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黄晓阳作品二号首长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张顺焱说,你是省里的领导,我怎么能不讲规?唐小舟说,张书记有事吗?张顺焱问,你们大概什么时候启程?唐小舟说,按照计划是晚餐后。今天搞得有点晚,赵书记刚刚回来,可能要洗一下再去吃晚餐,具体时间还没定。张顺焱说,我和刘市长已经到了柳泉,如果定了启程时间,麻烦你通知我。唐小舟暗吃了一惊,表面上却很平静,说,好的。挂断电话,唐小舟就想,这个张顺焱,什么功夫不好做,却把功夫做在这上面。这份恭敬,有些领导或许会喜欢会感动,但要想用这招感动赵德良,不是说完全不可能,至少也要看是什么人吧。张顺焱或者刘成雨,肯定不会在此列。如果你已经让领导有了看法,那你就得仔细评估一下,这个有看法的领导,到底是个什么类型的领导,或者因为何事产生的看法。正如中医理论中吃什么补什么一样,如果因为你的礼数不够导致的看法,那你就要在礼数上下功夫。当然,有个别领导欲壑难镇,要求的礼数巨大,你镇不起,那是另一回事。有些领导对你不满,仅仅因为你的工作没有做好,那你就只有一条路可走,拼命苦干,一直干到这位领导对你的看法完全改变。赵德良对陵丘市的看法,恰恰因为后者,张顺焱和刘成雨,却在礼数上下功夫,就是典型的拍马屁拍到了牛腿上。唐小舟原以为,会在晚餐桌上见到张顺焱和刘成雨。进入餐厅之后,他才意识到,张顺焱他们来到柳泉,根本就没有事先通知,甚至没有通过私人关系知会一声。这也可以理解,他们毕竟是地方大员,按照对等外交原则,他们到了邻市,邻市就得对等接待。他们来了书记市长,人家也得书记市长接待。可这里的书记市长在接待省委书记,根本没精力顾上他们。如若派副书记副市长出面,级别低了,搞不好就引起外交事件了。故此,他们一旦通知柳泉,柳泉的做法,肯定是将他们请到晚宴上来。别说他们出席晚宴,就算只是通知了柳泉,柳泉方面,也一定会告之赵德良。赵德良对此会是什么态度?迎来送往这种事,一直受到典论的广泛谴责,省里也是三令五申,不准搞迎来送往。他们一旦上了餐桌,其实就是在逼赵德良对这次迎来送往表态。赵德良如果接受此事,他们自然是欢欣鼓舞,万一赵德良当场给他们难堪,让他们下不来台,在整个江南官场,他们就难混了。这也是他们悄

    悄地来,秘而不宣的原因。更让唐小舟没想到的是,晚餐桌上,事情起了变化。赵德良自然是首桌的首位,王增方和朱若开排在他的左右两边,再排下来,是人大政协的领导,再然后是市委副书记张盛恭。唐小舟虽然只是一名副厅级干部,毕竟是省委办公厅的干部,下面将他当成副秘书长安排,坐在朱若开的下手。菜还没有上来,王增方先说了一番话。王增方大意是说,赵书记来去匆匆,十分辛苦,昨天来,今天又要走。柳泉市这些年,在省委省政府的正确领导下,经济建设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柳泉的干部群众,都希望能更多更直接地聆听省委的声音。赵书记,是不是利用这个机会,和大家说几句?赵德良说,看了整整一天,我确实有很多话想说,不过,我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了再说吧。今天已经有些晚了,大家也都饿了,是不是先吃饭?不知王增方是不是听出了什么话外音,接下来敬酒的时候,他又说,代表柳泉市的干部群众,向赵书记提一个请求。赵德良说,什么请求?如果是喝酒之类的请求就免了,我怕柳泉的干部群众背后说我赵德良是酒囊饭袋。唐小舟一听这话,知道赵德良今天情绪很好,王增方无论提出什么请求,只要不太过分,大概是会答应的。王增方说,我们请求赵书记在柳泉多留一天。柳泉的党建工作以及社区文化活动,开展得有点特色,基层党支部的同志,很希望赵书记去指导。赵德良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问唐小舟,小舟,这个请求过分吗?唐小舟突然明白了赵德良的意思,说,这个请求不算过分。赵德良和王增方碰了酒杯,爽快地说,那好,我们干了这杯酒。唐小舟事后一想,估计赵德良心里早已经有了计划,就算王增方不留他,他大概也会在适当的时候说明再留一天。为什么?很简单,省委书记到任何一个地方,流程都差不多,视察和座谈。一句话不说就走,这种情况,几乎不可想象。眼下在柳泉,赵德良跑了整整一天,最重要的两件事,检查地方党建年工作的开展以及和党政干部座谈,却一项都没有进行,这已经充分说明,赵德良其实还安排了一天时间。想起张顺焱刘成雨还在等着,唐小舟立即给他们发去一个短信,告诉他们,赵书记决定明天仍然留在柳泉。

