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马昭武和唐小舟离开的时候,赵德良也跟了出来。唐小舟下楼时,赵德良在楼上对徐易江说,易江,你去安排一下,弄点宵夜来。

    可以肯定,这肯定是江南省一个不眠之夜,省委许多机构,全都进入高度戒备。省委的大部分常委,集中在赵德良的别里,省委的几位副秘书长以及办公厅的副主任们,则集中在与此相邻的另一幢别墅里。唐小舟走进这幢别墅时,见楼下已经坐了好多人,这些人全都是办公厅的工作人员。唐小舟即将成为办公厅副主任,到底会分管哪些部门,目前还没有定。但成为厅领导,已经是事实。所以,厅里的这些人见到他时,全都站起来,争相和他打招呼。

    和这些人征了几句,唐小舟上楼。楼上的结构,和赵德良所住的那幢,完全相同,最大的一间房,用来作主卧室,稍小的一间,作为书房。秘书长以及办公厅的领导们,全部集中在这间书房里。

    省里原有一位秘书长七位副秘书长。秘书长同时兼任办公厅主任,副秘书长中,专职的只有三位,另外四位都是兼任,分别是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伍建湘,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雷震台,政研室主任刘明启以及省讲师团团长吴萍。政研室主任刘明启,原是跟游杰的副秘书长,他大概清廷,虽说是副秘书长,但因为跟的是副书记,很难再上一层楼。又遇到游杰生病,自己未来的走向,就变得莫测了。恰好池仁纲出事,政研室主任的位置空了出来,刘明启便向省委主动提出要求,省委研究后表示同意。

    副秘书长陆海麟,同时也任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此前分管办公室等机关事务工作。省委分派他跟马昭武之后,办公厅的很多工作,就让了出来,由另一位副秘书长王檀负责。此外,还有一位副秘书长曾云观,主要分管财贸。副秘书长虽说分管了部分办公厅的工作,实际上,办公厅还有具体的副主任主管这些工作,副秘书长的分管,主要是条块性的。省委秘书长副秘书长,理论上并不是省委办公厅的成员,但因为工作性质有很多类同,且有分管性质,一般来说,办公厅的人,都将秘书长们视为办公厅领导。

    办公厅是省委的日常工作机构。省委可以暂时没有书记,省政府可以暂时没有省长,但办公厅却不能一日没有主任。如果没有主任,只有几个副主任,又没有明确哪位副主任临时负责的话,办公厅的工作,就有停摆的可能。办公厅一旦停摆,整个省委也就停摆了。

    目前正好是这种情况,副秘书长以及副主任们虽然集中到了一起,可缺了领头的,许多事,就无法决定。关键节点,会不会有某位副秘书长主动站出来,承担整个办公厅的运转?肯定没有,原因很简单,办公厅是没有常务副秘书长的,其他所有副秘书长,都在同一个级别,都是正厅级。秘书长却是省委常委,副省级。此时,哪位副秘书长若是主动承担,大家不会以为他是为了工作,一定会认定他是想借机上位,那也一定会成为其他人攻击的对象。余丹鸿一死,省委必须尽快解决秘书长职位的空缺,理论上,这三位专职副秘书长,以及另外几位兼职副秘书长,接任秘书长的可能性极小,接任办公室主任的可能性极大。当然,也不能排除省委特事特办,为了快速平息可能出现的乱,临时将哪位副秘书长提拔为秘书长。这是一次绝好的机会,也是一条最便捷的上升通道。

    见到唐小舟,陆海麟问,小舟,那边有什么指示?

    唐小舟说,要向上报,办公厅需要立即草拟一个电报稿。

    这是王檀负责的事。王檀副秘书长立即说,以办公厅的名义吗?原则怎么把握?

    唐小舟说,省委由马书记出面,给中央办公厅打电话通报。但毕竟还需要一份书面的报告,这个书面报告,就以办公厅的名义上报。电报要表达这么几个意思,第一,确认省委秘书长余丹鸿同志意外死亡,说明死亡地点、时间、发现时的简要情况。第二,初步说明死因。暂时不说明结论,只说明尸体无明显外伤,现场设施整齐,没有挣扎博斗迹象,无明显他杀嫌疑,死因正在进一步调查。第三,省委正召开临时紧急常委会,研究相关事宜,更进一步的消息,将按规定报告。

    王檀拿着记录本,离开书房,去部署此事。

    陆海麟问,关于办公厅的工作,省委有什么指示?

    唐小舟知道陆海麟的意思,事发突然,办公厅会有一大堆工作,杂而且乱,目前这样无主状态,将会对省委工作产生不利影响。省委既然召开紧急常委会,似乎应该研究一下办公厅相关工作问题,至少应该指定临时负责人。如果是指定冶时负责人,陆海麟是省委副书记的大秘,由他负责的可能性要大得多。同样,将来考虑秘书长继任人时,他也就比别人更有本钱。

    但另一方面,省委怎样决定办公厅的班子,那是省委的事,唐小舟可不敢作这个主。此前,他也曾考虑过办公厅班子配备问题,那是党代会前夕,他认定赵德良一定会换掉秘书长。后来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人意料,这件事也就施了下来。如果让他站在赵德良的角度考虑继任秘书长一事,还真是有些难办。目前的几个副秘书长,他并不认为有接任的能力,就算暂时被指定负责,将来恐怕也不一定能顺利完成升迁。

    若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他毕竟是即将上任的副主任,属于厅领导,厅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考虑一下厅里的日常工作,那就是他的职责所在了。

    他说,我有个提议,请几位秘书长考虑一下。目前这么个情况,厅里可能会出现乱。为了避免这种乱出现,是不是请几位秘书长和厅领导一起,将分工重新安排一下?哪怕是一个临时性安排,也是需要的。

    曾云观副秘书长立即说,小舟的意见值得重视,丹鸿秘书长这一出事,办公厅的很多工作,就可能出现问题。省委是否临时指定一个人负责,那是省委考虑的事。在省委没有明确负责人之前,大家把相应的工作分担一下,有利于局面的稳定。必须对办公厅工作负责的,也就是我们这几个人,我建议我们把丹鸿秘书长负责的工作分一分。

    王檀已经回来,他接过去说,我同意云观同志的意见,是不是这样。丹鸿秘书长负责的常委方面的工作,就由海麟秘书长负责。省委接待方面的工作,我可以多承担一些。日常调度方面,是不是由云观秘书长负责。还有其他一些工作,是不是由小舟同志挑起来?

