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此时,小汪进来,对唐小栗说,马上就到。

    唐小栗立即站起来,唐小舟也随即站起,随三哥一起向外走。走到外面,站在酒店大门口,正对的是一个院子,大门边,是两排长青树。不知什么时候,大门口站了好几名交警,笔直笔直的,像那些绿化树一样。一辆警用开道车过来,随即停在一边,后面是钟绍基的黑色奥迪。

    奥迪车直接驶上了酒店前面的前坪,停在唐小舟兄弟面前。唐小舟和唐小栗一齐迎上去,准备替钟绍基开门。唐小栗见弟弟有同样的行动,在最后一刻停下脚步,把这个机会让给了唐小舟。

    唐小舟打开车门,钟绍基跨下来,与唐小舟握手,说,兄弟,你回来也不给哥哥说一声,差点错过了。

    唐小舟握着钟绍基的手说,我怕五一节没时间回来,所以提前回来看看。钟绍基说,是要经常回来看看。又转过身,看着跟上来的冯海波以及陈志光,说,安排在哪个厅?

    冯海波和陈志光都想和唐小舟握手,可是,唐小舟只有一双手,他的手正被钟绍基拉着,没有松开,两人便失去了握手的机会。冯海波于是在前面引路,陈志光小心地跟在后面。更后面,还有一大群人,大家几乎没有注意到那些人。

    从门口到餐厅,有较长一段距离,这期间,钟绍基始终拉着唐小舟的手,一直没有放过,直到进入餐厅,钟绍基也不管别人,拉着唐小舟,坐到了主位。其他人也都坐下了,根本不需要司仪,所有人都明白自己该坐哪里。冯海波坐在了钟绍基的身边,陈志光坐在唐小舟的身边,再远一点,冯海波身边是唐小栗,陈志光身边是人大主任。接下来是一大堆人,唐小舟认识的,只有县委办主任。这种场合,大家说的全都是场面上的话,更多的,说的是酒话。

    首先由钟绍基致祝酒词。钟绍基端起酒杯,说,本来只是想看望一下我的兄弟小舟,没想到县里热情,搞了这么大的阵式。我只好借花献佛,和兄弟干一杯唐小舟和钟绍基碰杯,干了这一小杯茅台,酒席就此开始。

    酒场就是战场,酒战一开,轻易是停不下来的。唐小舟刚刚坐下,第二轮敬酒就开始了。冯海波敬钟绍基,陈志光敬唐小舟。

    唐小舟端起酒杯,对钟绍基说,钟书记,我本来想回来好好休息一下,看来,今天中午这一关难过啊。

    钟绍基正和冯海波碰杯,听到这话,转过头来说,这里没有书记,只有兄弟.你要叫我哥。

    唐小舟立即改口,说,哥,你就绕了小弟吧,下一道命令,让小弟少喝几杯酒。

    钟绍基说,既然没有书记,谁下令?

    唐小舟说,我哥发了话,看来,今天就算是每药,我也得喝了。说过之后,一口干了杯中酒。

    唐小舟心里明白,钟绍基强调这里没有书记,只有兄弟,并非真的心里就只有兄弟。兄弟之称,是他们彼此间的约定,或者说一种默契,那是很私下的,根本不适宜公开。现在,他不仅强调这一点,并且主动称兄道弟,政治目的,显然远远大于私人感情。他大概是希望人们知道,他钟绍基和赵德良的秘书称兄道弟,感情非同一般。谁都知道,赵德良的秘书不是傻瓜,那是个人精,场面的事,混得极其熟枪。假若赵德良真的要对钟绍基动手,别说称兄道弟在一起喝酒,他肯定会绕着走。既然他敢和钟绍基靠近,那就说明,赵德良并不真的想办钟绍基钟绍基这些心理,唐小舟太清廷了。唐小舟心里也装了些事,却不便对钟绍基说出,只好借助这次酒会,暗中帮钟绍基一把。

