是太好了,我给雯姐当向导。

    武蒙说,出去走走也好,老呆在北京,会呆出病来的。

    唐小舟说,以后,雯姐可以经常来江南省走走,反正现在交通又方便。

    刘朔雯说,以后,我每个月往江南省跑一次,你可别烦我。

    唐小舟心中暗自一喜。他说这话,实际有两层意义。表面上的意义,当然是邀请刘朔雯到江南省旅游,更深一层的意思,却是在试探,武蒙如果再动一下,就有可能外放,是否有可能放到江南省?刘朔雯的话意,是否表明,江南省也是可能之一?像武蒙这种身份,外放的话,至少也是一个副省级实职,说不定还是一个正省级实授副省职,将来成为封疆大吏,也并不是什么意外之事。武蒙若是能够到江南省,对自己未来的人生之路,应该是有较大帮助的。

    快到江南饭店时,刘朔雯要下车。唐小舟反复挽留,刘朔雯说和人约好了。

    唐小舟也不是真心挽留,客气几句,下车和刘朔雯握手告别,关上车门,汽车继续前行。到达驻京办,赵德良和王丽媛早已经等在餐厅门口。武蒙同赵德良握手,寒暄几句,又和王丽媛握手。王丽媛松开他的手后,领头向餐厅走。唐小舟趁着这个机会,走近赵德良,小声地告诉他,刚才和武蒙闲聊的时候,武蒙透露了一个消息,下半年可能动一下。

    赵德良转头看了看唐小舟,没有说话。

    几个人进入小单间,王丽媛立即安排早餐。作为驻京办主任,王丽媛对于一些重要人物的各种习惯,是有充分了解的。她知道赵德良和武蒙的早餐都很简单,因此,安排了一大碗慢熬的白粥,一大碗小米粥,一碟小馒头,一碟小包子,两碟小莱,两盘水果以及每人一个荷包蛋。

    王丽媛准备的,显然是四个人的量。唐小舟明白,王丽媛通常是不会在这里吃的,她只是服务,这一点,她绝对不会逾矩o之所以多准备一点,也是怕首长觉得不够,宁可剩那么一点点。至于唐小舟是否和他们一起吃,她心里显然没底有关这一点,唐小舟本人心里也没底。他本人是很想留下来的,不是为了吃饭,也不是为了和武蒙加深感情。他和武蒙之间,该做的事,都做了,一餐饭,很难有多大的增进。他最想知道的是赵德良会用什么方式表达自己的目的。

    唐小舟知道赵德良要和武蒙谈的内容是什么,主要有两大项目在立项方面,希望武蒙能出面替江南省说句话。这两大项目分别有三项,一项是高速公路建设,一项是雍州市的地铁建设,一项是环雍州区域的轻轨建设。

    高速公路建设,对于江南省来说,是一件很迫切的事。早在几年前,国家便推出一项计划,就像广电的村村通一样,高速公路要实际通达所有地级市,连接大多数县城。这个项目,说说容易,做起来是要花钱的,不是小钱,是大笔的钱。按照目前国内高速公路建设标准以及物价上涨等因素,普通路面,每公里造价在四千万左右,根据地质情况的不同以及拆迁项目的不同,略有变化。桥梁的造价约在每公里七千万左右,当然,也会囚为地质情况等,出现较大的差别。隧道的造价更高一些,每公里约一点二亿。越长的隧道造价越高。而目前国内的高速公路,大部分在全国规划的五纵七横范围内。这些高速公路是整体规划,分段建设,只要纳入这个规划的,立项以及资金的筹集,自然就容易得多。若是不在五纵七横之列,立项的难度,就要大一些。

    和沿海一些地区相比,江南省的地位相对特殊,目前已经建起的高速公路,基本都在这五纵七横的网状结构之中,省政府早有计划,希望用五六年时间,完成对地级市的高速公路建设。省里上报的项目,是六纵七横,这些项目一旦和国家五纵七横公路相接,整个江南省,便能形成一个高速公路网。目前申报的项目有十二个,涉及五条高速公路的十二个工程段,总里程达到五百多公里,总造价约三百多亿。别的项目不说,仅这一项目,落在某一任领导的手里,这个GDP增量,就会非常可观。

    第二大项目雍州市地铁建设和城际轻软建设,这也是省里重点关注的项目。

    与其他一类一线城市相比,雍州市的城市规模确实不够大,城市交通只是在近一两年才显现一点压力,基本相当于沿海的二类城市。另一方面,雍州毕竟是省会,江南省还是一个人口大省,城市化的发展速度较快,按目前的速度发展,用不了几年,城市交通就会成为大问题。同时,省里还希望建立环雍州二小时经济圈,通过快速交通,将省内一些主要城市连接起来。所以提出了建城际轻软和雍州地铁联网的城际交通规划。

    这个项目一旦立项,总投入又是几百亿元。建设周期比高速公路长,投入也更大。只要城际轻软和高速公路网完成,从雍州到省内的任何一个地级市,两个小时时间足够,因此,全省各主要城市,能够形成联动效应,对区域经济发展,有着巨大效力。

