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下午,唐小舟开始打电话给一些首长的秘书,替赵德良预约会见。

    这类电话,唐小舟打过很多,几乎每次到北京都会打很多个。每次的开头,也差不多一样,先说,你好,请问你是某某某吗?接着自我介绍,我是江南省赵德良书记的秘书,我姓唐。打这样的电话是一件极其难受的事情,如果不是为了工作,唐小舟一辈子都不会打这类电话。既然是工作,他便一再告诫自己,要学会忍受,并且从这种忍受中,找到自我认定和自我欣赏。大多数时候,最初的回应仅仅是嗯一声,稍好点的,也就是回一句唐秘你好或者唐处你好。只有极少数情况,遇到熟悉的人,或者赵德良事前联系过的,对方会比较热情,说几句多余的话。

    大家都说,皇城根下,铺满的不是土不是树而足优越感,这种优越感,甚至已经渗透到了普通民众之中。跟地道的北京人打交道,就要忍受他们的优越感,更不用说和首长秘书们打交道了。

    这次当然不一样,唐小舟刚刚完成自我介绍程序,对方便热情地说,唐处你好,部长知道这件事,你们现在在哪里?唐小舟是第二次享受这种待遇,上一次也是因为武蒙先打招呼。他便在心里感慨,这二号首长还真不是一般的角色。若论级别,赵德良是封疆大吏,正部级官员,武蒙目前还只是副部级,和赵德良的差距是非常大的。可见,人们敬畏的不是具体的人也不是具体的级别,还是影子一样的权力。

    下午,温瑞隆来北京,王丽媛去接机。温瑞隆和赵德良是同一个目标,原本说好一起来京的,赵德良是临时成行,温瑞隆有重要安排,走不开,晚了一天。赵德良不在驻京办,温瑞隆刚到,又没有安排,唐小舟只好作陪。温瑞隆问起安排,唐小舟说,下午打了几个电话,初步定了明天上午的安排。其他的安排,还需要进一步联系。

    谈了一会儿明天的安排,温瑞隆突然向唐小舟提出一个特别的要求。

    他说,运达同志还在跑环湖赛道的事,赵书记知道吗?

    唐小舟想,跑也没问题吧,常委会并没有否定这一计划,目前还在补充文件阶段,最后还要上人大常委会。仅就赵德良本人来看,他也没有明确表达反对这个计划,唐小舟并不相信温瑞隆已经洞悉赵德良的意图。再说,就算赵德良已经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意图,人大如若通过的话,赵德良也不会坚决反对。在这种情况下,陈运达做些幕后努力,不能说不正常。显然,温瑞隆的意思,并非暗指陈运达背着省委在搞什么私下活动,而足希望明确赵德良的真实想法吧。

    唐小舟,赵书记知不知道,我不清廷,这件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温瑞隆接着说,你最好找个机会对赵书记提一下这件事。

    确实有很多人希望通过唐小舟告诉赵德良某些事,唐小舟也确实做过此类事。换句话说,只要某位领导有这种要求,唐小舟就会仔细评估一番,觉得有这种必要,他一定会向赵德良说。温瑞隆对他说这番话,他迅速在心中评估了一番。在他看来,这所有的项目,他都持有异议,根本原因在于,江南省所报的这些项目,已经远远超出其经济能力,他目前实在无法评估,这样做,是对江南省有利还是有害。至于陈运达推动环湖赛道计划以及温瑞隆反对这一计划,都不是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他们考虑得更多的,却是政治层面的。陈运达之所以多方活动,也是寻求政治上的支持,温瑞隆希望他向赵德良表达某种意思,同样是为了寻求政治上的支持。如果站在赵德良的角度考虑呢?他需要将手中极其关键的一票,投给某一方玛?