    这杯酒喝完,冯海波过来给唐小舟敬酒。唐小舟说,冯书记,你等一下,我给我哥先敬一杯,然后我们再喝。

    这实际又是一种表态,如果赵德良真的要办钟绍基,唐小舟大概是不会敬这杯酒的。陈志光原本给钟绍基敬酒,钟绍基已经端起杯子,听到唐小舟的话,立即转过身,说,好,兄弟这杯酒,我一定要喝。

    冯海波立即说,那好,我和志光县长陪一杯。

    四个人于是同时喝下了杯中酒。

    这餐酒喝了两个多小时。唐小舟原以为,钟绍基是大忙人,说不定酒席中途就退了。事实上,他一直留在这里,期间秘书几次进来,小声向他汇报什么,唐小舟以为他会离开,可他交待几句后,秘书离去,他继续留下来喝酒。由于钟绍基放开了量,其他人自然不敢保留,县委办县政府办的那些人,相继喝倒了好几个。

    正当唐小舟以为今天这关难过时,钟绍基放下了筷子,对冯海波说,怎么样?是不是就这样了?

    冯海波立即说,下午安排点什么活动?松一松筋骨?

    钟绍基挥了挥手,说,你们自己去活动吧,给我找个地方,我和小舟喝杯茶陈志光说,那去兴铭茶庄吧,那里的茶不错,服务也好。

    钟绍基说,我懒得走。我看这里的茶不错,你们去弄间休息室,我和小舟休息一下吧。

    县里明白了钟绍基的意思,在月湖宾馆替他安排了一个豪华套间。

    唐小舟知道,钟绍基今天来陪自己,肯定有目的,他的目的没有达到,天大的事,都得让位。既然他想单独和自己谈,那就谈吧,尽管他还没有想好该怎么谈,却也无可奈何,只能见招拆招,见机行事。

    两人进入房间,服务员送上刚沏的龙井,冯海波亲自端来一盆水果。陈志光等几个人,也都跟在后面。

    钟绍基向外挥了挥手,对冯海波等人说,你们忙自己的去吧,别在这里碍事冯海波等人打过招呼退出,最后退出的冯海波,将门带上。

    坐在沙发上的唐小舟便想,钟绍基会怎样开始这次谈话?直接问赵书记是不是对他有意见了?从此不肯再关照他了?这话恐怕问不出来。就算是问出来,唐小舟也一定不会回答。更何况,这话也太缺乏政治艺术了,这么直白地问话的人,肯定不会是官员,尤其不会是高级官员。官员说话,充满了艺术性,如果有谁将官员所说的话全部记下来,编成一本书,一百个人读,肯定有一百个滋味。

    大家都离开后,钟绍基以唐小舟的任命为题切入。他说,公示快到期了吧。

    唐小舟说,下星期到。

    钟绍基又问,省委办公厅会考虑怎么安排你的工作?

    唐小舟说,也没什么特别的安排吧。我主要还是负责赵书记的工作。

    钟绍基说,这就好。我估计也是这样,这是最好的安排。余开鸿在办公厅主持工作,他的一亩三分地,肯定不能容忍别人擂一脚。你如果负责太多,就容易和别的同志产生矛盾,尤其是和几个秘书长产生矛盾。这种消耗不值得。

    唐小舟说,是啊,办公厅藏龙卧虎,每个人都有很深的背景。我去办公厅也已经几年了,很多事,还是摸不清。

    钟绍基说,你当然摸不清。我早听说了,你只是跟着赵书记,别的事,一概不闻不问。你是对的,你如果闻了问了,说不定早就被别人的口气淹死了。最聪明的做法,就是既在圈子中,又在圈子外。兄弟你是高手,这么多年的省委书记秘书,我都见识过,你是做得最好的。

    唐小舟说,不是我聪明,而是我进不了那个圈子。说到底,还是一个字,怕.

