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赵德良上北京的时间提前了三天。

    唐小舟很理解,之所以提前,根本原因在于余丹鸿出事,省里多少有点隐瞒的意思,赵德良得去北京做一些斡旋,至少需要进行一些解释。

    这三天恰好是唐小舟的公示期满,他不在雍州,还不知某些人会闹出什么事,他心里有些不安。换个角度想,某些人要闹事,他在不在雍州,都一样。细想想自己这几年的官场生涯,如果说得罪什么人,那就是余丹鸿和韦成鸥,余丹鸿已经死了,不可能再害他了,韦成鸥确实不能轻视,但自从他到了政府办公厅以后,即使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对唐小舟的影响也很轻微。唐小舟倒是觉得,如果从此相安无事,是一件好事,至少对彼此都不是坏事。

    让他有些不安的,倒是新任秘书长江育奇。

    省内这些官场人物,唐小舟一直盯得很紧,只要有可能成为未来中坚的,他都刻意交往,并且保持了较好的关系。所有人物中,只有两个人,和他的关系疏远一些,一个是温瑞隆,另一个就是江育奇。温瑞隆是因为当初在雍州市,和省里来往不多,又因为他一度站到了陈运达那边,对黎兆平搞小动作,唐小舟才会敬而远之。他到了省里之后,唐小舟倒是想找机会和他拉近关系,可这件事,显然不那么容易。至于江育奇,完全是唐小舟看走眼了,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会有这么个人物冒出来。就像和温瑞隆的关系一样,人家还在下层的时候,你没有投资,现在临时抱佛脚,难度要大得多。

    对江育奇不熟悉,主要原因是唐小舟没有将他纳入观察范围,一旦他成为自己的新上司,唐小舟的观察角度不同了,初一接触,还真是暗吃了一惊。

    因为是特事特办,江育奇上任的过程,和其他工作任命不同,第二天,他就以省政府办公厅主任身份来省委上班了。一般来说,省委常委履新,都有一个适应过程,在相当一个时期内,因为不熟悉新的工作岗位,也不了解相关程序,往往被秘书牵征着鼻子,秘书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许多领导干部,要到相当一个时期之后,才可能以自己的方式开展工作。江育奇的情况不同,他目前既不是省委常委,也不是省委秘书长,只是以省政府秘书长身份,代理省委秘书长职务。一大早,他就来到办公室,这是原余丹鸿的办公室,趁着大家上班之前,他主持召开了一个简短的碰头会。

    唐小舟因为要陪着赵德良,也因为今天是公示的最后一天,任职文件,可能已经打印好了,明天才能下达,没有参加这个会。事后,唐小舟像从前一样,去秘书长办公室接洽当天的安排,走到门口,心里有种诡异的感觉。总觉得,余开鸿还坐在里面,进门面对的,还是那颗地中海的脑袋。待他推门进去,看到的却是一张很年轻的脸,一头浓密乌黑的头发,白面一样的脸盘上,堆着温暖的笑容余丹鸿时代,唐小舟进来,余丹鸿是从来不会起身的,该千什么还千什么,最多抬起头看一眼,或者伸手指一指沙发,示意他坐。江育奇又是另一种风格,他从办公桌后站起来,热情地迎着唐小舟,拉着他的手,一起坐在沙发上。

    江育奇说,早晨,我们开了个会,主要是把当前几项工作研究了一下。当务之急,还是处理余丹鸿的后事。马上就是五一节了,大家都要放假,这事不能施。会议上,形成了这么几条意见,第一,这件事要在五一节前结束,追悼会,初步定在四月三十号。第二,要充分考虑省委负责同志不参加的情况。如果省委领导不参加,办公厅将派一位副秘书长为代表。初步定为王檀同志,不代表省委也不代表办公厅致悼词。第三,如果家属一定要求办公厅致悼词,可考虑由一位处长完成。第四,公开发讣告,但不写明死因,也不作主观评价。你看,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唐小舟连忙说,没有没有,领导的决定我服从。

    接下来,谈的是赵德良的日程安排。江育奇的工作做得很有条理,他早已经打印了一份安排表,放在办公桌上。唐小舟说明来意后,他立即站起来,走近办公桌,拿过那张表,交给唐小舟。唐小舟看了一下,说,这上面安排很详细,上午和下午没问题,但赵书记晚上要去北京,这后面的安排,可能要重新弄一下。江育奇显得有点吃惊,说,赵书记要去北京?不是说后天走吗?