    次日上午,参加了两个社区的活动。其中一个社区正排练节目准备参加省里的社区文化节比赛。赵德良兴致大起,竟然站到那些老太太的队伍中,和她们一道学舞。赵德良很有些舞蹈基础,跳得颇有些模样,省市电视台的记者,将摄影机的镜头,对准了赵德良。惟一遗憾的是,赵德良穿的是皮鞋,显得有些不太协调。这条新闻,当晚分别上了省市电视台,现场还有人用手机进行了录像和拍照,当天就有人用省委书记与民同乐为题,发在网上,省委宣传部组织人跟贴。这个贴子,迅速成为热贴。每一个社区,都要求赵德良发表讲话,赵德良就社区文化活动以及三正四以七星江南建设,发表演讲,对柳泉市创建卫生文明城市、社区文化建设等,给予高度评价。他说,在这方面,柳泉走在了全省的前列,取得了很多很好的经验,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应该对包括柳泉在内的经验,进行一次总结,及时通报全省,以便其他市县学习借鉴。下午去看了几个基层党支部。赵德良之所以要搞党建年,关键是想扭转基层党组织建议方面的弱化趋势。基层党组织的弱化,主要有几个方面,一是很多基层单位,党支部早已经名存实亡,二是有些基层虽然有党支部,却既没有专职书记也没有专门的场所,三是基层支部书记,成了权力特区和既得利益者,对民众作威作福。赵德良将今年定为党建工作年,就是希望通过制度建设,解决基层党组织存在的一些突出问题,巩固基层党组织的堡垒作用,彰显党的先进性。每到一个党支部,赵德良便发表一通简短的讲话,所强调的,也就是这个意思。最后还坐在一起,开了一个短会,赵德良再一次谈到柳泉的党建工作,特别指出,柳泉把党建年工作同创卫工作以及三以四正七星江南活动,有效结合起来,将精神文明建设和物质文明建设,有效地结合起来。前一天,赵德良只是看,问,基本没有发表任何看法,这一天,赵德良走到哪里都在说,看上去都像是即兴演说,唐小舟却已经看出,他其实是早有准备的。也就是说,柳泉多出的一天时间,并不是偶然。晚上,张顺焱和刘成雨又来了。他们是什么时候到的,唐小舟并不清廷,中午的时候,他们给唐小舟打过电话,唐小舟知道,那时,他们在陵丘。当时,唐小舟的答复是,还不清廷晚上的安排。唐小舟这样说,是不想他们赶到柳泉来,他甚至有一种预感,他们到柳泉来的效果不可能好。可张顺焱似乎很固执,也很急。唐小舟猜测,可能他们已经看清了形势,只要赵德良不喜欢,自己在江南省,就不可能有立足之地,被换掉是迟早的事。他

    们急于找到一种方法,取得赵德良的认同。作为官员,最需要的品质,可能是从容,无论干什么事,都得有大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从容。一个官员,如果失去了从容,就难免顾此失彼,就难免应对失措。张顺焱和刘成雨,失去的,就是从容,因而,他们越想做什么,越是无法找到正确的方法,结果自然是错得更多,失去的机会也肯定更多。吃过晚饭,大家准备启程前往陵丘。徐易江早已经将三个人的行李拿过来,安放在车上。唐小舟趁机给张顺焱发了一条短信,说明已经决定前往陵丘,即将启程。赵德良分别和王增方以及朱若开握手告别,却没有和第三个人握手。唐小舟以为,赵德良只和书记市长握手,却不再与其他人握手,并非他觉得时间不够,其他人就免了,而是他根本不想和张盛恭握手。这似乎也说明,张盛恭在背后对王增方所做的一切小动作,赵德良是非常清廷的,此次来,除了给王增方鼓劲,也是给张盛恭一点压力。几年前,赵德良也干过不和姚营建握手的事,后来被闻州官场传得沸沸扬扬。姚营建的官运还算不错,一年多以后,竟然当上了麻阴市委书记。张盛恭现在也得到了这种待遇,但是否有姚营建那样好的官运,实在难说了。上车以后,唐小舟对赵德良说,陵丘的同志已经到了柳泉。赵德良似乎没有听到一般,对徐易江说,易江,叫小汪开车。汽车刚刚启动,唐小舟的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张顺焱。张顺焱说,唐主任,是不是现在就走?我们过一分钟就到。唐小舟说,已经开车了。张顺焱说,那我们在高速公路入口汇合。车队越接近高速公路入口,唐小舟心里越不安。不安的原因有两个,其一,这次出行,办公厅并没有更高职位的领导随行,他就是办公厅领导。行程的具体安排,都是由他掌握。陵丘的接待,自然就由他负责。人家已经等在高速公路入口,就算是因为工作,他也需要给人家一个交待。此外,他本人和张顺焱以及刘成雨没有任何私人恩怨,大家都在这个官场,今天的局面,恐怕并不是能力的原因,更多的,还是官场的原因。内心深处,他还真的想帮他们一把。然而,这个忙又实在不好帮,身在官场,一切都得讲政治,而讲政治的最大原则,是先保护自己。连自己都没有保护好,又怎么可能帮得上别人?车速慢了下来,唐小舟知道原因,更加的不知所措。恰在此时,手机响了,