    钟绍基点头认可,说,确实,人还是要有些畏惧好。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反思,我是不是变了?坦率地说,这一反思,还真把我自己吓了一大跳。我确实是变了。变了什么?就是少了一颗畏俱之心。当官当久了,形成惯性了。习惯了一言九鼎,习惯了一呼百应,也习惯了众星拱月,许多时候,难免沾沾自喜,自以为是,头脑发热。

    唐小舟想,果然来了,这是在作自我检讨嘛。可这个话题,他不好接,只好喝茶,并且主动抽出一根烟,点起来吸。

    钟绍基接着说,我确实犯了错误,犯了飘飘然的错误。我会在大会上讲,当共产党的干部,最忌讳的是骄傲自满,以为自己了不起,以为老子天下第一。这是在批评别人,仔细想一想,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钟绍基说,刚开始进入官场的时候,我告诫自己,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给自己挂的警钟,已经风雨剥蚀,锈迹斑斑,就算是猛地用力敲,也不可能像从前那么响了。正因为警钟不响,头脑就开始麻痹,开始放松自己甚至是放纵自己。总觉得,只要自己不犯大错,哪怕有点小毛病,也不算什么。人嘛,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正因为有过错,人才是人,才有血有肉。可是,肉可能是朽肉,血可能是污血,一旦把自己弄脏了,那就很难清洗了。这就像抽烟。

    他挥了挥手中的烟,说,你不抽烟,你不知道。有了烟瘾的人,难道不知道抽烟有害健康?肯定知道,而且,比那些不抽烟的人更清楚。可是,让他戒烟?太难了。除非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烟这种东西,否则,诱惑太多,随时都可能开戒。人啦,真的需要强大的意志力,克制自己一切欲望。偶然的一次放纵,很可能就是给自己的意志提供了一个缺口,一个让坏习惯坏毛病甚至恶的欲望入侵的缺口。

    说了一大堆,唐小舟一句都没有回应,仅仅只是从喉咙里发出一种声音,谁都不知道这种声音表示什么,或许仅仅只是表示他在听。钟绍基大概也知道这样说下去不行,以唐小舟这种身份,肯定不会回应这类事,他迅速改变了话题,极其突然地说,老弟,是不是想个办法,让赵书记到雷江来转一转?

    唐小舟感到为难了。这个时候,赵德良如果到雷江,显然就是一种信号。换句话说,赵德良如果想发出这种信号,并不需要钟绍基请,也不需要唐小舟提醒,他自然会来。更深一层,如果钟绍基和赵德良的关系,真的紧密到了某种程度,也根本不需要绕这么一道弯,钟绍基的市委书记身份,可以直接向赵德良发出邀请。而目前这个时候,恰恰是极其微妙的时候,钟绍基之所以游说唐小舟,大

    概也是看出,赵德良轻易不会做出这种选择。

    难题抛给了唐小舟,他不得不应答。他说,他上次来雷江,还不到两个月吧。首长到下面市里参加活动,也是要讲究平衡的。去的次数多和少,去的时间有多长,下面都瞪大眼睛看着。每一点不同,都被解读成政治含义。所以,身为首长,其实也很不自由,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有人关注。今年以来,赵书记还只到过雷江,其他市,一概没有到过。如果短期内第二次再到雷江,全省都不知会说什么。仅仅因为这个原因,上半年赵书记肯定不可能再来雷江了,除非有极其特殊的原因。

    钟绍基说,能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兄弟,你帮我出出主意。

    唐小舟说,这个特殊原因,最好还是别找的好。赵书记上个月来,是因为他重视今年的党建工作,将今年列为党建工作年,而雷江又恰好搞了三正四以七星江南,与党建工作年合拍了。可以说,这是今年江南省党务方面的中心工作,是重中之重。但是,仅就这件工作来看,即使雷江搞成了一朵花,赵书记也不可能在没有看过其他地区的情况下,第二次来雷江。这是想都不要想的。半年内,赵书记如果第二次到雷江,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有非到不可的理由。这种理由,相信没有一个人愿意有。

    钟绍基说,难道一点办法都不能想?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