    中央有政策,下面有需求,按说,这样的项目,应该很容易立下来。

    事实上并非如此,关键在于,这些钱,中央不可能全部拿出来,最主要部分,还得省里解决。这样说,也许并不直观,只要说出两个数字,谁都有一个直观感受。近年来,江南省的GDP增速虽然有逐年增快迹象,但总量在全国还是排名靠后的,去年的GDP总数为一点三余万亿元,财此总收入,为一千二百多亿元。今年预计GDP将接近一点五万亿,财政总收入将达到一千四百亿。一个总财政收入一千四百亿的省,连续五六年时间,每年都需要拿出约一两百亿来投资两大项目,是不是其他地方都不花钱了?就算其他地方都不花钱,将上缴国家财政的钱一交,地方财力,也不足以支撑这两大项目。

    省里之所以敢立这样的项,关键在于,项目一旦立下来,省里总可以通过银行贷款等方式,将项目建起来。举债建设,是各级政府的一种经营模式,国内一些政府,也都采取举债的模式。美国政府更是以法律形式,明确政府举债的额度。问题在于,到底举多少债,才足合理的,才是没有超警戒线的?显而易见,江南省这两大项目一旦立下来,五六年内增加的资金投放,便高达六七百亿。这些资金,几乎不可能在当年的财政收入中偿还,只可能成为债务。如果没有中央财政支持,省级政府恐怕很难在短时间内还清这样的债务。当然,省里也不会十分担心,毕竟现在的项目都是营运性质的,只要有收入就不怕,欠的是银行的钱,慢慢还就是了,十年还不了二十年总还是行的。最为关键之处在于,前任领导出了政绩,已经离开了,后面的领导来替他楷屁股,只要钱没有装进他个人的腰包,他就可以高枕无忧。

    上面在审批这类项目时,其实也为难,卡得太死?富裕的地区会更加富裕,贫困的地区,总是落后,贫富悬殊会进一步加大。即使是有所倾料,也要适当控制。这就是并非只要地方报什么项目,止面就批的根本所在。囚为不是硬性指标要求,跑项目,就成了中国特色。

    驻京办跑项目还好说,省市给政策,相关人员去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省里的主要领导跑项目,就不可能走这一套路,不可能拿着大笔的钱去天女散花或者重点进攻,那不符合他们的身份,也实在太冒险。处于这种地位的领导,为了公共利益去冒个人的政治风险,是不值得的。

    因此,赵德良亲自出面跑项目,靠的肯定就是说话。而这个话怎么说,一定是充满政治智慧的。智者伐交,官场的艺术,也就在这一个交字上,既可以认为是交往交际,也可以认为是交流交换。这是一种资源显换的艺术。有人以为,官场之交,肯定是利益之交,你要求人办事,既然是求,那就一定要利益开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嘛。这绝对是误读,甚至是曲解。比如赵德良这种身份的人,他要出面办事,所交的对象如果是自己平级甚至是低级别的领导,拿一大堆钱财去轰开人家的大门夕那是自降身份。如果不以此道,人家和你并没有交情,加上找他的人多,交情深的还不少,人家凭什么向你倾斜?

    遇到这样的情况,就需要绕一绕。这一绕,绕的不是金钱,而是人脉。在官场,人脉资源是一种比金钱更具实力的资源。问题在于,即使再好的人脉,这个口怎么开,也是有讲究的。这就如同向某位女士告白,方式是最大的艺术,方式不同,导向的结果肯定不一样。

    早餐毕竟不正式,赵德良又没有暗示唐小舟离开,他便装糊涂,主动帮两位首长盛粥,又替他们去拿煎荷包蛋,就这样留下来了。

    彼此征了几句闲话,赵德良很随意地将话题转了,说,你在首长身边有些年头了吧?

    武蒙说,差不多八年了。

    赵德良说,那就是了。难怪我听说,很快会给你一个安排,确实是时候了。

    武蒙说,赵书记的信息很灵通啊。

    赵德良说,小舟啊,我们可要抓住机会,好好地利用一下武蒙同志。

    唐小舟恍然大悟,这个桥过得好,难怪他不示意自己离开,有时候,旁边有个人,恰好可以利用一下。自己觉得是个难题,赵德良却轻易解决了。仔细想一想,这其实也是经验的必然。唐小舟说,赵书记发出了指示,我得好好想一想,要找件什么事麻烦一下首长。

    赵德良说,也不用找了,武蒙同志在京城的人缘广,给我们江南省介绍几个朋友吧。

    唐小舟再次惊了一下。赵德良并不直接说要求什么,只说介绍几个朋友,举重若轻,实在可用一个字评价,绝。

    武蒙果然极其爽快地答应了,说,好,没问题。

    唐小舟再一次感到这个早餐对话趣味无穷。式蒙难道不清廷赵德良的目的?他心里早就有数吧。既然有数,又来吃这个不太正规的早餐,本身就是一种姿态。刚才那句话,其实只是对这一姿态的重复和强调,同时,又不表达得太清趁直观,留有余地。

    赵德良并没有立即抛出自己想让武蒙出面联系的人,而是提到几个关键性部门,然后再随意地问到几个名字。

    早餐结束,仔细回想一下,赵德良似乎并没有求过武蒙,武蒙也没有承诺任何东西。如果是一个圈外人,大概会将此当成一次随意聊大天的早餐。唐小舟心里清趁,赵德良想说的话,已经说出,武蒙该答应的,也已经答应。送式蒙离开时,唐小舟心里还在回味这次早餐,越琢磨越觉得有味。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