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陆晓乘说,赵书记,有人要害我,请你救我。

    赵德良说,有人要害你?谁要害你?

    陆晓乘言之凿凿地说,马昭武要害我。

    如果说,昨天早上马陆晓乘给唐小舟打电话,唐小舟只是觉得陆晓乘有些铃不清的话,今天早晨的事情发生,加上陆晓乘说了这样的话,唐小舟便觉得,陆晓乘是不是受了刺激,脑子坏了?他在这种地方拦住省委书记,能解决什么问题?只可能把问题复杂化。

    唐小舟走过去,拉起陆晓乘,说,陆校长,有话站起来说,这里很多人呢,像什么话?

    没想到,陆晓乘一把甩开了唐小舟,指着唐小舟的鼻子骂,你凭什么拉我?

    你只不过是一条狗。狗仗人势的东西。

    赵德良听了这话,开始发脾气了,说,陆晓乘,你知道你是一个党员干部吗?不像话。

    陆晓乘一听,原本被唐小舟拉得站起来的他,又一下子跪了下去,说,赵书记,我错了。赵书记,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赵书记,请你批评我教育我。

    赵德良义正辞严地说,你是党员,还是高级干部。你看看你自己,这像什么话?这里不是谈事的地方,有什么话,到我的办公室去谈。上班后,我在办公室等你。

    说过之后,赵德良也不管陆晓乘,绕过他,向前跑去。

    陆晓乘仍然跪在那里,一次又一次对着赵德良的背影磕头,口里说,谢谢赵书记,谢谢赵书记。

    唐小舟并没有立即追上赵德良,他担心陆晓乘还会有别的行动,因此留在陆晓乘身边。见他对着赵德良的背影磕了几个头后,站起来,转过身,向前走去。他经过唐小舟身边,竟然像是不认识唐小舟一般,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唐小舟心里更加迷惑,这个陆晓乘,显得太不正常了吧。

    果然,陆晓乘向前走了两步,开始唱歌,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边唱的时候,身子还在摇见,似乎要扭袂歌似的。

    唐小舟一头的迷雾,紧跑几步,追上赵德良。

    赵德良问,陆晓乘走了?

    唐小舟说,我怎么感觉他不正常一样?

    赵德良转头看唐小舟,唐小舟伸出一只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赵德良说,如果是这样,那你告诉办公厅,让他们安排陆晓乘去做个检查。

    返回住所,吃早餐前,唐小舟给办公厅打电话。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事态扩大,他并没有说明是赵德良的指示,只是说,陆晓乘的精神可能有些不正常,请办公厅安排一下检查,如果证实有病,要及时治疗。

    回到办公室时,唐小舟十分警惕,担心办公厅没有将这件事情办好,陆晓乘又确实精神分裂了,会跑到赵德良的办公室里大闹。一个精神病人大闹省委书记办公室,传出去是一大笑话,也表明省委办公厅这么多人的严重失职。

    估计是不是早晨的事,很快传了出去。毕竟,那里有很多省委的干部晨练,看到陆晓乘在赵德良面前两次下跪的人,一定不少。而陆晓乘表现得疯疯癫癫,大概不止唐小舟一个人觉得可疑。或许早有人将这一情况向办公厅汇报了,接到唐小舟的电话后,办公厅才动作迅速,果断采取行动吧。唐小舟也不去理会此事,继续自己的工作。

    下午传来消息,医院证实,陆晓乘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由医院收治。

    据省委办公厅通报的消息,陆晓乘的精神病症状,是由新的任职公示开始的。陆晓乘去住院,并不是什么赌气,而是真的有病。只是这病有些邪乎,和正常人差不多。惟一出格的是,他将党校的公章以及自己的党员证什么的,拿到了病房,并且在病房里藏了起来。