    唐小舟说,赵书记早晨跟我说,今天下午就走,有很多急事,要在节前办好江育奇说,除了赵书记,还有哪些人随行?

    唐小舟说,赵书记没有提到随行名单,办公厅只考虑我和徐易江随行。如果临时有变化,我会及时向您报告。

    唐小舟离开的时候,江育奇竟然起身相送,这又是和余丹鸿不同的。

    下午,赵德良出行,江育奇安排了一辆开道车,他自己乘一辆车送行。赵德良原来的司机冯彪已经安排别的工作,现在由原副司机汪敬成担任主司机。江育奇并没有安排赵德良乘奥迪,而是安排了考斯特。再加上警卫车,便组成了一个小型车队。这一点,和此前余丹鸿的安排,又是不同的。

    第二天早晨,王丽媛安排车来接了赵德良,在驻京办吃过早餐,赵德良开始出入一些机关,拜访相关领导人。赵德良进去和领导谈话的时候,唐小舟通常等在汽车上,偶尔也会等在休息室里。这段时间是比较无聊的,唐小舟因此拿出手提电脑上网。

    他上网主要看新闻,尤其是江南省的新闻。这次上网,目的更加明确,第一件事,查询与余丹鸿有关的新闻。结局令人满意,他一连用了多个关键词,都没有查到与余丹鸿之死相关的消息。说明这条消息省委控制得很好,一个字都没有流到网上。

    有一个贴子与刘成雨有关,说他是个大色狼,陵丘市政府部门只要有点姿色的女公务员,他一个都不肯放过,基本是全军覆没。这个贴子发在江南在线,下面已经有几十个跟贴。隔了半个小时,唐小舟再翻这个贴子时,发现已经被删了唐小舟正想看,其他网站是否有这个贴子,接到陆海麟的电话。

    陆海麟说,王檀去和余丹鸿的妻子谈追悼会的相关安排,余妻一口回绝。

    唐小舟略有点吃惊,问,她回绝的理由是什么?

    陆海麟说,她提了几条意见。第一,五一节前开追悼会,太匆忙了,只有今天一天了,亲戚都来不及通知,很多人在外地,赶不来,尤其重要的是,他们的女儿在关国,根本赶不回来见父亲最后一面。第二,余丹鸿毕竟是省委常委,就这么匆忙办了后事,别人怎么说?话一定会非常难听。第三,追悼会的级别太低了,这根本就不是给一个已故省委常委开追悼会,而是给一个普通人开。所以,这种安排,她坚决不同意。据此,她提出了三点要求,第一,常委的追悼会,是有规格规定的,他必须享受这种待遇。这是他一生最后一次享受待遇,家属必须坚持。第二,省委必须给他一个说法,也就是应该有相当级别的省委领导致悼词。第三,万一有省委常委不能参加追悼会,至少也应该送花圈。

    这样的条件,和办公厅商量的方案差距太大,王檀副秘书长不敢作主,只好返回。

    唐小舟以为,江育奇不久就可能打电话给他,通过他向赵德良报告此事,并且请示省委的意见。可是没有,整个下午,再没有这方面的消息。

    第二天,还是赵德良去拜会某位领导人,唐小舟在车上等。借助这一机会,他给陆海麟打电话,问那件事怎样了。陆海麟说,已经处理妥当了,正在开追悼会。唐小舟颇觉得惊奇,问他,怎么处理的?