    唐小舟连忙说,我的公示期还没满,组织部还没有下文,由我来负责不合适陆海麟说,非常时期,只能非常对待了。我看,就这样定了吧。

    写作班子已经将文稿写好,几位副秘书长逐字斟酌并且签字后,唐小舟才拿着这份电报稿,返回赵德良这边。马昭武已经打完了电话,重新归队,常委们在谈论最新消息。

    赵德良接过文稿,看了看,递给陈运达,陈运达看过,并没有说话,又递给马昭武。马昭武看过,要重新递还赵德良。赵德良说,你签发吧。

    唐小舟看着马昭武签字的时候,心里却在想,赵德良和陈运达都不在上面签字,这个东西有点意思。

    把这份签发的文件交给徐易江,由他送给办公厅。徐易江刚刚打开门,杨泰丰恰好站在门外。唐小舟将他迎进来,请上楼。

    大家坐下来,等着杨泰丰汇报。

    杨泰丰说,让各位常委久等了,非常抱歉。我也着急,想到大家都在这里熬夜,心里非常不安。可是,程序要走,我也没办法。

    陈运达说,泰丰同志,这些话,你就不要说了,大家都是为了工作,这是应该的。你说正事吧。

    杨泰丰说,遵照省委的指示,我们主要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判断是自杀还是他杀,第二件事,如果是自杀,是否留有遗书。我们分别对三个地方进行了控制,一是案发地点,二是他的家,三是他的办公室。这三个地方,我们全部进行了仔细搜查,目前还没有发现遗书一类的东西。

    马昭武说,没有遗书?一个人既然要自杀,却又只字不留,这有些奇怪。

    吉戎菲说,也不奇怪吧,遗书怎么写?既然不好写,不如什么都不写。

    陈运达说,他如果什么都不写,就给我们留下了难题。

    温瑞隆说,他本来就没有想给省委留下什么好事。

    杨泰丰说,估计余丹鸿做过处理,他的办公室很干净,家里同样如此,甚至可以说很简陋,我们仅仅只是找到几本存折,里面的钱数都不是太多。办案人员问过他的妻子,妻子说,他一切正常,没有看出任何反常。星期五晚上不回家,他还给妻子打过电话,说要加班,可能星期六星期天也回不去。就像平常加班一样,打电话回家通报一声,是例行程序。至于宾馆里发生的事,刊侦部门后来进行了现场重建,即通过现场的相关证据,重现当时的情形。

    杨泰丰介绍了现场重建的情况。余丹鸿进入房间后,应该独自坐了较长时间,抽了差不多两包烟,杯子里的茶至少泡了五遍。这段时间,他可能一直在沙发上坐着,基本没有过多的行动。按照推算,他在房间里坐了七个钟头左右。这七个小时,他到底只是在那里坐着,还是做了别的什么?没有人知道,现场也无法显示。从室内的脚印看,余丹鸿进入房间之后,长时间坐在沙发上,除了烧水倒水,基本没有挪动。

    这七个小时,他到底是在挣扎,还是在等待某种消息?难以确定,但杨泰丰更倾向于他是在等待某种消息的明朗化。

    大约在凌晨两点多钟,余丹鸿走进了卧室。这个时间不十分准确,可能早一点点,也可能晚一些。他洗了个澡,甚至洗了头,而且用宾馆的电吹风将头发吹干了。他穿戴整齐之后,才喝下了安眠药。估计他有心理准备,担心太长时间没有被人发现,尸体会快速腐烂。所以,他在进入房间之前,把室内空调开到了最低。他躺下去之后,几乎没动,床单没有太多的变化。

    由此可以知道,余丹鸿走这条路,是经过充分准备的,十分从容。

    此时,丁应平问到一个关键问题,他说,你刚才提到七个小时,他可能是在等什么,那么,你认为他是在等什么?

    杨泰丰说,我认为他是在等与王军有关的消息。

    此时,唐小舟才知道,那个驾车撞死池仁纲的人叫王军。

    早在几天前,公安方面就已经找到新的线索开始收网。杨泰丰认为,余丹鸿要等的,正是王军的消息。他知道,王军一旦被抓获,自己就会非常麻烦。当然,有关这一点,在当时,公安部门是没有人知道的,因为没有人知道那个买凶的人是谁。虽然有些推理,毕竟没有确凿证据,也就没有进行更加深入的调查。

    事后,有两条线索,佐证了这一推测。一条线索是,王军被抓捕后,有人给余丹鸿发了一条短信。短信很简单,只有三个字,已捕获。决定晚上采取行动是当天下午两点钟,也是因为这时候,找到了王军落脚的准确地点。考虑到种种情况,行动小组将抓捕时间定在晚上。抓到王军,是零点左右,大概零点过十分,有人给余丹鸿发了那条短信。查过发短信人的相关情况,此人用的是当地的卡,这个卡只用过几次,全都是和余丹鸿联络。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