    因为他住的是普通医院,医生们并没有往精神疾病方面去想。办公厅后来了解证实,医院根本就没有查出他有病,或者说,医院根本就没有查。这一切源于目前的医疗体制,医院只想赚钱,什么人想住医院,只要肯出钱,他们都收。病人或者家属要求检查,他们就查,如果不要求检查,他们乐得收钱,自然也就不管其他。陆晓乘是高级干部,所有费用,一切报悄,住的还是高级病房。他表示要住院,医院求之不得,立即替其安排。至于住院者是否有病,他们就不过问了直到前天晚上,有人给他打电话,告之常委会的决定,受到更进一步刺激,他的病情迅速加重。次日一大早,便给唐小舟打电话,要求见赵德良。不是他不懂游戏规则,实在因为此时的他,已经处于病态,和常人思维完全不同。

    同时,唐小舟也冒出一个念头,陆晓乘会不会是装病?上面正准备查他呢,这么一病,案子还怎么查下去?不查,很可能漏过一个大贪官,查吧,法律对于精神病患者,是有免责条款的。陆晓乘这种情况,如果真是精神病,牢狱之灾,大概是可免,至于是否有相应的其他经济或者行政处罚,目前唐小舟还说不准,需要查阅相关文件。

    星期六的清晨,唐小舟独自驾车回家。除了给女儿带了些小札物,甚至没有给父母准备任何东西,他深知,只要把自己送回去给父母看看,就是最好的札物。雍州到高岚的路很顺,两个小时的车程,因为出门早,路上车辆少,到家时,才九点。父母正等他吃早餐呢。

    唐小舟如今有点有家不敢回的感觉,正在公示期呢,尽管他认为不至于有什么大事,毕竟官场复杂,谁都无法预料会有件什么样的事冒出来。就算他没事,人家也可能找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不得不低调。

    小风替他开门,成蹊在房间里做作业,听到他的声音,立即跑出来。

    看到女儿,唐小舟十分激动,连忙将手上提的东西报在地上,向前弯下身子,伸出双手。他以为,女儿一定会扑进他的怀里,他也就会顺势将女儿抱起来。可是,成蹊仅仅只是跑到了客厅中,离他还有两步的时候,停下来,以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望着他。

    唐小舟说,成蹊,怎么啦?不认识爸爸啦?

    唐成蹊一句话不说,转身进了房间。

    唐小舟愣住了,看着站在客厅里的父母,问道,成蹊怎么了?

    母亲说,也不知怎么了,最近话少了很多,整天闷着。你回来正好,看她会不会跟你说。

    小风正在拖桌子吃早餐,唐小舟问小风,你知道成蹊是怎么回事吗?

    小风摆了摆头,说,我也不知道,一阵一阵的,早晨起来还蛮好的,听说你要回来,就不说话了。

    唐小舟又问,是不是怪我把她留在高岚?

    小风说,应该不是,她在这里生活惯了。

    早餐准备好了,唐小舟坐下来,对着屋子喊,成蹊,来吃早餐。没有声音,没有人出来,也没有动静。唐小舟又喊了一声,唐成蹊才出来,一点都不欢快,脚步轻轻的。唐小舟招了招手,又拍了拍身边的持子,说,来,成蹊,坐到爸爸身边来。

    唐成蹊走过来,不声不响地在唐小舟身边坐下。唐小舟伸出左手,摸着女儿的头,说,怎么啦?爸爸回来了,连叫都不叫一声?唐成蹊眼皮往上一翻,看了他一眼,小声地叫了一句爸爸。

    早餐桌上,其他人基本没有说话,主要是母亲在说。父亲自从变故之后,完全换了个人,身体越来越瘦,平常除了吃饭就是做事,几乎不说话。因为反应迟钝,往往别人的话题已经转了好几个,他才想起一句话,回答最前面的话题。如果想和他说话,那会把人急死,说过之后就得等,等上一分钟半分钟的,他才冒

    出一句,且极简短。唐小舟一直在努力劝说父亲去北京做全面检查,可父亲无论如何不肯去。

    唐小舟问了父亲的情况,又问中午的安排。尽管他只要有时间,就回来一趟,可每次都行色匆匆,许多时间,仅仅回来住上一个晚上,甚至只是回来停留一两个小时,看一眼父母女儿就走,兄弟姐妹倒是见得少。这次是准备好回来团聚的,因此,几个哥哥姐姐,自然是有所准备。