    陆海麟说,江秘告诉王秘,你再去找她,告诉她两句话。第一句,如果不接受,省委办公厅的所有人员将会立即撤回,从此不会再过问此事。第二句,办公厅工作人员撤走后,纪检部门,将立即介入调查。

    就这么两句话,余妻屈服了,晚上回话说,同意省委办公厅的安排。

    多年以后,唐小舟就会想,余丹鸿事件,得益于当时网络的不发达。如果是像几年之后,出现了微博,无风都要掀起三尺浪,何况余丹鸿事件是一场咫风?那定然会引起一场海啸。省委的那种处理方法,一定会在网上引起巨大波澜,甚至有可能酿成一起网络事件。与后来的情形相比,赵德良在那个时候为官,真的是非常幸运。

    五月三号,赵德良返回,因为第二天是青年节,赵德良要出席团省委举办的一个青年论坛,并且在论坛上演讲。上车以后,唐小舟去替赵德良打开水,意外碰到了刘成雨。类似的事情,唐小舟见得太多了,他完全清廷,所谓的意外,其实都是处心积虑的安排。在这里遇到某个人,太正常不过,如果没有遇到人,反倒显得不正常。但在这里会遇上刘成雨,他还是有些吃惊,暗想,刘成雨见到赵德良,说些什么?就像钟绍基见了赵德良,很难说上什么一样,有些事,靠说,肯定是不行的。

    回到包厢,唐小舟第一时间向赵德良汇报。他心里很清廷,用不了多久,刘成雨就会主动登门。他如果不汇报,赵德良见到来人,难免会有些联想。

    他说,陵丘的刘成雨市长也在这列车上。

    赵德良正看着一份报告,没有理他,甚至目光没有丝毫移动或者停顿。他相信,赵德良应该是听进去了,只不过对这个人不太感兴趣,所以不想了解。

    陵丘市,一直是江南省政治版图中的另类,那里是陈运达和彭清源的家乡,在那个市任职的领导,几乎无一例外的与这两个人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赵德良来江南三年,对各市以及省直各单位的班子成员,多多少少进行了调整,绝大多数市,党政负责人已经换过了。惟一例外的是陵丘。

    赵德良想不想对陵丘的班子动手术?以唐小舟看来,他想,而且,比哪个地方都想。根本原因在于,陵丘并不是江南省条件最差的地区,甚至比东涟、雷江、麻阴等地区要好,属于中等偏上。但近些年来,陵丘的经济一年不如一年,不仅和麻阴、西梁自治州排到了同一阵营,而且被这一阵营的东涟和雷江赶超。仅此一点,陵丘市委市政府就有不可推却的责任。如果问责,张顺众以及刘成雨,难辞其咎。

    然而,这么多年来,陵丘的班子是最稳定的。这种稳定,并不是指他们和谐团结,而是指变化不大。哀百鸣时代,在全省大动干部,陵丘,却几乎没动。赵德良时代同样此,去年底的党委换届,全省大换班,陵丘的班子,只是换了一个常务副市长,一个纪委书记。前不久又让乔玉萍去陵丘当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做准备接任组织部长。仅此而已。

    赵德良不动,并非他不想动。只不过他会衡量,动与不动,哪一个利大于井。显然,目前这个时期,他需要稳定陈运达和彭清源,尤其是陈运达,自己在此前的几年中,已经和他交过几次手,虽然每次都是以他赢而告终,毕竟,陈运达也是一个政治人物,始终没有和他撒破脸。假若他再动陵丘的班子,陈运达是否觉得他是在压迫自己,正是赵德良需要评估的。

    唐小舟还佩服赵德良的一点是,不动陵丘班子,是给陈运达最大的面子。但另一方面,只要假以时日,你在同一个位子呆久了,肯定会生出一些事来,时间一长,说不定自己就烂掉了。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