    又是张顺焱。张顺焱说,他们已经等在入口,看到赵书记的车队了。唐小舟想,张顺焱在省里的关系,一定盘根错节,不然,在没有赵书记或者他的命令的情况下,车队不可能放慢车速。他们在同唐小舟联系的同时,一定还与车队的别人在联系。至于这个联系人是谁,唐小舟也没有必要弄清廷。省委办公厅在下面拿薪水的人多了,连省委书记都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又怎么可能管得了?他说,你等一下,我向赵书记汇报一下。唐小舟站起来。赵德良敏感得很,见车速慢下来,自然意识到一定有什么事,又见唐小舟站起来,他主动问,什么事?唐小舟说,陵丘市的张书记和刘市长在前面。赵德良说,往前开,别理他们。前队的几辆车,正在向路边停靠,速度越来越慢,并没有完全停下来。张顺众、刘成雨等人,已经迎在路边,随时准备赵德良的接见。赵德良发了话,考斯特自然不敢停,甚至没有减速,直接向高速公路收费站驶去。前面的两辆车虽然减速并靠边,毕竟没有完全停下,随时都在关注考斯持,见考斯特并没有减速,甚至有可能超越自己,开道车迅速加速,抢在了考斯特的前面,第二辆车,有点措手不及,只好跟在考斯特的后面。这些车使用的是特殊车牌,收费员见了,立即放行,几辆车迅速驶上了高速公路。张顺焱等人立即奔向自己的汽车。毕竟坐进汽车以及重新开动需要一些时间,加上他们的车并没有特殊车牌,在本地区可以免缴过路费,出了地区,没有人认账。两辆车来到收费站入口,被收费员拦了一下,和车队拉开了距离。迎接领导视察,真的是一门大学问,到哪里迎,上什么样的规格,迎到之后的安排,每一个细节,都需要精斟细酌。比如王增方,显然精通此中奥妙,虽然到高速公路口迎接,冒着让赵德良批评的风险,接下来的行程,他是仔细安排过的,目的是要引着赵德良看柳泉的市容市貌,哪怕当初赵德良有点不高兴,看了柳泉漂亮的夜景之后,这种不快,也就一扫而光,甚至根本不记得了。唐小舟记得第一次陪赵德良下基层,第一站到闻州,郑衅因为不清廷新领导的脾气,在高速公路口迎接,引发赵德良的不快。接下来,其他安排,全部取消,所有行程,因为赵德良的一句话而改变。后来去雷江,当时的市委书记是丁应平,他率领的几套班子成员,只是等在市委门口。赵德良一行既到了市委,就没有理由去别的地方,只好跟着丁应平去市委会议室,丁应平的做法,就有点引君入瓮的感觉,赵德良也只好随了。张顺焱他们,已经有几次远迎经历了,前一次是台风萝莉

    斯来袭,赵德良夜访陵丘,张顺焱刘成雨算定了赵德良不会过门而不入,等在高速公路入口,赵德良对他们视而不见。此次,他们更进了一步,迎到了别人的管区,结果却没有丝毫改善。柳泉到陵丘并不远,高速公路只有一百来公里,一个多小时的行程。半个多小时后,张顺焱等人赶了上来。张顺焱自然也带着一辆开道车,这辆车迅速驶到了车队的最前面,给整个车队开道。张顺焱的汽车擂到了考斯特的前面,替赵德良引道,刘成雨的汽车,则擂到了考斯特的后面。赵德良正在睡觉,并没有看到这一情况。张顺焱给唐小舟打电话,唐小舟担心影响首长睡觉,将手机调到了震动。张顺焱的电话来时,唐小舟掐断了,随即回了一条短信,说,不方便接听,到了以后再说。车队到达陵丘,出高速公路时,赵德良醒了过来。醒过来后,赵德良问唐小舟,到哪里了?唐小舟说,已经到了,马上出收费站。赵德良问,安排在哪里住?唐小舟说,在新陵大酒店。

  如果觉得二号首长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黄晓阳小说全集阳谋高手高手过招二号首长,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