    赵德良在常委会上的表态,实际已经给了唐小舟某种启示。尽管唐小舟还没有完全摘明白赵德良为什么要这样做,有一点他是清楚的,赵德良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出手帮助任何一方。

    既然如此,他就不能在赵德良面前提起这件事。

    唐小舟知道,他既不能答应温瑞隆,也不能当面拒绝,只好找了个别的话题,将这件事岔开了。

    或许,温瑞隆也在暗自评估,自己能不能将唐小舟拉拢。国为唐小舟的这种态度,他便得出了一个彻底否定的答案,自此之后,温瑞隆和唐小舟之间,开始渐渐琉离。不久以后,唐小舟意识到了这一点,也曾做出过许多努力,但一切都已经晚了。

    赵德良在北京期间,马昭武推动了一件事。

    作为党校校长,马昭武对党校的状况极其不满,将主持党校工作的副校长陆晓乘调离,是马昭武这种不满的具体体现,也是他显示自己权威的手段。

    马昭武和陆晓乘之间不太咬弦,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圈子里很多人都清趁。

    据说,两人关系不好,有很多原因。当年两人曾共过事,马昭武在麻阴当副书记的时候,陆晓乘就在德水当副书记。后来,马昭武调到德水市当书记,陆晓乘还是副书记,在此期间,两人的关系就很不好,作为副书记的陆晓乘,自然很难和书记硬碰,只得采取回避策略,走通游杰的关系,调到省委党校,先担任副校长,后担任常务副校长。陆晓乘在党校苦心经营,不想马昭武后来担任了组织

    部长,又成了他的上级。哀百鸣希望通过马昭武控制党校,陆晓乘却和游杰联手抵杭,导致马昭武和陆晓乘之间矛盾的更进一步加深。

    上次党校会议的座次安排,并不一定是陆晓乘有意,很可能只是下面的人无心之失。但囚为有了前因,尤其马昭武和陆晓乘之间关系不是太好的情况下,这样的小事,便会更进一步激化矛盾。

    就唐小舟以旁观者的眼光看来,自从游杰去世之后,陆晓乘犯了一连串的错误。他的靠山既然已经倒了,他就应该低调,尤其应该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不让别人抓到把柄。最大的错误还在于,省委决定动一动他的位子,他就应该表现得更加积极主动,千出点成绩来让省委其他人看看,至少需要给那些想替他说话的人言之有物。然而,他却采取了消极对抗的态度,在还没有去新单位上班之前,对原单位采取了完全放纵的态度,直接导致了该单位工作的停顿以及混乱。

    陆晓乘显然不清趁,他的常务副校长职务轻易被换掉,并不仅仅只是马昭武对他不满,赵德良其实也对他的工作不满,有了这样的背景,他的消极行为,实际是推了自己一掌。

    不知马昭武已经知道赵德良关注石板街,还是他本人早就关注发生在石板街的事,想到以此为突破口。恰好赵德良狠抓公务员队伍建设和党的组织建设工作,设立专门班子,进行公务员督察。这显然是一个信号,这个信号体现的,恰恰是赵德良的政治追求。另一方面,马昭武和陆晓乘之间,确实有矛盾,这种矛盾,是否完全是私人恩怨?不一定,很可能同样包括了政治追求上的矛盾。如果马昭武不管这一摊子事,他或许不会在乎这种背道而驰,一旦他管了这个部门,就很难容忍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存在一探杂草。

    马昭武去了一趟监察厅。监察厅和纪委是合署办公,纪委书记既是主管领导,又是分管领导,纪委的事,只有两个人管,那就是夏春和以及赵德良,其他常委哪怕是省委副书记,通常都会绕看走。马昭武去监察厅,多少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但他找了一个理由,手里拿着一沓信件,全部是举报石板街藏污纳垢的,矛头直指党校学员。

    省委副书记突然来到监察厅,厅里有些手忙脚乱。梅尚玲立即召集班子成员,听取马书记指示。马昭武摆了摆手,说,没有那么多指示,我是求援的。

    梅尚玲说,马书记,你言重了吧。

    马昭武说,我说的是事实。是这么个事,最近一段时间,我接到不少来信,问题比较集中,主要反映党校附近有一条街很糜烂,很多党校的学员,也可能有党校的老师,在那里胡作非为。

    梅尚玲说,这类信件,我们也收到了一些。

    马昭武说,所以,我就想过来向你们求援,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刹一刹这股歪风。

    梅尚玲说,我们也正考虑这件事呢。

    马昭武说,省委让我当党校校长,尚玲同志啊,这个校长还真是不好当。我没料到,党校会这么复杂。这几天,整个党校没人管事了,有些班竟然都停课了,让学员自习。这个事,很让我头痛,如果党校管不好,对全省政治大局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这些天,我一直都在苦思良策,想来想去,恐怕只有一个办法,在党校进行纪律整顿,而最好的突破口,就在石板街。所以,我才跑过来向你们求援。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