    母亲说,已经安排好了,去老二的餐厅。

    当初,唐小舟给二哥建议,把餐厅搬到雷江去。他的考虑是,自己对高岚有特别的影响,加上三哥在高岚当官,二哥在当地办餐厅,怕引起不必要的后果。唐小田倒是在市里开了分店,县里的店生意太好,舍得不关,一直开着。唐小舟还听说,二哥如今的场面越混越大,在市里已经开了三间店。不仅如此,他还在市里县里包揽一些事,就算是钟绍基,也给他几分面子。

    唐小舟很想拒绝去二哥的餐厅吃饭,一是那里熟人多,难保自己回来的消息不被泄露出去,二是不想给二哥撑这个脸。自己的话他不肯听,到头来,既有可能害了自己,也有可能害了三哥。他也知道,二哥还是听自己的,只不过二哥更听二嫂的。同二哥这一家,他是要拉开距离的,话却不能对母亲说。

    唐成蹊并没有吃多少东西,第一个放下了碗,甚至没有说一句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唐小舟见状,也立即放下了碗,跟着女儿进去。

    女儿在自己的桌子上做作业,唐小舟在她身边坐下来,轻轻楼着她,问道,成蹊,告诉爸爸,怎么不开心了?唐成蹊不说话,眼泪却哗哗地流下来。唐小舟暗吃一惊,一把将女儿抱了,让她坐在自己的a上。

    唐小舟说,宝贝,告诉爸爸,到底怎么了?是不是爸爸这些天没回来看你,生爸爸气了?

    唐成蹊摆了摆头。

    唐小舟再问,那是不是在学校被人欺负了?

    唐成蹊又摆头。

    唐小舟说,好女儿,好宝贝,你到底怎么了嘛,快告诉爸爸,让爸爸的心都疼了。

    唐成蹊流着泪说,我,我想妈咪。

    唐小舟的心猛一阵疼痛,像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划过一般。他可以在很多方面补偿女儿,惟一无法做到的,就是这件事。不仅无法满足她对母亲的思念,甚至不能告诉她真相。女儿一天天大了.越来越懂事了.可是对于母亲从她的生命

    中消夫,她心中永远都存有疑问。面对这一问题,他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只好沉默。

    唐成蹊问,你们是不是离婚了?妈咪是不是不要我了?

    在这件事情上,他不得不撒谎,他说,妈咪怎么会不要你?妈咪很爱成蹊啊唐成蹊说,不对。

    唐小舟问,为什么不对?哪里不对了?

    唐成蹊说,如果妈咪爱我,为什么这样长时间不来看我?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连一封信都不写给我?

    唐小舟说,因为妈咪在国外,从事的是秘密工作。她不能有一丁点差错,否则,就有生命危险。

    唐成蹊说,我的同学说,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就算从事秘密工作,也是有特殊联络梁道的,妈咪为什么不通过特殊梁道给我写一封信?

    唐小舟只好继续骗女儿,说,妈咪的工作性质确实非常特殊。具体特殊到什么程度,我没法对你说。这有两个原因,第一,我也不完全清廷。第二,你还太小,有些事,对你讲不清廷,等你再大一点,我会向你解释的。当然,那时,可能妈咪已经回来了。

    唐成蹊说,我已经长大了。

    唐小舟说,是的,我们的成蹊确实长大了。但是,你还不够大,对不对?等你足够大的时候,爸爸就跟你讲妈咪的事,好不好?

    唐成蹊紧紧地抱住唐小舟,说,爸爸,我已经几年没有见到妈咪了,我好想妈咪。

    唐小舟用了用力,将女儿抱紧,说,是的,爸爸知道。成蹊长大了,懂事了,一定不会让爸爸和妈咪失望,是不是?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